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胜博发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什么都没留下,连俘虏都带走了。我从衣服堆里窜出来,唉,身上又更臭了!我本来是来找东西化妆的,谁知道什么都没找到不说,还要躲在这鬼地方……我看着手里的面具和夜行衣,面具倒是还好。但衣服的话想想自己的身形,也没法穿得下。再加上我这个体格要是贸然出现也太过招摇了吧。橙王今天虽然已经败了八成,可还是有翻盘的机会。到时候一场混战,场下不乏熟悉我的人,要是被认出来就不得了。还是要乔装过才行啊…………算了,船到桥头自然直,也许皇上根本不需要我去救他。我要先去洗澡!

    48. 狂天舞金阙,魔影幻分光(上)

    “老子跟你拼了!”雪越下越大了。空dàng的御书房外,像是障壁般的雪风中,南俊飞这一声惨喝显得无比的凄厉。这已经是不知道第几次他被琥珀的拳风掌劲打倒。但他仍然咬紧牙关,运起《通元吐气篇》,积累着再度站起来的力气。《通元吐气篇》疗愈内伤有神效。南俊飞习练多年,修为精熟,若要与他比长力,就算是伏象或也不能胜他。但《通元吐气篇》也不是万能的。内伤可以治愈,但失去了的真气内力是不会补回来的。随着一次次的消耗。南俊飞的疗伤效果也在每次递减。从一开始能恢复八成状态到五成,到三成,甚至现在只余下让他勉强能像个普通人一般站起来而已的气力。但他仍然站了起来,明知对方是无法战胜的对手。他还是一次又一次的发起了进攻。若非南俊飞行的不是什么好事,这一幕还真有些感人。琥珀深感无趣地看着躺在地上的南俊飞,心里想着的却是其他事情。南俊飞早该死了。皇上下令可以杀他,而他现在也没有丝毫的抵抗之力。琥珀要杀他只是举手之劳。琥珀之所以没杀他不是玩敌之过,他留着南俊飞一条命,是为了等待之后出现的杀联高手。琥珀久在君王侧,负责大量的情报机密工作。而他又是皇上的近卫,因此对于杀联——这个最有可能直接危害到皇上安全的组织——的消息最是热心。冥途能在短短六年之间成为杀联第二的杀手组织绝非侥幸。他们手下也有不少人,但能称得起是首脑的人物只有四个。狂天伏象,雨夜钟凝。雨夜南俊飞在此,琥珀已经见识过了。但他也听说雨夜不是以武功,而是以轻功暗器为长。与他出手所试大致吻合。至于钟凝则闻名于其凶残好色,本事反而不大。但主要的是狂天和伏象这两人。据说不管哪一个都是让白道武林方面伤透脑筋的人物。他们的身份神秘,平时在哪里出没也无法得知。伏象是内家掌力的高手,听说内力之强已经是特级高手的地步。若是如此伏象与他琥珀该是同级数的高手,只是谁强谁弱,不打一场也没人知道。狂天则非常神秘。见过他的人几乎都死了,只知道他的武功似乎还要在伏象之上。但却没人知道他使的是什么武功,只有人知道他使一柄剑。一柄吹发可断的利剑。南俊飞在琥珀眼中已经是一个死人了。但一具尸体和一个将死之人还是有区别的。一个将死的南俊飞可以担当人质,一具尸体却不行。琥珀不知道伏象已经被抓,他只道自己只身在此担任护卫,自然是要保护皇上周全的。他若不敌狂天伏象,还可以凭此一搏。南俊飞如今出气多入气少,奄奄一息的模样,应该也无法成患。琥珀看着周围,却迟迟不见南俊飞提到过的援手。“琥珀,此人如何?”沉稳的声音从对面传来,琥珀一抬头,看到的是等的不耐的皇上,从御书房走了过来。如今风雪漫天,皇上一路走来步子却十分平稳。皇上看着地上的南俊飞道:“此人jiān诈狡猾,利用阉人身份在朕身边潜伏十数年之久,思之直令人不寒而栗。”琥珀恭敬道:“皇上放心,此人武功远不及臣。刚才已经将他教训了一顿,但他曾召唤援军,臣想他在冥途里身份特殊,足可利用。”皇上微笑道:“挟持他威胁冥途的杀手么?这主意不赖,琥珀,你越来越长进了。今日之后,朕要封你……”话还没说完南俊飞一个鲤鱼打挺忽然蹦了起来,恶狠狠地朝皇上虎扑过去。“昏君看掌!”南俊飞憋着最后的一口气,趴在冰冷的雪地上忍耐许久,将全部力气用在了这一招上。这一着出乎琥珀之外,果然收得奇效。南俊飞双手已经掐在皇上双肩,差点可至咽喉。“哼!”说时迟那时快,皇上冷哼一声,单手折过挡住南俊飞的双臂,接着右臂一弯,一记威力宏大的pào锤轰过。由于双臂被拿住,南俊飞整个身子本该飞出的却没能远去。相反全身的接下了这一击pào锤,登时五内翻腾,内脏像是转了个方向似的,痛的他额头冒汗,口中呕血不止。“你、你……”皇上冷笑一声:“想不到朕麻yàoyào效已过,武功复原了吧!”皇上想到此人欺上瞒下,在身边虎视眈眈这么多年。中间竟然还出去做那杀手的勾当,今日更是万般的无礼。想起自己曾将太祖的《通元吐气篇》传予他,更是心头火气。越看越只觉得心中说不出的厌憎,重重地哼了一声,手掌一收一拍,一掌推出去将南俊飞像块烂泥般推飞数丈,在地上打了几个滚。若非念着他还有用处,这一掌就要取他xìng命。南俊飞伤势极重,却仍然保持了几分清明:我家首领若到、我家首领若到,你们一个都跑不了!!恍惚间,看到远处终于有人来了。这一下来的人还不少,似乎隐隐绰绰看到了一大帮人。乌央乌央的,人数近百。南俊飞被血黏住了眼皮,眼前一阵迷蒙,看不清楚来人,但是却本能地跑了过去。来了!来了!我的兄弟们来了!“兄弟们快来助我,杀了这狗护卫,抓住昏君!”只听得对方重重哼了一声:“去你娘的死太监,骂谁是狗护卫!”来人上来就是一记腿鞭,直接把南俊飞抽地上了。南俊飞脑袋上金星乱转,一抹眼前血浆,看清了来人,再仔细一看这阵势,南俊飞差点吓哭了。黑风十三翼一个也没到,飞鱼坪那边的援军,还伙着禁军一股脑地却到了。这一伙人加在一起怕得有一百六七十人,这么多人一到大广场,别的事不做,第一件事便是对着皇上齐刷刷地下跪道:“臣救驾来迟,万死!!”“平身。”皇上却不加责骂,摆摆手道:“今日此事来得突然,非战之罪。你们能在此时找到朕,已经很有本事了,全都起来吧。”“谢皇上隆恩!”他们全都起身,南俊飞才有机会看清谁是谁。这一看,更是差点昏倒。

    49. 狂天舞金阙,魔影幻分光(下)

    刚才踢他一脚的人竟然是麒麟卫副统领龙在天,他还带着一伙飞鱼坪的武士。其中有君王侧以铁寒衣、叶洛为首的几名高手,几个麒麟卫士,唐掖所率领的六扇门人。还有其余一些人包括被橙王废了武功的贾云风和他的华山派,在野的朝廷武士,甚至还有个皇宫金殿上的金瓜武士。加在一起恨不能有五十来人。之外还有一队人数极多的禁军,中间簇拥着一个英姿飒爽的红衫姑娘,南俊飞一看又吃一惊:二公主到了!二公主的刀法他向来知晓,一向戒惧甚深,起码他本人就不是她的对手。这些人加在一起,别说是他南俊飞,就算冥途合在一块,也就是个平手而战的意思。他这次是在劫难逃。意识到了这一点,南俊飞慌张了起来,绝望地大喊道:“钟凝呢?钟凝人呢!?他为什么不来!为什么是你们在这里!”龙在天权当了众人的发言人:“那叫什么钟凝的还在逃亡,但已经被我们二公主追杀了好一会,看来是救不得你了。”伏象又去哪了!只要有这个冥途中内力武功均在前列的大高手在,老夫还不至于全输。龙在天却贱兮兮地道:“伏象?伏象那龟蛋被我们一个瘟神给妨的走火入魔全身残废,你想见他么?行,天牢让你们做邻居。砍头之前还能温存三天。”“伏、伏象败了!!”皇上在风雪之中也不太看得清是谁和谁在,但听得清楚‘二公主’三字,喜道:“红儿回来了?”红妆公主三步并作两步迎了上去,琥珀见真是公主,自然不敢阻拦。皇上见爱女归家,一时间喜悦大过了哀愁,喜不自胜地道:“红儿!总算是回来了。这一走可有数年了啊!你就不知道惦记你父皇。”红妆公主先是给父皇扫走衣裳上的风雪,再握着皇上寒冷的手掌,输了一道真气探测皇上伤势。见他真的没事,心中大石方才放下。“父皇,儿臣听说您身中奇dú,还被jiān人所俘,吓得儿臣魂不附体。如今见您安泰,儿臣方才放心了些。”皇上见女儿远游数年方归,但想到的第一件事还是关心自己,心中一暖。被橙王反叛行为所伤的心也才治愈了些。“父皇……”红妆公主怯生生的,似乎怕这个问题伤了父亲的心,有些犹豫。皇上看见她的眼神也知道她要问什么了,也不说话,只是点点头。红妆公主眼睛微睁,心中一沉。她想问的自然是这场祸乱的根本,是否如外人所说的那样,是她的二皇兄橙王所发起的。其他王爷被派遣去了封地,橙王却未曾离开过南京一步。在宫中的时候与红妆公主一起成长,与她感情不错。听闻此事的时候本来不信,后来听的说的人多了,她也只是闭口不言。但如今就连父皇也是这么说,她却不得不信了。她的二哥,真的造反了。如今见得父皇无事,又大占上风,不可避免的,红妆公主开始想橙王的下场将会如何。但她只是说道:“父皇,儿臣有一事……”皇上已经截口道:“此事,断不能轻饶。红儿,你心地良善,宅心仁厚,却须知赏罚不分,是姑息养jiān啊。过去朕错了,决不能一错再错。”这句话等同判了二哥死刑。红妆公主话没说完就被反驳,也不知道该如何说下去。但她却能从皇上说话时勉强的语气还有颤抖的手臂知道,这个决定,对父皇来说,也不易做。她抱着父亲颤抖、冰冷的手臂淡淡地道:“父皇,保重身体。别气坏身子。”皇上拍拍她的手背,温颜一笑。又转向众人道:“对了,飞鱼坪状况如何?谁能告诉朕。”一条高大的汉子步出,笑嘻嘻地道:“臣请奏万岁!”“许奏……嗯?龙在天?”皇上一看清楚这人是龙在天,登时火冒三丈。“大胆的狗jiān贼龙在天,勾结橙王,yīn谋造反,下dúdú害于朕和飞鱼坪众将士。罪犯滔天,不可宽恕。来人啊,给朕拿了!”禁军也是真听话,皇上话音一落立刻就去拿人。龙在天左推开一个右推开一个,骂骂咧咧地道:“白痴啊!干嘛真的抓我!”那些禁军也只是象征xìng地一停手,待皇上下令又打算继续抓走。然后龙在天慌忙道:“不是不是!皇上,听臣解释。听臣给您解释一遍啊!”皇上本要破口大骂,但是碍于女儿在此,不得不象征xìng地听上一听:“你且说来。”然后龙在天将来龙去脉解释了一次,又得到唐掖等人的证言证明他所言不虚。皇上一边听,心情就一边好转,一边听就一边乐。最后听得橙王被抓的时候更是笑开了花了。皇上龙心大悦:“好啊。龙卿家公体为国,国之栋梁啊!朕还道朝中无忠臣,还险些错怪龙卿。”皇上最恨龙在天的便是卖主求荣,毫无武人的骨气。而且麒麟卫乃是深受他重用的衙门,里面出了叛徒皇上自然心里不好受。一旦知道他是忍辱负重,当下就释然了。“不敢不敢,微臣愚昧鲁莽,如何当得陛下雅赞。”龙在天推辞道:“微臣投鼠忌器,无法言明立场,在酒水中下yào,害的皇上受苦,臣罪该万死。”皇上笑道:“龙卿家,何必谦虚。这次朕要记你一功,谁敢有意见?”龙在天抱拳道:“若非是大统领教导有方,臣实在无此能耐。请皇上有功便记在大统领身上吧。”皇上这才反应过来原来是为自家上司邀功,喜他不好大喜功,便道:“都赏都赏,一并都赏,哈哈哈。”皇上看着二公主道:“这是继红儿回宫之外的又一件喜事。啊哟不对,朕给你比武招亲呢。驸马都快选出来了,这是第三件喜事才对。”红妆公主早已听说这件事。但二公主xìng子腼腆,平素不喜玩笑,只是低低头笑道:“父皇取笑儿臣,为老不尊。”说到为老不尊四字,忽地想到那个偷看自己更衣的飞贼钟凝,心中怒火登炽。“父皇,如今您暂时安全,如何处置这逆贼。”二殿下既然找不到‘钟凝’,自然是由他的兄弟雨夜来背这口锅了。南俊飞在惊闻伏象钟凝败退的消息后如五雷轰顶,手脚并用的往后爬了数尺,然后才不支倒地,脸色苍白地躺在地上。他发觉自己全身的热度都在消退。冰雪仿佛是食ròu噬血的妖虫,令他渐感寒冷。我们输了?我们为什么输了?我们冥途不可能输,老大呢?老大在哪里……南俊飞仿佛是看到了走马灯一般眼前一片虚幻,虚虚实实之间,他仿佛看到了首领的脸,好像他就站在那里。处于人群之间。南俊飞不可抑制地放声狂笑:“哈哈哈,你们死定了。我们首领已经来了,他来的无声无息,你们会死在这里,全都会死在这里哈哈哈哈!”你们,全都会死!“兄弟,你说的不错。”这一声淡淡的,却与一道龙吟般的不绝于耳的拔剑声相吻合,丝丝入扣,仿佛联起来是一套高明的内功心法。声音明明是就在人群里传出来,却没人确切知道是从哪里。仓啷一声龙吟,剑已出鞘!出现的不是剑光,而是剑影。剑影,数十道剑影仿若金蛇狂舞成一个光影形成的圆球,一连把武士这边的数位高手全都带上了。那黑色剑影一闪,便有一个武士穴道被点。剑影速度极快,仿佛一条影子形成的游蛇拂将过去,没人能够逃得掉。这一剑之封,竟然连续封住了龙在天、唐掖、铁寒衣、叶洛、李红妆和皇上等众多高手的要穴。虽然他们因为荆棘泪状态不全,但要做到这点不可不说这一手剑法已经是天下

    sbf123胜博发娱乐免费小说阅读_www.mamahiza.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