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胜博发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来。“你想救他们么?”贾云风眼睛看着发生的一切,背对着皇上,却像是背后长得眼睛一般,笑道:“皇上若想救人,只需告诉我传国玉玺何在即可。”皇上心中骂道:痴心妄想!贾云风却道:“既然如此,皇上何必多言,静静看着便是。”他三十岁后接任华山掌门,武功更趋精纯。如今的他内外功具臻化境,于剑道更是一步步迈向更高的境界。否则也无法压服如伏象钟凝这等高手。但此时他的能耐却是超乎想象,竟然可以目不斜视,却又能回答皇上心中所想。皇上也是为之一怔。猛地地上一阵劲风,吹起一轮雪花,自下而上朝贾云风席卷而去。皇上一看不禁大喜,出手的人竟是断了一臂躺在血泊中的琥珀。他被贾云风一剑断臂,身上更是中了多剑,可是贾云风却没点他的穴道。琥珀当时便察觉此事,只是一时隐忍不发,诈作昏倒等待时机出手。然而贾云风并不惊讶,他只是微微一转身子。琥珀势在必得的一掌登时落空。两下相比,其实贾云风与琥珀内力不相伯仲,但贾云风却能把握琥珀的招数提前闪避。便像是一只全力一击却扑空的老虎,劲力再大也无济于事。两者所差的无关武技,而是境界上的不同。贾云风当年与白发少年一战,所悟到的除了剑芒,更重要的是一种武道上的可能xìng。少年与他的一战无时不刻的浮现在他脑海,白发少年击败他的手法,他仍然历历在目。他只用眼光就消除了剑气,眼睛都不看就避开了剑招。事隔多年后,贾云风隐隐悟到,那不是武功,而是境界。一种区分了凡人与天才的特殊武道境界!贾云风得知了这种可能xìng之后,再也无法将自身的将来完全放在华山一派的剑法上面。他苦苦寻找能令他接近那境界的剑术,答案却是七年前在杀联中找到的。那剑法叫做魔影分光。魔影分光在杀联之中只算是不入流的武学。但它自有其特殊之处。在黑夜中以光遮影,以影蔽光。是一种玩弄光影,在暗处杀人的剑法。好听的话叫做幻术,不好听就叫做障眼法了。贾云风却为此而卖身入了黑暗界。他看重魔影分光的地方在于它的特殊修炼方式——遮住双眼在幽暗里练剑。贾云风初时遮住眼睛,但以他听风辨位之能仍然可以耳代目。于是他连耳朵也遮住,纯靠着内功的气息感应去探测事物。此谓气机jiāo感,是内家高手jiāo手时候才会应用的方法。他却是无时不刻的在使用它。就连创制魔影分光的人也无法明白贾云风在做什么。但这个天才横溢的剑手自己知道。他清楚明白自己的追求是怎样的。于是这样糅合了当年那份记忆与冲击,加上异想天开的苦修,一练就是三年时光。贾云风再重新睁开眼睛的时候,他已经不需再用眼睛去看,耳朵去听,光靠着先天气功的气息感应就足以代替耳目。甚至只要他想,他可以光凭气机jiāo感探测对方身上真气强弱,从而推断武功高下。贾云风躲开了琥珀的致命一击,冷笑道:“背后偷袭?琥珀大人一世英名。今日怕是要付诸流水了。”琥珀哪里有功夫理会他的冷嘲热讽,他只余下单臂,一掌落空登时又发一掌,掌力依然雄浑。此时方才看出琥珀内力精深独到,实不在伏象之下。他身受重伤,断臂加上失血过多,这一掌仍可如此凌厉,当真难得。只是这一掌,依然没能击中贾云风。他就像是周身上下都长了眼睛,琥珀的手掌才动,他已经开始准备了下一步。若论武功高低,似贾云风和琥珀这样的高手,就算能分出胜负,也当在千招之后。但贾云风气机jiāo感上的境界,却让两人分出了高下。贾云风再避过这一掌,喝道:“穷途末路,能当何勇!”左手抽出一道凌厉的冷光,快疾无lún,取得是琥珀没能防御的弱点。皇上想要喝停,却为之不及。琥珀连趋避都来不及,喉管上喀嚓一声,发出了仿佛是切苹果般的清脆声响。元圣帝心中狂呼:不!!!!鲜血成一直线狂飙而出,琥珀倒下的躯体只余下和冰雪一般的冰凉。元圣帝眼眶泛红,喉中嚯嚯作响,却仍是毫无办法。贾云风收剑回鞘,冷漠地道:“此人是为你而死的,他们,也是为你而死的。”看另一边,禁军队伍此时已经遭屠杀大半,过百军士如今只剩下十来人。情状凄惨如同人间炼狱。“皇上,你想清楚了?”皇上默然看着禁军惨死,心在滴血,却无法回答贾云风的问题。他只能一遍又一遍地对众军士道歉。贾云风淡淡道:“皇上果真是铁石心肠。”一个杀手杀到此时,遥遥抱拳问道:“报告首领,只余下十人,是否要杀?”“我说过了,不留活口。”“遵命!”不!!皇上心中的呐喊仍然无法冲出喉咙。口称遵命的杀手回手便是一掌,重重拍在那个禁军统领的后脑,登时传来西瓜摔破般沉闷的一声响。那统领身子一软,缓缓倒了下去。贾云风一如既往的淡漠,他的命令不像伏象般复杂,瞻前顾后;也不像雨夜私人感情太多;他的命令总是清晰而简单。留,便是留。杀,便是杀。不带半丝感情。

    53. 长夜浸黑衣,尘雪染白发(下)

    禁军已经屠戮殆尽。一个杀手从人群中奔回,他手中扶着一个高壮汉子,一看面目正是伏象。“首领,已寻到二爷”看见伏象重伤的惨状,再一探脉气,发觉他全身武功尽废,一甲子修为竟然付之东流,贾云风不禁既悲且讶:我等早已查明宫中如今好手无出琥珀。此人最多与二弟战成平手,何况他才刚回宫,没道理能把伏象打成这样。“四当家呢?”“报告首领,四爷依旧下落不明。去找四爷的兄弟也还没回来。但据信,红妆公主曾与四爷接触,应该有些线索。”贾云风刚才也听到了自然也知道,但还是不禁纳罕:四弟虽然贪花好色,可办事却狠辣机狡兼而有之,落得被公主追杀落荒而逃。按理不该如此啊。伏象武功全失,钟凝下落不明。冥途出道以来还从未遇到过这种事。虽说计划完全,他们武功也凌驾宫廷高手,但仍是付出了惨痛代价。要改朝换代,光靠一个杀手组织,到底还是轻率了。贾云风入杀联数年,与伏象等人出生入死。也算是建立下了些兄弟情谊。二弟重伤,四弟下落不明。他走近正在运气吐纳的雨夜,一掌拍在他后心助他行功。贾云风功力深厚,有他相助,南俊飞的《通元吐气篇》运使更加顺畅,不多时疗伤完毕。重伤虽然不能痊愈,起码也不是站不起来的状态了。“大哥!你总是来了!”贾云风点点头道:“橙王殿下预留下这一手,由我来殿后,毕竟是做对了。”“大哥,传国玉玺您……”“正要去拿。”广场上,血已流干,残声亦绝。雪地尽成腥红。贾云风此时才回头去找皇上,他手掌不动,皇上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被他眼光一扫,身上穴道登时解开,虽然手足受制,毕竟能说话了。“贾云风!你、你这个丧心病狂的东西!朕不杀你祭将士,朕誓不为人!”凑到跟前的南俊飞冷笑道:“皇上这句话可说的太早了些。传国玉玺一jiāo给橙王殿下,皇位谁属,还在未定之天呢。”贾云风道:“三弟不必多言,只要皇上jiāo出传国玉玺,我自然保他无恙。”这句话说得自信之极,浑不似橙王府上一介贴身随侍。皇上气的脸皮都成了青紫色,气喘吁吁地道:“放、放你妈的狗臭屁!!传国玉玺乃是国之大宝,君王岂能受胁jiāo付旁人。你简直是荒天下之大谬!”“皇上别着急,首先,你不了解我贾云风,也不了解我冥途的做法。冥途是杀手组织,我们只负责杀人。只是杀谁,怎么杀,要么看主顾意思,要么看我们的意思。”“任你如何口如舌簧,也休得妄想朕会屈服!你们能如何,南俊飞也没少跟朕说。只是你们要用刑,嘿,那用刑的人是不是还没到啊?”“我不必用刑,也自有办法。”贾云风似乎成竹在胸,却是淡淡地道:“您觉得为什么我们要挑在这个时候动手?我们的计划如此仓促,为的难道就只有御前比武这个机会么?难道您没想过,我们肯冒这个险,肯定是有相应的把握在手么?”皇上不知道为什么这时候他还要问这种缥缈的问题。他们挑在今天动手难道还有什么讲究不成?但皇上是聪明人,动念一想下去,登时有一个可怕的念头冒了上来。贾云风忽然道:“对,因为你的女儿会回来。”这目光一扫,红妆公主忽感到能开口说话了。皇上却先看破了贾云风的用意,怒道:“jiān贼!你敢!!”“在下胆子小的很,什么也不敢的。”然后贾云风转问公主道:“请问公主是否见到过我四弟钟凝。”“自然是见到了。”红妆公主寒着脸道:“本宫见到钟凝,已觉得是世间少有的恶心。再见到你,才知道什么是天外有天。阁下无辜造这等杀孽。”“成王败寇莫不埋尸无数,冥途造的杀孽并不比您父皇造的多。我想问的只有,我四弟在何处?”红妆公主怒道:“斩成ròu酱,喂狗了!”“好得很,这个回答在下很满意。”说罢贾云风捏个剑指,手指上豪光一现,却非剑芒,而是更上一层楼的气剑。凝气于手,剑气锋利如真剑,可与真刀真qiāng比斗。气剑不同剑芒,罕见非常。上乘的剑客能修炼出一寸许的气剑已是不简单。贾云风手指上凝出一尺来的气剑,修为简直是骇人听闻了。皇上心道:此人年纪不大,怎么修为如此精纯。就算是琥珀万全之态也不会是他对手,皇宫内决计无人能敌!贾云风气剑贴着红妆公主的单衣划了四道。公主衣衫本来穿的单薄,在剑气下化为数条破布。娇躯无法动弹的公主身上仅仅留下内里一层单衣,动人的曲线纤毫毕露。她被剑力所推,整个人狠狠摔在地上,撞得肩膀红肿,正好从露出的雪肤上看到。贾云风解开公主穴道,为的也是能在折磨她的时候惨叫,让皇上心疼。可是红妆公主天xìng倔强,却是不发一语。“若不叫疼,有得殿下苦头吃。”公主咬紧银牙,还是一言不发。贾云风不再客气,一剑刺在公主雪白的肩头。肤光胜雪,吹弹可破的娇嫩肌肤受不得气剑摧残,登时鲜血长流。红妆公主面露痛苦神色,却仍是哑忍不言。皇上却是大为心疼,忍受不住了:“畜生!你做什么!有种冲着朕来!”“父皇!女儿一条xìng命算的什么!”红妆公主肩头鲜血颤颤流下,她却是寒着脸,淡淡地道:“他利用女儿xìng命jiāo换传国玉玺,得到玉玺后一样会杀您。唯有保住玉玺,我们才有一条生路。”红妆公主话没说完,贾云风截口道。“公主好计算,但这下却算错了。我杀人不眨眼,您应该知道。”贾云风语气仍是淡淡的,就如同他下令杀人时一般无情,“对女人,也是一样。”他聚劲于指尖,锋锐更胜于寻常利刃。仅仅只是将手指靠近,就有可能取了公主的xìng命。“住手!”“我数到三,传国玉玺在哪?三、二……”皇上察觉他身上杀气是真,慌神道:“不、不!不行!你要什么你尽管说,朕授你爵禄,封你华山满门!你要什么都行,只要你放了红儿。”红妆公主急道:“父皇,他不敢动孩儿的!”“红儿莫再多言。贾云风,只要你肯放了红儿,要什么朕给什么。”以元圣帝的嫉恶如仇,能说得出这样的话来,这只能说是父爱如山了。红妆公主心头一暖,却不知该怎么办。贾云风一字一顿地道:“我要,传国玉玺。”“你要别的朕都给你,只要你饶……”“一。”贾云风盯着皇上的眼睛,一字一顿道:“时间到了。”贾云风大手一扬,毫不留情。剑气所至,红妆公主咽喉上出现了跟琥珀一般的景象。一抹腥红掠过,公主缓缓瘫软。“红儿!”皇上不料贾云风穷凶极恶至此。血灌瞳仁,涕泪纵横大喊道:“红儿!红儿!贾云风你这个畜生!朕要杀了你!”皇上仿佛一头负伤的野兽,拼命的驱动着无法动弹的身躯。哪怕是用咬的,也要除掉这个丧心病狂的恶魔。贾云风杀了红妆公主,仍是云淡风轻:“我只杀了你一个女儿。传国玉玺在哪?你再不说,后宫,就是我的下一个目标。我会杀光你所有的女人。”皇上的面色变得更加难看。贾云风知道此计已经得手,只要静待皇上在绝望中崩溃即可。但忽地,贾云风的脸色也变了。他自从幼学剑,对以剑杀人之事早已是专家中的专家。可刚才杀红妆公主的一剑,他明显感到了违和感。手感是对的。但声音不对。如同杀琥珀那一剑会发出相应的声音一般,这割断喉管的一剑却没有反馈出相对的声音。更奇怪的是,连周围都安静了。贾云风没有看她的尸体,他从不看死人。因为没有任何价值。他的气机jiāo感已经可以帮他做到这一切。哪怕是假死,也绝对逃不过他的探测。可是很奇怪的是,他探测不到任何气机。一个刚断气的人,不该是这样的。一个手下声音发颤地道:“首、首领……她……”“我知道……这很奇怪……”贾云风仍是没有回头看,只是自顾自的想,自己刚才的一剑出了什么差错:难道我刺了假公主?不对,难道我用了假气剑?只是这个时候,皇上的话却将贾云风的思绪拉了回来:“红儿呢!红儿去哪了!”贾云风这时候才察觉出不对,忙回头一看,红妆公主整个人都不见了。像是凭空消失一般,如字面意义上说的,就是不见了。与此同时,远处传来了淡淡的说话声。“你们也闹够了吧。”这说话的声音很奇怪,似乎就在身前,但又似乎离得很远。就像每一刻都在变换方位一般。贾云风第一个找到了声音的主人,刚一见到他,贾云风仿佛就中了定身法一般,整个人都定住了。那人来了。他来的很轻。像是月光穿透树桠,像是霜雪悄悄凝结。不知道何时就出现在了你的面前。他戴着一张鬼怪似的青铜面具,穿着一身的黑衣,怀

    sbf123胜博发娱乐免费小说阅读_www.mamahiza.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