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胜博发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里抱着消失不见的可人儿。英风飒爽的红妆公主,此刻像是小女孩一般躺在他的怀里,眨着星眸痴痴地望着他。她的喉咙只红了一点点,没受到多少损伤。是他救了自己。公主原本很讨厌他的,却没想到再见时,会对他投去如此目光。因为,公主没认出来,这人就是她追杀了许久的yín贼。因为这个男子,拥有一头,如霜雪般的白色长发。

    54. 冥途地狱苦,不妒世上花(上)

    “来者何人!”第一个打破沉默的,却是恢复了五成功力的南俊飞。这本不是该他出头的时候,但无奈自己的结义大哥像是看傻了一般的盯着那个白发男子。其他杀手却是只听大哥的直属,无奈唯有南三爷担起重责了。“此处杀联办事,挡者后果如何,阁下还需自己掂量!”这句话和着内力送出,穿越了雪风,送到那白发男子所在的地方。然而却不见对方有任何的回应。

    那个戴着面具的白发男子抱着公主,朝他们缓缓走来。样子很是滑稽。风雪刮的这般劲急,内家高手身上却都留不下积雪,也不会叫雪弄湿衣服。他们运行内功,自然能将雪不住融化。然而那白发男子却是一如常人,黑衣上的积雪缓缓铺落,越来越多。他走路也是慢慢吞吞,似乎逆风而行颇受影响。一脚踩进积雪里,似乎还颇费劲的将脚拔出来。再‘嗒’一声踩在地上。他就是这样保持着啪嗒、啪嗒的脚步声响慢慢走来。简直是轻功中踏雪无痕的正反面。这模样实在普通的不能再普通了。

    飞雪之下,一个渐渐被雪染白的普通身影,缓缓走向刚才还是人间炼狱的那个修罗场。走向那数十个制造出这血腥场面的恶鬼。这模样也实在可笑的不能再可笑。就连那个青面獠牙的青铜面具看在南俊飞眼里也只落下滑稽的印象:那不是黑风十三翼行动时候的面具么?这个小子从哪里趁乱拿了一个就敢来装神弄鬼,嫌命长么?“你们两,随我去。”南俊飞叫来两个杀手,贾云风身边这批杀手是杀联特派直属于他的,不需要听其他人的号令。但南俊飞叫来的却是平素跟他关系不错的,那两人看看首领没说不,也就跟着南俊飞走。

    南俊飞带着两个杀手与白发男子迎面而去。步行至他面前,哈哈笑道:“此路通往冥途,兄台想好了么?”南俊飞这才有时间打量清楚这白发男子,只见他身材伟岸,大约跟伏象仿佛。练武之人中这样的体格也不算罕见。五官皆被面具所挡,也看不清楚。但可以清楚知道的是,那一头白发却非是普通的少年白头。

    尽管在风雪中,南俊飞也看的真确,那发丝根根如雪,发质晶莹,绝不是常人所有。而是因为修炼了某种功法所引发的特异现象。这一点引起了南俊飞的小心,他略一伏低身子,手里扣了一把刚拿到手的飞刀,另一手准备掌击。“兄台再不留步,就别怪老夫不客气——”噗地一声!也不知道白发男子做了什么,没有人看到。南俊飞猛地朝天喷出一口鲜血。像是被人重重地打了一掌,又仿佛是踹了一脚,不得而知。

    但他的胸膛上却陷下个大洞。南俊飞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只知道刚准备出手,胸口就好像中了一记大锤,人便横飞了出去。在他落地之前,他见到随他而来的两个杀手像是两个皮球似的比他更快的掉在雪地上。而白发男子的前方,依旧畅通无阻。奄奄一息的南俊飞眼里,那个普通的背影,正散发着一股无可比拟的强大威严。青铜面上无嗔无喜,他继续向前行走,艰涩的步伐一如既往,仿佛十分难行。可却没有因为阻碍而停下或减缓任何一步。他保持着固定的速度缓缓而行。发出着固定的脚步声。那模样十分的普通,也十分的可笑。

    可是杀联的杀手们却笑不出来了。他们如何还不清楚是来了强敌。南俊飞的武功如何大家心知肚明,却教这人无声无息的收拾了。一个小队长请示贾云风如何行止,贾云风却是一副目瞪口呆惊魂未定的模样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两个杀手互看一眼,心中明了。抽出腰间长剑一左一右冲上。后面又跟了三人,用的却是拳脚。

    前面二人合围上了那白发男子,一指咽喉一指下肢,出手便是组合的杀局。身法迅捷,手法凌厉,端的是不可小看。这两人在贾云风手下也是出名的身法高超,他们自信一遇到什么问题立刻就能凭借过人轻功闪避。纵使不敌也能全身而退。但却能为大伙刺探出此人的武功虚实。后面的三人却是以逸待劳,只要看到有空隙便会chā手。任他武艺高强,双拳也难敌四手。只见前面那二人左右夹攻,剑光一左一右闪去,剑尖即将落在白发男子身上。忽地剑尖一转,两道电光飞驰回来。剑光大盛,彷如雷电行空地穿chā回去。鲜血一滚地上两道血痕。

    两个杀手的尸身已经落在地上。相比飞回时的快逾奔雷,这两剑刺去时候的速度简直慢的像蜗牛。后面三人根本不知道对方用的是什么手法,他们什么都没能看到。包括他们自己的下场。在他人眼中,这三人就像是三个不可理喻的醉鬼。白发男子拖沓而行,慢慢悠悠的。这三人站立不动,围着他什么也不做,却静静等他路过。待他走远,再缓缓昏倒。却是在不知不觉的时候,被人点了睡穴。抱着公主的白发男子没有停下脚步,一瞬也没有。啪嗒、啪嗒的脚步声音,似乎变成了一种可怕的音符。这个男子不说话,也不看任何人。

    没人知道他想要干嘛。但却也没有人能阻止他。杀手们不知道他们在跟什么战斗。他们不知道他是谁,甚至不知道他是人还是鬼。那个人就只是缓缓走来,已经从根上动摇了他们的斗志。雪风呼啸与沉闷的脚步声合成了一组旋律,一组催命符似的旋律。杀手们的理智似乎每一刻都在被这煎熬的旋律挑拨着,他们感觉自己的xìng命危在旦夕,却又无能为力。他们脑海里不约而同闪过群起而上将白发男子斩成ròu酱的画面。

    但没有人行动。不是觉得没有胜望。而是不敢。就像是羊只再多,还是会在一头狼面前瑟瑟发抖一般。此刻的白发男子,身上仿佛就散发着这样的气质。令这些片刻前还杀人不眨眼的恶鬼们如羔羊般的瑟瑟发抖。他们终于能理解被屠戮的禁军兵士们的心情了。白发男子,却在此时停步了。

    他在与贾云风约两丈外的距离停住了步子。却出乎意料的没有跟贾云风说一句话。白发男子——明非真忽然扬首望着天上,雪落无声,心绪仿佛初雪一般的宁静透明,不禁喃喃道。“好大一场雪……”青铜面具后的声音,透露着淡淡的落寞。————————

    55. 冥途地狱苦,不妒世上花(中)

    明非真望着被雪填满的夜空,许久才长叹一口气:“……我终会找到你的。”再看其他人,一众杀手脸上具是惊恐,一众朝廷武士却满是惊喜。皇上从一开始就见到明非真救了红妆公主,心中对他十分感激。见到杀联杀手上前的时候也想过叫他小心,只是却惊叹此人的武功之高,简直是闻所未闻。

    之后再见他出手,惊讶的程度渐渐盖过了担忧,目前处于无言状态。龙在天则越看越惊:妈了个鸡!这小子从哪个野地里跳出来的?武功高成这样?他踢bào南俊飞肺那一脚快的老子连他什么时候抬腿都看不见,他还手里抱着个人?!这家伙不是神仙变的吧!唐掖却是越看越奇怪:这是……大哥么?这头发怎么看都是真正的内家高手的头发,而且他体格跟大哥也不一样,这是怎么回事?但要不是,世上哪来这样武功的人?

    其余武士:妈妈咪呀!来高手了!我要得救啦!明非真似乎能从他们的表情中读到以上信息,不由哑然失笑。他为了不被认出来,特意施展了缩骨术改变骨相。现在看来比平时矮上了不少,手脚长短也都变了。现在看起来真的没有问题,这让他松了一口气。

    缩骨术施展费时,他着实花了些时间。可没想到的是才片刻功夫,这里竟然尸横遍野。禁军军士无一幸免。贾云风与明非真对面而立,看起来失魂落魄的样子,似乎是从明非真的白发和气质认出了他。明非真正要跟失魂落魄的贾云风说句话,却忽然注意到了有一双明媚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低头去寻那目光,先见到的是那雪肤上的六瓣娇艳梅花。梅花红艳,肤色却是奇白。

    往下才是一张宜嗔宜喜的精致面孔。明艳照人,这是个好词语。不是不艳,而是艳丽的大方脱俗。不是不媚,而是柔媚里也透着一阵骄阳似的光芒。明艳照人四字,正好给明非真心中涌起的惊艳一个最好的诠释。感觉来了南京之后,遇到的美人不少,具是各有擅场。沈伊人火辣,白怜娇媚,红妆公主明丽大方,却也不失为美人。还有苏晓……呃。明非真忽然觉得头有点痛。晃晃脑袋,才看向公主。

    一向是英姿飒爽的侠女公主,此时像是小动物似的乖巧,温热的娇躯一动不动,乖乖的待在明非真怀里。被他灼人目光看来,不自禁地便轻轻倾首,垂下了秀美容颜。看见刚才还凶神恶煞的追杀自己,现在却一副羞答答的模样的公主殿下,明非真不由好笑。对着公主笑道:“殿下你好啊。”“您、您好。”【他的声音……真好听】红妆公主痴痴地想着。但这个想法却也令公主羞不可抑。“我先解开你的穴道。”

    明非真不懂华山派的点穴手法,何况贾云风所学已经超出本派所学,点穴手法更是特殊。再何况,公主身上的衣服被贾云风气剑毁去大半,只余下一件单衣,碰到哪里都不合适。所以明非真干脆拿起了红妆公主的纤纤皓腕,渡入一道真气。红妆公主浑身一热,随即手脚便觉能动。手足一旦恢复自由,便能自由活动。但她被锁穴道后又受伤又心神激dàng,只觉手足无力,身子软绵绵地本能就往明非真身上靠去。

    红妆公主平素xìng子腼腆,她师门武功与佛家相近,她自己也算是半个佛教弟子。所以一向守礼自矜,对男子向来都是不假辞色的。但刚才就像是自己主动扑在人家身上一般,本就微红的脸颊便像是饱饮美酒,粉霞扑面。

    明非真知道她手足应该酸软,也没想太多,将她纤细的身躯抱得更紧了些。只是红妆公主双腿实在太过修长,明非真施展了缩骨术后还是以从前的手长习惯来抱她。这随手一抱,一手扶着她的玉背,一手垫在细软绵弹的大腿下,却有大半截身子悬空着。明非真不礼貌的目光很礼貌的巡视了一遍那双结实饱满,细幼白嫩的大长腿。

    看的啧啧称奇,明非真纳罕道:“殿下……”红妆公主此时姿势不雅,正觉羞人,但出言提醒似乎会冲撞这位侠士,正不知道如何是好,听得明非真说话,便应道:“侠士有何要事?”明非真笑道:“没什么,只是您腿可真长。”他戴着面具,打量人家大长腿的事情没有暴露,但是自己却讲了出来。红妆公主呆住了,心中发苦,却不知道如何回应。从小她便知道自己长得比寻常女子为高,不比皇姐的高度正好,就连母后也说她生的太高容易令将来的夫君蒙羞。后来越是长大便越是苦恼。她学武艺很快,哥哥们有时候敌她不过,便取笑她是傻大个。

    她便常常躲起来一个人哭。此后她游历江湖,行侠仗义,渐渐便看淡了这件事。更知道自己不需要靠男人,所谓夫婿蒙羞一谈,也殊不在乎。可心里到底还是不太喜欢自己这异于寻常女子的身高的。

    今天这个第一次见面,对自己有救命之恩的男子竟然也这么说,她忽然觉得心底一空,有种莫名的失落感。忽然身子轻轻一晃,那人伸手到她雪白润腻的膝弯,毫不费力将她抱好了。从那个奇怪的姿势修正了回来。听得那人说道。“真漂亮。”“……”只是这三个字,红妆公主心底的不快忽然一扫而空。

    取而代之的是一阵说不出的开心,和一种她从未感受到过的心跳加速的感觉。红妆公主看着那张冰冷的青铜面具,从那张无法表述出任何情感的脸上,她似乎感到了一种灼人的热力,将她整个人都烘热了。尤其是脸周围的空气,忽然都热了起来。红妆公主声若蚊呐,轻轻道:“谢、谢谢您。”

    说罢埋首进了明非真怀里,不再与他对视。明非真正觉这丫头怎么了,远处皇上的声音传来。“大侠!大侠!请问小女如今安好?”皇上看见明非真救了红妆自是喜不自胜,但一直不见女儿说话,唯恐刚才还是被贾云风所伤,不自禁叫了出来。“皇上请勿担心,公主好得很。”这句话是以传音入密送入皇上耳中,皇上听来便像是有人近在咫尺的说话一般。皇上却心道:这声音听来年龄不大,怎么此人却有这般深湛的内力修为和这般可怖的武功……而且这声音似乎在哪里听过?也真是奇哉怪也了。

    现场的气氛却仍如冰凝结,杀联一方的杀手们没有一刻放松过。但却将希望放在他们的首领身上。贾云风沉默许久,终于开口道。“你、你是……”贾云风看着那明非真的满头白发,回忆跌宕如潮涌来。那天也是一个雪天,那个少年也是这般的静默不言。场景何其相似。看着明非真,体魄伟岸之极,肩宽厚背身材颀长。一头的白发懒散的垂着,不束发绾。活脱便是那少年当年的样子。

    “你……阁下是谁?冥途办事,是何方神圣干预?”贾云风说出话来声音有些发颤,然而他自己却没有注意到。明非真将怀中的红妆公主轻轻放在地上,公主“贾大掌门,原来就是狂天么?”明非真的语气轻松活泼。并不像是势不两立的仇敌,反倒像是一对多年不见的朋友。“我就说嘛,凭你的能耐,十

    sbf123胜博发娱乐免费小说阅读_www.mamahiza.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