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胜博发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这个散神尊出来。”

    我吃了一惊,黄桑继续道:“红儿每日思念于他,念念不忘。朕知道这个女儿的脾气,不动念还好,最怕是yù求而不得,最终发展成刻骨相思。那只会让她一生不快乐。岂是朕心中所愿。”黄桑慈父的样子:“因此我要你,去找出哪怕一丝一毫,散神尊的下落。朕知道你精通江湖门道,很有些办法。

    大罗山黑白两道通吃的事朕也早有耳闻。朕不限制你用什么方法,你尽力替朕找他出来。安排他与红儿见上一面,稍解相思,也算作是,朕对红儿无法成就良缘的补偿吧。”皇上的手重重拍在我的肩膀上,眼中满是期许和寄望。我呆呆地重复道:“要我……去找散神尊?”我拍了拍皇上的大手,用力地点点头,回以一个坚定的眼神。

    “皇上,好眼力啊!”君臣对视,一切尽在不言中。良久,黄桑才笑道。“你很好,比你们掌门那个老不正经的强多了。”正当我为这个夸奖而激动的时候,黄桑松口气道:“朕还以为你会要什么奖赏呢。要知道大罗山一脉全是财迷。”卧槽!我给忘记了!!我痛彻心扉啊!

    好容易有条真龙天子游到我附近给我宰,我光顾着说什么父女亲情,把正事给忘了。奇怪了,他们父女之情关我什么事!“另外,非真啊,本来还没这个必要的,现下却有另一件棘手的事,要跟你商量一下。”“哦?”黄桑于是简略地将金银宗和黄桑订下了婚书,金王孙今日上殿求情一事告诉了我。原来如此,我就说金银宗新当主怎么这次进京浩浩dàngdàng的,人还没到就闹得满城风雨。原来是想壮大声势,求亲的时候有些威势么?然后黄桑也告诉了我他的打算。

    “本来朕也没主意,可是刚才见到你,朕想起来了,御前比武啊!”“哦?”我眼珠子一转,忽地理解了皇上的意思,笑的蔫坏:“黄桑,您这招也是忒损了!”黄桑抱拳道:“哈哈哈哈。不敢当不敢当。”黄桑的意思再清楚不过了。

    御前比武的时候说好,谁赢了公主嫁给谁。我在那一场输给了伏象所以退赛了。可是还有好多人是没退的。这些人目前还有几个就在金銮殿上,包括了唐掖和苏晓。黄桑是想找这几个做挡箭牌,挡住金王孙这口利刀啊。哎呀!恭喜两位驸马,待会儿这热闹太好看了。我可得好好看看!

    18. 一君一臣,一口金缸

    我了解了黄桑的想法,他不是对金王孙完全不感兴趣。其实以金王孙的出身来历,加上他家中与黄桑当年的渊源,黄桑是可以接受他做女婿的。只是他的声名不怎么好,来京的路上弄得神僧鬼厌的。

    黄桑深知红妆公主嫉恶如仇,害怕两人不咬弦。所以黄桑想要御前比武的胜者们做一下试金石,看看能否试出金王孙的真正秉xìng。要是金王孙被唐掖等人轻松弄得下不来台,那他自然是痴心妄想,要是他能过关斩将,黄桑也会考虑真的把女儿嫁给他。我跟黄桑又聊了许久,最后在一干护卫前呼后拥的情况下随着黄桑回到金銮殿。皇后娘娘似乎是对殿上的事不感兴趣,已经先一步离开了。

    群臣看我和皇上两人一前一后面露jiān笑,先后步的走进来,十足的昏君谗臣的模样。好多大臣都面露不快。有一个别人叫他张尚书的人盯着我,嘀咕道:“他这是什么路数?怎么才一会儿工夫就跟皇上混熟了?”

    另外有一个大臣面露警惕:“马屁的功夫如此高超,后生可畏啊。”顿时议论纷纷。唯有老丞相捻着白胡子,微闭着的眼睛忽然睁开,以一种看待祸国妖物的眼神看着我:“此君怕不是有龙阳之癖,遂了皇上心愿吧。天降妖物,天降妖物!”我去!大爷您是道观里出来的吧!您这么当着满朝文武这么瞎说八道可以吗!还有别盯着我屁股看!刚才啥也没发生!!!皇上咳嗽一声,摆摆手道:“没啥事没啥事,就是商量了些私事。这个最近年关将近,朕有些东西要托明卿家去买。明卿家,你都懂的吧?”

    我大点其头:“懂懂懂,妥妥的。”刚才嘀咕着龙阳癖的老丞相忽然露出一抹会心的微笑……老大人,咱们下朝以后要聊聊了!!皇上听完捻须微笑,接着看向红妆公主一眼,朝她一点头。

    这位公主平素英姿飒爽,这会儿却不禁脸蛋有些微红,仿佛喝的醉醺醺的,透着一股说不出的动人风情。“好了,闲话休提,再说这金王孙的事。朕已经有了主意了。”群臣一瞧皇上今天这是突飞猛进啊。过去二十多天都在烦同一件事吵来吵去没结尾。今天遇到难题竟然不到一个时辰自己就想通了。“宣金王孙过来吧。”

    白怜高唱道:“有请金银宗主上殿!”白王七冠在江南久矣。因为他们有自己的领地,不亚于裂土封王。因此地位崇高,连宣金王孙都是要用请的。但是事情挺奇怪,一等没来,二等没来,我们站在殿内等了快三柱香的时间,白总管嗓子都要冒烟了人还是没来。就连去请他的人也都没回来。

    皇上不耐烦地道:“究竟怎么回事?金王孙这谱是摆给谁看呐?这是想当着文武百官打朕的脸不成?来人,多加派人手去请。”话音未落,外面有人呼道:“金宗主到!”只见一个金色的大粽子被八九个人连推带搀,又拱又扛的搬进了殿来。

    我仔细一看,原来不是粽子,好像是一个瓮,还是一个金瓮。再瞧的真切些,这不是放在广场上做大盆栽的那个铁缸么!外面刷了一层金漆,看着富丽堂皇,我在皇城里看门的时候没少见这个。可是他们搬这玩意过来干嘛。只听得忽然有人语带羞惭地道:“臣金王孙……参、参见皇上。”那金色大粽子忽然说话了!我吓了一跳,脱口而出:“艾玛,粽子成精了。”

    白怜和红妆公主忍俊不禁,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谢谢两位美人捧场!但我一说完,似乎是在公主笑出来的时候,我只觉得一道冷厉的目光打来。原来粽子里……那个铁缸里面有个人,但只是露出个脑袋。就像是躲在田里的土拔鼠一样,探出个头看着我。这就是金银宗的新当主金王孙?我说老金你也不容易啊。

    这人似乎体格分量都不轻。加上铁缸本身的重量,难怪去的人都回不来,还要八九个人一块推他过来。我没理会他的仇视目光,轻松地上下打量这位金大粽子。这铁缸是用来栽植物的,开的口很窄,也就只有他肩膀的一半宽。

    所以他差不多也只能露出个头而已。手脚竟然全在缸里,自然无法施展开。他既然继承了金银宗的基业,武功应该是很好的。可是光靠内力要震碎铁缸,估计他爹都才勉强能办到。他这么年轻除非是用神兵利器才行。

    不过这缸的里面也不算很宽,所以他手脚应该动都动不了。皇上看了他这模样,怒气全消,有些好笑又有些奇怪地道:“王孙,你……你这是干什么?怎么进到这缸里去了?”金王孙身边跟了一个家奴,怒气冲冲地道:“启禀皇上,我家少主他是因为……”“住口!”金王孙身在瓮中但身残志坚,只是一喝,那家奴便不敢吱声了

    。金大粽子继续数落道:“这里乃是金銮大殿,你是什么东西,皇上的面前,还有你说话的份么?滚出去!”那家奴唯唯诺诺,只好欠一欠身,跟皇上告罪猫着腰出了大殿。金大粽子训斥完了下人,泰然自若,动了动全身上下唯一能动的脖子,由于缸一开始没给他放正,他要跟皇上面对面说话就必须扭过来。只见他扭成一股麻花似的,面容严肃正色道:“王孙来的仓促,舟车劳累,刚才见了疲累,因此找了个地方休息。”“哦?”

    皇上眯着眼睛,有些无法理解:“你找了个缸休息?”金大粽子十分沉着,依旧泰然自若,点头道:“是的。缸……舒服。”艾玛!缸舒服!“……”黄桑震惊了。还有人爱睡在夜壶里的?与此同时红妆公主露出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厌恶表情。公主啊,我对你的遭遇简直是深表同情。谁能想到你未来老公不喜欢椅子喜欢缸啊?

    而且,我看这位大粽子兄坐在里面的姿势,似乎还不是脚先进去,然后全身慢慢坐下。这还是屁股先进去的缸,然后才是四肢。只不过有一个很有趣的疑问是,他肩膀过不去,但整个身子却进了缸里。大兄弟,能耐啊!你这到底要怎么才能自己把自己关在这么个缸里面?简直就像是有人用内力一掌给你拍进去了似的。

    我看了一眼苏晓和唐掖,再看了一眼黄桑,露出一脸的失望表情。我本来还等着看抢驸马的好戏呢。得,这位金大粽子这么一闹,我看这中间怕是得有些变化。黄桑之前就算有些犹豫,现在也绝对不会把女儿嫁给他了。否则——黄桑就得有一个被全天下叫做“金大缸”的女婿了。

    19. 金大缸之谜

    时间回到半个时辰之前。金王孙被明非真一掌拍飞陷入死一般的昏迷,家奴们想了许多办法才将他弄醒。

    金王孙悠悠醒转,确认了下自己的状态。只觉体内内力行走不顺,胸口也有些郁闷。知道是刚才被人震动了全身气血,一时间运使不得内力。但所幸身体除了手脚有些麻木不适之外也没什么特别的感觉,也没有内伤。

    应该并无大碍。心底还有些暗暗欣喜:到底我武功了得,想要一招打败我是谈何容易。

    那人徒有一身蛮力罢了,下次再见管要叫他好看!心中想的意气风发,眼睛自发的开始确认自己衣着。

    金王孙只觉得自己似乎行动不大便利,浑身似乎有些麻木不太好使力,只好转转脖子。低头往下看,一口缸。

    没错。往下看,没有人,只有一口缸。“这怎么回事!!”家奴恭敬答道:“少主,您刚才跟那人决斗三百回合,好一场恶战……”“啊呸!”金王孙气愤地一口唾沫喷了这不要脸的家伙一脸,“还三百回合?!你少爷我一下就让人撞飞了!别拍马屁,说实话!”“是的是的,少爷您不敌那人,最后身子一飞,掉进了这口铁缸里。我们想了不少办法,但这铁缸太硬,没法打开。”金王孙不由得回忆起刚才的情景。

    记忆好像海绵里的水,挤半天才出来一星半点。他想起自己被那个人影一撞,浑身都不受控制,仿佛整个人裹在一团‘力’里面,被那力道带着飞了出去。然后哐地一声,浑身一疼,他就失去了意识。

    看来那疼的一下,就是整个人撞进了这口铁缸里。金王孙细细思量,俊秀的容颜在寒风中显露出江南俊男如湖水般的温雅,他凝思片刻想的入神。此事实在诡异,那人究竟是谁?要说是天生神力,力大无穷,一膀子有一千多斤的力气。

    一下子把人撞飞是有可能的。但金王孙浑身上下却没有半点受伤,把自己撞进这铁缸里那股子惊世骇俗的力道最后去了哪里?这可真是煞费思量了。

    金王孙还在思考,一个家奴恶狠狠地道:“咱们远道而来,朝廷岂有这般待客之道!少主,咱告到皇上那,把那混蛋供出来,一定要他负责!”其他五个家奴齐声称好,正要行动。“慢!”金王孙打了一个停下的手势——在缸里没人看得见,但他真的打了——阻止了家奴们的行动。

    金王孙凝思片刻,说道:“此事恐防有诈。”“少主是说……”金王孙沉着道:“我一路来京,行事高调,早已入了朝廷耳目。想来皇上是早就知道我的意图,准备下了对策。那人武功似乎不怎么样但是力大无穷,神力惊人,等闲不会是他对手。”“这些人实在太不地道了。明明是他们定的婚书,怎能反悔?”“哼,天下尔虞我诈之事数不胜数,岂有定数。你强了,任他是当朝君王也不能轻视。

    你弱了,哪怕是阿猫阿狗也照样能欺你。”金王孙深吸一口气,顿了顿:“皇帝这是有了准备啊。我们必须谨慎应付。

    刚才那人……我虽然没看清容貌,但看他穿着打扮,并不像是朝廷里的高手。潜龙十七士我每个都研究过,而且有许多人目下不在京城,应该不是六扇神机榜里的高手。此人或许是个能为我所用的对象。”

    “少主,这人既然在宫中行走,就算不是朝廷武士怕也跟朝廷脱了干系……”“怕什么,天下还有钱无法解决的问题吗?”金王孙冷笑一声,“你们待会不要声张,不动声色,待我静静观察,若他真的还在宫中,我总能将那人找出来。我金银宗虽然富甲江南,但根基不固,若是娶不到公主,得不到朝廷的帮助,我金银宗危矣。”

    “可是要不说出去,少主您怎么出来……”“没事,这口铁缸虽然硬,但不过是寻常物事。我虽然震之不碎,要扯开这口子还是没问题的。只是我内力未复,却需要用些兵器。我的云头呢?”

    “这……少主,好像跟您一块进去了。”金王孙斥责道:“荒唐,云头刀的刀长快及的上这缸了,怎能进来,还不去找回来?”家奴们正要去寻,却见得远处来了小太监,似乎是来宣金王孙进殿。金王孙赶紧摆出云淡风轻的表情,小声叮嘱道:“淡定淡定!一定要淡定,不能让朝廷的人看笑话!”小太监到了近前,一副无法置信的表情。“金宗主,皇上宣您呐。快跟咱家走一趟吧……只是您在这缸里头干什么?”

    金王孙洒然笑道:“缸……舒服。”这就是‘金大缸’成型的一切经过。**************金大粽子纹风不动,扭着身子,傲然笑道:“不知,皇上宣王孙来见,所为何事?”“啊?”你就这模样听朕说话?这金銮殿不成马戏台了吗!

    黄桑说道:“呃,朕有几句话关于你的婚书的事要说。可王孙你在缸里也不方便。”金王孙笑的清朗,有如清风入松般的爽快:“这缸待着舒服,但要是一直在这缸里恐怕

    sbf123胜博发娱乐免费小说阅读_www.mamahiza.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