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胜博发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的画笔仿佛是一把绝世刀手手里的宝刀。寥寥数道线条,却曲尽形象之妙。金王孙本来是江南有名的佳公子。

    琴棋书画无一不通,无一不精。若非他刀法上的名气太大,在江南骚人墨客中也会有他的一席之地。“那小子据说武功不怎么样,只是仗着出身好,在六扇门颇受赏识。那些地痞流氓虽然武功不怎么样,但胜在人多,好汉架不住人多,好虎架不住群狼啊。而且这些人拿钱就肯办事,不会泄露少主您的身份。”“嗯,不错,你倒是有些长进。”金王孙淡淡说着,手中不停,继续勾勒线条。

    “至于公主那边,你怎么处理的?”“小的找了京城里最有名的恶匪帮,这些人算是武功最高的了。”家奴说完忽觉心头一紧,金王孙如刀般锋利的眼神直扫过来,逼的他胸口窒塞,难以呼吸。“你说,你找人对付公主?我没听错吧。”“少、少主息怒!小人虽然对那恶匪帮所知不多,但早已调查得知,公主殿下武艺超群,在江湖上素有‘血染琉璃’的美誉。那恶匪帮的混混只能阻得她一会儿,绝对伤不了公主殿下。”

    “哼,如此最好!若是公主有个好歹,你全家老小的命都不够赔!”“是、是,小人省得!”金王孙收回目光,继续凝视画上。“但那小子,约公主出宫,还敢跟我抢做驸马……倒确实留不得。”眉间煞气凝聚,笔下一抖,白纸上一柄杀气凛凛的长刀立成。“吩咐下去,多收买十路人手,务必要他回不了家。就算回得去,也要他再也站不起来!”

    25. 天竺三人

    红妆公主现在被一群粗鲁的莽汉挟持,正向不知何处而去。她清丽雪白的容貌被一层黑布暴殄天物地包着,佩刀也被收走。身后一个大汉负责看住她,不让她乱走。眼见眼前的这女人长挑身材。她的蛇腰款款,充满了诱人的魔力。双腿似乎比他见过的任何一个女人都要修长。如梨子般的浑圆臀部因为步子不住变化出柔腴形状,恨不能狠狠咬上一口。

    大汉咽了咽唾沫,拼命的清空脑袋,才能压住自己想要伸出手去捏上一把的冲动。“看什么!再不捡起地上的眼珠子,怕是路都看不见了。”身后的首领一喝,这大汉才恋恋不舍的收起眼神。“头儿,我、我没看。”“放屁!你眼珠子要能当手用,这娘们屁股都要被你揉肿了!”首领的男子啐他一口,将他赶走。自己却缓缓凑到公主娇躯之旁,细细嗅着阵阵体香,不由得色授魂与。他才是最无法抑制自己冲动的那一个。

    其他人因为他的命令约束还知道收敛,唯有他是在公主前前后后乱看。所以他尤其看的清楚,除去两条修长白皙的大长腿,这女子的胸前亦是浑圆挺拔,正面被红衣一挡差点看走了眼,站在侧处观摩方知,侧面如沃雪堆积,与纤细的触目惊心的蜂腰一映,尺寸可说是大的惊人。看的他口干舌燥。N起初恶匪帮并不知道要劫持的是这样一位姿容绝丽的美人儿,否则以这位号称‘恶匪’的恶匪帮主手下,岂有为了区区一百两放过此等美人的道理。等如今再见到李红妆的容貌体态,他还如何肯放过。

    反正任务内容是不伤这女人一根毫毛拖住她一会儿。恶匪帮主的打算是,等过了这‘一会儿’的时间,拿了钱也就算是完成了任务。那时候他与李红妆就是两不相关的陌生人。他恶匪帮主抢男霸女乃是家常便饭,强抢民女没点人屋子算是给面子了。便再对李红妆怎么样也就不算是坏了江湖规矩。现在他们正在移动到光明里一间货仓的路上,恶匪帮主咽着唾沫,又一次缩回了往那双浑圆上伸出的罪恶之手,心烦气躁地等待着自己福利降临的时光。却不知道,自己刚刚从鬼门关走了一遭。

    T如果刚才他真的敢伸出手去,不到公主身前三寸,他那颗转动着龌龊念头的脑袋已经不会在脖子上好好架着了。静静跟着他们走的李红妆完全没有失去战斗能力。相反倒是因为平添怒气而增加了不少杀伤力。她跟着他们走乃是虚与委蛇。李红妆刚与明非真分开,就遇到了这群自称恶匪帮的家伙,没有jiāo手,很平常几句话就跟着他们走了。公主心中的想法是:跟着他们回老巢,一网打尽。

    M金王孙的家奴固然知道公主武功高强,但他在金银宗待的久了,心里却将她当成是普通的王公大臣又或是名门大派的子女一般看待。就例如金王孙,他就算遇到这种事,最多出手教训他们一顿,绝对不会追上门去斩草除根。他是没估计准李红妆嫉恶如仇的xìng子。红妆公主不同于其他兄弟姐妹,她与当今峨眉掌门白髅师太简直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见不得恶人,尤其是懂武功的恶人。2行走江湖多年的她早就听过恶匪帮的名头。并且也知道这是一伙在京城周围抢男霸女的恶霸。

    只是身份一直神秘,没人知道他们的底细。南京城其实算来也属于江南之地,有白王七冠之一在暗地看守,更加是皇城所在,一向都太平无事。只是成气候的邪派固然是没有,这些小帮小会却是禁之不绝的。小帮派三五十人就能组成,很多时候甚至连地痞都算不上,不过是一群血气方刚不懂事的年轻人凑在一起就能组成。严格来说他们连江湖中人都不是,白王七冠是不会理会这样的小角色的。

    所以这样的小规模帮派反而成了江南这片纯白之地的漏洞。N李红妆就是要借机看看这个恶匪帮是什么来头,顺便为民除害。到了地方,李红妆被安置在一边。帮主将几个手下聚在一起说话。“这个月进账又少了,头儿,咱们是不是再在这些番鬼手里偷点。”z“做这点小鼻子小眼睛的事倒是有你,没钱了就出城,找个村子,尤其是有老人住的。

    这些人屋子里存了一辈子的钱,咱们不花对的其他们吗?”“这、这个是不是不太好,最近六扇门的人在京城变横了,上次咱们才……”“你怕个屁!出事了有尚书大人在呢。我们是替他办事的,你们怕什么?”帮主忽而yín邪一笑:“上次卖进妓院的那个农女滋味怎么样,你别告诉我你已经忘记了?嘿嘿嘿嘿。”Y“原来,你们是仗了某个尚书的势头,才这么大胆的么?”声若嘎玉敲冰,一直静默的美人忽然道。

    “我也很想知道,是谁要你们将我跟我朋友分开。”=蒙在头上的黑布陡然而分,就像是原本便是这样设计的两片黑布般,自然飘落地上。断口处竟然像是被利刃切开的般的平整。帮主慌忙站起:“这娘们装蒜!”打量着那张精致如玉的俊俏容颜,忍不住道:“抓活的!老子要就地办了她!”李红妆柳眉微蹙,随手抓起了货仓里的一条木棍,没有再跟他说一句话。战斗的时间不长。

    金王孙的家奴太过低估‘血染琉璃’这四个字的分量。恶匪帮这些酒囊饭袋在公主手底下连一炷香时间都没撑过去就全jiāo代了。公主甚至没用刀,只是用了木棍。这些人连点像样的反击都没有就全被收拾了。李红妆收拾了这里,将木棍随手一扔,正要出去叫来捕快。

    反正她老人家的闺蜜就是干这行的,也好给她增加些业绩。只是刚想走开,忽觉背后风声忽起。李红妆不及回头,急急侧头避过,百忙之中看到了三人身影。其中一个人就是刚才袭击的人,他一掌呼过,李红妆雪颈后直觉一阵强猛劲风扫过,白嫩的肌肤上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疼痛。李红妆识得厉害,脱口而出:“少林金刚掌力!”一个人双腿左右连环,如蛇袭至,竟然是昆仑的游形风蛇腿。还有一人站的最远,并不过来,然而冷眼旁观,左手在右手手心里画圈,嘴里念念有词,公主细听之下居然是在念道家咒语。

    这是要画个圈圈诅咒我?哪里来的三个这样兼并三派的奇人异士?公主自知不能一直陷于挨打,运劲于掌,凝气一劈,猛烈绝lún的一斩把袭击的两人迫退。公主这才看到三个人的样子。只见三个人皮肤黝黑,山羊胡子,身穿红蓝衣衫,头上一顶圆帽。她见到的,竟然是三个天竺人。红妆公主大叫道:“什么鬼!!”

    26. 乌衣五老

    红妆公主在被三个神秘莫测的天竺人袭击的同时,另一边厢,明非真的背后,也有五个人在窃窃私语,密谋着神秘的活动。这五个人形貌各异,年纪不一,但最年轻的一个耳鬓旁也有了如雪白发。这五个在明非真身后神秘跟踪的老人,在江湖上享负盛名。如果有武林中人来此,不难一眼就看出这五个老人的身份——南京秦淮乌衣帮的五位耆老。朱雀桥边野草花,乌衣巷口夕阳斜。

    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一条乌衣巷,道尽秦淮千古风光。乌衣帮——同样是白王七冠之一,比之其他的六个势力,却多出一份贵气,一份沧桑。这个帮派的来源乃是浓缩了千古秦淮河影的乌衣巷。他们的血脉继承于数百年前的高门大族,至今显赫。乌衣帮与众不同的是他们与皇族的渊源深厚。王谢两家中谢家与皇家是姻亲,谢家家中出了两代皇后,今朝天子的一位贵妃也是出自谢家。

    这位惠妃娘娘生下了皇长子赤王,还有二公主红妆公主。家世无比亲贵。王家乃是为大内训练禁军的总执教,除此之外,更与麒麟卫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因此白王七冠之中若说金银宗最富,庐山剑观最强,乌衣帮便是位望最尊。别的不提,乌衣帮乃是唯一一个势力范围在京城的白王七冠。天子脚下,皇上身边安chā了武力如此盛大的集团,而且是一放就是上百年。若非是有着高度的信赖却又如何能够。

    一个老者眼中精光一闪,显然内力深厚,修为极是不凡,以传音入密道。“老大,我们奉皇命来捉散神尊。但别的什么也不做,光在这里看着来买西门老贼画像的人。等了这么几天,来买的人倒是不少,但是没一个是散神尊。你说皇上这条计策会不会不管用?”T另一个稍微年轻些的汉子接茬道:“就是,爹,您说皇上也太不尊重人了,竟然让我们乌衣五老来做这种事。”说话的人虽然口上唤爹,年龄却也有五十好几,非是年轻。

    “胡说!”为首的老人今年已经七十多的人了,五老之中两个是他兄弟,一个甚至还是他亲生儿子。但他却是须眉深黑,不见半丝白发,面容也不见怎么老。这位正是五老之首,王谢两家中谢家年龄最大的耆宿谢老太爷。这老人家依旧是红光满面,内力精深犹如壮年。而且内功极为霸道,话声到处若焦雷旱耳,听来极不好受。“皇上这计策再好也没有了。散神尊乃是西域人士,最有可能的就是在这光明里活动。

    他又与西门老贼蛇鼠一窝,要是知道他的画像在民间流传,岂有不来查证的道理?我说你们这些年轻人,一个个就是太心浮气躁,想当年你大哥你老子你舅姥爷我跟着先皇出生入死,大军阵前七进七出的时候,那叫一个惨烈……”谢老太爷的长子,也名列五老之一的谢大爷慌忙阻止他继续讲古。2“爹您别着急啊。您这脾气太大了,我是说这个……您好歹也是国丈,惠妃娘娘的亲爹,让您做这事。再者说了,红妆是您的外孙女,这都要嫁人了,还去找别的男人,于礼不合啊。”谢大爷哆哆嗦嗦地才讲完两句,谢老爷子吊起眼睛白了儿子一大眼。

    “糊涂!兔崽子,老子骂你糊涂你还不信!”谢大爷五十好几的人,现在又继承老子衣钵乃是谢家的一家之主,在乌衣帮也是担任副帮主一职,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被老子骂了几句,老脸一红,梗着脖子道:“外孙女是您的,家也是您的,爱干什么干什么,我可不敢多嘴。”谢老爷子也不废话,一脚就上去了。踢的这街角藏着的三人差点露陷。“你以为你成家立业了,是国舅爷了,老子不能骂你了?!

    皇上为什么让我们来找出散神尊啊?无非也就是想让红妆跟看上的男人见上一面。你看看这些日子,红妆都憔悴了多少了?从前每日练刀精精神神的,现在挥两下便说有些累,眉头紧锁着,吃饭也没胃口。你做舅舅的不心疼,我做姥爷的看不过去!”z谢老爷子气急败坏的一通骂,骂的儿子不敢还嘴,又继续道。“再者说,散神尊那厮当年与帮主jiāo过手,武功如何你我都清楚。别说是你这小犊子,哪怕是老夫跟你联手一块上,取胜的机会也是微乎其微。若不是五老同老,如何能留得住他?”另一个老人道:“可是大哥,散神尊那厮武艺高强,又是西域人。

    这个小子横竖不超过三十岁,武功能有多强,而且明显是中土人士。我们盯着他作甚?”谢老爷子沉吟道:“那倒是未必,当年散神尊那厮与帮主jiāo手时,那声音何尝不是十分年轻,何况你我都没有真正见过散神尊的面目,也不知道是否真是西域人。但以老夫眼力来说,这小子的体型乃是万中无一,练武的好坯子,武功差不到哪里去。而且你没瞧见他刚才动身时轻功多好。”

    其余二人频频点头。他们的岁数都不小了。经历了江湖上的大风大浪,也邂逅了这辈子的光华璀璨。争名逐利的心态早已忘得干净。如今的他们,更在意的只是家族与亲情,其余再不放在眼里。=谢大爷担心道:“如果他真是散神尊,我们站的这么近说话,会不会被他察觉?”“哼,一把年纪了还是什么都不懂。”

    谢老爷子恼道:“我们相距十来丈远,又是用传音入密说话。以我们传音入密之法,就算在面对面说话他也听不到分毫,这么远还能听见?你道他是神仙不成。”***************你们好,这里是神仙。我高一眼低一眼,不住地打量手里的画页,顺道把他们三个的对话全听了去。刚才听了半天还在想这几个家伙到底是哪道六的?原来是公主娘家人到了。

    sbf123胜博发娱乐免费小说阅读_www.mamahiza.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