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胜博发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是如何看重。南俊飞知道对方不简单,一沉气息,大袖一卷一展,卷起一阵雪粉,其中挟带着十几枚小石子劲风急烈,与别不同,藏在雪风里一时难以察觉。这一手‘飞沙走石’乃是江湖上一流的暗器手法,修炼不易。但对于南俊飞如此成名多年的高手来说却不甚难为。真正难为处在于他挥手即成,极是自然,不教人有丝毫时间防范,完全利用了地上雪花满铺与夜色的辅助,充分发挥了暗器一道的精髓。这才是真正显功夫的地方。“雕虫小技。”琥珀却似乎完全没把对手放在眼里,看也不看地踏上一步。光是这一步,周围气氛陡异。南俊飞几乎能看到他身周的气流陡然纷乱。也不知道这人身怀何等神功,一步之威竟至于斯。他身周似乎生成了一层无形气流扰乱着,将雪粉不停抖开。但包含了南俊飞内劲的小石子却还是能穿过那层气流。不偏不倚打在了他身上。南俊飞心下大喜:是你托大,须怪不得老夫!当下喝了一声:“小贼受死!”便挺掌糅然而上。却见琥珀被那十数枚小石子打中,身子微微一后倾,衣衫配合着石子的劲道稍微一退便卸去了势道。再一振衣衫,便将石子反弹激shè了回去。风声比来时还要大上一倍。南俊飞自己是暗器高手,接暗器打暗器的功夫自然也会,但做的像是琥珀这么出神入化的却也是少见。眼见石子回飞,南俊飞也不慌乱,他本来精于此道自然不惧,足下倏停,双手左一摘右一拿巧妙的抓了一把石子在手。“你说要本人受死,就凭这点本事么?”耳中传来这句话,再看琥珀时,他人已经近在咫尺,趁着南俊飞去抓飞石的时候稳稳站在身周三尺内。面容冷峻,抬手一拳正正轰在南俊飞胸膛。这一拳出自琥珀自创的《虎贯十式》,劲力沉雄,把南俊飞打得直呕鲜血如败絮般飞开。哗地一声,一口殷红鲜血洒在雪地上,映的雪白的地面上一条血线,腥红的扎人。“好、好个琥珀。”南俊飞勉力坐起,运起了《通元吐气篇》,缓缓喷出了数口浊气。装作仍是萎靡不振的模样,但其实战斗力未损半点。太祖绝学里的这部《通元吐气篇》果然是稀世的疗伤心法,尤其是对战受伤最有效果,对内伤疗愈之快难以想象。他保留实力,只等琥珀松懈下来趁机反击。琥珀缓缓走来,目光冷静地看着地上坐着的南俊飞。陡然劈出一拳,拳若电闪,出手狠辣无情,全然不管对方是否受伤。南俊飞算盘打错,反而落了后手,不得不避开。刚一避开,刚才所在位置的砖石已被琥珀无俦内力轰成碎粉。惊诧一瞬,脑后又传来掌风呼啸,是琥珀紧追不舍,又运起《虎贯十式》来追杀。南俊飞大呼邪门:妈的疯子!老子拆你祖宗山坟了么!出手这么狠!琥珀连劈了三掌,又穿出一腿。南俊飞滚地葫芦似的,从地面上滚爬而过,要不是他轻身功夫高明,这几下怕真要丧命琥珀手下。南俊飞满怀愤懑,他胸怀殊非宽宏,做了这许多年太监更是偏执的可怕。刚才本来是他诱敌之计失败,却教他真的当成是自己受伤,对方不依不饶。竟然还敢喝骂道:“妈的,琥珀狗贼!老夫与你有何深仇大恨!要如此赶尽杀绝,连江湖规矩也不顾了么?”“没有仇?”琥珀听完这话,不由反问。硬朗的脸部曲线出现一丝yīn霾,语气更沉地道:“你说没有仇?”琥珀似乎怒意更盛,出手更为劲急,打得南俊飞几乎喘不过气来。“担得君王侧,护不得君王周全,已是琥珀此生最大的耻辱。此仇,唯死能解!”南俊飞这才惊觉难怪他被皇上安排在身边多年担任护卫,亲近几乎无人可比。这小子不但是忠犬,根本是一条疯狗啊!南俊飞武功本来不如他,又是被皇上以机弩伤了在先,越打越不是对手,不得不全然采取守招。琥珀却没给他持久战的机会,他的《虎贯十式》能应用在拳法、掌法甚至刀qiāng剑戟之中,并不拘泥于形式。忽然挥出一记手刀,畅快淋漓地一刀破了南俊飞的守势。琥珀沉静的语气中透着一股绝对的自信,缓缓道:“你有同伙,便将他一并叫出来。否则,连你最后一面都要见不到了。”扬起一腿正中胸口,像是一qiāng直刺,贯穿肺腑,直把南俊飞整个人踢飞了出去。这一脚劲力十足,若非南俊飞身怀《通元吐气篇》,这一脚造成的内伤足可重的他无力再战。他憋着最后一口真气,勉强运转了作为唯一依仗的这篇疗伤妙诀。但也只能恢复到不足五成的状态。他低着脑袋,伏着身子,看琥珀走近来,胸中凶狠之意涌上来,一咬牙双掌推出,正中琥珀胸口。“啊啊啊啊!”一声大喝,掌力不绝涌入。却只觉得琥珀胸膛像是一块铜墙铁壁,掌力无法侵犯其分毫。显然对方内力修为远在他之上,南俊飞掌力无从作用。琥珀眼睛也不眨,无聊地蹙着眉头问了一声:“这就完了?”言罢一扬手掌,手臂轮转,啪地一声脆响。南俊飞又是远远飞了出去。南俊飞身在半空,这才想起一件传闻。潜龙十七士的前四名,每个人,都是怪物的传闻。然而这个时候才想起,已经晚了。南俊飞知道不能倒地,否则一定毙命当场。他勉强站定,才一回神。琥珀竟然又来攻!南俊飞步步后退,心里叫苦不迭:讯号已经发出去这么久了,为何支援迟迟不到。陈云这些人是怎么回事!!南俊飞毕生武功以轻功暗器见长,心里这个冤枉啊。若说轻功身法,他或许能比琥珀快上少许。这点差距在近身jiāo战之际几乎毫无用途,唯有长途奔驰之时才起的了作用。但他来这里是完成任务的,自己跑了算怎么回事?!再说暗器,那更是背到了姥姥家了。每个暗器名家自有自己。他身在皇宫大内,上哪去拿他的独门暗器去!?南俊飞被琥珀打得毫无招架之力,心里骂娘:黑风十三翼这帮家伙,接了上级命令竟然不动,他们都去哪里了!老子这次不死,再见到这些混蛋,扒了他们三层皮!***************“我说,再打就差不多要扒三层皮了。你们也不帮帮他么?”我看着眼前这个叫做陈云的可怜家伙。再看看他背后站着的十来个黑衣人,似乎有些也是黑风十三翼,有些则是杀联的其他杀手的样子。他们被我堵在浣衣司,要走走不了的样子也真是可怜。不过最可怜的还是陈云,他已经被我扒了全身的衣服,一丝不挂。我无趣地道:“不是说了吗?脱了换上这些宫女的衣服,饶你们不死。”我一说完他又zhà了锅,纷纷咋呼道:要我们女装誓死不从,堂堂杀手岂能屈膝之类的。“那就来打啊。”但这么一说却又都不敢过来。他退了几步对手下喝道:“你们还不上!都看着我出丑么!”一个手下道:“可、可是这家伙强的变态啊!”啧!有这么说话的嘛!我不就是把陈云教训了一顿顺便扒了他的衣服,还把你们都堵在这里么?陈云喝道:“都紧急召集了。还不动手!作死么!”言罢一脚揣在一个手下的屁股上将他推了过来。喂喂……光屁股将军,能别这么嚣张么?你那一脚,腿抬起来春光乍现啊。那个手下咋呼着蹦过来,一刀砍到我身上,在一寸前被护体真气完全挡了下来。我无聊地抬起手,对着他颈后轻轻一拍,他整个人像是变了个皮球突然加速与地面来了个亲密接触,发出啪嗒一声利落的声音。“喂,还有谁要来?”这一伙十来个人,眼中刻满了大写的恐惧二字。陈云悲呼道:“这变态从哪里冒出来的?!你究竟是谁!”我哈哈笑道:“哼,老夫钟凝!”只听得我这边厢说完,远处一声传来一声威风凛凛的娇吒:“狗贼钟凝,原来你在那边吗!”我背后一凉,哭笑不得,怎么还带杀回头的!!

    47. 始料未及,女装克己

    我刚才为了吓唬这群混蛋,声音里运上了内力,这一下声音传的有点远啊!“糟糕,那妮子回来了!”我焦虑地道:“不跟你们玩了,四散!”说罢我就要走,却被背后的黑风十三翼拦阻了下来。“谁跟你玩?谁跟你玩!你说走就走啊!”我一皱眉还没来得及说话,陈云却先乐了出来,斜眼睨着我:“啊哈!原来你小子在被人追杀,哎哟还是个大美妞。你想跑也可以。换上这些宫女的衣服,再给大爷福一福哀求几句,兴许大爷能饶你一条狗命。”我看着他的目光与看一个智障无异,静静地道:“那个红衣大美妞是当今皇上家的二姑娘。人家爹被你们害成什么样了?你们自己看着办。”说完理也不理这些蠢货,赶紧一脑袋扎进了之前那堆脏衣服里。好臭!不得不暂时用龟息大法闭气了……陈云几个互相看看,一个手下建议道:“首领,我们也不能再耽搁下去了。跟这家伙的梁子不如先搁下,之后再找个机会把场子找回来。”陈云犹疑道:“这个嘛……”那手下走近一步,悄悄道:“何况,我们也打不过他啊。”“有道理!”陈云大点其头,可要走之前得先穿上衣服啊。他身上的夜行衣和面具都被我没收了,现在还是全身赤luǒ。这里满地的宫女衣服,陈云别无选择,剩下的就要看黑风十三翼的陈云统领肯不肯现场女装了。由于这个画面太美,我忍不住冒着风险从衣服堆里挑开一丝缝隙偷看。看见陈云看着地上的脏衣服发愣,我决定出手帮他一把。我从脏衣服堆里探出脑袋来,比出一只手:“这位选手,请开始你的表演!”“你、你、你这王八蛋!”陈云耻辱难当,黝黑的一张脸竟然能看出些粉色来,双肩不停抖动,几乎激动的要上来跟我玩命。他身边的手下都道:“头儿!大局为重啊!”陈云吼道:“我陈云堂堂男儿,难不成就受此屈辱!?”他的手下喊道:“可是头儿,你打不过他啊!”“……”陈云也是条汉子。一咬牙一跺脚,转过身背对着我抓起一条裙子就往身上塞,作娇羞状怒道:“老子死也不便宜你!你休想看正面!我的女装,只有我们兄弟能看!”手下人还捧场地叫好道:“头儿!够义气!”诶!不带这样的!给你三文钱求全图啊!陈云也是一激动随手乱拿,也没注意尺寸,他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却拿了件小宫女的衣服。勉强塞不进去,用力一拉,撕啦一声屁股上破了一大条缝。万籁俱寂。包括我在内……所有人都掩着嘴笑了。陈云羞愤无比,黝黑的脸上像是要滴出血来似的。我更加是笑出声来了。“噗哈哈哈哈!好蠢!转过来转过来!我下次给你画一张春光乍泄图!”陈云气的哇哇大叫:“不干了!老子不受这个气!”然后张开公鸭嗓大喊道:“公主!公主殿下,你要找的人在这里!”靠妖!这龟孙!“钟凝那狗贼在哪!”红妆公主施展身法,优美的大长腿错落而至,撇开了大部队风风火火的踏入浣衣司。“就在那就在那!”二公主还没能从陈云的手势里寻到我的踪迹,已经先愣住了。她一进来浣衣司,见到现场这些来历不明,行藏鬼祟的黑衣客已经是吃了一惊。再看见陈云这个留胡子的凹糟汉子穿着件也就是十三四岁小宫女才穿的裙子,紧的似乎到处bào线,哪里都遮不住的样子,眼珠子差点掉出来。一时间简直是面面相觑,场面十分的尴尬,浣衣司重归寂静。此时禁军们后脚跟了上来,一跑进来看见陈云的模样,禁军头领喊了一声:“靠!宫里闹鬼啊!”“骂谁呢!谁是鬼!”陈云辩解道:“我、我不是什么奇怪的人。我是麒麟卫的人。我穿这样我是因为……”禁军头领骂道:“放屁!麒麟卫怎么啦,麒麟卫就能穿着宫女的衣服在皇宫里晃啊!还有,今天在宫里头穿黑衣服的,但凡教我们遇到的几乎都收拾干净了。就是你这样的也算是少见……”陈云大概还不知道飞鱼坪应该已经被夺回,他脸色一沉:“别胡思乱想,我有令牌,你看我的……喂!我衣服还我!我有令牌的,我衣服刚才被……”“闭嘴!!”正义感bào棚的二公主打断了他,横刀在手,刀尖不停颤动,妍丽的面孔被怒意扭曲了:“今天宫里出了一个yín魔已经够荒唐的了。竟、竟然还有你们这些变态……全都给我受死!”说罢一道白光从手里甩出,劈中一个黑衣人胸口,接着舞起刀花,与黑风十三翼战到一处。我这才真是叹为观止。红妆公主的刀法十分高明。一刀连环,刀意连绵不断,她从出手到连续砍倒了六七个人,竟然中间毫无招式转折痕迹,浑然天成,妙不可分,就像只用了一刀一般。武功最高的陈云对她的刀法十分忌惮,大喝一声往人群中逃去。只见他包裹着齐臀短裙的魁梧身躯一动,前方的人群哗一声全部闪开,展现了神人一般的神通力。陈云见机不可失,往前方一跑。只见那个禁军首领刚从恶心的要吐的表情恢复过来,大喊了一句:“合围!!”上百个禁军如潮水一般又聚拢在一起!!场面何其壮观!!!陈云被超过两百双拳头围在中间一顿好打,间或能闻“恶心的要吐!”、“娘的什么玩意,腿毛都没剃干净!”、“老子爱的就是兔儿相公,但也不找你这样的啊!”、“打!往死里打!”。一通山呼海啸似的乱拳将陈云淹没在叫骂声里。陈云除了第一句的‘我不是变——’,说的这个变字的时候脸上挨了一脚,之外就没机会说话了。而身为主角的我,则是悄悄的把两边的衣服拉到一起遮住,把舞台留给年轻人。我听着外面的打斗声渐渐停下,二公主微微喘息道:“看来钟凝那狗贼不在此处。你们说今天我二皇兄谋反,我担心父皇安危,随我去找他。你们可知道父皇在何处?”“微臣不知,只是之前微臣逢命搜寻皇城各处,均无所获,现在紫禁城内还有几处未去。”“下一个要去什么地方?”“御书房。”红妆公主点点头,坚定道:“走,就去御书房。”一伙人风风火火地来,风风火火地又走

    sbf123胜博发娱乐免费小说阅读_www.mamahiza.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