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胜博发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门、在我师父手底下渡过那么多的生死关头……没错!在我师父手下的生死关头!

    遥记得,十多年前的一天,我师父为了决定要传授何种武功给我们,召集了我们师兄妹六人到大罗山最高的山峰——惊梦雨天峰上。让我们遮着耳朵,挨个走到惊梦雨天峰的悬崖边上。

    我先走过去的。

    那一天师父穿着白衣,和着山风衣袂飘飘,宛若神仙中人。师父示意我取下耳塞,然后伸出那把象牙宝扇,下了一个不是人能下的命令。

    他伸出扇子指着那一望不到底,山风有若狼嚎的悬崖,轻轻说:“跳。”

    我一时无法领会他的意思,但由于多年来的教育,身体已经不由自主的先动了。我用力的一跳,跃起一丈来高!

    然后顺着重力直上直下地落回自己原来的位置,我露出认真的表情:“跳完了!师父,然后干嘛?”

    “……嗯。”师父看着我深深地点点头:“尽得我真传……够贱。”

    啊呸!你不说你这道题就是打算整人!

    然而不得不说师父的考验真的十分能体现人的xìng格,到二师弟过来,他听到‘跳’字,狐疑地看了看悬崖,转一转眼珠,忽然全身绷直,手一捂着身后菊花部,动作熟练地啪一声摔地上。L

    面露痛苦神色呻吟道:“师父,弟子前日与大师兄练功,太过入迷一时不慎被大师兄掌力所伤无法起身……”

    卧槽!你甩锅加碰瓷,双王护体怎么输!?

    而且跟我比掌就比掌,你捂着的部位略奇葩啊!!T

    “弟子眼看是要不行了,您也别怪责大师兄。弟子最大的遗憾就是没办法继续侍奉师父。弟子这一死,愿侍奉师父于九泉之下,到了地府每日一柱清香祝师父笑口常开,师娘永葆青春,师妹快乐成长,师父再也不用担心她的学习,步步高……”

    “得了得了,起来!再让你说下去我全家没剩下的了。”师父没好气地将他踹了起来,“你小子这么会作死,最好学点扎实的功夫,回去把这本星罗掌练熟。”

    说罢扔了一本秘籍给他,我在一旁看的好不羡慕。E

    然后三师弟过来,他戴个眼镜,慢慢悠悠的。听完师父说那个‘跳’字,愣了一愣,缓缓抬头看着师父。盯了一会儿,他缓缓摇了摇头,如同看智障般的叹了一口气……师父差点没一脚把他踢下悬崖……

    师父气道:“小三子,你究竟跳是不跳?!”

    “为什么跳?”小三子推了推眼镜:“跳,会死的。为什么要死?人的生命是有限的,怎么能浪费在这种无谓的事情里。师父,我们应该珍惜生命,远离危险。师父,你站的离悬崖太近了,快过来,小心山风吹过来,您站立不稳,掉将下去,是会摔成一团粉末状的带血不明物体的。”x

    我家三师弟那时候也不过十岁,眼中却闪动着智慧的光芒。而且我也是第一次看到我师父那么认真的露出要不要掐死这兔崽子扔山里得了的表情。

    到了小四子的时候,那时候小四子才是个六岁的小娃子,但却是一脸的认真。师父说完‘跳’!

    小四子:“是!”M

    他想也没想一脑袋扎进山风云雾里,轻松一步就跨出了那条万丈深渊的边界线。小小的身躯直接往下落。

    师父也被吓了一跳,好在随身带了救援用的绳子,一把将他卷了回来。否则今天的小四子就是一块ròu饼加一块灵位牌了。

    “你们几个……资质各异,能学的东西尽自不同。为师因材施教,给你们不同的武功修习。小二,你的根基最深,以后专研掌法。小三子,你一条筋,以后给我管账。小四,你以后上山带着点绳子……”D

    于是那天其实就只有二师弟得到了武功秘籍。三师弟得到了一本账簿和一把算盘,四师弟只得了一条绳子……

    而我后来眼巴巴的去要秘籍,师父则白我一眼说:“你的易筋经练成了吗?太极神功怎么样了?啥?打赢你师叔你就满足了?打赢少林罗汉阵你就满足了?连个少林方丈都打不过,丢人!你看看你的师兄弟们,一个个的奋发图强,连悬崖都敢跳。你连个死和尚都打不过,还不回去练去!”

    我当时也不知道是傻还是怎么了,竟然臊的无地自容,于是发愤图强回去彻夜修习。也就是那晚走火入魔,真气勃发将我们那院里的土墙撞坏了二十多堵,还把我师叔吓得得了阳冷之症。k

    那之后我们师兄弟各自修炼。都练成了一身的业艺,也相继下山闯dàng。

    我是十五岁上的时候才脱离整天睡病床的时光,开始随着师父到处云游的。之后就跟师兄弟们不太见面。直到夜罗堡建成的时候才重聚。

    二师弟从星罗掌开始似乎就专研掌法,也不知道是爱上了掌法还是怎的。他练了我们门派的掌法又开始学其他门派的掌法。大罗山的星罗掌、绣月掌,少林的金刚掌,武当绵掌,峨眉轻烟掌等等……简直就是掌法界的唐掖。后来听说他开始闯dàng江湖,因为作死太多,有一次被人打得连衣服都没了,就剩下一条内裤在身上。于是菊花侠的名声不胫而走。据说因为这样他还当了几年的乞丐。1

    三师弟在那之后专心苦练,多年后集先贤之大成,终于成为大罗山一带最好的珠算大师!在米粮店里做账房,一个月有五两银子工钱。

    四师弟则是后来学了一身铜皮铁骨。在硬功上下了苦功,学了一身刀qiāng不入的神奇武功。后来呢,似乎在北平一家妓院做打手,一个月开三两八的工钱。

    再加上我,现在乃是一介捕快。

    我大罗山真是人才济济!!北平第一武林学校!欢迎报名!

    咳咳,扯远了。

    总之往事总是不堪回首。

    当记忆湿润了眼眸。

    我该说再见还是挽留。

    咳咳咳……又扯远了。

    总之我们是从小到大都在一起的好兄弟,从大罗山一别后也是很久没见了。这三个家伙总是不让人省心。

    看看这三人,这么久没见……他们怎么都特喵变成天竺人了!?

    我刚才听声音就直接觉得是他们,看样子就认了出来,居然没在意他们的肤色。啊不,看的仔细点,这三个小子脸上的黑色是画上去的。衣服也是胡乱凑来的。小三子明明穿的是波斯人的衣服啊。

    他们打扮成这样明显是要坑人啊。

    30. 夜罗堡的人才

    那个浑身肌ròu虬结,连扮成天竺人都穿的破破烂烂的,如此改不了优良习惯的人,自然是我那当过乞丐的二师弟洪九。此君江湖上人称‘万花丛中过,一朵菊花开’、‘阎王要我三更死,我能作死到一更’,北平第一作死狂魔。作死的功力绝非等闲。

    当然他不但是天生自带作死技能,天赋奇佳,连运气都不好。

    也就是说他作死作的了,但是跑不了。打架打的赢,但是未必好。

    我太师父精通命理,曾给我看命的时候喊了一声‘小心女人’,然后忽然停住,又喊道‘还有男人’!说的我一怔一怔的。之后给二师弟看命的时候喊了一声‘衰九辈子!还差八世!’。所以二师弟是公认的倒霉鬼王。

    只不过我也不确定太师父的算命究竟准不准,因为他跟师父算的时候就喊了几句‘你妈zhà了’、‘你妈zhà了’。不但没算出什么,还教了二师弟几句脏话,让他现在都老爱说这个。

    只是二师弟的运气不好是真的。他去做间谍一定会被发现,吃霸王餐绝对跑不了,打架就连打赢了都会遇到来的及时的援军。如此命途多舛的人我见过的只有那些图画故事里的大反派。

    有时候他衰过头,我甚至都不敢接近他,害怕被他的衰气传染,一连能倒霉几个月。

    “咱们兄弟来京城好几天了,终于见到大当家了。”说着露出一丝诡秘莫测的神秘微笑:“居然身边还带着个漂亮妹子。同志们,这样可以吗?”L

    其余两个化身天竺人的师弟仿佛某种不良组织的小弟,齐声喝道:“不可以!!”

    “大当家离开咱们留在京城,必定是有所图。”

    二师弟邪魅狂狷地一笑:“依我看就是这个女人。你看她长的美也就罢了,又是肤白nǎi大屁股翘,腿还长的不得了。大师兄最好这一口了。啧啧啧,不简单。”T

    喂!一言不合就开黑啊!

    我哪里是好什么大白腿了……好吧,我承认我是爱看,但所有男人都好这一口吧!!

    三师弟仍然如同当年一般是个慢郎中,他还是带着金丝眼镜,点点头,慢悠悠地道:“有理。”E

    四师弟似乎长大了些,今年也是有二十二岁了吧。但却还是没能脱略小时候的生涩,憨实的个xìng还是一如既往。

    他有些生气地道:“那当然不行!大师兄是喜欢师叔祖内定的,怎么能跟别人在一起呢?”

    一听到师叔祖这个词,我忽然心头一沉。x

    他们的师叔祖……也就是我的小师姨啊。回想起来,也只有我,可以叫小师姨做小师姨。

    “你小点声!”

    二师弟白了四师弟一眼:“你怕别人听不见似的。师叔祖那事能往外说嘛?咱师父那么好面子的一个人,咱大罗山那么大一块招牌。大当家以后是要继承掌门的。咱们掌门跟他的师叔祖凑到一起,传出去能听吗?咱们大罗山招牌还要不要了。”M

    二师弟每说一句,我仿佛心口就添上一堵墙,压得实实的,没有一丝缝隙供以喘息。

    他说的对。

    大罗山传承百年,不能毁在我的手里。D

    我不想做大罗山的掌门,这也是一部分的原因。而小师姨会那么轻易让我留在京城,恐怕也是想到了这一点。如果我真的继承了大罗山掌门之位,小师姨跟我之间,就没有半点可能xìng了吧。但饶是如此,我们现在还是分居两地。

    我和小师姨之间,充满了许多的莫可奈何。

    “那,为什么我们还要抓这女人?”k

    四师弟想不通的挠挠头,“大师兄要是跟她在一起,不就不会继续喜欢师叔祖了么?咱们放了她不结了?”

    “小四,不是我说你傻,你是真傻啊。咱们这次来,干什么来了?”

    我也觉得奇怪,他们来的这么突然,是为了什么事?总不能是大罗山着火了无家可归吧。1

    四师弟呆呆地道:“我们不是奉了师叔祖的命令,来这里告诉大师兄那件事,还有帮助他吗?”

    二师弟一副孔明般的睿智模样,摸了摸他那撇不知道哪里买来的假冒伪劣山羊胡子,洋溢着一种卖羊ròu串的高贵气息。

    “这是一部分。最关键的地方,是让大师兄跟师叔祖见一面。”

    “啊?是吗?”四师弟摸摸脑袋:“可是师叔祖都把大师兄骂成那样了,见了面不得打起来啊?而且,大师兄藏不住事,要是他喜欢师叔祖的事泄露了,这怎么办?师叔祖会生气的。”

    “所以我说你傻。”

    二师弟孺子不可教也地摇摇头。

    “师叔祖什么时候真的骂过大师兄了?从小到大那么多次还看不过来么?师叔祖虽然嘴上经常说大师兄的不是,实际上哪次真的怪他了?而且,你没看师叔祖这段时间在大罗山上,那脸色,那脾气,把咱师父骂的跟死狗似的。还不是因为师父坚持让大师兄继承掌门之位么?要我说师叔祖未必对咱们大师兄无情……唉,别管以后结果如何,先让他们见一面再说。否则师父头发都要被师叔祖给拔没了。”

    “那我懂了,总之先找着大师兄,让他们见个面。”

    两人说话的空档,三师弟一直无言。保持着神秘幽静地眼神缓缓看着他们两个,手里藏着一根短棍守在公主前方,似乎在等待公主的苏醒……

    二师弟说了一会,突然来了一句。

    “也只有这样,才能弥补咱们的失误。”

    我听得稀奇。

    嗯?什么失误?

    “我们把大师兄画成天竺人,还化妆成天竺人躲在这里,可真是不容易。”

    啥?把我画成天竺大叔的是你!!

    二师弟叹气道:“还不是为了弥补咱们把夜罗堡败出去么。唉,也没想到,偌大一个夜罗堡,竟然被挑了。”

    啥?夜罗堡让人给挑了!

    “你们这群饭桶!!”

    我听不下去了,一把跳了出去,指着这三个混球的脸,你们这帮狗东西,那么稳的基业,我维持了好几年啊,你们说丢就丢了!

    但我伸出手指还没开骂,三个混球惊讶的眼神,像是冻住了似的盯着我。

    一瞬间,我们之间冰冻的气氛雪化冰消,迸发出了一阵灼热的情感。

    “大当家!”

    “大师兄!”

    “大师兄。”

    三个师弟,还像是小时候我的三个弟弟,一见了我就飞奔扑来。

    这三个家伙,其实一点都没变。

    二师弟正飞奔过来,忽然身形一滞,他低头一瞧是让三师弟踩住了前脚裤腿,刚一抬腿又让四师弟踩住了后脚裤腿,他再一蹦,整条裤子掉了下来朝我luǒ奔而来。

    我一脚把他踹了回去!

    果然……二师弟真的一点都没变。

    31. 夜罗书走,诸君何留

    “大师兄!你来找我们了!”

    小四像是条活泼的小狗,小跑着绕着我打转,好奇地一眼又一眼的打量着我。

    “大师兄。”

    小三子慢悠悠的晃了过来,眼镜后的小眼睛微微眯起,冲我神秘的一笑。这孩子常常控制不住自己的表情,一笑就笑的yīn森森的。所以他被人称为整座大罗山最难揣测的人物也不是没有原因的。

    “大师兄,你说你要退隐是真的吗?”

    “是真的。”我摸摸小四的头,“以后我是不会接任掌门的。小四你得加油啊。不要让师父师娘失望。”

    “是!我会加油的!”

    “大师兄……”三师弟yīn沉沉地道:“你真的不接任掌门?师父会很失望的。”

    “不接不接。师父有你们在呢,你们个个都长大了,找一个当掌门就是。”

    “大师兄……”三师弟yù言又止,终于慢慢地道:“我觉得没有人比你更……”

    三师弟话还没说完,就被一个大嗓门给打断了。

    sbf123胜博发娱乐免费小说阅读_www.mamahiza.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