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胜博发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的。白王七冠的主人全是些吃人不吐骨头的狠角色。

    白王七冠是朝廷的一大助力不错。但是近年来皇上要全武林休养生息,着力于培养朝廷本身的高手,白王七冠渐受冷落。难保不会对沈伊人有所刁难。

    就连皇上也知道要叫同为白王七冠出身的宋鸥跟在沈伊人身边,凶险可见一斑。而且就算白王七冠的人没有这个心,也不代表朝廷之内的人没有这个心。

    老大气呼呼地正要推门走人,我突然道:“江湖凶险,朝堂更加凶险。六扇门崭露头角,老大行事定要周密些,沿途车分两乘,昼伏夜行,方才妥帖。”“你倒像是走过很多江湖路似的。”沈老大回头看我一眼,扳着的脸还是忍不住笑了出来。伸出手来拍拍我的头,但因为身高差距还必须踮起脚尖看起来煞是可爱。

    她拍了我两下,笑道:“好啦,我知道你关心我,我心领了。”说着又道:“晓寒跟烟凌已经先走一步了。

    你可别迟到了,皇城门过了时候要关,你可别误了大事。”“嗨。”我摆摆手,“我怎么会迟到呢?”

    9. 年关将近

    “老大慢走。”在大门口送别老大,我慢悠悠地踱步回到自己屋里。瞧着屋子东北角,笑道:“何方高人驾到,何不下来一聚。”就在我跟老大刚才说话的功夫,有人已经潜入了我的房中

    。此人轻身功夫极为高明,老大半点也没能察觉。老大终日在六扇门内,目标是她的话不需费劲从外面溜进我的屋子。则目标一定是我。

    我当时不动声色,就为了此时跟他一对一。“阁下迟迟未走,看来跟我梁子还不小啊。”这句话用传音入密送出,正好到那人的位置。房梁间隐约见到黑衣的一角。那人一声未吭,忽地如夜星陨落直坠凡间般从房梁坠下。

    房梁与地面才多少距离,可他这一坠却仿佛从星河直落,那是完全就身子放空,毫不着力的代表。轻功之高妙实在罕见。然而这却不是令我最吃惊的,最让我吃惊的,是这轻功……是我创的啊!“你怎么会夜步!?”

    那人依旧没说话,趁我吃惊的空儿从窗户一翻了出去,我则站在原地没去追。凭他的这几下身法我大概能估计到他轻功的程度,如果不晋入神通之境,我只有在他跑出六扇门大院之前将他抓住的把握。

    可却没有在抓他的时候不被其他人看见的把握。我只好放开嗓子叫唤:“有刺客!!”那人身影一窒,回头瞪我一眼,似乎透露着‘算你狠’的意思。

    不多久外面传来乒乒乓乓的动手声,等我赶到的时候,院子里只剩下十几个被打的七荤八素的捕快。

    眺目远望,不见那黑衣人踪影。我心里嘀咕:此人会是谁?为何会我自创的夜步?这武功我只教过二师弟和小六子,他们不会出什么事了吧。小六子在游历,二师弟还在夜罗堡啊。不应该来这才对。我苦苦思量,却没得到任何答案。只好先行放下,去整理衣冠,准备入宫见皇上。*************据说京城最近有三件大事。

    其一是橙王落网,如何处决。橙王是皇后的亲生儿子,皇上向来尊敬皇后,料想不至于斩首示众。

    但这是谋逆大罪啊,本朝虽然没有北疆那些诛九族的罪罚,可是一旦涉及谋逆,绝对是满门抄斩。就算橙王身份特殊,少说也是个监禁百年,直到人畜不知的下场。这也是因为当今皇上心慈,要是搁在心狠些的皇帝,莫说是橙王要监禁,就连皇后都要因为教子无方而受牵连。这件事不但让皇上为之头疼心烦,甚至广大百姓都拭目以待。

    本朝第一个造反的皇子,会有什么样的下场。其二是白王七冠之一的金银宗少主年轻有为,数月前竟然取代了老宗主的位置,不到三十岁的年纪就成为了白王七冠的当主,可说是前无古人。

    按照惯例,白王七冠当主jiāo替要入宫面圣,亲自领受圣上颁发的封地和头衔。那位少主近来已将门内事务处理妥帖,正要进京面圣。不过在我看来,其实这也是一桩怪事,几乎不比龙在天被贬值好解释。金银宗老宗主我认识啊。脾气爽快,精神矍铄,走路都虎虎生风的一个老爷子。

    他久习内功,修为深厚,按理说多活个三四十年都没问题啊。他儿子年龄也不大,怎么这时候就决定jiāo棒了。

    其三的话,那就是皇上在飞鱼坪上说的那番话。他说御前比武里获胜的人可以娶红妆公主,封为红妆驸马。虽然我觉得这一直都是个二百五般的主意,可是毕竟是皇上说的。御前比武中断了,他老人家嫁女儿的心却没有停息。

    据说最近要重新挑选驸马了。要我说呢,红妆公主虽然跟静安公主有些不同,但也是个大美人,人有正义果断,随便嫁个青年才俊就太可惜了。我想着这些事,整理好衣冠,往皇宫走去。踏上朱雀大道,有种两世为人的感觉。

    当然每次在家里宅超过十天不出门我都有这个感觉,所以也不稀奇。这是二十多天以来我第一次白天出门,一上街顿时吓了一跳。我上次逛街已经是近一个月前了,那时候时值冬月,初雪早降,大街上卖的货物与平时无异。

    这会儿再看却是几百间店铺家家户户都变了模样。只见家家户户都写好挥春,挂了出来。每家店铺无不是红纸为底,黑字在上写着各种各样的吉祥话儿。自踏上街道,鞭pào声响此起彼伏,大红色的纸片随着烟雾随处可见,几个穿着开裆裤,梳着双丫髻的小孩在街上奔跑,大人在后面追。也不是真想拦住他们,只是怕他们摔着。

    这时候的朱雀大街车水马龙,来办年货的男女,出来逛街的情侣,没一个闲着的。越是靠近年终,年味就越浓。我可有多久没过过年了。往日在大罗山上,我久病在床。到了年关的时候,师弟师妹们都会一块到大罗山乡里跟村民玩。

    只有我因为卧病在床起不来身,一个人孤孤单单的。那时候小师姨会笑着走进我屋里,手里还端着一碗热乎乎的汤圆。

    说是一个人吃不好吃。喂着我吃完了大半碗,然后她才小口小口的吃已经剩下的凉了许多的几颗,却吃的特别香。她说汤圆要一家人一起吃。她没有家人,我就像是她的家人。想到这里,鼻腔里嗅到一阵糯米与芝麻馅混合的独特甜香。不远处一个大娘揉着面团擀皮,混着猪油芝麻馅一捏一转,一个圆滚滚的汤圆丸子就做好了。

    这是一个汤圆摊。“大娘,来碗汤圆。”卖汤圆的大娘笑眯眯地,一副讨喜的模样:“哎哟小伙子,你长这么壮实,一碗够吗?”熊大娘说着话的功夫手可没闲着,手一动一个个雪白胖乎圆滚滚的汤圆就成了形,纷纷跳下了开水。

    我笑道:“我总得尝尝味道吧。”“你熊大娘的汤圆远近驰名,真材实料,量足味正。在这朱雀大街扫听扫听,没有不知道的。来,一碗十个,两文钱。”“我倒是要瞧瞧您手艺。”一看碗里的十颗汤圆发出珠玉般淡淡柔和光泽,映着水光香气,对照这一大街的热闹景象。我端着碗却没能动汤勺。

    熊大娘接着叫卖吆喝,没有理我,又是一碗汤圆出锅。路过我身旁的时候说了句:“想家了就来这吃东西,过年嘛,谁不吃碗汤圆?”

    我愣了许久,才把一颗汤圆放入口中,咬破糯米皮,温暖的内馅流进口中,与咬下的糯米混合,有点甜中带咸的味道。我默默地吃完了一整碗。“好吃。”我头点的像是捣蒜一样,“您这汤圆,是我吃过第二好吃的。”

    “那是。”熊大娘笑眯眯的把碗收回去,“哪儿的汤圆有家里的好吃。”没错。无论其他的东西有多好吃,我最想念的依然是那个时候小师姨陪在我身边喂我吃的那碗汤圆。我是有点想家,有点想念家里的人了。

    每逢佳节倍思亲,就是这样的感受么?我这个状态可不行,我需要补充一些元气。我,目中shè出两道火热的光芒,一头扎进闹市之中。酱肘子!我来了!!!

    10. 漫漫上朝路(上)

    红妆公主今天很是烦闷。她回到宫中的第一天开始就诸事不顺。先是洗澡被人偷窥,不片刻就得知皇兄举旗造反,父皇蒙受危难。要不是半路杀出一个散神尊来,真不知道会如何结局。这些日子以来她一直宫里宫外的进出。与三司衙门的人合到一处抓捕杀联的逆贼。

    她固知杀联出名的拿钱办事,只要给的起价钱,连天都敢捅个窟窿。这件事最大的元凶必然是她的皇兄无疑。

    可她总是觉得要是能多抓一些杀联的人回来,就能多分担一分罪责,对她皇兄的责罚也会轻一些。而且,她也希望能在这次搜捕行动中,得到哪怕一丝关于那个男人的消息。那个长发如雪,面带青铜,在雪夜里救了她与父皇的男人。自从那天之后,公主常常想起他。

    想起他来去如风神出鬼没的潇洒,想起他一夫当关万夫莫敌的英雄,想起他为了自己饶过那许多人不杀。

    每当他开口说话,明明他带着面具,公主却直觉他对自己笑了。红妆公主的脾气从小就像男孩子,小小的年纪就爱上了刀法,专心练武,所以常常跟同年龄的女生玩不到一起。兄弟姐妹都觉得她是个武呆子,也不爱跟她玩。

    也就是只有一个沈伊人跟她合得来。每次小红妆学会什么新的刀法,总是第一个兴冲冲的演给她看。每次小伊人在武功上有什么新发现,也会第一时间进皇宫找二殿下。红妆公主的心事,没有这位好姐妹不知道的。

    她本来也要跟她说的。只是沈伊人太忙了,所以她也没什么其他朋友陪伴。她第一次有了这些苦恼,现在却不知跟谁说去。时间过去,红妆公主一无所获。没能帮到皇兄半点,也没能找到关于散神尊的半点消息。

    今天上朝,要说的便是关于‘澄空君事件’的后续。冬阳高照,公主无精打采,慢悠悠地走在通往皇宫的道路上。

    蓦地,一辆马车疾驰而过。朝着皇宫正门放向横冲直撞,丝毫不顾路上过路的百姓。一时间鸡飞狗跳,撞坏了无数摊贩的东西。道路上一筐筐的鸡蛋、一篮篮的青菜、一桌桌的货物,都叫这马车给掀成一片狼藉。有好几人被这乱撞的马车弄得受伤,小贩们追着来打。那马车却不管不顾,引得身后一长串人追了上去。

    红妆公主心中气恼:何人如此气焰嚣张!皇城根下住着的皇亲国戚,文武大臣,随便遇到都有可能是个来头不小的人物。

    但是当今天子圣明,最恨的就是权贵不知自重,欺压百姓。十年前,前任吏部侍郎长子当街调戏民女,撕去裙摆,令那民女露出一截白生生的大腿。被路见不平的百姓抓个正着送去六扇衙门。

    这件事一传十十传百,最后传到了皇上那。皇上拿了那恶少来,着人当着他爹的面打断他的腿,之后剥夺功名,永不录用。自那之后,王公大臣们也摸准了皇上的脾气,吩咐子侄严加管束。所以南京城里,尤其是大街大巷上,十分少见这般恶霸。那辆马车一乘却有四马,我朝礼制,天子佩六,卿候佩四。这马车里坐的竟然还是身份尊贵的人物。

    还不见马车如何奢华,光是四匹马的派头便是摆了个十足。四匹马两匹全黑,两匹全白,通体透亮,飞鬃如狮,全都是高大雄壮的健马。如此骏马,就是以南京城的富饶,要找出一匹来怕是也要耗费些时日,这里竟然一起出现了四匹。

    再看到马车上,红妆公主更是惊讶。那马车以金丝楠木所制,纹理细腻通达,车账以丝绸搭就,端的是富贵无比。车轮中心镶着半块金牌,半块银牌,合成的一块独特纹章。看的惊讶处,马车忽然停了。

    金色丝绸的帘幕一撩,出来了一个高大漂亮的白衣公子。那白衣公子面目英俊,年纪约在三十岁左右。一身白衣,金丝绣边,腰间佩了一把黄金为柄,白银为鞘的宝刀。鞘上一连八颗宝石,看来倒似是观赏用多余实用xìng。这公子外表俊雅风度翩翩,只是这一下车却一句话都不说,连眼角也不扫背后的老百姓一眼。

    “这里往前就是皇宫?宫墙深重,倒是够气派。”那些老百姓早已叫骂成一片,有的脾气急躁的举手就要来打。却见那公子身后突然跳出来六个貌似家奴的男子。这六人昂首挺胸,也是如那白衣公子般目中无人。百姓们骂骂咧咧的,要不是看这六人着实壮健,举起老拳打过去的怕不也能有十来个。

    那六人中的一人从怀里摸出一个包裹,解开一瞧,里面银光闪闪,竟然都是一个个的银元宝。老百姓看的愣了,那人将包裹朝天一扔,元宝四散飞离。另外一人高声道:“我家公子说了,这些是你们的赔偿。抢的多的算是占便宜,抢不到就是自己活该!”银子四处飞散,数额之大远远大过于他们的损失。一时间百姓们争前恐后,唯恐抢不到银子今天只能自认倒霉。

    街道登时乱成一团,几个男人为了两枚元宝大打出手。场面之乱较之刚才马车冲撞也不遑多让。红妆公主看的气闷:这人如此仗势欺人!

    狗眼看人低。那白衣公子看了抢夺元宝的百姓一眼,冷笑一声道:“本公子行路从不绕道。

    你们这班人将摊子摆在我路上,也算是你们有运气。这些钱权当本公子送你们的。”他迈开大步往前走,只见前方一个小女孩摔倒在地,手里的小风车还在呼噜噜的转着,目光惊恐地看着远处那几匹大马,一时间忘记站起来了。

    那白衣公子人高马大,却是仿佛看不见路上有人,举步便走了过去。红妆公主想起刚才他说行道不绕弯云云,敢情他连小女孩也不通融。正要怒发冲冠,还没动手,却听见一声娇滴滴的清脆声音喊道。“喂!你干嘛欺负人!”一个穿着男装,身材颀长的美人儿

    sbf123胜博发娱乐免费小说阅读_www.mamahiza.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