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胜博发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从道路一旁冲来将小女孩抱了起来,护在她面前。

    白衣公子冷眼旁观,笑道:“你是何人?”那蓝衣服的美人儿嘟着嘴,气鼓鼓地道:“我叫苏晓。我说你这个人呐,干嘛欺负小女孩?没看人家都吓哭了。”

    11. 漫漫上朝路(下)

    “哭?她哭了关本公子什么事?这条路本公子在走,见你生的有几分姿色,你赶紧让开,本公子不跟你一般见识。”苏晓却不理会他,哄着怀里的小女孩,不一会逗得她破涕为笑。“大姐姐,这个人好凶呀。”“是啊,脑子是个好东西,但这个人脑子有问题。还有我不是大姐姐哦。

    我是大哥哥。”小女孩依靠在苏晓怀里,闻着苏晓身上一股香香的味道,歪着小脑袋道:“大姐姐?大哥哥?”那白衣公子冷然道:“你说谁脑子有问题呢?”苏晓看也不看他,摸摸小女孩柔顺的幼发:“谁走路不拐弯,谁就脑子有问题呗。路是大家的,某些人凭什么仗着自己有些钱就看不起人了?

    人呀,要是不会尊重人,有多少钱都没用的。是不是啊。”小女孩跟着笑道:“嗯!是哒!”白衣公子冷笑一声,从怀里掏出一把碎金粒,缓缓手掌倾斜,金粒啪嗒啪嗒的掉落地上。远处的几个商贩有眼尖的,赶紧往这边跑。后面的跟了上来,立刻又是抢成一团。“看见了,不是本公子看不起这些人。是这些人自愿拿我钱。他们需要尊重吗?”

    苏晓依旧看也不看他:“哎哟,还说不是没脑子。把钱扔在街上当然会被人捡走啊。三岁孩子都知道,也不知道哪里冒出来一个这么大了什么都不懂的家伙。”周围捡金子的人顿时笑成一团。他们虽然滑稽,但心中何尝不是拿这个有钱公子当做是拿钱换面子的冤大头。

    不但半点也没有敬意,反倒是觉得此人不是一般傻。白衣公子脸上挂不住了,哼了一声:“敬酒不吃吃罚酒,与你好言相向你是不听了。”白衣公子手一抬一股掌风登起,苏晓顿觉双足有些发飘,赶紧凝气下沉,稳住了身子。明非真教了苏晓一些内功心法,苏晓这个月来大有进境,白衣公子随手一掌的掌风还不能将他带走。

    白衣公子面色一变:“没看出来还是个练家子,你是有心找本公子麻烦了!”说罢手臂陡长,一掌疾拍出去。苏晓怀里抱着个孩子反应不灵,竟然在原地没躲开。眼见这一掌手法快疾,挨打是挨定了,白衣公子却在此时感到背后一道锐利刀风及体。

    白衣公子不慌不乱,手肘微沉,手掌向下斜斜地划了个半圆,不偏不倚正好拍在了红妆公主的木刀上。红妆公主本来就有心出手教训这个纨绔子弟,眼见苏晓和孩子蒙难,自然拔刀相助。苏晓见有人帮忙,赶紧抱着孩子出了战局。红妆公主连劈三刀,气力平均,白衣公子自己也是用刀的,了解了对方刀法高明不敢再用手接。但也不见躲得狼狈,他急急转了一个圈,以自己刀鞘挡住了公主的刀。

    红妆公主三刀之下试探出了对方内力深厚,武功底子也是极好。

    还未正式动手料想必有一番恶战。她虽是公主千金之躯,但从小练武,动手时候绝不以身份压人。握紧了手中的木刀,凝神应付。白衣公子见了公主却忽地皱眉,如估算货物价值似的上下打量了一番。从笔直修长的双腿到纤细的腰肢,再到胸口鼓腾腾的部位时候双眼简直是亮了起来,看的红妆公主浑身发寒。

    “嘿,没想到人还没到,却提前遇到了正主。”公主不知道他说的什么,却看他拔出了腰间的宝刀。那把价值不菲的华丽宝刀果然更适合于装饰用。刀柄虽是金柄,锋刃却还是把没开锋的刀。“既然遇上了,不妨试试谁强。看本公子能不能压住你?”无暇顾及他说些什么,白衣公子一刀在手整个人都登时不同了,威势陡增。一发快斩疾驰而去,红妆公主却是想也不想举刀接过,双刀并在一起,bào出嘡地一声两人各退了一步。心下都是暗自讶异。

    白衣公子心道:听说她今年也不过是十八九岁年纪,功力刀法却均是如此精纯,当真难得。红妆公主却是心道:这把刀看上去华丽招摇,钝刀一把,实则是一把与他刀法相配合的宝刀。这刀的钝锋最适合的便是与人短兵相接。白衣公子提刀再上,这次比刚才又要快上了许多。

    难得的是红妆公主竟然每一刀都跟上了。刀锋与刀锋才合上倏然又分。两人同时比拼眼力、手劲、力道、速度、准绳,你攻我一刀,我攻你一刀,你来我往打起来活像是一团旋风。刀锋的jiāo击细密程度便像是过年放的一串鞭pào,在空中bào出无数jiāo击声响。不一瞬竟然已经打了超过二百刀。

    白衣公子见对方竟然丝毫不觉疲累,劲力之中更隐隐透着一股勃勃生机,显然对方也是内功浑厚,不可轻慢。

    猛攻了一刀倏然后退,红妆公主也不追赶,看看他要玩什么把戏。白衣公子后退三步,将手中价值连城的宝刀随手扔开,喊一声:“取我‘云头’!”那六个家奴立刻从马车中取出一只匣子,从里面拿出一把灰色的大刀,厚刃宽脊,看似沉重非常。显然那是用于强攻的刀。白衣公子接过刀来,冷笑了一声:“要投降就趁现在!”大刀高举,急急如旋风一刀斩过,乃是抢攻的招数。红妆公主接下这一刀才发觉不对。但却悔之不及。

    灰色大刀的刀招源源不绝,仿佛银河泻地,又入长江东流,攻势没一刻停下。红妆公主被打的节节败退,丝毫不敢正面jiāo手。她本人还没事,手中的木刀却叫对方的大刀快要削成了木条了。两人的武功还未见高下,兵刃却已经分出了优劣。

    大刀厚重锋锐,红妆公主的坚木刀以快利为主,刀刃不厚,与那柄钝刀对战还可坚持,跟这样的大刀却没办法。

    红妆公主是要进宫,所以随身佩刀没带,手上这柄坚木刀若非仗着红妆公主真气辅助,恐怕连前三刀都要撑不住。然而此时却还是支撑不住,教白衣公子一刀劈断。白衣公子打的兴发,眼见对方已经输了,却未停手,大声喝道:“黔驴技穷!”大刀虎虎生风,连劈出八道刀风把红妆公主包围。

    公主不敢以血ròu之躯触碰刀刃,只得后退。刀风过出,几乎要将衣衫割破。“贼子敢尔!!”白衣公子忽觉一阵热浪袭来,如火扑面,不知是何物事,先回刀自保。只见一个身穿近黑的深蓝劲装,生的高大挺拔的英俊男子在一丈之外发掌,掌力如火,此人大喝一声:“大胆狂徒,可知此是何地!这位又是什么人!”男子犹如大雁横空般闪到二人之间,立足甚稳,白衣公子知道是此人弄鬼,心念电闪,刀jiāo左手逆势而出。

    来人不料白衣公子刀法有此诡奇异变,连连闪退,却在陷入绝路之前抢先一着变掌一招红袖刀法‘李代桃僵’,刀出明暗驱尽,白衣公子刀招变化登时窒涩。

    红妆公主得此人相助缓了一口气,知道这白衣公子必然再来,忙运功再要应战。然而白衣公子却突然住手,后退一大步拉开些距离,他手中刀一甩,仿佛刀上燃上一团烈焰叫他随手甩去,周围的热浪便风流云散。白衣公子皱眉道:“红袖刀!你是何人?与相思峡白家是什么关系?”他出身的门派与相思峡相熟多年,不问清楚却不好行事。

    “这与你无关。”这身穿紫衣的冷漠青年正是唐掖。唐掖的身后露出苏晓的身影,自然是苏晓去把在附近的唐掖叫来救命了。

    苏晓没见过公主,唐掖却是在皇宫里见着了的。一看是公主在跟人打架,打赢了固然没什么,但眼看要输,唐掖却不能坐视不管任由公主被人欺负。于是愤而出手。唐掖盯着白衣公子,淡淡道:“你可知跟你动刀的这位是当今皇上的二殿下,红妆公主。阁下何人?何敢在殿下面前用兵?”“我是什么人也不管你的事。”白衣公子饶有兴味地看了一眼唐掖,“你又是谁?报上名来。”

    唐掖护在公主身前说道:“六扇门捕快,唐掖。”白衣公子微微一怔,随即哈哈大笑,将大刀随手一抛,身后自有人接住。

    “哈哈哈哈,我当是什么人呢,原来只是区区一个捕快?你的红袖刀虽然是一绝,但本公子早已经研究的十分透彻,不惧你明暗诀的威力。”

    “你可以试试。”唐掖淡淡道:“我每天都在找架打,你不妨试试。”白衣公子脸上露出跃跃yù试的表情。

    然而他身后的人突然过来道:“公子,只怕会误了时辰。”白衣公子看看天色,心中微凛,今天的约会确实不容错过。于是就冷笑一声:“你叫唐掖?我记住你了,下次再打不迟。”目光扫过红妆公主清丽绝俗的面庞,不由笑道:“美人儿,我们很快会再见的。到时候你这火辣的脾气却要改一改,哈哈哈哈。”

    红妆公主将手里的刀柄一扔,气恼道:“若非是兵刃不及,你未必能胜我!”苏晓突然从红妆公主背后露出脸来:“就是就是!你打架都不公平!”白衣公子却是仰天大笑,坐上了马车,渐渐扬长而去。

    看他走的方向,竟然是直通皇宫的。唐掖看着他走远,回头朝公主下跪道:“殿下,微臣救驾来迟,请您恕罪。”

    苏晓看了他这个模样,如雷轰顶地道:“这、这位姑娘是二殿下?!”“什么姑娘?要叫殿下才行。”苏晓后退一步赶紧要行礼,红妆公主淡淡道:“不要紧,这里是宫外就不需要行礼了。刚才多亏了你们的帮助,否则我也是不知道怎么办。”

    红妆公主看着唐掖,点一点头道:“你是唐掖,本宫听说过你。据说你是北海明镜宫的出身,在御前比武的时候,曾经打败了铁寒衣,甚至连龙在天也不是你的对手。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若是平手来说,我还不如你。

    你在飞鱼坪表现很好,御书房外也是一样。过些时间我会禀告父皇今天的事,定然重重有赏。”

    “多谢殿下。”公主看着苏晓,却开始疑惑地看着他那身武官的衣服。“这位姑娘,你是……”“我不是姑娘!”苏晓赶紧解释:“殿下,我是……臣是苏晓,六扇门任职,那个、那个……是个百户来着。”

    苏晓不习惯打官腔,说到后面惹得公主轻轻笑了起来,苏晓也不尴尬,只是有些不好意思地吐了吐樱花色的小舌头,摸着小脑袋也笑了起来。红妆公主道:“你就是苏晓啊。本宫也知道你。”“殿下知道臣?”

    红妆公主掩嘴笑道:“宫里的宫娥太监,包括后宫嫔妃,但凡见过你的都对你赞不绝口。说你貌似潘安,是本朝有史以来最俊美的官员,嗯,本宫瞧啊,这还是说的轻了。你要是打扮起来,连女子也不如你。”

    苏晓挠了挠雪白的脸颊,有些困扰地道:“我哪有这么好啊。”“依我说,传言仍不准确,你心地善良,不顾自身安全舍身相救儿童,实在难得。这些事我都看在眼底,苏百户,将来若是有麻烦,尽管来找本宫。”苏晓听得似乎是觉得自己来了个大靠山,赶紧谢道:“谢谢殿下!”“二位走在这条路上,是打算进皇宫么?”

    唐掖恭敬道:“皇上有旨,要召见我们。我们正是奉旨入宫。”“我就说嘛,这个时间往这个方向走,也就是这些原因。”

    红妆公主笑道:“既然是一路,便随本宫一同上朝如何?”唐掖还没说话,苏晓点头笑道:“好啊!我听宫里好多小姐姐说二殿下人可好啦。您真的是好人,刚才要不是殿下您,我和那孩子都要受伤呢。”

    红妆公主一怔,她固然已经是没什么公主架子,苏晓却是更加的没把君臣之别放在眼里,轻松地跟公主一道走了。唐掖见二人走远,看看天色,心道:大哥,可不是我不等你。是苏晓不等你。也就默默跟了上去。

    11. 杀与不杀(上)

    “赏!”王土水王公公站于金銮大殿内,清亮的声音高唱道。“君王侧铁寒衣铁护卫,尽忠职守,与御书房救驾,着令升官两级,赏黄金五十两,白银二百两。”

    “谢主隆恩!”铁寒衣喜动颜开,接下了小太监送来的一张大红封包,情知里面定是奖赏,便躬身谢恩。

    本朝礼制还是相对宽松的。朝堂上朝臣见皇上不需要下跪,若非是特别重大的事件,谢恩也是躬身就好不必磕头。所以铁寒衣躬身谢恩即可

    。皇上眯起显得有些疲劳的双眼,露出一丝微笑:“铁护卫精忠,堪为百官之楷模。自己才一解dú就能立刻扑到朕此处来,这份心,朕记着你的。”铁寒衣是个老实人,他其实只是跟着人一通乱跑,不料真的寻到了皇上。这会儿唯唯诺诺,弯腰谢恩,也说不了什么别的。铁寒衣单独出列谢恩,所以才站在大殿中央,他原本的位置大约在武官的中间偏后位置。

    而武官的最后一排,却有人鼓着一双嫉妒的牛眼。龙在天在最后的一排,看铁寒衣领赏看的这叫一个恨呐!想俺老龙,在‘澄空君事件’里面表现多出色啊。我这个双面间谍,一直放出消息,下dú克制荆棘泪,飞鱼坪上力战黑风十三翼。还救了沈副总督,最后还带人去救皇上呢。我这么多一重又一重的表现,都没获得嘉奖。

    铁寒衣算什么东西,他第一战就叫唐掖打趴下了,之后专业划水一百年,直到最后才上线。

    他不过就是在最后一战打了个酱油,这都能晋升一级?!龙在天在……‘水淹七军’事件里让皇上没吃羊ròu一身骚。

    惹得皇上勃然震怒,差点砍了他的狗头。要不是看在他累立功勋,忠心耿耿。在橙王威迫利诱下,依然是公事私德两相无害,实属难能可贵,皇上差点随便找个由头把他剐了,至不济也得送进刀子房,让做了太监的钟凝好好开解开解他。龙在天其实也知道这次皇上

    sbf123胜博发娱乐免费小说阅读_www.mamahiza.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