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胜博发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我的怀里,刚才还很坚定的丽人,现在吸了吸鼻子。我轻轻回抱着苏晓,才说出。“……好。”接着苏晓像是要确认我真的还活着一样,用尽全力抱紧了我。怀中不时传来几声闷闷的哭泣声,细幼光滑的肩头一下一下的抽动着。时间就这么过去。之后等哭泣停下,我继续抱着苏晓在床上聊天。

    说了许多晕倒之后发生的事,听到橙王造反,苏晓吓得差点跳起来。我赶紧遮住苏晓哭的有些红肿的双眼。“咦?明大哥。”苏晓一歪小脑袋:“你捂着我眼睛干什么呀?”苏晓在我怀里扭了扭娇软的身子,被知道身份之后,这家伙更加肆无忌惮了。动作幅度一点也不忌讳。喂喂喂!你大腿上什么也没穿,别这个样子乱动!

    “你这样遮住我看不见啦。”“看不见也没什么,咱们躺一张床上纯聊天就好!”“我不要!谁要跟你这么聊天啊。”不然妹子你想干嘛!你以为我的降龙十八摸是这么容易抵抗的么!

    “你这样我不舒服,唔嗯……粘粘的,难受!”这下说话是带着鼻音哼出来的,加上现在身上光滑腴润的触感,我发现我可耻地……苏晓更加剧烈的挣脱几下,却是无果,忽然又一次停下了动作,疑惑道:“咦?我背后这个硬硬的是?”“你这笨蛋别瞎问!”苏晓被我骂了,鼓着嘴巴不开心的样子。“什么嘛!你又骂我!我哪里笨?”

    苏晓直接长了一个调门,大声嚷嚷道:“我一点都不笨,你才笨!明大哥你最笨了!”小祖宗!!你小点声!!我一时安心忘了这茬了!!然而我的惊吓是有道理的,门外同时传来两声惊叹。“明非真?”“非真?”偶买噶!!苍天啊大地啊!我是不顺哪位天使大姐的意啊!!yào丸!!!

    5. 收获的季节

    门外脚步声响起,越来越近。我绝不能等死!我跳出塌外,左右看了两眼。只见这间破房间里就没多少东西。老戴为人简朴,除了学医又没什么兴趣爱好,这屋子里就找不出几样东西来。除了这张大床,就是一张书桌,一架医术,还有就是一个用来浸yào浴的大木桶,里面好像盛满了热水。

    “明大哥你怎么了,啊!”完蛋,忘了苏晓还在屋子里。头发要被看见了!我正要躲上房梁,只听得苏晓惊呼了一声,探出的小脑袋缩了回去。我顾不得自己,转头问道:“晓,没事吧?是不是伤势复发了?”“没、没事的。不是那么回事。”

    苏晓的声音听起来似乎都染成了红色,羞赧道:“我、我下身什么也没穿,现在双腿luǒ着不好出去。”脑海里浮现出那双又细又直,紧致结实的美腿,雪白腻润的肌肤,jiāo错缠在我腰间,然后苏晓轻轻对我呢喃着……耳中传来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却打碎了这个幻想!靠!我竟然浪费时间!我赶紧转动脑袋,面前是一张书桌,一个装满水的木桶,我该怎么选?这还用说吗!我赶紧奔向书桌。

    脚步声已到门前,房门应声开启。两位丽人同时出现在门外。一袭白衣,面容娇媚,柳腰款款的自是白怜。一身蓝衫,巨rǔ纤腰,飒然走来的则是沈老大了。

    两人打老远见到了我,一起踏步进来,白怜的脚与沈老大的脚差点踩到一处。我的上司与皇宫大总管满怀敌意的对望一眼,空中啪嗒啪嗒火花四溢。我赶紧运功让脸色看起来苍白一些,然后装作无力地趴在木桶上。沈老大和白怜丝毫不让,两抹丽影挟着香风化作一道旋风也似的踏入门来。

    行到中途,苏晓忽然喊道:“副总督!我在这里!”沈伊人一声娇呼:“晓寒!你没事?你到底去了哪里?宫中发生了许多大事,你还好吧。”中途便走去看苏晓。

    白怜却径直走了过来,才一天时间,我觉得白总管似乎清瘦了不少。今天发生了这么多的事,她一个人要看守后宫,负责起妃嫔的安危,自然是累了吧。“白总管。”我抬起头露出一个无力的笑容,“许久不见,你还好吗?”“咱家自然很好,可咱家听说你被人打伤了,来、来看看你的。”“有心,我没事。戴太医已经给我治好了。”“那可不行,我告诉你,你可别小看人。

    那个跟你放对的人叫做伏象,一手伏象神掌震动武林。今日在皇宫之内能敌得过他的人绝对不多。你别以为戴太医医术高明肯给你治疗你就掉以轻心,须得小心调理才是。咱家跟你说,那伏象神掌的要义是……”白怜老师还待继续开她的武学讲座,我已经快打起盹来了,但下一刻却听得她惊呼。

    “咦!明非真你……你的头发!”沈伊人那边一听到白怜惊呼,立刻也跑了过来,同时发出一声惊讶的叫声:“非真,你的头发!”果然……她们都发现了。这也是很难不发现。白怜和沈老大都不可置信地看着我,两人今天不知道怎么了这么同步,同时张大了小嘴喊道:“咦!你的头发!脏死了!”沈老大则皱眉道:“非真你头发怎么了?怎么……”大概我今天重伤让沈老大对我格外的好,她一点也不嫌脏地凑过来,在我头上抹了一把。“怎么全都是墨水?”嗯……没错!墨水!刚才我去书桌,是因为我看见了好大一桶墨。

    为了度过难关,我一狠心把墨水全泼脑袋上了。为了保证不被看出来,不但是头发,连脸也黑了一大半。但是墨水不能染发,只能遮住我原来的发色。墨水还在一滴一滴往下滴,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露陷。而且墨水有害人体,我现在有种中了慢xìngdú的感觉,我会不会脱发啊!!“非真你干嘛呢?”“明非真,你、你说话啊。你平时话那么多。”

    是啊,我在这干嘛呢?我自己都在头疼我突然出现在这个房间我是在干嘛。我扶着木桶抬起头yù哭无泪,一副要吐血的样子:“我、我洗澡呢……”“你洗澡?”沈老大的眼睛像是猫一样的眯了起来,有种似乎要穿透心脏的锐利。

    就连白怜也抱起手臂,‘哦’了一声。该死!这叫什么借口!哪里骗的过沈老大啊!!“我、我……”“你在这洗澡?”沈老大奇怪地看着我,白怜沉不住气地补完了下一句,“你跟苏晓一块洗澡?”我猛然回过神来,床上还有一个呆萌地盯着我看的苏晓呢!“不不不!”我赶紧晃晃手,“一个人洗一个人洗!你看我不是把身上弄脏了么?

    我一个人洗!”沈老大和白怜将信将疑的时候,苏晓忽然探出脑袋。“咦?可那是我的澡盆啊。戴太医说要我浸泡yào浴,我连裤子都脱了。”雪白修长的双腿再度在我脑海……我呸!不需要刷新的这么勤快!白怜抱着手:“你真的打算跟苏晓一块洗澡?”沈伊人则皱着眉头:“你……骗晓寒脱裤子?”我一定是听了假消息!两位大姐你们怎么跟我听到的不一样啊!苏晓的裤子是自己脱的啊!不对不对,从更加根本的地方来说,苏晓明明是男的啊!!!

    “我为什么要被骂?!苏晓是男人啊!我们就算一起洗澡又怎么了?”我才说完,苏晓弱弱地道:“原来明大哥你真的想跟我洗澡啊。这样啊……”沈老大却鼓起了眼睛:“你,不许跟晓寒洗澡!有伤风化,值得谴责!”这太不讲道理了!我叫起撞天屈:“就像是我要跟白总管一起泡澡一样,这有什么值得谴责的?”“你、你连我你也敢想!”白怜抬手就是一掌:“死流氓!”啪地就是一巴掌!苍天无眼啊!白怜娇媚地白我一眼,笑道:“怎样?我就是打你,你不服气么?”她笑的像是个花季少女,脸色带着捉弄了自己心上人一般的狡黠笑意。

    我不由得看的一呆,愣愣地道:“服气、服气。”沈老大却怒道:“白怜!你在我面前打我的人,你是什么意思!”“他辱我在先,你打得李太医,我就打不得一个小捕快?”

    “当然打不得!”沈老大怒发冲冠,“他是我罩的,你动他一个试试看!”白怜似乎很想试试看,但是看我发青的面色,也就忍下了一口气,气鼓鼓地抱着手默然不语。“非真,你现在有没有觉得不舒服?”沈老大看我的脸色不好,也忧心起来,探了探我的脉息:“你气息窒涩,胸口该有郁结吧。但已经在慢慢好转了,这是重伤初愈的迹象。”

    沈老大笑逐颜开:“戴太医当真是妙手回春,你连中了伏象一十七掌,他竟然不消一日就把你治好了。”“我看是伏象没用全力吧。”

    我摸着脸颊,打个哈哈:“他今天不是要跟这么多人jiāo手么?要是对我这个小虾米全力以赴不就坏菜了吗?哈哈哈。”“我想也是这个理由。你怎么来这里的?”苏晓在床上欢呼道:“是我是我!我带明大哥来的。本来是想去太医院,但误打误撞到了这里。”

    “原来如此……”沈老大表情放松了下来,看来我的事情真的给她带来不少麻烦。我有些抱歉地道:“老大,对不起……我……”话还没说完,沈老大忽然做了个出乎意料的动作。我看见苏晓和白怜的面容忽然凝结。

    老大忽然伸出双臂,抱住了我,就像刚才苏晓做的一样。苏晓的表情像是世界末日到了:明明、明明是我先来的……白怜则是动也不动像是风化了一般,但眼睛却又透露着一股子愤怒:这女人!这女人!!胸前传来一阵十分舒服的体验。我动也不敢动,生怕现在感受到的幸福会消失。抱着我的沈伊人忽然道:“你骗我。”

    我心中一紧,正在想哪里露出马脚。却忽然觉得肩头微微一热,竟然有些湿润。这是……我不及反应的。

    但身上的玉人声音里的哭腔,却清晰地告知了我现在的境况。“你说过你不会有事的。你说过你会回来的。”

    沈伊人忽然抬头,怒瞪着我:“明非真,你作死是不是?你为什么要跟他打?”“我、我……”我似乎变成了个呆子,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你知不知道,从你被打下台开始,我每一刻都在后悔为什么要让你继续比武。

    我没有一刻不在想着要为你报仇。可是就算报了仇,你也回不来了。”我感受着肩头的那阵温热中包含的关心,尽管口吻不同,这跟苏晓对我说的话何其类似。我突然意识到,这数月来,我的身边,已经有了会关心我的人了。

    我已经跟以前不同了。沈伊人认真地看着我:“非真,我要你亲口答应我,没我的命令,你不许去死。”

    眼神坚定而认真,与苏晓很相似。我过了半晌才慢慢点头,缓缓道:“嗯,我不会死的。我答应……你们。”不等沈老大说话,我伸出手回抱着她。沈老大本来有些挣扎,几下之后也就将脑袋埋在我的肩膀,跟我咬耳朵道。

    “就这一次……让你占点便宜,没有以后了。”我笑道:“每次老大都这么说。”沈老大怒目圆瞪,抬手抄起书桌上的砚台。手到一半却停住了,噗嗤地一声乐了出来。我与她相视而笑。我忽然看到背后的白总管也目露几乎同样的目光看着我。“谢谢。”我对白总管做了个口型。白总管脸上微红,正要傲娇地哼一声别过头去,最终却还是艰难地微微点一点头。

    这次的皇宫保卫战到此结束。本来不关我的事,却还是落到了我的头上,不可谓之不冤枉。但我原以为只是单纯的一件苦差,却获得了比我想象的要多的东西。这也是异数。

    6. 未完

    京城最近发生了数件大事,除去橙王造反被抓,最轰动的莫过于杀联京城分支叫人连根拔起这件事了。杀联在京城的分支,在明非真给出的准确提示下教沈伊人带人一锅端了。沈伊人记下一大功,顺带着连明非真也表彰了。但是抓到的全都是些虾兵蟹将,连个高级点的杀联干部都没抓着。沈伊人甚是气馁。

    明非真却是早知如此,杀联行事何等周密,从伏象身份暴露那一刻起他们就知道此地不安全,所以早早迁移了。

    否则明非真也不会把杀联地址jiāo出去了。以他的话来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跟杀联对着干是需要勇气的。他们是专业杀手一百年,从事经验之丰富当世再无人可比。杀联的口号是: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行万里路不如杀人无数。

    哪怕是你天下无敌,世上总有你还关心的人吧。你不怕暗杀,就不怕你的亲朋好友,妻子儿女遇上他们么?所以哪怕魔教势力比杀联强,但朝廷宁愿清剿魔教也不愿意去惹杀联。因此明非真对剿灭杀联这种事从头到尾都没兴趣。

    只不过杀联的京城分部经营多年这下被一气扫清,恐怕需要一年半载来恢复,距离卷土重来更不知道要等到何时。

    杀联支部被捣破,雷慕云早已经带着所有杀手撤离赶去了其他分部。却唯独丢下了冥途的三人。

    钟凝被打成脑残关在了牢里,好容易恢复了一些。当有人问他叫什么的时候,他迷迷糊糊回答了一句‘老夫钟凝’,然后就叫一帮子侍卫围着狂殴了一顿,差点又被打成脑残。据说他是因为调戏公主惹急了宫中的侍卫,最终在一位大内总管的命令‘哼!调戏公主?他胆子肥了!拉去阉了’之下,让人送进了刀子房。

    遥想一代yín魔钟凝纵横风月场多年,坏了无数女子名节,最终竟被没收作案工具。当真感叹天理昭昭,报应不爽啊。南京一处民居,地下室。暗室之内,一灯如豆。贾云风盯着烛火一动不动。暗室里传来阵阵的臭味,似乎是畜生的便溺一般。原来旁边两张草席上,躺着一个伏象。他遭到自己掌力反噬,浑身多处骨折,已经成了个生活无法自理的废人。这地下室没有通风口,又闷又干,一旦有什么味道更是让人难受的要死。

    贾云风却仍是呆呆地看着那烛光,静静地看着它烧光,如此又过了一天。冥途被杀联抛弃了,彻底地抛弃了。

    冥途的厉害之处除了这四个人的武功高强

    sbf123胜博发娱乐免费小说阅读_www.mamahiza.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