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胜博发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窗说亮话,明白的多。”明非真血红的眼睛往他身上一扫,雷慕云顿觉如坠冰窖,不一会儿浑身不自禁颤抖起来。只觉四肢百骸中一阵刺骨的寒气弥漫,不多时就要冻成一根冰棍。雷慕云心道:到底是饶不过我!但他自知己方这些人xìng命能否保全就看这一关,不敢运功抗寒。只是咬紧牙关强自忍耐,也算是条硬汉。明非真颇欣赏地看他一眼:“此间杀联中人,应该是你身份最高了?

    杀联老板之下有五大主事,十二副主事,你是哪一位?”雷慕云忍着寒意:“小、小人岂能与主事大人相提并论。小人自少年时入杀联,至今已有二十二个年头,积功而上,如今忝为南京支部副主事。”说话间将自己信息说的明明白白,就如同见了上司一般。明非真笑道:“你倒是懂些规矩,跟那些擅自找死的家伙不同。”“小人初见尊者现身已知今日之事决不能成。我杀联讲究行事机变,一次不成决不会终身不成。

    这些人擅自冲撞您老人家,蠢货而已。”“是个明白人。”明非真目光倏变,雷慕云但觉寒气倏停下扩张之势,心口一团暖气护住,心知xìng命是保住了。“别说废话,冥途办事,这次带了多少杀手。”

    “启禀尊者,一共四百七十二人。”皇上那边听得遽然心惊,除了橙王自己的禁军,冥途和黑风十三翼,原来还有四百多名杀手潜伏在宫中。若非是冥途四个首领被分散逐个击破,他们若是领军行动,宫中这场杀戮不知几时方休。“如你们这般素质的有多少?”“不超过一百人。”“嘿,人说神月教去后,外道四魔就只剩下一个杀联了。我看这话倒也不假。光一个京城支部,仓促行事下就能召集四百余个杀手。果真是人才济济啊。”

    “神月教根基深厚,长达数百年,岂说是独剩杀联,尊者谦逊了。”“别谦虚啊。我神月教风流云散,要说找些人出来,三五个还有,要我凑十个人也算是要了我的命了。哪里比得上你们哈哈哈哈。

    只是不知道,这么多人,有几个能如雷副主事这般,挡得住我一招。”雷慕云心头叫苦。别说是一招,刚才被他目光一瞪,如果不是对方有意放过,自己已然冻僵了。此间冥途已去,如雷慕云这般高手只剩下他一个了。其余人数再多,也不会是他的敌手。雷慕云额头汗水涔涔而下:“尊者望重武林,名满天下。

    况且听说您与老板过去曾有一面之缘,不至于会来危难我等小辈。”“哼!”听得明非真不悦地重重一哼,雷慕云不禁胆寒。他知道绝圣十座之一的杀联大老板与散神尊过去碰过面,但是双方都是外道一大势力的代表人物,见面之后会谈些什么自然不会外传。只是不知道双方当时气氛如何。雷慕云盼的是双方既然都是外道的一方雄霸,当日应该相处的不错。但现在看来似乎是押错了宝。却听得明非真道:“我与老板是有jiāo情,你小子脑子转的挺快啊。”雷慕云才略略放心。“但就算我不对付你们,你们又能讨好么?

    你以为此间只有我一人看穿你的身份么?”“尊者请放心,小人的伪装虽然不敢称天衣无缝,总是还有些造诣。”“若是如此,你为什么被龙在天、唐掖、铁寒衣这三人围在中间。”雷慕云一想实情真是如此,脸上倏然变色。“他们不是没识破,只是没揭穿,想看你是那一边的人罢了。

    亏你还小看他们。”明非真继续道:“禁军系统现在正在恢复中,满皇城的找皇上呢。这里虽然已经有了一支,但没人会去持续报讯,我看一会他们还会派人过来。皇城内禁军上万人,你们这区区几百个杀手不知道能挨得了多少发羽箭。啊对了,禁军四大统领好像有一个就死在那边,你们准备好血战至死了么?”雷慕云也不惊慌,自从明非真现身以来他已经思考过种种后果。明非真所说他已经想的明白。他江湖混老,如何听不出来明非真话里有话。

    “小人求尊者指点一条明路。”“要我说来,其实也简单。杀联名下的各个杀手组织看似与杀联息息相关,其实各做各的。他们负责接单,你们负责支援。这件事是冥途和黑风十三翼惹起来的,跟你们这些人其实没关系。你们何必趟这趟浑水?我早说过我只是路过此地,见到故人才出手。你们不来惹我,我自也不去惹你们。”

    雷慕云担任杀联副主事,自然精通江湖消息。他情知神月教散神尊向来如闲云野鹤,即使是教务也不爱多理会。又听到一些他与贾云风的对话,知道他们是旧识。当即信了九成九。“尊者的意思……”“怎么来,怎么走。”

    “小人明白!”雷慕云知道这是他最后一个机会。赶紧回头一召,也不见他说话,只用手势便将蝠群似的杀手们如潮水般退去。明非真看着他们离开,心头最后一块大石也就放下了。这件事里可怕的不是冥途和黑风十三翼,而是出力不小的杀联。

    唯有杀联组织本身,才有这个能耐直接挑战皇权。如雷慕云所说,这般悍不畏死的杀手若是还剩下数百个,他们精擅隐匿藏身之术,即使明非真肯,但要杀光他们谈何容易。这是最好的结果,双方都不必继续留血。明非真转身扶起红妆公主。公主被他大手一碰登时嫩面一热,想要推开却不知怎么没了力气。

    公主赧然道:“原来阁下是……”“啊,就是个宗教的小保镖。”明非真摸摸脑袋上的白发,打个哈哈道:“副职副职。不提也罢。”“您是一派尊者,怎么这么贫嘴。”公主被他逗的噗嗤一乐。她伤势好转不少,但脸色还是带些苍白,这一笑直如鲜花绽放,晓露yù滴。明非真看的眼睛都快从面具里掉下来了。但他不想多提旧事,赶紧对皇上等人唱了个肥喏。

    “在下走了。诸位的穴道可以慢慢以内力贯通。有公主在此,各位不必担忧。”公主一听他要走,登时心里空落落的。但一想到他的身份。【是啊,他是魔教余孽,留在此地只是平添危险,又何必要留】皇上却是截然相反,听说他要走不禁松一口气:“朕行动不便,无法起身,尊者请自便。”

    明非真见他坐在地上的样子颇有些不自在,显然双腿麻痹太久。“在下可为皇上解穴。”“不必!”皇上一摆手:“朕手下自有人能解穴,不劳阁下费心。尊下是神月教中人,道不同不相为谋,请了。”“如此也好。”明非真对皇上一抱拳,正要离开。

    忽然看公主愁眉深锁的样子,略有些讶异,转念一想,不禁莞尔,忙凑到晶莹如玉的小耳朵边上。皇上一看这模样不禁大为光火:怎么个意思!朕还活生生坐在这呢!撩妹撩到朕女儿身上啦!明非真低声道:“殿下莫要忧心,刚才那人我没杀。”“咦?”

    红妆公主却不知道他要说这个,睁大妙目看着他。皇上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看女儿惊喜的样子,分外的不舒服。跟龙在天道:“龙卿,你说这小子在跟公主说什么?”“大概是要拐走公主。”龙在天强忍膀胱的疼痛,拼命的运功冲穴,此刻正是紧要关头,差点让皇上这句话给弄懵了。皇上着急道:“有这等事!不能让她走!龙卿,你领了军令状的,一定给朕把公主拦下来。

    不许他们走。”龙在天忍着即将尿崩的危险,咬着牙滋出一丝笑意陪笑道:“皇上,臣正在努力……”明非真那边却在公主耳边笑道:“殿下是峨眉传人,受佛法熏陶。即使对方罪大恶极,也见不得杀戮。殿下放心,刚才那几个人,我都没杀。我也不爱杀人。”

    “真的?如此红妆写过神尊不杀生之德。”红妆公主见他一教神尊,竟然为了自己放过顶撞冒犯他的人,心笙摇动:“神尊,您、您为何唯独为奴家……”明非真有点尴尬地笑道:“呃,原来我看过一些不该看的东西,自己良心不安,人家都忘记啦。”“嗯?”明非真不由得压低嗓音……“咳咳,老夫……钟凝。”

    “啊?”“在后宫的时候多谢殿下招待。”明非真赶紧转身脚底抹油,“殿下慢慢来,我先走了。”然后一溜烟消失在了眼前。过得一瞬才听得东北方的屋顶传来瓦顶有人踩踏的一声轻响,人竟然已经到了这么远。红妆公主呆呆地看着空处。脸蛋越来越红,红的像是滴下一滴香汗都能做染料了。公主现在有种强烈地被人欺骗还有调戏了的感觉。“你骗我!!”

    皇上一看女儿发了脾气,虽然不知就里,还是乐开了花。

    “哎哟,死人放屁——有缓!”龙在天鼓掌道:“圣上放的好,放的好!”红妆公主脑海里电光火石的重复了一遍刚才与那个钟凝遇到的场面,逐渐把二人重合,大概形貌确实相似。

    原来、原来那时候偷看我更衣的人是他!“散神尊!狗yín贼!你回来!!!”红妆公主迈开大步正要追去,说时迟那时快,一道人影窜了过来,拦在公主面前。“殿下请慢走!”正是刚刚以内力冲开穴道的龙在天,他突然扑出来,吓了公主一跳。红妆公主反shèxìng地一脚踢了上去。那只修长的大白腿只是一抖,正中龙在天小腹。龙在天扑过来时大声叫喊,真气外泄,下门不太牢固。小腹中了这一脚登时天雷勾动地火。

    当真如赵孟頫诗云:时来泉上濯尘土,冰雪满怀清兴孤。时候一来清泉登上,冰雪满怀还不尽兴——裤裆登时就湿了!龙在天飞流直下三千尺,裆下黄白满清泉。

    一阵痛快的解放感像是干涸到枯裂的大地与一场春雨的相逢,不可阻止地突破了阻碍,让流水终于与大地接触。他裆下液体滚滚,一阵骚味扑面而来,红妆公主雪白的瑶鼻一皱,登时会意这是什么液体,顿时退了好几步。“噫!!”皇上却是颇为欣赏,龙在天这人虽然是粗野,但还颇有几分机智。

    他既然不能碰公主,又不能跟公主动手,用这一招虽然不雅,但吓一吓公主,也转移一下她对那散神尊的注意力。当真不俗,不俗。“龙卿这一手不错!朕很欣慰!”龙在天一听皇上似乎不恼,又一次手舞足蹈起来。人在江湖,不得不尿。但一旦要尿,则不得不尿完啊。于是稀稀疏疏又是几滴从裤裆出去。但皇上忽觉不对。“嗯?”皇上只看见地上一道晶莹水线如蛇蜿蜒,曲曲折折,凶猛似兽正往自己这边移动。

    细看之下还带有黄铜锈色,微微透着一股子骚腥味,顿时发现这是什么玩意!皇上历经数劫,终于露出今天最为惊恐的表情。“龙在天!!龙在天!!!龙在天!!!!!!!!呜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嗯?皇上?皇上!皇上!小心有尿!!!”皇上的惨叫声回dàng在皇宫之上,最后一声尤为激烈。

    “龙在天,朕要砍了你的狗头!!!!”此次橙王造反终是告一段落。皇上七子,六龙锁国,橙王却是第一个站出来举起反旗的人物。他忽然起事,打得皇宫上下猝不及防。

    更在杀联杀手的帮助下差点得手。但是在麒麟卫龙在天副统领出色的应变下,先是以身犯险,在橙王身边做间谍,再与六扇门副总度里应外合生擒橙王。之后在杀手伏象手下就会沈副总督,又在御书房之战里表现优异,奋不顾身保护了皇上与公主的安危。当真是居功至伟。

    此战将会永久地录入史书之中,龙在天这个名字也将会千古流传。但民间却不知为何流传着另一个版本,其中真伪难辨,孰真孰假不得而知。但却更好更真实的解释了为何龙副统领在立下大功之后反而被降级三等。有书云:橙王爷怒反真龙,龙统领水淹七军。孰成孰败,一尿成空。肮脏也~(卷三 完)

    【武林之王的退隐生活】 驸马离经

    1. 白发

    我踏着夜色,在暗处前进。雷慕云没有撒谎,真的撤除了在皇宫内潜伏的杀联杀手。至于有没有残党,我觉得成数不高。毕竟我是以神月教散神尊的身份跟他说话,他作为杀联副主事回应。

    如果处理不当会是外道两大势力之间的问题,雷慕云还担不起这个责任。我一路上见到不少行色匆匆的禁军军士,听他们说橙王确实是被生擒在飞鱼坪。紫禁城是彻底没事了。

    但危机还没结束……我的危机还没结束。先不管别的,首先,我这一头白头发得先解决!说到这里,为防还有人不知道,我只好郑重的说一次。我的头发,是白色的。原本就是白色的。嗯,没错,也就是所谓的少年白头。

    我记得我小的时候还有一头的黑头发,直到我开始练易筋经,开始重伤呕血,然后治愈,又重伤呕血,重复几次慢慢不再呕血,身体也开始强壮之后的事。那时候我记得大概练到了六七成火候,头发的颜色也就开始有些变化了。多练了半年,发色成了半黑不白。

    我师父当时喝了两杯,醉眼惺忪地笑道:“这样就对了,练成易筋经的和尚都是老头,老头都是白头发。

    每年师父带你去少林寺,你没看见那么多白头发老和尚么?中!就是这发色,接着练!”我当时傻乎乎地还信以为真,接着往下练。直到我开始练太极神功之后,终于头发全练成了白色。偶尔自己照镜子还美呢。

    直到多年后我才发现,和尚——本来就没头发!!神特么白头发老和尚!!那是白胡子老和尚!!我白头发之后,满门上下的弟子都天天来围观我的新发色。

    大罗山乡的几个小姑娘似乎还挺喜欢,常常围着我。结果我那个被我害得得了阳冷症的师叔总是探头进我房间充满嫉妒地来一句:汝乃天骄何不上九霄?小师姨当时还总欺负我,拿毛笔在我头发上画画,墨水沾上了几天都下不去,头皮也一阵阵的发痒。

    唉……也不知道小师姨现在怎么样了。她要是知道我今天赶走了杀联的杀手,

    sbf123胜博发娱乐免费小说阅读_www.mamahiza.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