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胜博发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让人意想不到,才是这个名字的精髓。传下去,苏晓的外号是残暴美少女!记在六扇神机榜上。”

    苏晓的外号就以最高速决定了!皇上大笑一声,又对王公公道:“王土水,往下宣。”王公公一点头,打开手里的薄子:“传,六扇门唐掖!”若是本来就站在大殿上的文臣武将,便用不着这个传字。但唐掖本无官身,不能在列,因而一直在大殿之外候着。殿内发生了那么多事,他仍是一无所觉。金銮殿外的小太监们一听到宣唐掖,立刻有一个将唐掖带了过去。唐掖跟在小太监身后,眼望金碧辉煌,雕梁画栋,气势恢宏的宫殿。

    想到自己今日靠自己一双手,能够踏入这个国家的权力中心所在,不由微微为之自豪。唐掖看着金銮殿外一方匾额,上书‘皇建有极’四个大字,心中激动:爹、娘,我不到一年已经来到了这里。我定会查清楚害死爹的凶手,让jiān贼授首!唐掖心中激动,面不改色,缓步跟着小太监进到大殿面见皇上,淡淡地躬身道:“六扇门捕快唐掖,参见皇上。”“平身。”“谢皇上。”唐掖这才抬起头来。

    只见他剑眉星目,俊朗不凡,身形高大挺拔,完全符合众人心目中对特级高手的诠释。他本来武功高绝,在飞鱼坪的时候力挫群邪,以一败多,杀败黑风十三翼,甚至生擒橙王和伏象这等高手,更是震慑众人。“唐卿啊,朕宣你来,不为别的,就是为了亲口告诉你,朕有多感谢你在飞鱼坪时候力挽狂澜。”“谢陛下谬赞,小民……”皇上摆摆手:“不是小民了。王土水。”

    “赏~封六扇门唐掖为百户,赏黄金五百两,白银二千两。”唐掖正要感谢,皇上却打断了他。“取那东西来。”一个金殿武士立刻从后方取出一个匣子,在唐掖面前缓缓打开。

    露出一柄黄金为鞘的古剑,唐掖细看之下,看见鞘上纹有二字‘惊天’。终于想起他在飞鱼坪曾用过此剑。这乃是橙王收集来的名剑,皇上在事后将它收了去。却又转赠回唐掖。“宝剑赠英雄!这把惊天,就送给同样以一双手上达天听的你。”

    “唐掖,现在朕正式宣布,要你进入潜龙十七士,第十七名。封你为……”皇上拿起一支紫毫,笔走龙蛇,不一会儿书就四个大字。“惊天圣手!”唐掖虎目热泪盈眶,咚地一声跪下,语气中充盈着无以复加的激动:“谢陛下!”这一天,惊天圣手唐掖,和残暴美少女苏晓,同时出现在武林史册上。这将会是一段传说的开始。

    ***********皇上满意地看着自己的墨宝被送走,这两幅字会贴在两人的六扇神机榜排名上。而唐掖和苏晓作为皇上赐名的武士,将会一辈子都保有这种殊荣。其实还不止这两幅,皇上早就写了一副‘六扇瘟神’的放在桌下,只是好像还没来得及用上。皇上闲聊了几句,忽然道:“对了,你们既然都在,那个明非真也该来了吧。”苏晓跟唐掖对看一眼,前者的意思是“明大哥呢?”、后者的意思则是“不知道,一直没见来”。

    苏晓暗叫不妙,明非真这个时候都不来,万一被追究怎么办?皇上也就是问个过场,难道明非真还真敢迟到不成,只道明非真早已侯在门外,对王公公一奴嘴。王公公正要宣明非真上殿,却见一个小太监从侧道跑来,轻声对王公公说了两句话。

    王公公脸色微变,也到皇上身侧轻声说了两句。皇上蹙眉道:“嗯?来的这么早?罢了,今日人齐,也凑个热闹,宣上来。”王公公高声道:“金银宗少主——金王孙,前来觐见!”群臣无不惊讶。

    原来今天白王七冠的新当主也要来觐见皇上啊。只见门口走进一个青年。年约三十上下,身上穿着一件白色滚金边的华服,面目英俊,器宇轩昂。红妆公主才看了一眼,便骇然道:“你是金银宗金王孙?”这人不是别人,正是今早在街道上遇到的那个恶霸白衣公子。此人正是金银宗新主,号称江南刀王的金王孙!

    白王七冠虽然是武林门派,但各自的当主皆有封地,所以也算是皇上治下之臣。金王孙撩袍便拜。皇上道:“金卿家远来辛苦。这次前来,听说除了朕赐你题名,还有别的事啊?”“不错。”金王孙抬起头来,说的第一句话却仍所有人都吃惊不已。

    “臣来请皇上履行当年的诺言,请求皇上将红妆公主嫁与微臣!”

    15. 金银来客,遇到怪物

    要说起来这还是十二年前的事。当时四海升平,天下安泰,皇上静极思动,便动了远游的念头。皇上当时带着几个几乎天下无敌的随从,也就是绝峰三人里的两人,组成了可怕的微服私访队。去看看江南的盛景,而且还一一拜访了白王七冠的每一个门派。白王七冠各自在江南不同的地方,庐山剑观在庐山,寒山寺在苏州,相思峡在松江,距离京城都不远。而皇上第一个去的则是镇江金银宗。

    金银宗号称是富可敌国,然而如何富法,又怎能敌国,这点在皇上心中一直都是个疑问。于是便挑齐人马找上宗门去,不想以帝皇之尊走到金银宗总坛,却是目瞪狗呆!一看金银宗总坛门前简简单单,地方空旷只是在阶梯前栽了一排大树。

    叫皇上吃惊的就是那排树,树干竟然是纯银打造,叶子是巧匠赶制的金叶子。少说也有百棵大树。所谓金叶银树,除了煌妃娘娘宫里,连皇上都没在别的地方看见过。看的正呆处,忽然耳边听得一声巨喝,耳边嗡嗡直响,一个壮汉便从后赶来:“呆!何方jiān贼,敢看我家金银树!金银宗总坛十里之内,何人敢捣乱!”来的人正是金银宗老宗主,当时皇上稀里糊涂叮叮当当的就跟他打了起来。事后冰释前嫌,老宗主差点悔的肠子都青了。

    只是皇上xìng子直爽,跟金银宗老宗主豪迈不凡的脾xìng最是投缘,于是二人痛饮三百多杯之后,化敌为友,相jiāo为莫逆。当时皇上在院子里见到老宗主的独子尚是少年的金王孙在练刀,看他相貌堂堂,刀法精熟,便起了爱才之心。而他那时候跟老宗主jiāo情最好,涌上几分酒意,于是皇上夸下海口,跟老宗主做了个约定。当金王孙坐上宗主位置的时候,皇上定许一位公主与他为妻,金家和皇家结亲,金银宗与朝廷永远是朋友。

    金老宗主哈哈大笑,与皇上签下了一纸婚书,名字上面没写,却写明了必须是一位公主。然而大家都知道,这是醉话。酒醒之后,皇上理所当然的后悔了。皇上乃是全国最出名的女儿控,怎么可能把自己的女儿嫁给别人家小崽子。

    不说别的,就说全国女子的适婚年龄是在十四岁到十八岁,可皇上却硬生生把长公主拖到二十岁才找夫家。而红妆公主也大略如此,由此可见一斑。那时候的皇上就在打钻空子的主意。仔细想想,其实跟老宗主的约定是不怎么成立的。那时候静安长公主也才十一岁,金王孙也不过十六岁的年纪。

    而老宗主——那时候一点也不老——更是正值壮年,也不过才刚接掌金银宗数载。看他内功深厚,怎么看都能再多做了几十年的宗主。最关键的是,白王七冠在江湖上何等威名。而且根基深厚,家大业大,人才济济,能接任当主的起码都是四十以上的年纪。还从来没谁可以在二三十岁的年纪就打的满门上下心服口服的。所以在白王七冠,当主有一定年纪乃是常识。

    皇上满打满算,以为怎么着金王孙不到四十岁也接任不了宗主的位置。等他真的做了宗主的时候,如果还记得这件事,自己的七个儿子也早就儿女成群。那时候送一位小公主与他为妻也不怎么为难。没想到啊!人算不如天算,金王孙居然没到三十岁就做了宗主,而且偏偏他还记得!!更偏偏的是,他还找上门来了!!

    金王孙笑道:“王孙备下了一份薄礼。望圣上笑纳。”王公公与皇上对视一眼,便道:“准!”其后便有六个家奴抬着一个铁匣子,这匣子看着不大,但六个人来抬竟然十分吃力。六人将之轻轻放在地上,最后一角落下时竟然发出Duang地一声,便有人心想:如此沉重,不知道是什么东西。铁匣子上有机关,金王孙轻轻打开匣盖,一阵金光扑面,一股子锐利之气几乎要透匣而出。只见匣子里静静躺着一柄半金半银铸就的厚背大刀。

    从刀柄至刀腭便距离不短,式样甚是古朴。刀身上面却是平滑如镜,一经打开登时流光溢彩,锋芒毕露,这号称金銮殿的大殿却无显此等贵重!金王孙笑道:“皇上富有四海,罕贵物事见得多了。微臣也曾苦恼,这礼物要如何送才能显得特别一些。,要说送礼我宗上下也就只能送的起这一柄‘金乌噬月’,方称得起是心意二字。”

    皇上初始一见此刀便隐约猜到了几分,这下子金王孙说了出口,恍然道:“果然是传说中的平天刃!好!今日能得见开天七刃之一,王孙这份心意可太贵重了!”这柄金乌噬月,来历大不一般。当初太祖开国,历经艰难险阻方成大业。其中有七把神兵利器,威震当代无与lún比,后世人统称为开天七刃。这柄金乌噬月正是当日金银宗祖先用以辅佐太祖的神兵,被称之为平天刃。

    这开天七刃的传说由来已久,然后纵然是皇上,这一生之中也只见过其中一把,连据为己有的心都没生出来,那柄七刃的主人便带着走了。江湖中人谁不爱神兵利器,何况是这等可遇不可求的兵刃。这柄金乌噬月珍贵非常,乃是金银宗传世之宝,要传下去给子子孙孙的。正所谓无事不登三宝殿,金王孙一出手便是家传的宝物,则其志之诚,之坚,当真是轻易不能打发了。

    “皇上无须担心。待王孙娶了红妆公主,我们便是一家人了。这柄金乌噬月自然是王孙的聘礼。”“原来如此啊。”皇上有些慌乱:“呃,这个嘛这个……”眼神飘向皇后求救。若是平时的皇后定然要狠狠白上皇上几眼,叫你一喝酒就乱答应人!

    但好歹今天皇上也是救了橙王一命,虽然红妆不是皇后所生,皇后平时却也很疼爱她。便帮口道:“王孙,可还记得本宫么?”金王孙见礼道:“娘娘,多年不见,久疏问候。”白王七冠向来互通有无。

    皇后娘娘乃是庐山剑观当主的千金,白王七冠jiāo情深厚,从前每年集会上也有过数面之缘。“你来得突然,本宫和皇上都只道你这次来是为了册封之事,并没想过婚事。何况红妆公主乃是皇上爱女,你也是一派当主,婚姻大事岂可儿戏。

    你不妨静心等待些时日。”“这个自然,为了娶到如花美眷……”金王孙背负双手,微妙的眼神似有若无瞥向了一旁的红妆公主,看的她透体生寒冷方才收回,“王孙多的是耐心。这就下去等候佳音。

    圣上,娘娘,王孙失礼。”公主自打金王孙出现求亲,便是一阵不悦。现在叫他有侵略xìng的眼神往身上一看,心底更是一阵烦恶,但她毕竟识得大体,没有当着众人的面喊道我不嫁。好歹是给这件事留下了余地。金王孙又道:“皇上,我爱练刀,刀法不可有一日生疏。请皇上在六扇神机榜中借给王孙几个桩子。让王孙可在闲暇之余,能够有些事情做。

    ”桩子的意思是受刀的木偶,只挨打不还手的多。一般来说都是喂刀的角色。但别说是金王孙这样的青年高手,便说是一派宗师,也少有拿一流高手做桩子的。他一上来便指名潜龙十七士,盛气凌人之态显露无疑,连皇上都有些不悦了。但金王孙却也没有看向别人,只是指着殿上其中一人:“不如就是他吧。

    这人我见过武功还算可以,做刀桩子正合适。”他手所指的自然是唐掖。唐掖淡淡道:“愿意奉陪。只是谁人是桩,却说不定。”他紧握手里‘惊天’奇剑,显然对金王孙丝毫不惧。皇上一看苗头不对,这两人定是闹过矛盾,忙劝解道:“唐卿乃是国之重臣,而且武功也高,不适合给你练刀,怕是伤了皇城内的和气。

    这样吧,朕拨给你三个乙级武士,你与他们玩两手。”金王孙与几个乙级武士一下去,红妆公主哼了一声,直接扭头就走。

    皇上慌忙道:“红儿!红儿!”公主识得大体不假,但是给过了面子,就不会再给面子了。根本眼尾都没扫过来一下,直接迈开大步出去了。皇上何曾被女儿甩过这样的脸色,倏然色变:“都给朕听好了,想方设法,也得把这件事给朕解决了!否则朕养你们有什么用!!”皇上忽然想起沈伊人给他举荐三人,可堪任用,唐掖武勇,乃是栋梁。苏晓纯真,前途无量。最后一人,居然jiān诈狡猾,总是能想出些主意来。“明非真!宣明非真进来!”

    苏晓跟唐掖互看一眼:得,明大哥这回还是没逃过去。*************飞鱼坪经历过了那一场变乱,皇上已经不怎么愿意去了。如今虽然没有满席王公做观众,也没有楠木厚垒的擂台,可是飞鱼坪作为一个演武场,仍然忠心的发挥着它的作用。

    “哈!承让了!”金王孙反手上扬,刀锋恰好贴在对方咽喉处,多使一分力气也能叫对方身首异处,端的是恰到好处。“阁下是乙级武士?这份武功怕是不太称职吧?”

    那个甲级武士被金王孙十刀之内就打得大败亏输。丝毫没有练刀的意思,反而更像是二人决斗。“我跟你打!”这人也是一个甲级武士,手持铁棍,上去便是一阵抢攻。当头一棒,来了个力劈华山,威势十足。金王孙现在手里拿的是那一柄唤作‘云头’的厚背大刀。这柄刀乃是金银宗仿制金乌噬月所做的仿制品,但金乌噬月实在难以模仿,这么多年以来也就是这么一把仿制成功的。当真也是异数。可云头刀厚背阔刃,在金王孙手里却是轻若无物。

    sbf123胜博发娱乐免费小说阅读_www.mamahiza.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