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胜博发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他号称江南第一刀王,的确也不是浪得虚名的。随手一举云头,当地一声铁棍落在刀刃上,竟然没能撼动分毫。

    接着金王孙哈哈一笑,反手直削上去,锋芒到处,那甲级武士登时不敌,竟然一招之内便攻守互换。金王孙知道此人武功还不及之前那一个,顿觉无趣,抬起一腿将他踢了出去。也是金王孙无意损伤人命,没有吐劲,否则这一脚足可踢bào此人内脏。他武功远胜这三个刀桩子,不久便嫌烦了。“你们都走,让我家家奴与我练刀便是。”

    三个乙级武士气呼呼地走了。金王孙却手持云头,不住擦拭,也没有继续练刀的意思。一个家奴缓步过来。“少主,皇上似乎没有把公主嫁给您的意思。”“这我当然知道。皇上当日许诺不过是一时兴起,游戏人间罢了。

    你去看看那婚书,今日都能闻出几分酒味来。”“可是少主,这么一来岂不是……”“哼,可想要反口却也不那么容易。民间都将求个三书六礼,我有皇上亲自写的婚书在手,皇上不能不认。

    娶到一个公主,对我来说太重要了,这次绝不容有失。”金王孙眉间收起了今日的轻狂,露出了几分谨慎小心:“所以我不得不盛气凌人,气焰嚣张,就是要让皇上不能小看我金银宗。否则要撕毁婚约,对他们来说也不过是反掌之事。”再看看走掉的几个武士,冷笑道:“闻说大内高手如云,那什么六扇神机榜上的高手每个拿出来都是江湖上的一流好手。

    我看也不外如是。我们要打击朝廷武士,现下已经做到了。”紫禁城大门之外,一个人拼命的奔跑着。

    “要坏要坏要坏!!!”明非真奔行极速,到了门前看到两扇大门已经在合起来,中间只余下一条仅能容身的缝隙。“卧槽!要关门!”明非真也不能管那么多,踢起一颗石子,石子当空高飞,明非真身子行动却更加快速。

    与石子近乎同步,来了个头下脚上。明非真对准石子一踢,无俦内力灌注脚尖,将石子踢成碎粉,反震力将明非真整个人轰了出去。这是夜步之中专以直线疾驰的身法——夜雨。“啊啊啊啊!!!”让他在城门关闭的前一刻闪了进去。守城门的兵丁丝毫无察,只听得有人在头上惨叫,抬头看的时候却没发现有人。明非真认识路,于是一路狂奔朝武英殿跑去。金王孙只见远处一个豆大人影倏忽间变大,身法高绝,当无可疑。

    正是见猎心喜,呼道:“是高手!”但是对方实在太快,也不及阻拦,金王孙只好上去便是一刀!“看刀!”明非真躲也不躲,任由那一刀砍在身上,云头大刀竟然斩之不入。“看你妹啊!!!”

    明非真左手运起惊天内力,狠狠一拳砸在云头刀尖,金王孙但觉手上仿佛发生了bàozhà,整个人身不由己,以他这辈子都没想到过的速度,若紫电惊雷直飞了出去。等到他落地的时候,早已口吐白沫,不省人事。

    16. 皇上求我办件事

    “宣!明非真进殿!”“来了来了来了!”我的身影陡然出现在金銮大殿上,足下一阵滑行,靴子与地面摩擦出一阵风烟也似的的白气。

    我一路疾奔带闪电,终于在最后一刻将将赶到!!“迟啦!”“诶?”大殿内群臣纵列,最前方站着一个美美的少女气鼓鼓地看着我,竟然是苏晓!嚯!大殿上这么多大人物,你什么时候混的比王公大臣站的还前面了??苏晓对我做着口型:“皇上宣了你九遍,王公公都去六扇门找你啦,明大哥你去哪里了?”“黄桑宣的这么急干什么?”

    我抬头一看,果然皇上的脸色极为难看。本就不怎么白的面色这会儿黑的跟锅炉一样。身旁坐着一个颜若春花的中年美fù,我好像之前溜进宫的时候在哪里见过,好像是黄桑的老婆,也就是皇后娘娘。今天这风可吹得奇怪,竟然连皇后都来了。我赶紧站好,识相地顺道一行礼:“明非真参见皇上,愿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顿了一顿,又道:“愿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我这句话一说完,人群当中一个老头儿忽然睁了开眼,有些讶异地看着我,眼神中竟然颇有几分赏识。我也有些惊讶的看着他。他身穿一身的朝臣服侍,站在大殿东侧。自来金銮殿文武分列,文东武西列立两旁。他站在文臣中最前方,又站在最左边。我朝自来以左为尊,这人站在文臣第一又是最左,乃是位极人臣,百官之首的位置啊。这人莫非是当朝丞相?!我仔细一看这个老头儿鹤发童颜,须眉俱白,看模样得有八十好几。

    不过还算是保养得宜,肤色却颇为健康。面上肌ròu不松,微微透出一抹婴儿的粉红来,有几分我太师父的道骨仙风。不过一般这个模样的人,凭我的经验,全都是些不靠谱的角色。因此我微微一笑,把注意力放回皇上身上。老头儿看我一眼,也是微一点头,也没说什么。

    看他这模样,莫非是看我骨骼精奇有几本武功秘籍要卖与我,练就一身天下无敌的武功?阿弥陀佛,晚了几年,晚了几年。“明非真既然到了,今日的表彰也差不多了。王土水……哼,王公公都为了找你而出宫了。白怜。”

    白总管一直站在皇后之侧,我早早地就看见了她。只是当着这么多人不敢打招呼。白总管缓缓步出,我讨好地一笑,做个口型:“白总管万福。”白怜冰一边走,一边仍是冷着脸没有理会,眼中却带着几丝忍俊不禁的笑意。这个月来我跟白总管还是经常见面的。主要是我去宫里管老戴拿yào,都会顺带不小心故意去探望她。

    白总管在宫里特立独行,人又是个傲娇,不太会jiāo朋友。所以每次跟我见面都很开心。只是我必须得装出一副是重伤在身来拿yào的模样,还不得不听白总管每天跟我念叨好多宫里的八卦,也是有些痛苦……她看我一眼,一会儿才有些惊喜又有些嗔怪地回了一句口型:这么晚才来……你伤好啦?看看,咱这人缘,皇上身边都有朋友。白怜咳嗽两声清了清嗓子。“赏。

    六扇门捕头明非真,表现优异,履立奇功,助朝廷捣破杀联巢穴,与杀手伏象死战,因公负伤,贡献良多……”沈老大是这么夸我的?我怎么记得我当时好像是被伏象一掌给拍飞了?“着令今日起,任朝廷七品武士,以为表彰,愿君继续为朝廷效力。”

    七品武士?!这可是官身啊。我记得老大靠了八辈子祖宗还有她爹跟黄桑是死党的裙带关系,才混到了个一品武士。我竟然一上来了就是七品?这幸福会不会来的太突然。据说每一品的武士按照分级还能领到月俸,哎呀哎呀,每个月又多出一笔银子来我可怎么花啊。“现请陛下赐予明非真武士外号。”啥?还有外号送么?皇上白了我两眼,哼了一声,余怒未消地从御案上抽起了一张白纸一把甩在我脸上,都快揉成一团了。

    写的什么我没太看清。白纸之间穿chā着有一个‘六’字倒是清清楚楚。这是夸我‘六’么……算了,看黄桑还在生气,千穿万穿,马屁不穿。我哈哈哈地把白纸接好,“皇上,铁画银钩啊!瞧瞧这个六字……”

    把白纸摊开,大大的四个字写的龙飞凤舞,笔走龙蛇,风卷残云一般,我看了好半天才认出来,是这四个字:六扇瘟神。谁是瘟神啊!!还他妈妈的是草书,书法居然还不错!娘希皮的!姓李的你跟我出来!只是黄桑听我夸他的书法居然似乎消了几分怒意,颇有几分洋洋自得。得意你二妹夫啊!!

    白总管低声道:“还不谢恩。”我知道白总管是为了我好,于是不情不愿拖长了声干巴巴地道:“谢主隆恩——”皇上白了我一眼,然后与皇后对视一眼才道:“明非真,随朕来。”“啊?”我鞠躬才鞠到一半呢,皇上深深注视了我一眼,冷哼了一声:“说让你来便跟着。”说罢撩起黄袍,举步便走,颇有几分江湖游侠的豪气。

    黄桑!您潇洒是潇洒,可咱们这是要去哪!我跟着黄桑往大殿后面走,原来武英殿后面还有个小门,直通去另一个偏殿。

    我们这才几步路的功夫,黄桑身边前四后六的就跟着十个人。这十个人看来都身怀绝艺,有几个还是潜龙十七士的水准。看来橙王造反之后,黄桑是成了惊弓之鸟。我们一路进入偏殿,黄桑吩咐左右退下,竟然是有悄悄话跟我说的样子。

    “黄桑,不不,皇上,您找小民有事?”“哼!明非真,你这个没出息的东西!”别上来就骂人啊。而且这话说的跟小师姨在骂我似的……“亏得伊人在朕的面前一直对你褒奖有加。说你不愧是名门大派出身,心思活泛,头脑冷静,深有大将之风。”黄桑越说越恼,沉着脸问道:“今天这样的大日子你也敢迟到?你刚才去什么地方了?”“呃,这个……一言难尽。”事情是这样的。我刚才去了一趟八仙居买酱肘子,可是人太多没排上队。

    八仙居的时老板看我是老主顾,于是送了我一只吊烧鸡。但是我原本带的竹叶青去配酱肘子。这下就不对味了。我又跑回家去找酒,再吃完了饭,来的路上看见了糖葫芦买了两串……唉,总之是一言难尽。黄桑看我语焉不详,一脸朽木不可雕也的鄙夷表情。“朕今日找你来,除了表彰,也是有一件事要让你去办?”我惊奇道:“哦?有一件事求我去办?”黄桑:“……”

    17. 寻找散神尊

    气氛像是放了三天的狗大便,又干又涩。黄桑瞪了我好久,最后苦笑道:“难怪伊人说你不受拘束,并且不能以常理踱之。行事出人意表,常有惊人之语。”我摸摸头:“沈老大这么夸我的?”“老大?嘿,也就只有你敢这么叫伊人了。”

    皇上目光中闪现出怀念的色彩,“你能看破黑风十三翼的布置,并且献计给伊人让龙在天下dú解开荆棘泪,这些事虽然不能公布出去,但朕知道你是能办大事的人才。坦白说,朕不怎么喜欢你。”黄桑说罢又是狠狠瞪我一眼:“因为你这样的人,朕当年身边也有一个。但他贪赃枉法,最后将自己一手推入渊薮。你们之间,有不少共通点。”黄桑说的应该是雁十三那个活宝,想不到过去好几年了,黄桑还是没释怀。看来老雁要回来还得多等些日子。

    “但是朕也反省了,这并不对。你是你,那人是那人。朕不能因为介怀过去而封杀一个年轻人的未来。”皇上话说到一半,忽地手臂一抬,搭向我的肩膀。我下意识肩膀往下一缩,躲了开去。黄桑却没停下动作,掌势汹涌有若浪涛。他双足不动,光靠单臂就能有此等威力,足见黄桑自己也是个内外功精通的大行家。我不敢怠慢,运起了学自武当山脚种菜大叔的太极拳。不过我忘记了好几招,所以胡乱塞了些还记得的大罗山掌法的一招半式进去。我跟唐掖不同,我总是记不住招式,所以打的一点也不漂亮。只是劲力却堪堪抵消了黄桑的内力,黄桑没能占到便宜。忽地收手后退,如同世外高人一般点点头。

    “不俗不俗。”黄桑摸摸自己的胡须,“你这个年纪,能有这般修为,已是不俗。”咱好好说话不装X行不?刚才我有二百多个机会把您从这打进坤宁宫茅房啊黄桑。黄桑道:“你内力还够,不愧是名门正宗的弟子。只是武功太差,几乎全无火候。这点跟伊人说的一样。

    你眼明手快,反应也不慢,只要你肯痛下苦功,朕保证潜龙十七士里有你的位子。”我唯唯诺诺地缩了缩脖子:“小人天xìng疏懒,没什么耐xìng学武功,怕是成不了才,浪费皇上一番心意。”黄桑避开不谈:“你是大罗山出身的?”“呃,是。”黄桑点点头:“你其实并不特别像我想的那人,而是很像你们门中的一个人。

    你大概也猜得出来。”“皇上该不会是说……”“你们的掌门,语化江山——明化语。”我就知道!不明白为什么,高一辈的人看见我总说我像我师父。我们是哪里像了!我师父喜欢逛园子泡妹子,我喜欢吃梨子啃肘子啊!!“或许这是你们大罗山人的特殊xìng格,朕也不怪你。朕今日叫你来,是有一件事要你去做。你须得尽力。”黄桑的眼神变得很认真:“你可知道神月教?”嗯?感觉这个话题的走向对我不利啊……但我要说没听过就更奇怪了。

    名门正派的弟子跟魔教是死敌啊。“回黄桑,那是魔教。”“没错,你可听过魔教散神尊的传说。”这的确对我很不利!!“听……听过。”“那就好办。”黄桑点点头,脸色稍霁,然后一副十分神秘的样子,压低了声音道:“朕有一个天大的秘密要说与你知。这个秘密没多少人知道,你需要保证守口如瓶,若是流传出去,朕要你人头落地。”

    “哦、哦!是!”“好,朕也不瞒你了。上个月橙王造反,请来的杀手实力极强,皇城里内防空缺,无人可敌那杀手。公主险些被那杀手所害。幸好危难关头,有一人出现救驾,不但击败了杀手,救了朕和一干大臣,还救下了危在旦夕的红妆公主。”我茫然地点点头:“哦……”“那人,正是魔教的散神尊!”皇上悔恨地一拍大腿:“可惜那时候朕遭人暗算,武功才恢复不久又被点中了穴道。否则这个差事如何轮的上散神尊那小子。

    可惜的是偏偏是被他做到了。红儿她……自那之后,一直对此人念念不忘。”我惊讶出声:“啊!公主她……喜欢我、我们的死对头散神尊?”“不错。你也知道,魔教乃是朝廷的死对头,决计无法和解。而且,朕早已决定,红儿,必须嫁给一个正道英雄子弟。红儿的这一厢情愿,只能是痴心妄想了。”我点点头:“所以皇上是想让我想个办法,让公主忘记他?”“不,正好相反。”黄桑想了想,才道:“我是想让你替朕找

    sbf123胜博发娱乐免费小说阅读_www.mamahiza.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