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胜博发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可是皇上还在啊,而且皇上好像很想原谅他。”“还有那上百条人命!鲜活的禁军将士!”苏晓道:“那不是杀联的人做的吗?我听说是冥途的老大下令杀的,不是橙王殿下下令杀的啊。我反倒是听说橙王殿下在所有人无法反抗的时候,下令那些杀手们一个人也不许动呢。

    所以最后好像没几个人受伤。”张尚书竟然被苏晓辩的一时词穷。苏晓想法单纯,是想到什么就说什么。竟然教他把当朝辩才无碍的张尚书给辩倒了。皇上心道:我怎么没想到这点,橙儿的确是没多做杀戮……苏晓这孩子心思直朴,反倒是他看的通透。

    橙王当时的确没想过要多害人命。也是他命大,涉及人命的还真的都不是他直接下令要杀的。唯一被他杀害的,应该要属麒麟卫的人命。张尚书想到了这点,说道:“麒麟卫士被黑风十三翼……”“张尚书,我们麒麟卫决定不追究此事。”

    说话的却是最后的龙在天,皇上叫他来还就是为了这句话。龙在天说的十分专业:“我们大统领来信说道,江湖上的事江湖了,被杀联杀的弟兄,这场子我们自然会向杀联去讨。没兴趣跟一个在牢狱中的二世祖要。这是大统领原话,您要看信么?”张尚书差点又一次词穷,仔细一看其实是被气的噎到了。

    “罪人李澄之杀害这许多忠良,你们竟然不追究!”“注意你的称呼!!”语声清脆,说话的却是个女子。啪地一声!一直安静的皇后娘娘突然从御案上拿过一本奏章重重地摔在地上,满堂皆惊。张尚书一介文臣,听了这响动差点跳起来喊有刺客!皇后娘娘一张雪白俊俏的瓜子脸上透着一阵子薄薄怒色,凤目含煞:“张大人,橙王尚未削爵,如今仍是亲王身份,你如何敢直呼其名?你是两朝元老,连名字也叫得错么?”要说当朝皇后,的确无愧于‘女中豪杰’四字。

    她娘家庐山剑观乃是白王七冠之首,本人武功既高,身份又尊贵无比。当年有人造反都是靠着皇后娘娘一人镇压,别人不知道,张尚书两殿为臣,当时镇压反叛军的时候还在皇后娘娘身边呐喊助威来着,他老人家岂有不知道的道理。如今重见皇后娘娘的虎威,老尚书心中不禁惴惴。

    自己是臣子,人家是皇后,自己还主张要砍人家儿子的头,已经是把这位天下第一母老虎得罪的狠了。张尚书知道不能多说,肯定多说多错,便直率地道:“老臣知错。”岂料皇后娘娘除了河东狮吼,还会一招打蛇随棍上,笑道:“你知错就好。

    要说橙王的确有错,却也没错的那么严重。他收受贿赂的事情皇上和本宫都已经知道,早已经重重责罚过他了。此事本来不该再提。

    又说是他妄图弑父,皇上却告诉本宫他一路上未遇凶险,连杀手也不敢伤害他龙体分毫。可见橙王虽然图谋造反,意图弑父这一点却不真确。再者说了,我儿年纪还小,受到杀联的jiān人蛊惑,那也是有的。”“娘娘此言大谬!”张尚书断然道:“橙王chéng rén已然多年,何况他部署周详,心思缜密如何说年纪还小。

    又说杀联向来是拿钱办事,橙王殿下不主动去出这笔钱,却如何能请来杀联的杀手?再说弑父一节,杀联是雇佣杀手的地方,橙王殿下请来了排名第二的冥途,目标若非是要杀人,却花这么大的代价做何?而既然是要杀人,除了皇上,却还有谁人值得花这么大的心力?”“哼,张尚书这么说,可有证据?”“这个……”张尚书倒是被问得一怔。

    弑父一节,是从情理上推敲出来的。橙王既然要造反,断然不会留着皇上,一来授人话柄,二来是个绝大隐忧。可这些都是表面证据,能做推理,却没法直接正面证明橙王的想法。皇上现在没事,橙王在飞鱼坪的时候就被打趴下了,确实谁也不知道他想不想弑父。张尚书再有能耐,也没法证明橙王脑子里有没有过弑父的念头吧。

    但张尚书不愧是人精,眼珠子一转,却笑道:“确实没有证据。但想必皇后娘娘这么问,手中是有橙王殿下不曾妄图弑父的证据了?”这下是反客为主,以子之矛攻子之盾,主张杀橙派的大臣们心中松一口气,想着到底还是老尚书厉害啊。皇后娘娘一挺酥胸,秀美的脸庞上漾出一抹自信的微笑:“本宫就是有证据。”

    这下张尚书却真是有些意外了:“哦?老臣愿闻其详。”“本宫的证据,就是本宫的话!”“嗯?”张尚书摸摸胡须,点点头,反问一句:“什么意思?”张尚书愣是没听懂。

    皇后娘娘泰然自若,娇笑道:“别的本宫不懂,唯独是我儿子本宫还能不懂吗?老尚书,你读过那么多书,你生过儿子吗?啊?本宫十月怀胎生下,你知道骨头分离的痛苦吗?嗯?”张尚书:这、这、这都什么跟什么啊!皇后娘娘继续道:“知子莫若母,橙儿有没有这个念头,我的话最是准确。橙儿自幼不得与父皇亲近,心底一直很渴望得到皇上的认同,这才惹下轩然大波。但却绝对不是凶残冷血之辈,更绝不会动要伤害皇上的念头。”

    皇后娘娘一脸的沉醉,仿佛梦呓般的痴痴说出这句话来,加上皇后娘娘保养得宜。虽然已经是快将四十岁的人了,横看竖看却都不超过三十岁。这哪里是皇后,简直是个怀春少女。然而这几句话别人不信不要紧,偏偏皇上动容了:“原来如此,皇后说得有理。”这怎么有理了?!老尚书空有一肚子学问,然而遇到这位出身武林的皇后娘娘也真是秀才遇到兵有理也说不清楚。忽然间会意过来了,哎哟不对,平日议事都去文华殿,今天皇上召集群臣却偏要来武英殿。

    不是因为今天要封赏,是因为祖制不让后宫入文华殿议事啊!皇上今天带着娘娘,是有备而来!正是恍然大悟的时候,皇上窥准时机开口了。“但是!皇后,这里是朝堂。注意你的仪态。张尚书乃是两朝元老了,言谈间务必客气从容。”

    皇上与皇后娘娘对视一眼,微微一点头,皇后住口不说,然而张尚书的锐气却已经被挫了下去。再说话时刻意绕过张尚书,便算是他已经发表过意见了。张尚书知道了皇上的把戏,冷笑不已,便是不说话。

    “冷尚书,你怎么说?”冷尚书掌管刑部,司掌天下刑狱诉讼。他面色冷峻,向来话不多说,然言必有中,所以朝中称之为冷一言。“本朝开朝至今,还未有一个人引杀手到御书房。”皇上和皇后脸色皆有不豫,之前一直以为冷尚书没有发表过意见,是个能争取的人。不想他却是杀橙派的。

    这位冷口冷面的刑部尚书沉吟片刻,又道。“但本朝开朝至今,尚无杀亲王的刀。臣主张,不杀。”皇上才松了口气,这冷尚书看似面冷,实则在任内素有青天美誉,很得许多耿直大臣的拥戴。他若主张杀橙王,不少中立派势必要站到杀橙派上去。皇上又道:“顺天府何在!”背锅侠顺天府一个跐溜从人群里滑了出来,体胖如球的包胖子包大人赶紧施礼道:“臣在臣在!皇上您甭问啦。橙王殿下,臣是赞成不杀的。要说为什么呢?

    这个这个……太后,啊对,太后!太后她老人家亲自去圣山祈福,回来一看发现哎哟孙子没了。吓得一病不起,这谁担当得起啊?再者说呢这个……”顺天府主管京城民间百事,每件事都关包大人的事,因此‘澄空君事件’皇上虽然找个由头都能怪到他身上去。包大人不过做个顺水人情,保住自己一世英名和头顶乌纱,实在太值得了。

    “如此,朕便宣布,不杀橙王,继续收监。如何处置以后再说。”其他人还没说话,一直浑水摸鱼,装聋作哑,微闭着眼睛打盹的大丞相李斯大人,忽然睁开老眼!眼珠子瞪的像是发现了宝藏的海贼般,紧跟着就大吼了一嗓子:“皇上英明!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群臣见丞相说话了,忙也跟着:“愿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张尚书心道:这个老狐狸,这辈子不会别的,就是这套站着能睡着,一起争端永远见不着影子的太极拳打的贼溜!最关键的是永远抢功都能抢到最前头,无怪他是三朝丞相。红妆公主又惊又喜。一来哥哥不用面临死刑,二来苏晓冲撞金殿也能没事,不禁欢喜。群臣的声讨态度如潮水般散去。

    这中间的转折点却在苏晓身上,饶是皇后娘娘一向勇悍,也不禁对苏晓刮目相看。皇后娘娘柔声道:“孩子,你叫做苏晓?”“是啊。”苏晓点点头,“我是六扇门的……臣、臣是六扇门百户,见过皇后娘娘。”皇后娘娘哑然失笑,皇上笑道:“朕跟你提过这孩子,心思剔透便像是透明的一般。”皇后娘娘对苏晓点头道:“孩子,你很好。”苏晓也笑道:“娘娘,你真好看。”皇上:嗯,怎么感觉怪怪的……

    14. 论功行赏

    橙王得救,皇上皇后欢喜不禁,跟苏晓一番对话,苏晓将二位逗得开怀大笑。说到沈伊人曾提及的一个月前那件事,皇后谈兴甚浓。“本宫也听伊人提起,说是你带人去麒麟卫所,把人家的指挥使都打了一顿。这是怎么回事啊?”苏晓委屈地嘟着嘴,倔强地把脖子梗着:“启禀娘娘,我不说。”

    “晓寒!”红妆公主叫了苏晓两声,苏晓却不回答。红妆公主无奈拱手道:“父皇,娘娘,您们大概也知道了,这孩子不是有意冒犯,而是有些、有些……”连公主都不知道怎么措辞好了。“不妨不妨,这孩子憨直的可爱。

    学武之人嘛,学文人那文绉绉的做什么。”皇上却哈哈大笑,他一个月前在六扇门衙门就见过苏晓,印象至今还在,持髯笑道:“你尽管说出理由,朕又不会罚你。事情都过去了,你不妨说给大家听听。”苏晓红着脸,声音小的都快听不见了:“说了您肯定要笑我的。”皇后乐道:“我们保证不笑你便是。”苏晓点点头:“我、我以为我们扫地的黄大爷被他打死。尹一弦那厮打了人扬长而去,还在背后笑话我们。

    人家黄大爷七十多岁的老人家,被他们几个麒麟卫士一顿暴打,差点就没命啦。”“所以你就主持公道,带人去拿人?”“我、我其实没想那么多,就是看不过眼。后来被他们麒麟卫的人两次三番的阻挠,嘿嘿……”苏晓摸着脑袋,吐了吐樱花色的小舌头,可爱地道:“小人就跟他们犯浑。他们凶小人就比他们还凶,就把他们唬住了。”“原来是看不过眼么?

    哈哈哈哈,好好好,这孩子武功差点不要紧,这xìng子实在要得。伊人眼光很好。”皇后掩嘴娇笑道:“皇上,这孩子的脾气可真有几分像皇上年轻的时候,一般的侠义心肠。”“朕年轻时也是爱闯祸,可为一个扫地大爷直闯麒麟卫所,这种事可还干不出来。”“我也是从小就会惹事呢。”苏晓认真地道:“我小的时候啊,娘总说我生的不好看,有点像腰子,又像是把镊子。最好不要跟男孩子在一块玩,会被嫌弃的。”

    “腰子?镊子?”皇后娘娘仔细端详了一下苏晓,见苏晓生的明眸皓齿,容色极美,若非晓得是男儿身,怕一眼看去只会觉得是个漂亮的大姑娘。皇后忽然明白过来:腰子镊子,是说妖孽啊。这孩子生成这般模样,也确实别跟男孩子在一块玩,不被欺负,也得把人迷死。“所以我从小就跟女孩子一起玩。我娘说男人就要多跟女孩在一起,等长大了追女孩子容易。可是身边的女孩总是打架,不肯好好相处,我娘说都是我的错。娘娘,这是为什么啊?”

    皇后娘娘摇头苦笑。一个君王侧的武官见苏晓受宠,酸溜溜地道:“说这么多,你有过几个女人啊?”这话放在私底下也就罢了,当面问出来实在不大妥当。别说红妆公主怒目以视,连皇上皇后也投去不悦的目光。

    那武官立刻颓然垂首。谁知道苏晓眼睛也不眨地道:“可多啦!”苏晓开心地掰着雪嫩嫩的手指头,数着:“有我娘、我姐姐、丫鬟翠兰、若芝、幽竹……总之好多好多呢。”

    皇上仍自强忍着,却是皇后娘娘忍俊不禁,哈哈大笑了出来。“来来来,孩子,让本宫看看你。”苏晓红着脸摸着脑袋走过去,皇后娘娘看他害羞地像个大姑娘似的,更是喜欢,一把搂住了他。苏晓缩着脖子:“娘娘,有点痒。”皇后娘娘笑道:“你这孩子,比本宫儿子都要小得多呢。这也怕羞?”皇上咳嗽了一声道:“朕找你们来是有正事的。”“王土水啊,继续。”

    王公公自从撕逼开始就在一旁装化石,现在终于恢复了自己的职场功能,这一嗓子高腔可憋得辛苦。

    “赏~~六扇门苏晓在御前比武表现出众,未逢一败。着令今日进入六扇神机榜第七十名,为丙级武士。赏官升一级!”一般来说这个奖赏科也算是妥帖。只是一般来说的丙级武士都没有官职,官升一级也不过是个从九品的武官。

    苏晓却是正七品的百户,官升一级那是从六品啊!苏晓才是这个岁数就已经做到六品官,不得不说这个气运也是无人能及。皇上笑道:“另外,朕还要赐你一个外号。都已经是正式的朝廷武士了,以后行走江湖,怎么也要有个响亮的外号吧。”文臣听到这里忽然面露神秘的微笑,而武官,尤其是武功高的同时面露同情。为这个年轻人的未来感到悲哀。红妆公主见苏晓呆呆的,捅了捅他道:“还不谢主隆恩。”

    “啊、啊!谢主隆恩!”“嗯,好,叫什么呢?”皇上蘸了蘸墨水,凝思片刻,在一张纸上书就五个大字:残暴美少女!红妆公主数年没回宫,差点忘记自己父皇的起名品味实在教人不敢恭维。苏晓:“噫!!我是男的!”皇上笑道:“哈哈哈哈,就是

    sbf123胜博发娱乐免费小说阅读_www.mamahiza.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