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胜博发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做不来的。唯独我那结义兄弟钟凝是个嗜血的杀人狂,精通各种各样的拷问技巧,更是个男女不禁的yín魔色鬼。您要是再不jiāo出传国玉玺,待我那钟凝兄弟到了,以您这仪表堂堂,我那钟凝兄弟未必就不喜欢。”说到这里,门外突然脚步声响起,已到门口,南俊飞大喜过望:“说曹cāo,曹cāo立马就到了。”南俊飞对着门口道:“钟凝,进来!”*****************“狗贼钟凝!站住!”我在后宫花园中疾驰,而背后跟着一个手持银刀不依不饶的漂亮姑娘。我与这红衫女子在后宫小花园里转转悠悠跑了好几圈了。倒不是我甩不开她,可是我要在后宫里面找些化妆用的东西,而今天的后宫也不知道是怎么了这么邪门。三两步就有个宫女太监在守着,我只能绕过那些地方,结果就是走在一条直直的康庄大道上。而背后那姑娘追我也就追的非常容易。我就奇怪了!不就是些化妆品,哪家的姑娘不用啊!怎么我找的这么困难!“钟凝站住!”又是一声清朗的娇呼,红衫女子的出刀之快当真比我想的还快,又是一刀追来。我可是赶着去救皇帝啊!国事当前,我们这点小恩小怨就不能一笔勾销么!我忽地一停步,反手劈过一掌。要迫的她知难而退……又不能打死她,还不能伤她……好难啊!!师父当年怎么不教我些有用的!在我不知道这辈子第几次抱怨我那个不靠谱的师父时,红衫女子却也后退了两步先避开我的掌力。她似乎因为我的掌力而感到有些呼吸困难,有些微喘。而我不能正面对着她让她认出来我的捕快装,只得背对着她低吼道:“老夫有要事在身,小妮子再追赶下去,当心你的,呃……肚兜!”咳咳咳,我只是想提出一个她不得不防的地方……“yín贼!”红衫女子赶紧捂住胸口,羞色只是一闪而逝,她寒着脸道:“你私闯后宫,罪当无赦。你冥途乃是杀联中第二的组织,我岂能在这里放过你!”我倒是有点看错了她。这红衫女子不是普通十八九岁小姑娘。识见武功俱非常人可比。在自己更衣沐浴中途被神秘男子突然撞破竟然还有这份冷静。她这份镇定真是难能可贵。“而、而且……”她声音有些发颤,英华透亮的眸子鄙夷地道:“你钟凝老贼在江湖上恶名远扬,在各处都犯案累累,被人称作江湖四大yín魔之一,乃是个十恶不赦的采花贼。男女不禁皆是你下手的目标,你这个恶心的yín贼!到后宫究竟想要做什么!”我张大了嘴巴,下巴快掉地下了。啥?啥?啥?男女通吃?喂!我不知道那家伙爱好这么广啊!!“殿下!发生了什么事!”一队禁军行色匆匆地跑来,我看了那为首的人一眼,是正规的禁军而不是橙王的手下。看来伏象一去,飞鱼坪危难解除,禁军统领们开始回到岗位,禁军也恢复职能了。咦?但是这个小队长刚才叫这红衫女子什么……红衫女子睨着我的背影,咬牙道:“你们来的正是时候,本宫正愁找不到人来帮忙。此人刚才……”想想似乎是在意名声,不能说我偷看她洗澡,便道:“他不知从何处闯入后宫,还对本宫无礼,将他拿下,本宫重重有赏!”嗯?我突然觉得奇怪。本宫?本宫?!在宫里能自称本宫的除了娘娘那就只有……众禁军听到红衫女子的话纷纷仿佛亲娘被我捏了屁股似的横眉冷对大呼小叫,怒气勃勃地喝道:“大胆狗贼!一看就知道你不是什么好人,你竟然敢侮辱二公主!”二、公、主!!!这红衫女子竟然是当朝二公主——李红妆!得知这件事的我头皮发麻的同时意识到另一件事:我刚才竟然当着公主的面说要脱她的肚兜,这下名留青史了!

    45. 君王侧畔,琥珀侍安

    “钟凝,进来!”南俊飞对挣扎着坐起的皇上冷笑道:“老奴这位钟凝兄弟可务必要介绍与皇上了。他在我冥途内排名第四,武功比我等稍有不如,但名声之恶却远在我三人之上。我三人虽然也自承行的是恶道,但做的也只是那人钱财与人消灾的买卖。我这钟凝兄弟却是个数十年难得一见的天生恶徒。他烧杀劫掠,jiānyínfù女,无一不做。尤其嗜血,如此异人,如不介绍与您认识,岂非枉自老奴与您主仆一场么?”皇上坐起身来,依旧浑身无力,目光中满是不屈,却略有些艰难地道:“为什么?你是绿林出身,但为人仗义,甚有骨气。当年前来投靠,朕二话不说便收留了你。即使你入了宫墙为奴为婢,朕从未将你视为一个下人,依然当你是一代豪杰。南俊飞,你扪心自问,朕可有任何地方对你不住?你如今反朕,却是为何?”“你没有对不住我,你当然没有!”南俊飞眼神倏然变色,厉声道:“你是圣人,是文治武功俱超前朝的好皇帝。自然没有对不住我的地方。但你可知道我会沦为阉人,都是拜你所赐!”皇上蹙眉道:“当年你投身于朕,已经伤了xià tǐ,并且亲口要求入宫为监。朕不曾有一言强迫于你,怎说是拜朕所赐?”“你当然不会记得。你日理万机,哪里会记得这些小事。对你来说,我南俊飞的生死不过是文书上一道御批而已。”南俊飞狠狠瞪着皇上,恶声道:“十五年前,我南俊飞投身九江帮。当时有人向六扇门举报说我九江帮意图谋反,你朱笔一批。六扇门雁十三立刻带人平了我九江帮。嘿,朝廷高手,好大的威风啊。偌大一个帮派,半日之内即被扑灭,有反抗者斩尽杀绝,俘虏下来的人均处以宫刑。我不是伤了xià tǐ,而是在被俘虏之后惨遭极刑!”“九江帮……九江帮……”皇上嘴里喃喃念了数次,忽地说道:“这件事朕有印象。九江帮的帮主当年意图谋反证据确凿,雁十三这案子没断错。你怎么……”南俊飞喝道:“那便如何!总之若非是你和雁十三,我绝不会变成阉人!”原来南俊飞非是不知道九江帮并不冤枉,只是他受的苦远大于他所能承受,他并不需要道理,他需要的是发泄仇恨和痛苦的目标。宫廷生活的十数年没有减轻他的仇恨,相反只让他更加不甘心,更想改变自己的人生。南俊飞自怜地笑道:“嘿,一方豪杰。若我真还是一方豪杰,今日就不会在这里穿着这身衣服,跟您在宫里说话了。可惜我只是一个阉人,一个连做侠客梦,都只能借托杀人来完成的阉人。我这一身的武功,练来却有什么用?”皇上默然不语,南俊飞目光转冷,笑道:“我生平最恨的,除了你便是雁十三那厮。我没能杀了他。但最后我起码看着雁十三倒下了。这也是你作茧自缚,若是你身边有他在,何至于今日如此。你这些年来对我也算不错,我本想给你一个痛快的。只是你不识好歹,我反而省事,你在尝到跟我一样的痛苦之前,别想有一刻放松。”转身对门外迟迟不进来的那人道:“钟凝?你怎么了?”御书房门外脚步声早已停下,门户外映照出一个高大的人影,那人却站在门外迟迟不进来。南俊飞道:“钟凝兄弟,还不进来,留在门口作甚?皇帝老儿已识破我的扮相,无须装模作样了!”可是那人影一动不动,似乎听不见南俊飞说话似的。南俊飞心下疑窦忽起:今天是何等日子,钟凝必不会开这样的玩笑。这人莫非……不是钟凝?!疑窦一起,南俊飞加了十二万分的小心,一伸手点了皇上的穴道,将他粗暴地拽起。与刚才搀扶皇上的小心翼翼当真是截然两样。南俊飞拉着皇上一步一步走到门前,小心地道:“钟凝兄弟,是你么?”门外那人影终于开口:“原来……恶名昭彰的杀**魔钟凝,竟然是你的结拜兄弟么?”声音苍劲豪迈,与钟凝完全两样。“你是谁?”南俊飞早已运劲于掌,待他一说话一掌便推了出去。也不见那人抬手,南俊飞便觉手掌撞上一道劲风。劲力刚猛,不可小觑。南俊飞立刻不绝运出内力,务求要一jiāo手占到上风。两人手掌相贴,中间隔着一道门,也是这门户结实无比,挨下两股内力相撞竟致无损。一掌之后那人往后飘退数尺,南俊飞不知道来人身份,怎能放他离开。慌忙拉门追了出去,只见那人倏然回飞,单手劈了过来。南俊飞猝不及防下只得以双掌相接,皇上因此被放开。两道气劲相撞,在空中bào开,震飞一圈雪粉,声势骇人。那人似乎筹划良久,趁着南俊飞双掌齐出,从漫天雪粉里踏出身法快绝地挡在了南俊飞与皇上之间,成功把皇上与南俊飞隔绝开来。皇上看见此人背影便知道是谁,心道:他一来到,朕安危定矣!南俊飞骤失人质,心知中计,退后一步厉声道:“阁下何人!”那人影声音淡淡的道:“南公公,变成杀联走狗之后,连我也不认识了么?”眼前这个男子身穿一身玄色劲装,生的高大挺拔,眸子内精光内敛,显然内力精深。身上肌ròu虬结起伏,仿佛每一寸的肌ròu都充满着bàozhà力。南俊飞看清他的样貌,不自禁地脱口而出他的名字。“琥珀!是你!”此人正是当今六扇神机榜排名第七,君王侧内转职保护皇上周全的特级高手琥珀。南俊飞惊讶不已,来的人是琥珀,那么钟凝人呢?只见琥珀也不跟南俊飞多说话,背过去面对皇上:“皇上,微臣来的迟了。请容微臣先给皇上解穴。”先禀告一声,才从容出指解开皇上穴道。皇上本来全身酸软,穴道一解开差点坐到在地,多亏琥珀搀扶才没出丑。皇上喜道:“不枉朕拖延这许多时间,琥珀你终是来了。”琥珀点点头,恭敬道:“微臣救驾来迟,请皇上恕罪。”皇上摆手道:“是朕要你离开的,何罪之有。你既然来到,宵小之辈更何能逃!”接着看了一眼南俊飞,缓缓道:“此人叛逆犯上,狼心狗肺,罪不容诛。朕允许你杀之。”御书房外禁用刀兵,更不许武斗。如果没有皇上下令,朝廷武士不能擅自动武。但反之皇上既已下了死令,则南俊飞的活路也越来越窄了。南俊飞看二人自顾自说话,仿佛自己已经是砧上之ròu,怒道:“兀那泼贼,你若非用心计,岂能从老夫手中夺回这昏君!”琥珀一直没理会南俊飞,这是对他彻底的鄙视。此时南俊飞一骂皇上,琥珀双目寒光乍现,转身一字一顿道:“收回你的话。”“收回?找阎罗王收去吧!”南俊飞从怀里掏出一支火箭,朝天一甩一道黑烟直上,转瞬即逝。这是杀联里的特殊联络方式,不到危急关头不得使用。南俊飞恶狠狠地笑道:“尽管得意,我的人立刻就会过来!”**************我费了一番功夫,总算是把这些人甩开了。得知对方是二公主,吓得我马不停蹄的跑了。那位公主殿下自己武功高强也就算了,在皇宫里还是一呼百应。我才逃了一盏茶的工夫,追杀我的追兵翻了好几倍。我这身捕快的衣服太扎眼,被看到就是见光死,害我必须放弃计划从后宫里逃出来。而且还跑到了这个不知道是什么鬼的地方。我躲在一堆臭烘烘的衣服山里面,静待追兵远去。我等了好半天,直到实在受不了这股味道我才逃命似的从这堆衣服里逃出来。啊啊!我好臭啊!!这究竟是什么鬼地方!我抬头一看,这里写着三个大字——‘浣衣司’。好像是皇宫里面专门负责洗衣服的地方啊。不知不觉我竟然跑来了这里吗……低头一闻,不行,我要找个地方洗澡。“什么人!”这一声吼吓我一跳,差点以为曝光了。但一看这人的样子我放下心了。这是一个带着青面獠牙面具的黑衣人。怎么看都比我还要可疑。他忽然从角落里闪了出来,拔剑指着我。这个款式的今天我见了不少,黑风十三翼和橙王的私兵好像就穿这样。怎么?这人也是路过?要去哪里啊?我再看看他,这个人好熟啊,好像是黑风十三翼的……这面具男上下打量着我,似乎已经知道我的身份般满意地点点头,我仿佛能看见这人獠牙面具的背后露出了嗜血的笑容。“嘿,六扇门的?今天一天老子的剑都没能见血,你送上门来,我可不能不杀。”“你到底是……”“我叫做陈云。”陈云狞笑道:“记住吧。这是将会取你xìng命的男人的名字。”哦哦哦!黑风十三翼之首,陈云啊。不过他怎么回来这里,跟我一样在逃么?不过别管那些了。我盯着他身上的衣服和面具,露出了深思的神色。“喂。”我打量了他一会儿,让他一阵不自在,我才笑道:“兄台,脱不?”陈云身上似乎一阵恶寒,鄙夷道:“你说什么?”“我叫钟凝。”我学足他的语气笑道:“记住吧。这是将让你光屁股挂在墙上的男人的名字。”

    46. 琥珀克雨夜,钟凝制黑鹰

    六扇神机榜列出了百名武艺高强的朝廷武士,甲乙丙丁四级武士囊括从二十一名到第一百名。而前二十名的高手则与别不同。被江湖上一些人戏称为七六四三一台戏。六扇神机榜的前三名,被称为绝峰三人。此三人武功高绝,神功业艺与武林中最顶尖的高手也不遑多让。轻易不动,一出手便是惊天动地。曾经的雁十三便是一个例子。因此这三人一般情况都会分驻在远方镇压外敌。而绝峰三人之后的十七人,则被称为潜龙十七士。但在这十七人中,却也有详细的分级。后七人,中六人,前四人。每过一个级别,实力都会有质的不同。龙在天在潜龙十七士里排第十五,属于后七人中比较差的一员了。同为潜龙十七士,他的武功与前列的数位就差得远了。但偏偏这二十个人却又是同朝为官,因此被称为七六四三一台戏,也不是没有道理。绝峰三人,会被赋予瑞兽之名。便像是保佑国祚的瑞兽一般,只有他们在,朝廷便有安稳。飞鱼、青麟和应龙三人如是,他们之后的绝峰三人,每人都是如此。而潜龙十七士中,最接近绝峰三人的前四人,同样也会被赋予接近的外号。琥珀名字之中含得有一个虎在,由此可知皇上对他的武艺

    sbf123胜博发娱乐免费小说阅读_www.mamahiza.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