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胜博发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一个长得猥猥琐琐,黑发黑眼,一脑袋卷毛,而且五官面目一看就知道不是中原人士的男人矗立在画页上。

    这家伙年龄怕不有五十多岁,浑身黑毛,这小画本二十多页,全是这大叔各种角度的画像。艾玛!好丑!我深吸了一口气——拿了一张隔壁一个小贩挑着的飞饼,咬了一口,真好吃,再给了他三文钱——,深深吐出一口气,发出感叹:这不是我!!!这明显是假的啊,可假冒散神尊有什么好?怎么现在连通缉犯都有假冒伪劣了?李红妆从后赶到,也跟着瞄了一眼画本,好奇地道:“这就是散神尊的容貌?他这是……”“他不是!”我怒道:“他祖宗十八代都不是!”

    那小贩反驳道:“怎么不是?您看……”说着降低了声音:“这还有一本,有西门魔头的画像呢,跟这个散神尊啊是一样的有名。不过这是精装本,得要二十文钱,您看看……”翻开另一页,西门吹灯倒是画的一模一样,画功竟然不错。但为什么我会变成天竺黑大叔啊!慢着,精装本?“那、那散神尊有精装本吗?”“有!当然有!早说哇。”小贩笑眯眯地递上了一本新的,纸张明显好得多,线也扎实,质量比刚才那些茅厕纸随手涂鸦强得多。翻开一瞧,那个天竺黑大叔又出来了。去你娘的!!

    我一把摔了这画本,再度亮出腰牌,抓住那小贩的肩膀,骂道:“小子!你当街卖假画册,知不知道六扇门最痛恨的就是你这样的卖假货的。跟我走一趟吧。”“别啊!差大哥,别别别!我也不知道这是假的啊!”小贩这才有点慌:“我们这批货也是最近从几个外国人那入手的。我们小老百姓,哪里知道这些西域人的相貌如何,人家怎么说我们就怎么听了。”几个歪果仁?竟然在卖这些?这倒是让我有些在意。

    虽然我的相貌画的乱七八糟,但西门吹灯的画像可也不是那么好得到的啊。怎么会突然有歪果仁开始卖这玩意。小贩看我沉吟许久,慌张道:“您别不信啊!这些画本这几天在光明里都传开了。家里拜大白天神的人家家户户都有一本。”“这玩意还家家户户都一本!?”李红妆一蹙秀眉,额头上的六瓣梅花跟着一颤,抖落几分清丽芳华。“你这么激动干什么?人家做点小生意也不容易。”

    废话!这是当面骂我啊!!但总得给公主面子,我放开了他。小贩看我面色好转,神秘一笑道:“差大哥您消消气。我这里还有好货,唯一一本孤本,保证正版,《散神尊X西门吹灯》只卖你一两……”“滚!用灵魂滚!!喂!李姑娘你买那玩意干什么!”我不敢置信地看着这个女侠公主买下了那本《散神尊X西门吹灯》的本子。李红妆嫣然笑道:“不过就是个画册,你激动什么。

    也许有线索呢?不过还挺厚的,散神尊X西门……这是什么故事啊,比武的画册吗?”……祝你今晚有个好梦。我跟小贩打听了那几个歪果仁出没的地点。继续跟公主在光明里徐徐而行,这地方说小不小,说大不大,偏偏横街窄巷特别多。要走完也得花些时间。我们走了一会儿,我挑眼看看背后的一间小屋,心中默叹。不但是这件事,西门吹灯的画像流落民间,这不是寻常事……我也必须调查个清楚才行。

    我突然停步,抱拳歉然道:“李姑娘,我想起一事要去办,须得失礼片刻。”李红妆看我一眼,也不多说什么,淡淡道:“今日你肯来我已经很承你情了,既然你还有事,不如今日就此别过?”

    我看见她眼底的冷静光芒,她大概是明白了现在的状况。我抱歉地道:“扫了姑娘兴致,在下实在抱歉,下次若有机会,一定请你吃天竺飞饼。”“明兄且办自己的事,这里很有意思,我自己想再去逛逛,我先行一步就此别过。”“就此别过。”我站在原地看着红妆公主窈窕美好的修长身影,望着她缓缓走远。这真是个玲珑剔透的女子,也许正是这份剔透和直率,在宫中那个环境才会找不到任何的朋友吧。有空我一定介绍白总管给你认识,你们两一定处的很好。

    看着公主走远,我淡淡说道:“你们可以出来了。”几个黑色人影从角落闪身而出,还有四五个从刚才我看过一眼的那间小屋里跳了出来,加到一起大约有十二三人。全都蒙住头脸,身穿或黑或灰的适合夜行的服装。

    “阁下好dú的眼力,我兄弟几个自问已经藏得尽量小心了,没想到还是没逃过阁下的法眼。”为首的一人说话虽然尽量压着嗓子,也仍然能听出来约莫四五十岁的样子。身材胖大,行动不甚方便。

    “你们是谁?”黑衣胖子首领笑道:“阁下不妨猜猜。”“光天化日,黑衣蒙面,要说是小偷,这个数量又太招摇了些。你们总不会是强盗吧?”胖子哈哈一笑:“不错,正是强盗。阁下是束手就擒呢?还是要负隅顽抗?都随着您,只是不管如何,人,在下是一定要抓的。”这一伙人无论是武功还是经验都比黑风十三翼之流差的太远,更别说冥途那个级别。看样子也不知道什么内幕,只是被拿来当qiāng使而已。但这样最好不过。

    我笑吟吟地道:“阁下知道为什么会在这里抓我吗?”那黑衣胖子笑道:“你在哪里停下,我们就在哪里抓你。这还用说么?你是不是吓傻了哈哈哈。”其他人跟着笑了几声,将原本寂静的小巷烘的一片热闹。然而笑声渐去,剩下的,却只有干巴到空虚的笑声回响,笑意却渐渐不存点滴。

    寂静渐渐又一次占据了小巷。这个窄巷到此处是尽头,已经无路可走,距离最近的有人的街道需要走一百步以上。“嘿,真有意思。”我歪歪头,低着脑袋,呼吸一换,体内内力如海涌起。轻轻抬起手臂朝后一掌轻拍,身后民居的砖石无法承受压力,大半堵墙面应掌而倒。窄巷里一阵砖头落地的响动。

    灰尘和着微风迎面扑在他们脸上。我能从他们眼中看到多种情绪:恐惧、不解、后悔、惊慌。我的眼中只有一丝如霜雪般的笑意。“我们来玩个游戏吧。说实话的人,就不会变成天竺飞饼。胖子,从你开始。”

    24. 嘶~有古怪

    这些人一开始还是闭口不言,但当三个人变成了千层酥,四个人变成了天竺飞饼,我正在找木棍着手准备‘菊花羊ròu串’的时候,这些家伙终于还是屈服了。

    原来他们只是一帮地痞,在京城南城尤其是光明里这一带欺负人。也说不上是无恶不作,只是每天诈骗诈骗商户的银两,欺负欺负淳朴的百姓。久而久之在这一带形成了个献余帮的名头。只是这名字太拗口,所以别人都叫他们咸鱼帮。我吩咐他们把蒙头的黑布摘了,一个个生的面黄肌瘦,看着也像是有一顿没一顿的样子。而且我早就听出来这些家伙的内力极低,与普通人几乎无异。看来真的只是一群地痞而已。

    这么多人太过招摇,我扣下了他们的首领,将其他人驱散。我坐在他们之前藏身的民居里面,大爷似的将那个胖子首领当做是垫脚的椅子。由于我的腿比较长又比较重,一放上去胖子的脑袋就不停地往下落,不多久就满脸通红支撑不住的模样。“问一句说一句,叫什么?”“小姓言,家里以前是菜市场摆摊的。以前读过两年书,教书先生就给我起了个名字叫献余。”“你叫腌咸鱼?!”

    “对对对!”胖子高兴坏了:“我原来就是这名字,俺家在菜市场以前是卖咸鱼的!”我这才仔细打量起这家伙,之前听他声音约莫有四五十岁的感觉,现在一见才知这胖子也不过是三十出头的年纪。

    虽然身材胖大,却又不像是大富人家吃出来的那种白白胖胖的胖子,而比较像是菜市口杀猪的屠夫一类。这样的胖子进入地痞组织当老大,倒是也说得通。只是你叫这么晦气的名字也敢出来混,难怪到今天你们还是这么小的堂口啊。那胖子讨好地歪歪短脖子笑道:“爷,爷,你放着就好,千万别踢我。

    我疼不要紧,您累坏了可不好啊。”“我不踢你,也不拿你做菊花烤串,只要你好好回答我的问题。”我微眯着眼,单手支颐,一副邪魅狂狷的大反派表情:“你们来找我,是受了什么人的指示?”“哎呀,说起来我就来气啊!”腌咸鱼一提到这个差点蹦起来,但由于我的脚在他脑袋上,他愣是动都没能动,露出更加害怕的表情。

    咽了咽唾沫道:“昨天有个人夜里来找我给了我十两银子,说是要我们咸鱼帮替他抓一个人,只要抓得到赏金翻上十倍。俺一想这光明里一带我们最熟,哪还有找不出人来的道理。于是也就接了。

    但没想到是来抓您!要是知道是来抓您这么个英雄人物,银子再翻十倍也不来啊!”“呸!那是因为你打不过!”要真是翻个一百倍,我干脆配合你一下,我们最后分账也行啊。

    腌咸鱼哭丧着脸道:“我们也只是拿钱办事,也没想过要对您怎么样。您可看好,我们谁都没有兵器,都是空着手来的啊。”他此言倒是不假,咸鱼帮的人穷的大概连饭都开不起,兵器自然是买不起的。

    但是……“你以为你们手里拿着板砖我没看见啊!”我踢了他一脚,疼的他哇哇大叫。我又问道:“知道那人的身份来历吗?”“不知道啊!”被踢的脑袋生疼的腌咸鱼叫屈道:“大侠,我要是知道他是谁。我现在班齐人马我找他算账去!太坑人了。十两银子叫我们来送死啊!”你倒是想的挺明白……我问来问去,总是不得要领。对方委托之人也是处处小心没露破绽,我也没能得到什么线索。

    仔细想想,还有一件事值得问。“对了,你们见过这玩意吗?”我从怀里掏出刚才从画本里顺来的一张散神尊画像。那胖子被吓了一跳,杀猪似的叫道:“艾玛见鬼啊!钟馗掉小煤窑里了?!”妈卖枇……也不至于这么黑吧!!“你仔细想想,有没有见过?”“没有,真没有!哦,好像最近是有人来卖画,可是我们这些人您知道……嘿嘿,春宫图也就罢了,这些画本是不感兴趣的。”

    这我倒是信。毕竟连我都是对春宫图的兴趣远大于这些破纸。“对了,倒是有一点!”“什么,快说!”“哎哟哟!爷别打别打,我说就是了。是这样,那人除了找我们,还找了不少当地的其他帮派。要我们抓住您,但是特意嘱咐了我们,如果您跟刚才那位漂亮的姑娘在一起,就不能动手。”这样也合理,就凭你们这些臭鱼烂虾,能动的了公主一根寒毛?不是我要说,红妆公主的武功在女高手之中算是出类拔萃。白髅老师太没藏私,将她调教的非常出色,已经得了其师七八分的真传。武功之强只怕还要在唐掖之上,潜龙十七士里面能打得过她的应该没几位。但是下一句,就让我有些担心。“但是他又说,如果你们一直不分开,就让某个帮派去跟那位姑娘动手,引开她。”有这种事?“跟我来,别吵。”

    我心念一动,抓起腌咸鱼,一阵风也似的顺着刚才红妆公主走过的路跑去。这里没有人认识我,我可以不在乎别人的目光飞驰。腌咸鱼似乎没见过这样的轻功,吓得魂不附体。顺着公主走的道路走去只是另一条巷子的尽头,我换了个方向,但不多久我们又走到一个死胡同里。一条路走到黑也没能找到……公主该不会……我四处勘察,忽然眼前一亮,从地上看到一片如琉璃般的红色珠片。这珠片是公主衣服上的!我小心留意,这里果然发生了打斗。并且是以一方不敌收场。怎么可能!以公主的武功,怎么会不敌这些当地小混混?“哎哟,这里打过架,下手不轻呐。啧啧啧,那伙混球出名的不懂怜香惜玉。

    要是姑娘落在他们手里,保不齐这会已经……”我拎起腌咸鱼,恶狠狠地道:“你知不知道是哪个帮派负责跟那位姑娘动手!”“是、是光明里的恶匪帮。”“还不带我去!”刚想动身,忽然察觉到身周有数道视线。敌袭?我按兵不动,只觉对方似乎也没有动作。我手里按着腌咸鱼,运功提升听觉,能听到屋顶后一个,拐角处三个,一间房屋后一个,一共有五个人,并且是身怀深厚内力的五个人在盯着我。

    但却不带丝毫杀气,与其说是准备袭击或者暗算,不如说是在监视我。我嘶地深吸一口气:有古怪!我突然觉得整件事很诡异。先是找到了奇怪的散神尊画像,然后是突然现世的西门老头画本,还有神秘的《散神尊X西门吹灯》……以及有人收买黑手来对付我,抓走公主,周围还有监视的人。

    这中间似乎牵扯到了不止是一方的势力。我冷静下来,将腌咸鱼摔在地上,再度掏出怀里的画本,仔细端凝上面的笔锋痕迹。清瘦斜峭,用墨均匀,很像是一个人……我再拿过西门吹灯的画像比对,画风截然不同。西门吹灯的画像,散神尊的奇怪画像,还有袭击我的咸鱼帮等人……我缓缓合上画本,事情似乎不像表面的那么简单啊。************京城一处极尽豪奢的大宅,里外院落数进。堂屋之中,金银宗新任宗主金王孙在书案前静坐,手中一支画笔,竟然气定神闲的在画画。他家奴中身份最高的一个正在向他汇报,语气yīn狠,与金王孙截然两样。“公子,那小子如此嚣张,竟敢私下约公主出宫。

    我们已经收买了几方人马,一个一个的上,不怕弄不死那小子。”“你就如此笃定?”说着话,金王孙恬淡地调着胭脂,连眼尾也没扫那家奴一眼。金王孙今日一身极清朗的文士打扮,端的是丰神俊朗,与那日上朝时的浮华作风半点不类。旁人只道这位有着江南刀王之称的新宗主只是武艺高强,却不知他雅善丹青,除了刀法,书画也是一绝。金王孙的眼睛没有一刻离开画纸,运起手

    sbf123胜博发娱乐免费小说阅读_www.mamahiza.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