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胜博发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招式的立意更比从前高出不止一筹。魔影分光本就是暗杀剑术。贾云风嫌其藏头露尾,只取其繁复招式,辅以他的剑术修为和气机感应绝技,使出来也的确教人难以抵挡。但暗杀剑便是暗杀剑,这么一改,原本的威力也消失不少。如今的贾云风对剑法的领悟又高了一层。遵循原本的剑意,一明一暗的出手,迫的明非真左闪右避。贾云风连施妙着,渐渐令明非真难以闪躲。将他局限在了一个无法再避的位置。远处红妆公主的清冽声音忽然传来。

    “狗贼想做什么!”只见一个距离明非真最近的杀手,忽然拔出背后阔剑,一剑朝明非真身后刺了过去。他的剑上似是抹了一层涂料并不反光,然而长剑一抖声若龙吟,内力之强竟然似乎不下于南俊飞。该当是贾云风手下最强的一个。此人从明非真身后忽展偷袭,却敢抖剑出声,那是吃定明非真在这个角度闪躲不易。加上他的剑剑身宽阔,不适合无声无息的偷袭。明非真在红妆公主提醒之前已经留上了心,立刻侧身躲过。

    那杀手却变机极快,剑锋划了个半圆,一剑撩上直挥向明非真咽喉。这时候贾云风的暗杀剑从旁而至,与那手下左右夹攻。明非真本来就在死角,竟然无处可避。两点寒星近在咫尺,看得人人的心都吊到了嗓子眼!说时迟那时快,明非真的左手忽然保持与天外锋同样的速度抬起,在剑尖将要停在自己咽喉前的时候,一指弹了上去。天外锋上裹覆着气剑,却叫明非真一指震的抬起数寸。左手将天外锋弹开,再落下按在那柄较贾云风慢了一步的利剑上,那人只觉剑上像是忽然落下一块千斤巨石,臂力把持不住,剑尖不由得冲下。

    两柄剑一上一下,间不容发的空隙,明非真哈哈一笑,从无法逃脱的杀阵里跃了出去。这时候远处的众人才吁出一口长气。“我该感谢你。”明非真站的距离贾云风三丈远,深深吸了一口气,仿佛在享受这一刻的气氛,露出怀念的笑容。“你给我一种真的在战斗的感觉。这几年间,你不是我遇到过最强的对手,可这还是第一次有种身在实战的感觉。感觉真不错。”贾云风必杀的一剑没能杀了明非真,却也不十分气恼。

    他今日修为大进,早已不把一招之内的胜负放在心上。明非真再强,也不过是比之前的他强上一些,但与现在的自己相比。他不觉得自己有输给他的理由。

    58. 长剑自空利,迷雾罩狂天

    贾云风冷笑道:“阁下说让十招,却差点连命都让了出去。加上我这许多手下,你认为你还有胜算么?我真是不懂,你与皇帝有什么关系,要这样不顾一切来救他。”明非真看了皇上一眼,打趣道:“因为他是个好皇帝。也许不是最好的,但人生总有些不幸你要学着承担。”“虚言大话不必再说,你若想救皇帝,问过贾某手中的天外锋!”“错了,全错了。”

    明非真摇摇头,如雪般的长发亦跟着摇动。雪白若荧,映在暗夜里显出一种莫名的光辉。“你们的变天行动固然对国家社稷百害而无一利,却不关我的事。如果你不是狂天,也许我会救皇帝,却不会来跟你动手。”贾云风略一皱眉:“这是什么意思?”“十三年前,我与师父受华山掌门,也就是你恩师所托。要点醒一个迷途的青年。他坚信这个青年会是华山派将来的希望。”

    “……”“当时我心有挂碍,只是把那个人教训了一顿,就觉得完成了请托。但事实不是如此,那个青年看上去迷途知返,可是心中却仍有魔障。到现在,仍是一样。”明非真的目光扫在贾云风因为武功大进而显得雀跃的神情。“贾云风,你现在的表情,与十三年前一模一样。沉沦于对力量的追求,无法自拔。辜负了你师父的一番心血。”“你这藏头露尾之辈!焉敢口出大言!”天外锋当空一划,一道青光如冷电疾驰,劈开了两人之间的风雪。贾云风喝道:“我师父陈腐守旧,终生碌碌无为。

    若非是我贾云风,华山派焉有今日!今日之后,华山派将会因为我的从龙之功而获得封荫,就如同你大罗山一般!”“啸傲山林有什么不好?你师父又哪里不如你了?你忙忙碌碌,以堂堂一派掌门之尊,做了杀联的走狗。这就是威风么?”“废话!”贾云风双目一凝,眼中杀气满溢,“加入杀联不过是我为了提升剑道的手段。你如今已不是我的对手,休想以此等言语扰乱我。要想贾某饶你不杀,只是痴心妄想。”

    “我说过,你错了。全都错了。”青铜面具下的双眼上,闪烁着岩浆般的赤狱灼光,仿不似人间之物。“十三年过去,你丝毫无变。为了自己,可以牺牲一切。你看不起你师父,却远远不如他活得明白。这一十三年来你跌跌撞撞,做了掌门,做了杀手,还去做橙王的鹰犬。看上去做了很多事却是浑浑噩噩。你武功提高了,人也杀的多了。但你还是当年那个没长大的毛孩子。为了你的所谓提升,你牺牲了你花一辈子也无法弥补的珍贵事物。”“住口。”贾云风怒不可遏,剑指明非真,“再说下去,贾某人保你血溅五步。”

    “你师父有一点说的很对。你天赋真的很不错。如果你今天能生离此地,我用人头保证,将来的剑术的历史上,一定有你贾云风一笔。”贾云风冷冷一笑:“照你的意思,贾某人今日,无法生离此地了?”明非真没有说话,但这阵沉默却仿佛勾勒出了一张嘲讽的笑脸。默认着这个说法。明非真站在原地,朝贾云风勾了勾手。

    “装模作样。”话音才落,贾云风身法一动,整个人忽然若鹰隼凌空下扑。这一剑去的劲急无比,便像是一枝羽箭破除幽冥而来。这一招是华山入门剑法云台青石九诀的变式。教他临时随心一改,端的是气势凌人。剑到中途他才喝道:“看剑!”但突袭之意再明显不过。

    贾云风对这一招很是满意。他与明非真的十招,对他修为的提升实在是无可比拟。他如今随手一刺,或者无心一挥,内劲、身法、手法、眼力,无不配合的天衣无缝,恰到好处。已经是一代宗匠的气派。长剑犹如劲箭,还未到破空之声已经大作。加上招数出的突然,令人更是防不胜防。但,这一支劲箭,却错失了目标。明非真动也不动,但长剑却以毫厘之差错失了他的身体。

    不但是贾云风,就连红妆公主,皇上等旁观的人也是看的莫名其妙。眼神中除了惊奇更有种意外的荒谬感。这种以剑作箭的招数剑法之中叫做shè式。凡练习这招的剑首要之务便是确保其准。虽然天底下各门各派shè式不尽相同,这个准字却都是列在纲要的。

    所以敢以此招对敌者,都是练了不下千遍万遍,确保手眼合一。要打歪比打中还难。贾云风一派掌门,华山剑术名扬天下。明非真这么大个人,他的shè式竟然还会shè不中?这除了荒谬之外还真是找不出第二个形容词。这便像是看着一个百步穿杨的神shè手,shè歪了放在面前一丈的苹果一样,不可思议之极。

    贾云风心中大恼,回过步来又是一招落雁横空。明非真微微一侧脖子,天外锋便失了准头,从他的身侧再度直刺了过去,还是个空。贾云风喝了一声,拖剑回翔,剑光回闪,从明非真面前梭回。也不见明非真如何闪躲,他微微一偏脑袋,这一剑就挥了个空。贾云风全身如坠冰窖。

    外人纵然不知,他却知道这种感觉。这个场景他再熟悉不过了。这是他十三年来的噩梦,却不想在他武功大进的现在又一次上演了。心中虽慌,手上却再施妙着,神锋灿若光雪,一甩出便是一道匹练白光。但无论他招式如何巧妙,明非真总是能以毫厘之差刚刚好躲开他的剑法。“我说过,你错了。”

    “闭嘴!”贾云风再度连续施展刚才用过的剑法,也仍是无法奏效。他确信自己的武功没有退步,可是不知道如何招数却没有用了。贾云风心中慌乱起来,因为这个情况太不寻常了。最关键的地方是,他的气机感应也完全失效了。从刚才开始,贾云风就无法察觉到明非真的动向。他好像没有动,可是就算完全不动,也不该是如此。

    贾云风的气机感应笼罩在明非真身上,就像是看到一块人形的石头或者木头,根本就没有丝毫气脉的反应。明非真身上仿佛有什么在拒绝被探测,拒绝被认知。好像有一层薄雾在他身上飘散。过去那层迷雾再度出现。他原以为已经追上的距离再度被拉开。

    59. 杀人偿命,欠债还钱

    风雪渐渐停下。厚重的黑云铺满天空,终于还是被一道皎洁月光费力地穿透,渐渐地更多的光亮刺穿了黑暗。月光缓缓填满了大地。御书房外的广场像是浸在一层昏黄的朦胧泉水里,显得情状如梦似幻。明月普照下,贾云风却是在多年之后再一次感受到了什么叫做睁目如盲。他明明看着明非真近在眼前,但眼前的景象仿佛会说谎。他的剑刺过去,却根本刺不到他身上。

    贾云风攻出的每一剑,都被明非真轻松躲开了。贾云风的感觉非常的奇怪,他仿佛在跟一个不存在的人战斗。渐渐地,贾云风随心所yù的那种状态消失了。他再也感受不到自己每一出剑的那种才气焕发。

    他的剑术变得狂躁,在失准之后又愈加狂乱,渐渐显得杂乱无章。仿佛是一个人喝醉了酒在空地耍酒疯一般,一个人拼命地挥舞着天外锋。贾云风……又一次,看不到了。看不到对方的身影。看不到对方所处的地方。他原本以为,他到达了那个地方。他原本以为,今天会是他人生中最重要的一天。

    一瞬间,贾云风明白了一件事,这令他羞愤yù狂。“你刚才是故意的!”贾云风歇斯底里地大吼起来,“你刚才是故意让我!!”明非真不躲不闪,贾云风的一剑从他的肩上砍过,却穿了过去。明非真淡淡地道:“你练成了气机感应,想要探测我的动向。但是,你跟我所在的地方不同。”

    贾云风大怒yù狂,飞斩了数剑,却毫无意义。明非真甚至连手脚都不抬,就躲开了他狂暴的数斩。明非真就站在他触手可及的面前,却又像是站在一个遥不可及的高度,垂首俯视着他。就连他的话语,入耳中也像是从远处飘来一般。“所以我说你错了。”“你,看不到。看不到当年那一战,你与我的差别在哪里。”“你的武功算是很好,再进一步就可稳稳列入顶尖高手之列。

    若你能再下苦功,你就也有机会看见当年我所看见的东西。”在明非真的眼中,贾云风的动作实在太慢了。正如他所说,他们之间的境界完全不同。这是一个当武功臻至一个绝顶高度时候才会晋入的境界。晋入此境的人,运功时能够视快为慢,活在与常人不同的时间内。

    贾云风的招式再巧,一旦慢下来在明非真的眼中也就毫无奥妙可言。所以他能以极微妙的动作提前躲开贾云风的剑。此境在道家武学谓之道心精微,在佛家武学中亦有称为须弥芥子之境。武林中最寻常传的最广的叫法,叫做——神通。贾云风再也无法刺下去,不论他如何运剑,结果都是徒劳的。“神……神通之境……”他干裂的嘴唇在颤抖,似乎浑然不觉自己说了话

    。耳中仍旧传来白发青年的声音。“世上有一些人,武功就是进步的比别人快,机遇比别人好。到了后来,他们成为了这个世间武力最为高强的人。同时,也踏入了神通的境界。这些人里面有些是你熟悉的,也有些你不知道的。

    朝廷的绝峰三人算是一例,武林中推崇备至的绝圣十座又是另一例。失踪了的魔教教主是一例,而我,也是一例。”眼前的敌人,竟然已经踏入了世上绝顶高手才拥有的境界,贾云风已经战意全无。

    这个人为什么会这么强?他才这么年轻……白发……青铜面具……从白色的头发,还有面前的面具,贾云风忽然想起了一则传闻。魔教数年前突然出现了一个高手。坐上了悬空数十年的护法神尊位置,并协助魔教教主西门吹灯统一了神月教的两宗。那个人……便是常常戴着一个可怖的面具,还有一头雪白的长发!

    “你是魔教散神尊!”这句话本是以正常音量说出,但说出来的时候却似乎被什么东西局限在一个细小的范围内,无法外传。“你猜中了。”贾云风忽然斗志涣散,他在这一刻才知道自己究竟一直在招惹的是个什么人!明非真走上一步仿佛鬼魅般站在贾云风面前。“但现在,我们应该好好谈谈我们之间的事了吧。”贾云风感到自己被对方气机锁定,无法动弹。“你原本有这个机会一窥世上最上乘的武学境界。

    华山派的武功,可以让你臻至此境。但从你刚才弃用本门苍龙剑,而用杀联的魔影分光。我想你没能更上一层楼的原因,已经很清楚了吧。”明非真淡淡地看着贾云风,青铜面具下的声音异常冰冷。“我说过,如果你今后有时间的话,你的剑术还会大进,进步到世间罕有的地步。”

    一根手指,缓缓迫近。仿佛是陷入了噩梦,贾云风感到自己绝对无法躲开这根手指的进攻。明明知道它在靠近,双足却无法自主逃走。就像是十三年前落败的那一次。贾云风仿佛梦呓一般喃喃道:“我、我……给我时间,给我时间,我会变得更强、更强!”“不错,给你时间你会变强。”

    明非真淡淡道:“但你不配,拥有这个时间。”“为什么!为什么!我跟你无冤无仇。我、我……”“我早说过,你跟十三年前一样,只是个没长大的毛孩子。你华山派传了几百年,无数前辈豪杰用xìng命守护的金字招牌,让你亲手玷污了。一派掌门,是用来开玩笑的么?没有这个觉悟,就不要接这个位置。”贾云风仿佛被人

    sbf123胜博发娱乐免费小说阅读_www.mamahiza.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