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胜博发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的公主,又看看鄙夷地看着我的金王孙,三人面面懵逼。气氛像是放了三天的狗大便,又干又硬……之后我们很尴尬的各自步出大殿,各回各家,等候黄桑的佳音。可是金王孙也就算了……我今天还要带公主出去啊……还特喵的是去找我自己!!我抱着脑袋思前想后怎么拆招的时候,背后一道清冷如嘎玉敲冰的声音传至耳边。“明兄。”一回头,不禁眼前一亮。我看见一名高挑修长,浓发雪肤的红衣丽人。

    她一袭红云似的衫子里面是雪白的紧束劲装,一管春葱似的细腰间束得一条绛红腰带,在饱满丰腴的胸口与臀股之间收紧,益是勾勒的触目惊心。她一出现便迫人而来一股青春的热力,街上行走的,但凡是个男人,都差点要忘了自己在做什么,只知道停下来看她。初时尚不觉得,现在才发现红妆公主竟是这般尤物。她额头仍是淡淡描着六瓣梅花,红的娇艳yù滴,与雪肤一衬托,更是相得益彰。

    我不由看的呆了,然后才反应过来。“公主您早。”公主看着我的反应,似乎有些尴尬:“嗯,嗯……你早。”经过昨天金銮殿上的闹剧,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我摸摸脑袋:“天、天气挺好的。”公主点点头:“嗯,这天……挺黑的。”今天这个大yīn天,天黑的像是锅底似的……我:“……”公主:“……”气氛像是放了三天的……咳咳,总之很怪。公主看我的眼神更是打从灵魂里迸发出来的奇怪。

    也是,我既然是公主未来驸马的人选,居然还要带着她去找她喜欢的男人……天底下哪有戴绿帽这么主动的男人?我该怎么解释一下这个状况。要是我直说我是无意间打赢的,其实我对公主您没意思,会不会太不给她面子?可我也不是无意间打赢的啊!!我哪知道我之后的对手都是黑风十三翼,这群家伙占了决赛人数三分之一,还全他么挂了,我也很绝望啊!

    这帮倒霉的家伙坑了我一个多月了到现在没好过!我绞尽脑汁在想怎么解释的时候,公主却先一步说道。“明兄,既然你我今日要一起行动。有几句话,我也不怕先跟你说了。”我松了一口气:“殿……李姑娘请讲。”李红妆想了想,坚定道:“明兄应该已从我父亲口中得知,红妆的确想要再见那个人一面。他是红妆的救命恩人,我也是第一次觉得想要去见一个男人。这些日子我有很多问题想问,若是不能再见他一面,我不甘心。

    但我并不想要什么结果。明兄出身名门,该当知道,我朝廷与武林正道,跟那个人本来就是势不两立的。”我支支吾吾就蹦出一个字:“嗯。”我能说什么?那个跟正道势不两立的人是我啊!“更别提红妆投身峨眉学艺,家师嫉恶如仇,若是知道此事恐怕更要大发雷霆。”“那倒不至于。

    白髅老太太其实挺好说话的。”“嗯?”李红妆柳眉轻皱,“明兄你管家师叫什么?”我正色道:“我说白髅师太望重武林,声威素著,应该不会为难自己徒弟的。”李红妆摇摇头:“明兄你不知道,家师修佛吃素,不轻易用刀兵,唯独一提到魔教便要大发雷霆。此事决计不能在她老人家面前提起。”

    我怎么就记得那是因为她当年跟西门老头打麻将,被人家连胡了七把十三幺,连峨眉佛像金身都差点输出去。老太太一怒之下才发誓跟魔教势不两立。当时我在一边跟当地的小孩玩老鹰抓小鸡,记得可清楚了。也别怪老太太生气,事后我问过西门了,他是出千来着,嗯……连着七把,心太黑了。

    当然最后教老太太识破,这笔钱也没收到,只是白白得罪了峨眉派。我那时候就在想,这破教吃枣yào丸。后来果然不出我所料,连带着劳资一块玩蛋。“红妆为人儿女,为人弟子,岂能冒天下之大不韪。

    所以请明兄放心,红妆只求见他一面,问他几句话而已。”李红妆认真道:“不管明兄如何想,李红妆非是不知廉耻的女子。我理解明兄的难处,如果明兄觉得此举不妥,今日之行便就此作罢。

    红妆决计不会有丝毫埋怨,父亲那里,我自会jiāo代,不会让明兄难做。”我仔细看着她的双眼,那是一双清澈坚强的眸子。她是公主,我是捕头。如果我做了她的驸马,以这样的地位高低来说,别说是她想去见一个人,就算养一群小白脸我也只有在家骂娘的份。可是她却没有想过仗着父亲的身份横行。

    而是如实相告,这是一个光明磊落的好姑娘。我完全可以放心告诉她其实我对她没有任何意思,以后也好行动。我拱手道:“姑娘放心。既然说到这里,我也先向姑娘表明心迹了,我……”有杀气!

    话没说完,我只觉得背后一股冷厉杀气扫来,似乎是有人以高明内功准备袭击。陡然想起昨天早上曾在六扇门偷袭过我的那个黑衣人。那人的武功绝对不弱。此处是大街大巷,要是打起来在公主面前我不能展示武功,要是被他袭击陷入了挨打,何其被动。公主更恐怕会有危险。我不及细想,上上之策莫过于先发制人!

    我一把搂过公主的纤腰,跟在一个月在皇宫时的触感倒是差不多,好像有些变轻了。

    我一个轻身纵跃,挪移到了歪脖子树的后方,将背后的视线阻隔开来。那人的杀气一闪即逝,消失无踪。显然是收到了我的警告,无功而返。我露出一丝帅气的冷笑。哼!雕虫小技也敢献丑!但刚从袭击的危机里脱离,怀中忽然有人说道:“明兄……”嗯?低头一看,被我抱个满怀的公主殿下,先是看看我放在她蜂腰上的手,再看看我脸上得意的笑容,一向都是淡漠的表情难得露出了怒色。

    “这就是你要表达的心意?”嗯?嗯?嗯?喂!等等!不是你想的这样啊!!别连起来听啊!!靠!我是惹到谁了!!

    22. 六扇门城管

    气氛再次变得很尴尬。红妆公主的话本来就不多,让我的表白心意弄得更是没话讲,现在她默默地走在前面。而一个对公主深有遐想的狂徒,正静静尾随在她背后,被她小心提防着。为什么我跟这位公主殿下见面,身份不是狂徒就是yín虫……“慢着!”“你又怎么了?”

    公主柳眉一竖,退后了一步,怀疑地看着我,就差没直接说出‘大胆yín贼,胆敢当街调戏本公主,何不自挂东南枝’。“不……我是说,已经到了。”红妆公主要找的是散神尊,我当然不能无缘无故凭空给她弄出一个人来。虽然最简单直接的方法就是我化个妆,把染发剂洗了,约她见个面就是了。

    但一来结果得来如此简单既不合情理,也没法说服她。我要怎么跟她解释我这个大罗山弟子一找就能找出魔教头子来。说不定她还要怀疑我是在捉弄她。二来,洗掉染发剂的yào水也很贵啊!!

    老戴是管yào房不假,但宫中yào库的yào材供应皇家,他自己也不能随便挪用。前几天还差点被抓包。我可不能害了他。所以我必须装模作样,先带她装模作样的找找情报。目标之地就选在了这里,京城最多西域人居住的光明里。一到此地,红妆公主不由得发出一声轻叹。满眼尽是皮肤、形貌、衣着丝毫不类本地人甚至是中原人的行人。这些人大多数人皮肤极白,五官深邃。

    有的金发碧眼,有些黑发浓须。他们穿着的衣料有的奔放有的收敛,衣着色彩极尽鲜艳,满眼所触与中原风土人情大异其趣。来到这里,仿佛置身的天地忽然一换,有种回到了西域的感觉。这一带大多数都是西域七国来的商人、僧侣,其实很多僧侣还属于神月教的教徒。只是西域七国情况不同,皇上主要打击的是西门老头那一派,神月教另有一派主张和平的,成员多为传教的僧侣和传道士,被称为光明教,是从神月教两宗之一明神宗里分离出去的教派。处事原则也跟西门老头那样的大相径庭。皇上似乎视他们为制衡魔教的力量,所以对他们的加入无任欢迎。

    只不过光明教也不过成立了二十来年,各种教义教规都是神月教那一套,连所信奉的天神和读的经典也是相同的,所以看着这些人出现在京城街头,而其他教徒被称为魔教弟子人人喊打总觉得十分不可思议。街头除了卖各种西域的美食,古古怪怪的各种各样小物事,甚至还有卖神月教经典的翻译本。

    我无聊拿起来翻看,好几本还是出自我师父或者西门老头的手笔。那卖书的大胡子老西人神秘一笑,怪腔怪调地道:“中国朋友!这书是我们神月教的经典《红云经》,而且这本书可是孤本,大师亲手翻译,里面还有大师亲笔画的葫芦。葫芦葫芦!好得很好得很!”大师亲手翻译的《红云经》?我记得我师父当时翻译的好像就是……我心叫不妙,打开一看……这不是我师父随手涂鸦的春宫图吗!辣眼睛!公主探过头来问道:“这好看吗?”“看不懂看不懂,不看了不看了。快走。”

    赶紧拉着公主往其他地方去。正抓住公主白嫩的小手,她忽然猛力一挣,脸现不豫道:“明兄……虽然你有可能会……但毕竟现下红妆与你毫无瓜葛,请你自重。”

    我yù哭无泪啊!我是为了不让你看到不堪入目的景象啊妹纸!为了平息尴尬,我带公主进入一家平时常来的酒楼。这家酒楼算是光明里里面最有档次的一家,虽然卖的还是西域食物,不过各种各样都有。据说老板花大力气四处挖角,将西域七国的厨子都凑齐了,所以在这里能吃到西域七国的食物。

    红妆公主坐在位置上仍是四处张望,看的啧啧称奇:“我虽然在京城出生,但年幼之时就拜师学艺,随着师父四处走,一年有八九个月不在京城。这个地方真是从未来过。”我笑道:“李姑娘的情况跟在下大同小异。听我师父说,我也是南京人士,但我懂事以来,都住在北平大罗山。

    长大一些才有机会离开,说来我这个南京人,第一次到南京的时候已经十一二岁了。”红妆公主微微一笑便不再言,似乎对我的话题不怎么感兴趣。唉,要是没有准驸马还有表白心意的事。

    以这位公主的脾气,对我应该是想骂就骂,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不需要顾及太多。现在虽然客气,但却有种在跟假人说话的感觉,真不舒服。“李姑娘没来过这里,也没听人提过吗?毕竟南京是你的老家,你的亲戚朋友都在这里。”我随便找个话题想打破尴尬,李红妆却是微微一怔,忽然不说话了。气氛无比的尴尬。……娘希匹的!快恭喜我得到了撩妹废柴的称号!!“我……”过的片刻,李红妆才又说道。

    “我生xìng孤僻,没什么朋友,跟兄弟姐妹也不怎么亲近。加上我总是不在家,关系也就疏远了。我在京城……”突然看了我腰间的捕快腰牌一眼。“就只得伊人一个理我,她是我最好的朋友。”我好感动啊!她终于说话了!谢谢老大!“老大没带你在京城四处走走?据我所知,老大可是个十五岁就踏遍京城的女人啊。”听到老大这个词,红妆公主掩口轻笑,朱唇轻启,吐出一阵芝兰柔香。“这个称呼很别致,但也很适合她。伊人从小便是个爱出头的xìng子,只要她想做的事,没人拦得住。”“老大从小就那样啊……”

    小一号的沈老大……竟然威力不亚于现在么?“大家都喜欢她,不只是我,我的兄弟姐妹们,父亲,还有父亲的妻子们,大家都喜欢她。她身上有种独特的魅力,会吸引人靠近。”李红妆淡淡道:“小时候从师父第一次教我如何空劈,我便爱上了练刀。我孜孜不倦的练下去,直到大家都不愿意陪我。我便四处找人陪我练刀。直到我见到同样在练剑的她。我们两个就是这样成为朋友的。”

    我听得默然不语,想想老大的平素所为还有人缘。甚至连麒麟卫的龙在天都爱上了她,公主所言还真是不假。“好了,你也闲聊完了,也不觉得尴尬了。是时候说些正事了吧。”我听的一呆,原来姑nǎinǎi你也觉得尴尬啊!早说啊!我还兜那么大一圈。“姑娘有话请问,我尽量回答。”

    “你说在此地,真能找到那个人?”“姑娘有所不知了。”我耸肩笑道:“那个人乃是西域的大人物。当然长得也是跟这些人一样,形貌别于中原人士。如果他还在京城,必定是潜伏在此处等待机会溜走。再不然,我们也能从这里套出一些关于他的信息,您说呢?”李红妆似乎深以为然地点点头。当然。

    这些是胡扯的。我可是地地道道的中原人士。而且才没有那么笨自己冒出头来让人抓呢。楼下大街上忽然有人吆喝。“神月教散神尊画册!散神尊画册!西域流传珍藏版咯,独家发布,一文钱一本!!”“……”李红妆惊讶道:“明兄果然精通江湖门道,立刻就有得着,我们要不要去买画……”我已经飞身扑了出去!!手里持着腰牌边追边骂道:“小子站住!把画jiāo出来!老子六扇门城管!”

    23. 天竺飞饼与谜

    那小贩是中原人,看见我倒是也不慌,笑嘻嘻地道:“这位爷台,新年好。可是要买画吗?”“新年好新年好。”我敷衍两句,恶狠狠地一把抢过了那小贩手里的画本。“jiāo出来给爷看看,也不拿你的,不就是一文钱一本么?”好家伙!我的样子竟然还沿着大街就有卖的!

    也不知道是不是当年逛西域的时候被人画了下来,万一是真的我以后在京城还要不要混了。我拿着那本写着‘西域名人记’的画本,翻开一瞧。在车水马龙的街道上,我愣住了,身边不时传来几声吆喝‘糖葫芦咧~’、‘天竺飞饼咧~’、‘面包卷~新出炉的面包卷~’。

    我仍然盯着那张画,这……谁啊?这散神尊画的倒是跟我之前忽悠公主的时候说的一样,不是个我们中原人

    sbf123胜博发娱乐免费小说阅读_www.mamahiza.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