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胜博发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对皇上不敬,便请皇上唤人动手吧。”要不是我亲眼看见我还真就信了。

    殿上几个大殿武士领命走了过去,但对着一口铁缸,里面还有人的。他们左看看右看看,摸头挠腮地也是拿这缸没办法。当下就有好几个文官武将也凑了过去细看究竟,似乎对金大缸特别感兴趣。渐渐将金王孙围在中间。

    金大粽子塞在缸里,露出个脑袋,像是一盆任人围观的咸菜。但俊脸露出淡淡笑容,似乎丝毫不觉得难堪。红妆公主缓缓步到我的近旁,忽然淡淡道:“明日之事,要劳你出力了。”

    我讶异地看了二公主一眼。红妆公主今天穿的是仍是江湖女子行走时的劲装,腿上穿的是一条紧贴的长裤,尤其显得她双腿修长,结实紧凑。这身衣服上下皆是一身红色。她名字里有个红字,也真的爱穿红衣。当然这身红衣在她乌发雪肤,英华郎朗的眸子之下,衬托的无比好看,也无比的适合。

    我很少见女子穿红色有她穿的这么美。她仍是初见时那般高华贵重,雪白俊俏的瓜子脸沉着,没什么表情。

    说话的时候透着一股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守礼自矜。只是一双美眸之下似乎有丝丝的黑素,跟熬夜加班的沈老大如出一辙,大概是夜不能眠,所以才会这样。皇上说她喜欢上我了,难道是这个原因……叹……我一摸脑袋。

    哎呀!长得帅就是没办法啊。虽然我对公主没意思,但是知道自己被一个美人喜欢,是个男人也会忍不住开心的吧。

    红妆公主不明就里,不知道我傻笑什么。抬眼眼神一打,如一双利剑刺来,我顿时不敢再笑。这位公主的xìng子严厉,对待旁人是,对待自己更是。从她刀法的路子我可以看出她的xìng格。一丝不苟,半点不怠。

    在皇宫那夜,不得不说第一眼看到她的出手我吓了一跳。她第一刀出刀,用的便是峨眉派的嫡传刀法,一式‘苍玉为屋’使出来,我仿佛见到了峨眉掌门亲临。她的一招一式似乎就像是把峨眉掌门整个人复制过来似的,不但是形,连神也是一模一样。可见她不但是天资绝高,连练刀的心志之坚也是较许多刀手汗颜。

    这样的公主,竟然会喜欢上戴着面具白头发的怪蜀黍……虽然那是我,但是客观来看,这位公主的品味也是怪怪的。

    红妆公主道:“我跟伊人熟稔,今天也认识了晓寒,她们早就说与我知你的为人如何。要是尽心替本宫办事也就罢了,否则现在就可以推绝。”我赶紧道:“公主请放心,属下一定尽力。就算他是掉进耗子窟窿,我也替您浇些开水把他灌出来。”虽然我保证你找不到就是了~红妆公主突然一抬眼,眸子里有些隐隐的惊讶。

    “你……好像。”“啊?”公主看着我一会儿,才摇摇头:“没什么,我只是觉得你似乎跟一个人的样子很像。他说笑时的语气,跟你刚才一模一样……。”我一时间无言以对,突然暗暗反省自己应该收敛一下。

    我这一不说话,遇到个本来话就少的公主殿下,气氛顿时无比尴尬。突然远处一声断喝:“看我开山神掌!”只见一个武官一掌狠狠拍在铁缸上面,发出Duang的一声,金大粽子被震得脑袋直打颤,脸色都发紫了。但是那铁缸却依然无损。

    远处的黄桑看的头疼不已,扶着额头不说话。红妆公主蹙眉道:“大殿之上,成何体统!”一纵身,像是一抹红云般飘落殿心,经过御座之前的铁盒处一脚踢开,取出盒内躺着的‘金乌噬月’,刀刃一照,满室生光。

    一股刀气如浪涌起。公主纤细高挑,手持这柄巨大的阔刃刀却似乎毫不费力,足见臂力甚是强健。只见殿心上纤腰一转,手中刀滚出三轮刀花,铁缸如一块牛油遇到了滚烫的刀子应刀而分。

    金王孙这才从‘金大缸’之厄中脱离。红妆公主还刀入盒,一气呵成,仍是一脸的淡漠。我看见被解救出来的金王孙眼中,似乎少了一分狂妄,多了一分尊重。他由衷抱拳道:“多谢公主相救。”

    20. 驸马爷别方!

    金王孙足足用了一刻钟才把眼睛从红妆公主身上抽离回来。要不是他算是红妆公主待定的未婚夫,几个金殿武士上去就要把他拿下。金王孙咳嗽一声,稳了稳心神,然后一低头,看了一眼他手里攥着的一团废铁,似乎吓了一跳。哐当一声那团废铁掉在地上,分量显然相当重。

    这家伙总是大惊小怪的做什么。我能稍微听见他在嘀咕什么‘我晕头’、‘我晕头’之类的,咋咋呼呼的,也不知道这跟他拿着废铁藏在铁缸里有什么关系……才见面这短短的时间,这位金银宗新宗主在我心中已经与逗比是一样一样的了。差别在于这是一个家里很有钱的逗比。

    皇上也清了清嗓子,开始说正事。“咳咳,总之王孙,朕找你来是有要事要说。你这婚书是不假,朕也的确当年对你父亲说过这样的话。但是朕只有三位公主,静安早已嫁人,爱汝年龄太小,还未过及笄之年。

    朕待字闺中又在适合婚嫁年龄的女儿,便只有红妆一个。”金王孙抱拳道:“臣自然早已知道,所以臣一开始便是请求皇上将红妆公主赐予臣为妻。依照本朝的惯例,公主殿下不能嫁给有官身的人。

    王孙虽然接掌金银宗,向陛下您口称微臣,陛下却清楚王孙并无官身在身。而且金银宗在江湖上声名不坏,口碑不恶,多年下来也是有些基础。王孙的家境也算是殷实,断不至于叫红妆公主跟了臣之后受委屈。皇上若能成全王孙,定能成就一番美好姻缘。”本朝向来的规矩,为免皇室权力失衡。禁止官家出身的子女与皇室通婚,以防止后宫坐大。当今皇后便是民间女子出身,话虽如此,她爹却是武林的一方霸主。

    所以本朝太祖开国以降,皇子公主与平民百姓通婚的所在有多,堪称是自由恋爱的典范。为本朝男女通婚风气做了个大大的榜样。尽管男女婚配依旧是两家人做主,不过若是一男一女两厢情愿,即使两家家世相差殊巨,但得偿所愿的却总是居多。其中也多得本朝的风气使然。不过要我来说,太祖皇帝那一代怎么想我是不知道。这一代咱们的皇上肯定是钻空子。他生了七个儿子,六个儿子的娘都来自武林世家。

    这根本是在打“平民女子”这规矩的擦边球啊。咱们皇后娘娘的家里是白王七冠中排行第一,庐山剑观观主——‘剑削青天’凌函钟的女儿。庐山剑观门下弟子逾万,个个擅剑法,懂武功。你能想象一支上万人,个个是勇将的军队吗?因此论声望实力,几乎不输于少林武当两大武林巨擎。这样的出身也叫平民女子?你让那些老老实实种地的农民女儿情何以堪!不过皇上自己虽然打擦边球,对于公主皇子却还是蛮开明的。长公主嫁给静安驸马不就是……唉,提起来都心累。总之我朝立国以来,公主嫁人还是有一定的选择权力的。

    不过反过来说……那些不愿意娶公主的普通人就有些惨了。他们被公主看上,可没什么拒绝的权力。也就是说如果一个路人被公主看上 了……其实真的跟被山大王抢回去做压寨夫人没两样啊。皇上摸摸胡须:“这个自然,这个自然,金银宗素来豪富,朕是一点也不担心的。”

    斜眼看了一眼红妆公主。只见女儿眼观鼻鼻观心,一点也不在意金王孙。金王孙那边看了红妆公主的冷淡模样,也是失望不已。皇上心中默默叹了一声,只好道:“王孙的一番心意朕是明白的,只是眼下却有些不便。”金王孙诧异道:“如何不便?”“王孙有所不知了。”皇上捻须微笑,说的无比真诚,一点也没有忽悠人的意思,真不愧是天子啊。“一月之前,朕并不知道你要来,也不知道你会来京求婚。

    于是已经夸下海口,把红妆许了出去。”金王孙一皱眉,显然不知此事:“哦?不知道皇上将红妆公主许给了谁?”我一瞧好戏果然上演。还以为或错过的一场撕逼大戏立刻就有着落,美的我喜不自胜。皇上淡淡道:“这位准驸马的人选是从御前比武里选出来的。与朕的静安驸马相同,一般的无可挑剔。

    在御前比武里一路过关斩将,从无抗手,这才脱颖于朕眼底。”我搜肠刮肚的回忆当时的情况。我记得……我上场被伏象拍飞,唐掖跟龙在天打成什么样我不记得了。但是我记得苏晓先将叶洛收拾了。难不成……皇上突然问道:“白怜,做驸马第一项标准便是什么?”白怜端正答道:“美姿仪。”“不错,身为驸马,恣仪端庄,那是很主要的。

    就算是朕的外孙,总不能生的歪瓜裂枣吧。”这点说的也是。就算皇室的婚姻是公主有说话的权力,总不能公主要嫁个花脸大麻子也让她照嫁过去吧。皇室的尊严很重要。这点上不得不说皇上自己做得很好。他但凡娶的都是貌美如花的女子,所以皇子公主们长相都很是不俗。刚被抓了的橙王要是单看长相,也是一等一的美男子。

    “所幸,这次的两位人选……”皇上的目光缓缓扫过金王孙、唐掖、苏晓最后到我。“呃……还是不俗的。”喂!为什么看我一眼之后停顿了!那等于脏话吗!!不过说到美姿仪,那还用说别人?哎呀!关键时刻还是得看颜值啊!我凑过去两步拍拍苏晓的肩膀,只见苏晓一张呆呆的美颜歪着头,说不出的可爱。“恭喜恭喜,苏驸马。”“去你的,别闹了。我又没赢御前比武!”“你的成绩最好啊。苏驸马别方,万事有我,我替你请三书六礼。”苏晓秀眉一拧:“明非真,你挑事是不是!哼!不跟你说话了。”苏晓似乎还挺不开心,撅着粉嘟嘟的小嘴扭过了头。

    你要小心啊苏驸马……你长得快比公主还美了,小心被毁容。金王孙似乎被激起了斗心,沉下了脸道:“此人,在皇上心中,竟然能与金银宗相提并论,能与王孙相比么?”皇上笑道:“能做的起朕的驸马的,自然是人品家世两相贵重。王孙你便不消说了。这一位获胜者也是武功高强,人品端庄,家世上亦是武林一方之豪强,方方面面都足堪称为王孙你的劲敌啊。”原来如此,我一拍大腿,这样就不是苏晓了。

    晓的家里是苏州的地方武师,跟豪强两个字差了十万八千里。那就是唐掖了啊!唐掖的爹乃是北海豪强明镜宫出身的,啧啧啧,不简单不简单,果然是方方面面足堪做劲敌。我蹦跶到了唐掖身边。

    “唐驸马,以后记得关照我进宫吃肘子啊。”“……”唐掖顿了一顿,打量了我几眼:“好自为之。”苏晓生气就够难懂的了,怎么唐掖今天说话也是高深莫测的。皇上此时朝我会心一笑:“此人败尽群豪,在飞鱼坪上成名,见过的人有口皆碑,非是朕虚言恫吓。”我对皇上也是会心一笑:“皇上说的是。”

    金王孙诧异道:“竟有此事?”眼珠子一转,笑道:“皇上可别是找了哪位成名已久的前辈高手吧。据王孙所知,朝廷年轻有为的武士除了一位号称麒麟战神的易涯,还不曾有过能与王孙相比的青年高手。

    陛下,红妆公主芳华正茂,陛下舍得她嫁给一个比她大上十几二十岁的老男人吗?”皇上又朝我一笑:“此人方当年富力强,是个有为的青年俊彦。”我大力点头,就差手里拿一把大蒲扇开始扑扇扑扇了道:“皇上说的是!”皇上似乎很满意,与我像是唱双簧般一唱一和道:“王孙朕是许诺于你金家不假,但朕也许诺给了这位御前比武的优胜者。因此两诺相较,朕也很是为难啊。”我点点头:“为难为难,说的对说的对!”金王孙忍不住道:“请问皇上此人是谁?”“就在殿上!”“说得对!”

    皇上大手突然一指着我。“就是这位明非真!他乃是武林正道巨擎大罗山的第三代弟子,师出名门的——明准驸马!”我笑的兴高采烈,赶上了‘驸马’两个字的尾音,一下子没收住:“皇上说得对!”一下子大殿里寂静无声,唯有我的说得对三字余音绕梁……这TM就尴尬了。霎时间,我觉得空气凝结了。

    大殿上无数视线仿佛万千利箭将我shè成了刺猬。我呆滞地看向皇上,皇上却是仿佛受害者一般一脸不敢置信的表情,仿佛我拐带了他女儿似的,带着蛋蛋的忧伤。“朕本来也不敢相信。御前比武之中本来并无胜者。但唯独是他,之前与他jiāo手的不是输了就是死了,之后该与他jiāo手的几个黑风十三翼也都死了。朕反复验证结果,唯独是他有此资格。

    他乃是不战而皆胜,与麒麟战神相近的又一青年高手,六扇瘟神明非真!”再提这个我跟你玩命啊姓李的!!!唐掖看我惊呆了的模样,诧异地过来道:“大哥……你打赢了御前比武这件事,你不知道?

    全六扇门都快知道了。”“我……我在屋子里宅了二十多天,我不知道啊!”苏晓探头过来,淡淡道:“我也是听老黄头聊天知道的。”我yù哭无泪啊!连老黄头都知道的比我多!!黄桑!!您坑我!!!!

    21. 情况不能比这个更糟了

    我被宣为准驸马的隔天清晨,我独自站在约好的地点。我无言地仰着脑袋,看着眼前一棵比我脖子更加弯曲的歪脖子树,呆然出神……昨天黄桑说我打赢了御前比武,强行栽赃措不及防,接着就补了一句“具体两位准驸马将如何比试,待朕事后通知,两位静候佳音”。

    我刚想说话,黄桑就立刻高呼一声‘退朝’,接着那个打瞌睡的老丞相像是约好的似的,忽然睁开眼睛补上一句‘吾皇万岁’!接着一殿君臣由黄桑带头如鸟兽散,其情况之壮观,至今记忆犹新。一时间满朝文武包括苏晓唐掖都走的一个不剩,就剩下我、公主、金王孙三个。

    我看看呆呆地看着我

    sbf123胜博发娱乐免费小说阅读_www.mamahiza.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