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胜博发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明堡主。啊,这话我就放在这,我这宗主位置,我不要了,万贯家财不要了,全给他。当然给他了,他连明堡主都打赢了,小母牛玩倒立——牛逼冲天啊。

    我还告诉你,我不当这宗主我回乡下种牛去。我介么高雅滴yín,你梭我像是放牛的?啊哈哈哈哈哈哈。

    由于各派老大过于豪迈,黑白鉴小报记者差点没命刊登这一期。但由于这过于逼真的渲染效果,这一战也是被宣传的神乎其神。如今龙牙山上两派对峙,金王孙领着金银宗门人,对方也带来了自己的门人。一方是白王七冠,号称江南武林神话之一。一方是一个传奇的门派。创之于正道之首,继之为邪道一流。他们的代表人物迎风站立,与金王孙对视,默然冷笑。金王孙道:“我的刀,已经饥渴难耐了。”对方道:“我的尿,也准备让它喝了。”

    金王孙怒斥道:“无耻!粗鄙!”对方道:“你妈zhà了!你妈zhà了!”两人之间气势紧绷犹如小孩吵架过家家……“二当家!”后面一声大喊,慌慌张张地一个传令的弟子跑了过来。被称为二当家的男子转头道:“噤声!”然后瞥了一眼气恼的金王孙:“输人不输阵,有事屋里说。”二当家面容冷峻,哼了一声进了山上临时盖的木屋里。屋里还有数人,都是夜罗堡弟子。“怎么了?慌里慌张的?”

    传令弟子道:“二当家,大当家还没回来。一会儿他还得跟人决斗呢。这怎么办?”“慌什么?咱们有输的时候?有大当家在我们就输不了。”

    “可大当家他……”二当家一摆手:“这有什么,我告诉你,大当家早就跟我说了。要我好生经营夜罗堡,这是什么意思?这是要问鼎江湖啊!我早就寄信给了大当家了,以他老人家的轻功,一个时辰过来没问题。

    以防万一,三日之前我就请三当家亲自去请大当家。到时候大当家一到,瞧我先把这个金银宗的小玩意给拔掉,让他在我面前跳,跳的这个欢实,今天让他知道知道马王爷三只眼!”传令弟子也跟着欢喜一阵,接着发愁道:“可是这挑战是我们自己接下的,万一大当家不肯打怎么办?”“没事。”二当家面露冷笑,一副智珠在握的模样,“大当家这个人你还不懂么?

    我早已准备下了大杀器对付他。”二当家悄悄说了几个字,其余几人立刻露出会心的笑容。“如此甚好!大当家就吃这一套。”门外看门的弟子忽然道:“二当家,金王孙那边问什么时候开打?”二当家哼了一声,一身浑厚的王霸之气喷薄yù出:“让他滚,耐心等着受死!”然后稍待一瞬,补上一句:“加一句你妈zhà了。”

    那门外弟子叫的更是欢脱:“好咧~”“唉,低手。”二当家仰面朝天,一脸的寂寞如雪:“自从西门吹灯老贼滚蛋之后,江湖上也没几个像样的对手值得我们夜罗堡如此器重了。”他寂寞地抚摸着桌上一方黑色的武器匣。

    “唉,得此神兵无所用,也真是寂寞。”蓦地,门外传来敲门声。二当家怒道:“不是让你说他妈zhà了吗?”门外弱弱地道:“三当家回来了!!”“哦?”二当家抬头道:“老三回来啦!快请进来!”门外走进一个瘦高的年轻人,耳上架一副西洋眼镜,看着像是一个书呆子。露出一抹yīn测测的冷笑:“幸不辱命。”

    二当家惊喜道:“老大来了?在哪里?”三当家神秘地一笑:“没来。”“没来?!”二当家一脚踹了过去,涨了个调门:“没来!没来你娘的你回来干嘛?”“人没来,书信在这,是写给您的。”“哦,早说嘛。”二当家露出羞涩的一笑:“讨厌~吓死我了。”二当家扬了扬刚接过来的信:“瞅瞅!瞅瞅!老大百忙之中,都要启程了,还不忘给我写信呢。”

    他打开那封信,里面就写了一句话。【我退隐了,买卖你们自己决定】“……”“……”“……”沉默以下复制粘贴一万次。“坑爹啊!!!”二当家混乱的同时,门外弟子悠悠地来了一句:“嘿,二当家,金王孙那小子提着刀过来送死啦~”

    “卧槽!!!!”二当家赶紧问道:“战贴呢战贴呢!咱们不接了,扔回去!”“可、可是二当家您已经给人回过去了。”“那就跟人解释解释,都是武林一脉,有什么话不好说的!”“您、您回的全是脏话……”“!!!”二当家,遭遇大危机!!此战,被列为江南武林史上最让人发噱的一战。金王孙以一人一刀挑了整座夜罗堡。金银宗势力终于入主杭州,势力大涨,几乎要与白王七冠之首的庐山剑观比肩。

    夜罗堡的名头从此在江南武林中消失。而金王孙,却因此一举成名,天下皆知。成功接掌金银宗宗主之位,得以上朝觐见皇上。将他爹成功送入乡下放牛。龙牙山上顿时洋溢起一片庆祝的贺声,偶尔还有几句充满男人气概的‘妈卖批,走!找大当家去!哎哟,看路,别推我啊啊啊啊!!’似乎有什么掉落山崖的声音,在山间回dàng……

    8. 出发

    我跟屋里养了二十多天的‘伤’,不见外人。连苏晓和唐掖都不让进来。

    苏晓就不必说了,就算是唐掖,我也不想他知道关于我太深的秘密。我身上牵扯的人和事太多,唐掖自己有自己的目标,还是少理为妙。

    自从宫里回来,每天就烦恼怎么把头发弄干净,再抹些好用的染发剂上去。我当然不会傻得花钱自己去便宜城南老黄。

    本来去他那里就不是件轻松的事。他除了染发剂还卖蔻丹胭脂,还都是最高级的货色,城中去找他的大姑娘小媳fù不计其数,要我这么个大男人混在其中,不得丢死人。还有那价钱,一瓶六十两,你不如去抢!!

    我可是宫里有人的!老戴在宫里管yào库,yào材用之不绝。我每晚就溜去宫里管他要些yào材,拿回来自己做。

    不是我要自夸,我从小就为白头发烦恼,所以找遍了方法去染黑。遇到城南老黄之前我自制的染发剂都是最好的。

    据我多年研究,最好的染发剂都是用上好的首乌、散沫花、核桃、黑豆、青叶树的树叶,混合羊脂做的。过程并不复杂。

    有一种奇异花卉叫做黑檀花,要是能加入一两滴这种花的根茎汁液,头发就会更加的乌黑亮丽,我见犹怜……总之老黄铺子里就有一株,所以他做的染发剂我怎么都比不上。只是我自制的染发剂也够用两个月余了。

    只要每七天上一次将新长的白头发染黑就大功告成。今天我在屋里百无聊赖,又不想回去上班便宜朝廷,就在床上翘着脚,喝着酒翻最新一期的《黑白鉴》。这连续两期的黑白鉴差不多都在叙述橙王造反案,书上称之为‘澄空君事件’。

    ‘澄空君事件’告一段落,朝廷这段时间里一直在处理相关事务。

    要给这件事做一个结尾。所以这个月里三司衙门满京城的抓人,见到一个可疑的就逮回去问话,我想以杀联高手的精明,也不至于敢躲在这里。

    贾云风他们跟着杀联的人走虽然没什么好处,不过他魔功散尽,肯定不久后就被杀联抛弃了。

    到时候但愿他能想通吧。至于最大的争议,莫过于追究责任。也就是对橙王最终的处置。朝堂诸公众说纷纭,有说清蒸的有说红烧的有说拔了一层皮往火上烤的,说的那叫一个热闹,丝毫不管他亲爹皇老爷坐在龙椅上面部肌ròu抽筋的样子。最后据说是宰相李斯大人看不下去提醒了皇上了一句,皇上高喊换个话题才躲过一劫。

    嘿,傲娇橙,save your ass……然后话题就转到对这次事件论功行赏上面。丧命的上百禁军各有体恤金发下,我看到这里怔住,心里有点闷闷的,默然不语。过了好一阵子才继续看。说到奖赏,立下功劳的所有人都有赏。

    这次朝堂诸公在飞鱼坪表现的都很好,表现出了文人风骨,所以各有奖赏。只是人数太多不好计算,所以光是商量赏谁,怎么赏都商议了七天。只是我很不懂的是论功行赏结果还没出来呢,立了大功的龙在天先被降级了三等,不但是满朝文武,连我都莫名其妙的。感叹皇上受刺激于爱子造反,悲伤过度而做出了错误的判断。

    只是民间最近在流传一曲关于这次事件的小调叫什么水淹七军之类的,有时间我一定要去听听。看的正热闹,门外Duang地一声传来,我的房门让人用脚踹开了。我横眉冷目,气急败坏:“娘希皮的!我说了多少次了,用手别用脚,用手别用脚!

    你们不长耳朵啊!手脚轻点!踹你明爷爷的房门,你有几张脸让我打!”老大分配给我一间独立间容易吗!老子做这个捕快也就这么多福利,踹坏了你给我修啊!!但是看到这个人我突然无语凝噎,只见走进来一个明艳照人,细腰巨rǔ的大美女,不是沈伊人老大还有谁?沈老大似笑非笑地打量我一眼:“怎么了?刚才不还话挺多的吗?

    你娘希什么?”“我、我娘稀罕我……老大,今天怎么穿成这样?”沈老大穿着一身葱绿色的劲装,胸前扣子解开,开了个深深的口,给我迎面发了一个大福利。背上披着一条威风凛凛的浅色大氅,腰间佩剑,一副要出远门的样子。

    “我领有御令,要将一批东西送给白王七座的首脑们,要走一段日子。马上要出行了,我特意在走之前来看看你,你的伤势……。”“不会吧!”我从床上跳起来,三两步跑过去。发现自己现在应该是处于‘虚弱’状态才对,然后足下一软坐在一张椅子上。“……”老大盯着我默然一阵子,然后淡淡道:“你今天开始给我回去上班。”

    “……噢。”但我还是没法平复惊讶的心情,还是忍不住道:“可是老大,这都快过年了。你这时候还出远门?皇上也太不体恤你了吧。”“别瞎说!”沈老大肃容道:“这是皇上对我们六扇门的器重。”

    我抱怨道:“可在六扇门过的第一个年你就不在,真没意思。”沈老大耸肩道:“就是因为过年了,我才奉命要送皇上的心意到白王七冠领地去。白王七冠百年来拱卫京城,每当皇室有事都是他们来解开危难。

    给他们送去贺年礼物,这是礼数,皇上看重我们才会让我去的。”“就算是这样……要不我陪你去?”“你别闹别扭了。”

    沈老大弯下身子,胸前双丸跌宕,似乎她身上穿的衣服本来就这么贴身似的,在她这个姿势下忽地收束,显得衣衫单薄能从紧致的曲线直视。当沈老大弯腰到我面前,胸前那抹晶莹剔透的肌光晃的我连话都说不出了。

    我不能看!老大会发现的!我不能看!老大会发现的啊啊!神砚糊脸术啊!!但我控制不住我的狗眼啊!我的狗眼!我的狗眼!!

    我看见沈老大眼中一抹使坏的笑意,她还刻意的靠的更近,连一阵兰花似的体香也随之飘入鼻腔。我拼命向后退,奈何背后已经是椅背,我挣扎道:“老、老大!别诱惑我啊!”鼻子边只觉呵气如兰,沈老大的话语轻轻飘入耳中。

    “死鬼,给你的福利啦。爱看不看。”我如同天雷轰顶!眼珠子差点瞪的掉出去。“看看看!我猜对颜色时间加倍么!”“去你的!”沈老大白了我娇俏的一眼,咳嗽一声道:“你受伤不多不少也是因为我,我才让你休息这么久的。

    可你也不能太偷懒了,你现在伤势都好了。你江湖经验丰富,我不在的这段时间你要帮我看着六扇门,知道吗?”我眼珠子眨也不眨:“那不是还有总督吗?”“好了!你还真是蹬鼻子上脸,看够了吧!!”

    沈伊人捂住胸口的雪嫩娇肤,扳起了俏脸:“他得跟我一起走。”我失望地收回目光,心中涌现一种莫名的失落……福利时间结束的真快。沈老大看我面露惆怅,yù言又止地道:“你、你……不开心么?”

    老大的表情颇为微妙,我摸摸头:“倒是也没有。”这下沈老大的脸上却略略有些失落。但是沈老大和鸟兄都要出门么?“这样一来……”衙门里不就我最大了!!我心中一动。他们两人都不在,这下子库房里的好东西还不随我吃!

    我听说上个月刚制好一批金华火腿,酥香浓郁,ròu色鲜艳,当时我就觉得我们有缘分。啊呀……宝贝们,抵抗是徒劳的,你们果然还是逃不出我的五指山啊。“老大,你放心,我一定看好家等你回来。”沈老大无语地看着我:“……脏死了!

    赶紧把你口水擦擦!”啊?我流口水了?光注意火腿了没在意。沈老大盯着我,突然叹了口气:“估计你又顾着什么吃的了吧。

    真拿你没办法。还有一件事,至关重要。你细心听好。皇上知道我着力培育你们三人,答应见你们三个一面。”

    沈老大认真道:“这是事关六扇门将来的大事,丝毫不可轻忽怠慢。

    你要重视。到了皇上面前绝不能失了礼数。你和烟凌我倒是不担心,你可要看好晓寒,那孩子少根筋,容易惹事。”

    “我知道了。”

    “快去吧,我这就要启程了……怎么?”“没什么。”我闭着眼睛轻轻将沈伊人拥入怀中,沈伊人杏眼圆睁,正要一怒推开我,却发觉我抱的很紧。此时我晋入神通之境,默运玄功,将一股真气在沈伊人没注意到的时候渡入。

    沈伊人所修炼的内功走的是十二正经,我渡入的位置挑选的是奇经八脉。沈老大禁受不住,还是将我推开了,怒道:“明非真!你要死了!”“就当是我痊愈复工的奖励了,不行吗?”沈老大白了我一眼,不跟我说话。

    我则是笑嘻嘻地也没说什么。给沈老大身上注入真气,这是一个保险措施。

    能在关键时刻救她的命。我可不想在我看不到的时候老大横死在街头,要知道以她打架不怕事的个xìng,这是很有可能

    sbf123胜博发娱乐免费小说阅读_www.mamahiza.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