123胜博发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大当家!”二师弟爬了起来,虎目涌起热泪,张开双臂,“兄弟要拥抱你!”

    一把冲了过来,我赶紧伸手抓起这家伙的后领,将他拿住。他踢着双脚喊道:“让我下来,让兄弟给你一个热情的拥抱!”L

    “抱你个大西瓜!”我将这家伙再次扔了出去,没好气道:“夜罗堡怎么回事?被什么人挑了?”

    “呃……”被我扔出去的二师弟犹豫了一瞬,然后热情地拍打着自己的胸膛,“先别说那么多!来!抱一个啊!”

    我嫌弃地扔开他,自己再退了一步,顺带把地上躺着的公主殿下扶起来。T

    白皙貌美的公主双目紧闭,过于修长的体态在我怀里却显得刚好。随着平稳的呼吸,傲人的高耸微微起伏,美的触目惊心。从我这个角度能看到她后脑勺上鼓起一个小包,三师弟下手够重的啊,打闷棍的功夫越来越进步了……

    “别说废话。”

    我白了二师弟一眼,他才收起嬉皮笑脸。从小他就知道我的脾气,所以我要是认真起来,他也不会继续耍笨。E

    二师弟像是个犯了错的孩子,低头嗫嚅着。一开始还是有些结结巴巴,后来才把整件事跟我和盘托出,到最后知道了事情的真相我惊讶的合不拢嘴。

    “金王孙?那小子一个人挑了夜罗堡?”

    就凭他金大缸!?x

    “是啊,我们也不想就这么输给他。可是那会儿大当家您不在……结果就是夜罗堡叫人给挑了,金银宗把我们地方给占了。”

    “那你呢!我不在你们几个是干嘛吃的?就知道欺负人家女孩,遇上棘手的就不管了?”

    二师弟搓着手,嘿嘿嘿地尴尬的笑了两声,挠头道:“也不是。主要是当时我们的情况也不足以抗衡他们……金银宗当日来了二百多人,我们人不够。”M

    “咱们夜罗堡连二百多人都没有?我走的时候还有一千多号人,那些人呢?”

    三师弟这时站了出来,推了推眼镜:“裁了。”

    “裁了?!”D

    三师弟点头:“裁了。”

    “谁裁的?”

    三师弟神秘一笑:“我。”k

    这下我更加明白当年师父想要掐死他的心情了。

    我气急败坏地道:“你闲着没事裁人干什么?”

    “大师兄,这全都得怪你。”1

    “怪我?”

    啥?!又甩锅!

    小三子推了推眼镜,金丝边滑动着一丝智慧的光芒。

    “您得知道,夜罗堡上下一千多号人,基本都是被你打趴下吸纳加入的妖魔鬼怪。这些人有的是山贼有的是土匪有的还是魔教徒。要不是因为您本事大,拿的住他们,谁也控制不了。

    你走之后半年,他们就基本什么也不做了。以前有你在,兄弟们还会跟着东奔西走,不管是做什么。但凡是有活动,我也能安排出一些赚钱的机会。但是你一走就不回来。那些人成日好吃懒做,在夜罗堡里坐吃山空,一天两天还可以,一年两年下来……”

    我听得心惊胆战。

    “那我当年赚的钱!?”

    “放心。”三师弟冷静如恒,“一分未动,您攒下的财宝都还在。我在被吃穷之前就把人裁了。”

    那好歹还是留住了钱,我好容易放了点心。

    “也别放心。”二师弟探出头来,弱弱地道:“你忘了我一开始说了,夜罗堡被人挑了,金银宗把地方给占了。”

    啊?这意思是……

    “你大爷的!洪九!!”

    二师弟被我一吼,生生抖了个机灵。我一把把这家伙抓了过来,朝他脸上喷口水道。

    “你是说我以前藏在夜罗堡里的金银珠宝全都没了!?还有我手录的那本《夜罗书》呢?”

    二师弟不敢看我地转开了头,小四看他沉默,蹦出来道:“大师兄,《夜罗书》也被拿走了。”

    我不敢置信地看二师弟一眼,他头缩的更低。

    “洪九!”我咆哮一声,抓住他的领子,“你他娘的再说一遍!《夜罗书》呢!”

    洪九羞愧地低下了头,似乎再无面目看我一眼。

    我对他怒目而视,眼中似要喷出火来。连我也不记得有多久没发这么大的火了。但是次他实在太离谱了。

    我们大罗山的武功自成一脉。自太师父以降,门中的师叔师伯,还有以前的耆宿留下的武功都有各自的名目。

    太师父那一辈创下的武功,就以大罗为名。

    师父那一辈创下的武功,就以天罗为名。

    而我这一代,则是以夜罗为名。

    由于我的师弟妹们年龄不足,武学阅历都没到家,还不能自创武功。所以基本上这一代只有我创下了一些武功心诀。

    我把这些武功全都记录在了那本《夜罗书》里面,珍重地放在夜罗堡的宝库之中,算作是我对门派的贡献。

    换句话说,那本书里记载了我自创的所有武功。其他的几门武功像是抓X龙爪手啊、夹菜如神指啊、肘子归我大法啊都是我一时的游戏之作,算不上什么稀罕。

    可是除此之外,夜罗堡独步天下的心法夜步,所有的精要都写在了里面。夜步不止是一门轻功,还是一门修炼内力的法门。连带着呼吸法门、运功方式的变化,修炼之人的内力会每日俱增。这可是我十多年练功的心得所在。

    要是落入其他人手里,后果不堪设想。

    “你这个废物!你就这样来见我?夜步的精髓全在上面,你就这么让它被金银宗拿走?!”

    我高举手掌,二师弟脸色煞白,把头一抬道:“大当家,你打死我吧。兄弟没面目见你,愿在九泉之下侍奉……”

    “呸!你以为我不敢打你!”

    正要一巴掌将这混小子打个半身不遂,三师弟忽然道:“大师兄,这事也不怪二师兄。”

    我白了他一眼:“你该不会又要说怪我吧?”

    “正是。”三师弟慢悠悠地道:“二师兄只是按照你走的时候留下的话来振兴夜罗堡,是你忽然说要退隐,才闹出这么一桩事。二师兄事先原不知情。就算他没有通知到你,也是好心办坏事,不足为怪。”

    我举手瞪着三师弟,又看了一眼被我抓着,紧紧闭着眼睛的二师弟。两人都像是犯了错的小孩般紧张地看着我,担心我会随时降下惩罚。我的耳中两人渐重的心跳声十分清晰。

    我重重地哼了一声。

    “废话!遗落师门重宝,你说几句就能打发了!我管你要怪谁,这东西是从你们手里丢的。要找,就得你们找。”

    我一把将洪九推开,指着他的脸道。

    “洪九,你死也好,活也好,不把夜罗书拿回来。这辈子别回来见我!”

    他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好容易站稳身子,大声道:“大当家你放心,我就算拼了xìng命不要,也从金王孙那小子手里把夜罗书拿回来!给您一个满意的jiāo代!”

    “除此之外呢?”

    洪九认真地道:“我把金王孙那龟孙揍开花!”

    “呸,这有什么大不了的。重点是夜罗书。记载的是我门武学,不能泄露出去半点。”我沉声道:“看过夜罗书的,有一个除一个,有一百个除一百个。外面有一个人知道夜步的奥秘,你都别回来见我。”

    二师弟认真地点一点头。

    我沉着的脸色才放松下来一些。

    “这件事不是你一个人的错,我也不让你一个人去做。你们三个趁着金王孙在京城,给我把这件事完成,听到了吗?”

    二师弟和四师弟齐声道:“是!”

    三师弟却是缓缓摇头。

    我皱眉道:“小三子,你摇什么头?”

    三师弟一摊手,缓缓道:“怎么想,都没有人比你更适合做这个掌门。”

    “……”

    我咳嗽一声化解尴尬。虽然发了一通火,但毕竟是好久不见的师兄弟。过了会还是相谈甚欢。我将近况说了不少给他们知道。忽地想起一事。

    “是了。你们干嘛装成天竺人?”

    二师弟得了几分好脸色,又再意气风发:“嗨!那有什么秘密。大当家的我告诉你,我们一进京城就打算去六扇门找你。却听说最近有人在发西门吹灯的画像。当时我们三人到这里找,看到画倒是真的是西门吹灯,可是零零落落的只有几个小贩在卖,背后还隐隐见到有人追踪。于是我们就留上了神,反复调查下,发觉这是在钓散神尊出来的计策。那不就是要害你吗?

    于是我们三人商量出了个主意,装成天竺人乱卖散神尊的画像,把你的样子画成天竺老大叔的样子。因为我们的画是免费给那些小贩的,他们卖的也就是一文钱一本。大幅度的打垮了西门吹灯的市场。”

    原来是这样,难怪我没听说有西门吹灯的画像流出,原来是因为你们的恶搞,没人当真么!

    我啧啧称奇,又叙了一会话,说到我最近的遭遇,就把当上准驸马的事说了出来。

    三个师弟哈哈大笑,兀自不信。

    “要是你是准驸马,还能不去陪公主?”

    “老乡,吹大了吧。”

    “不信不信,你骗人。”

    “谁说我没陪公主,我陪着呢。”

    我扬扬手里抱着的一团温香软玉,说道:“这不就是吗?”

    三个人一瞬间呆住了,然后干巴巴地笑了几句,看我没笑又快哭了似的问:“大哥!您说什么?”

    我耸耸肩,事不关己地道:“就是,你们打晕的这个,是个公主。”

    一瞬间,我在三人脸上看到了绝望。

    ————————

    32. 帝皇圣断,磊落无忧(上)

    本朝除了早朝之外不设午朝、晚朝,议事根据内容分别在崇文殿或弘武殿。

    此时早朝已退,皇上用过了午膳,再次来到崇文殿,已经有两位朝臣在等着他。分别是吏部尚书张淳风张尚书,还有当朝丞相李斯李老丞相。此二人均是朝中栋梁,兼且都是阁老,皇上处理国事倚重极深。

    张尚书一见皇上来到,劈头盖脸第一句话便是。

    “皇上,橙王既已决定不杀,该当如何处置才好,还请皇上定夺。”

    昨日上朝时候吵成一团,好容易才定下不杀橙王的结论。张尚书乃是主张杀橙以平民愤那一派的中流砥柱。纵然最终决定不杀橙王,他老人家也绝对不容橙王继续享受爵禄,在自己的封地里安然渡过下半辈子。至少,也要将他革去王爵,收回封地,贬为庶人,这才能算是给满朝文武,给天下人一个jiāo代。

    因此他虽是皇上召集入殿内等候,却是迫不及待等皇上一来便说出这话,要来个先声夺人。否则若是教皇上占了先,未免要论为被动。

    皇上无嗔无喜,便是木着一张脸,缓缓入座,清了清嗓子。

    “今日召集两位阁老前来,是有关于金银宗新任宗主,向朕求亲一事,要向二位询问意见的。”

    皇上仿佛没听到张尚书一开始的话,侃侃而谈。L

    “如二位所知,金王孙昨日求亲,来的唐突,朕可是教他弄得头疼啊。要说这白王七冠对京城的重要xìng不言而喻,而金银宗呢……”

    “皇上!”张尚书的话被皇上无视,心中有气,大声打断道:“老臣刚才所说,不知道皇上听到没有?”

    崇文殿内登时鸦雀无声,皇上静静地看着张尚书,并不说话。过了一会儿,才又说道。T

    “朕刚才说到哪了?”仿佛像是得了老年痴呆,又好像张尚书根本不存在似的,又开始絮絮叨叨金银宗的重要xìng,和此番求亲的利弊。

    “皇上!您昨日与皇后娘娘在大殿上已经耍手段免去了橙王的死罪,难不成今日还要靠着装聋卖哑来替橙王免责不成?”张尚书踏前一步,气呼呼地道:“老臣纵然老迈年高,也不容当今朝廷有此事发生!”

    “大胆!”E

    皇上龙颜大怒,暴喝一声道:“张淳风!朕敬你为师,但大殿之上,朕不说话,你先说话。朕说话时你又多番打断,在你心中,可还有朕这个皇帝!你双手握拳,踏前一步,当yù如何!”

    张淳风心中一凛,刚才一不小心竟然失了分寸,退后道:“老臣知罪。”

    “你知罪?你知罪就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催促于朕。你明知道这件事朕做来如何难堪,如何不易,你偏是要逼朕去做。好你个张淳风,好你个张尚书,大公无私啊。你要论罪,朕便跟你论罪。王土水何在?”x

    龙椅之旁王公公探出头来,笑眯眯地道:“奴才在,皇上您要的东西。”

    皇上拿了过来,看也不看朝张尚书身上一摔。

    “你自己看!”M

    张尚书接着皇上甩在自己身上的一张纸,上面写的密密麻麻也不知道是什么。张尚书狐疑地看看皇上的表情,才打开看里面的内容。

    才第一行就看的晴天霹雳!

    这里面记载了他孙子勾结江湖匪类,成立了一个强男霸女的恶匪帮的各项劣迹。最后还有他孙子的签字画押。张尚书气的浑身止不住地颤抖起来,张口yù言却不知道该说什么。他张家,朝中做官的也不少,在京城也是名门望族了。岂料出了这么个小混蛋。D

    自己正在跟皇上据理力争,岂料自己家里出了这件事。要是皇上要在里面做文章,张家算是完了。

    唯有跪地一咬牙道:“这畜生如此行事,实乃老臣管教不严之过。请皇上严加惩罚,老臣绝不偏私!”

    “君王侧呈上这封奏折,乃是数日之前的事了。朕昨日没有拿出来,为的就是给老恩师留下颜面。张尚书放心,此乃他个人之失,朕不至于怪到张家全家,更不至于怪到您老身上。但你须知,人非圣贤孰能无过。逼迫太甚,也非仁厚之举啊。”k

    张尚书犹有话说,却一时不知如何开口,只得先谢主隆恩。

    “再有,便是橙王的处置了。”

    “啊?”1

    张尚书一时呆了起来,怎么的?皇上弄这么一出不是为了延缓对橙王的处置么?怎么已经有结论了?

    “王土水。”

    “奴才在。”

    “拟旨。”皇上定一定神,沉吟道:“制曰。皇二子李澄之欺国辱君,悖逆人lún,罪犯滔天。然上天有好生之仁,朕视本朝开国以来从未有诛亲王先例,感念历代先祖之仁厚,朕为人子孙,不敢以身犯

    sbf123胜博发娱乐免费小说阅读_www.mamahiza.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