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胜博发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女子的声音传来:“你究竟是谁!”“哼!老夫钟凝!有本事来找本人!”实力甩锅!请到六扇门联系本人!

    43. 御书房内,分辨忠jiān

    “陛下,奴才在此望风,请你取出传国……那物事吧。”御书房外,南公公至门口而主动停下,不敢踏入御书房半步。皇上推开房门,御书房内一如往昔,只是往日他是来此阅览群典,今日却是避难之身,而且还是被自己儿子逼到这个地步。再看御书房外竟然无人看守,此处昨日还是五步一岗,十步一哨,现在竟然半个人影也无,怎不叫人唏嘘。南公公看皇上停步不前,不由地心生不耐,面上依旧诚恳道:“陛下,怎么了?”皇上看了他一眼,惨笑道:“俊飞兄,朕贵为九五之尊,如今竟然被自己儿子逼得要转移玉玺避祸。朕这个皇帝,朕这个父亲,做的是当真失败。”南公公心道:你要是做的成功,老子前几年就被你砍头了。今日还能骗你来这?面上却露出由衷担心的神色来:“陛下请勿伤心。此事乃是橙王殿下一时糊涂,皇上只要保得住传国玉玺,自然有本钱与之周旋。待您召集人手降服橙王殿下,自有机会慢慢教化于他。皇上,此地现在看来还未被叛贼占据,迟恐不及啊。”皇上却恍若不闻,站在御书房门口一动不动,悠悠叹气道:“若说教化谈何容易。朕自他们小时候便严格要求,照橙儿的说法,朕也的确有对不住他之处。他热爱兵法,梦想能守土安邦,朕怕是不该强迫于他。如今逼的他造反篡位,干下这等事来,朕也不知该当如何收场了。”南公公看着天色,此时月亮渐至中天,橙王殿下那边恐怕已经等得焦急不耐了。钟凝此时应该已经率人到飞鱼坪汇报过,我这里要是还没个成果,最后论功行赏定然要被比下去了。南公公语气温和地道:“皇上莫要多心。橙王殿下乃是您亲生孩儿,皇后娘娘所生,自小便没离开过您。是您看着长大的啊。若说有人会处心积虑对付您,那也不会是橙王殿下不是?怕是有心人利用了殿下。教他做下此等大逆不道的罪行。橙王殿下心地纯洁,一时糊涂被人利用,那也是有的。”皇上迷惘的目光渐渐有些清晰起来:“你说这是橙儿的一时糊涂么……朕看不像啊。他处心积虑,竟然能在宫内掀起这样一番大动作来。恐怕是筹谋已久了。”“他们这次行动其实破绽百出啊,皇上。”南公公有些着急地道:“陛下您想想,如果没有龙在天配合下yào,此计断不能成事。龙在天在麒麟卫里不过是四大副统领之一,如果不是大统领离开京城他都不能算是个主事人。橙王殿下用这等人,不免有些投机武断了。若说是处心积虑,不免又稍欠考虑了。”南公公一时情急,将自己对橙王计划的看法都说了出来。用龙在天这件事其实是橙王临时起意,当时冥途的四人便觉得不妥。原定计划自然是由熟悉宫廷的南公公下yào,安全又便捷。只是这样一来倚重冥途的程度就会太高,橙王担心日后自己的地位会受到威胁。于是我们的澄空君就玩了一手制衡之道,启用了看似粗莽的龙在天,用以牵制冥途。殊不知却成了这计划的最大败笔。皇上闻言细细思量片刻。。“不是的,那不对。”皇上摇摇头,一摆手道:“你要知道他谋反计划的关键处就在于御前比武。御前比武五年一度。这次提前举行,当然不在他计划内了。只怕是朕突然将御前比武提前,打乱了他的计划。橙儿一开始瞄准的就是两年后,这样还不叫处心积虑么?橙儿要是有多两年的时间准备,恐怕朕此时已是阶下之囚了。”这却是句大实话。因为橙王的确是计划在两年以后才发动动乱的。这次是仓促行事,各方面的配合都不如预期。南公公心道:你这昏君倒也不是完全糊涂。“皇上,此事不妨日后再弄清楚,再不动手,只怕有人要来了。”皇上点点头:“你说的也是道理。劳烦俊飞兄看守了。”“老奴恭候皇上。”皇上步入御书房,将门关上。南公公心中狂喜不已,只需要再过片刻,他就能夺下传国玉玺。玉成橙王登基的美事。而他雨夜作为出力甚多的大功臣,自然也是封侯拜相,富贵无极了。本朝不禁太监做官,他由于过去的江湖人身份,在皇帝身边只能在大内行动。可跟了橙王,他就能成为新朝元老。这也是他决心跟随橙王的原因。至于老皇帝,看在过去对自己不错的份上,失去利用价值之后,最好就给他一个痛快。老皇帝与橙王毕竟是父子。要是过段时间修复了些关系秋后算账,我们这些叛乱的功臣反而要被找麻烦。还是一刀两断最为省事。橙王那边便推说是气急攻心而死,反正他造反是真,把自己老子气死了能怪的谁?想到这里差点要笑出声音。南公公不由端正站姿,等待那一刻的到来。过了良久,御书房内仍无动静。南公公不由得竖起耳朵去听。也是毫无动静。南公公忽然心里没了底。再等了片刻实在忍不下去了,轻手轻脚地敲了敲门。再过了一会儿,南公公沉声道:“皇上,皇上?”他不敢催促或是推门而入。怕惹得皇上怀疑,一旦传国玉玺到不了手他于这次行动就半点功劳也没有了。所以行动不得不谨慎。“皇上……是奴才啊。您还好吗?”里面仍是空dàngdàng的毫无动静。南公公不禁犯嘀咕,这是怎么回事,莫非是进了密室之类的地方,听不见么?对了,定是如此,传国玉玺何等贵重,不会放在平手可得的地方。又等了好一会儿,心中益发焦急。想来想去,最后心道:既然进了密室,我就算进去查看,也不会被他看见。又又何妨?但是终究不敢动手。要是此时进去被他发现,只怕没什么好结果。光是教他发现了自己的意图,来个玉石俱焚把玉玺毁了,自己也是够受的了。再过了一会儿,心中的焦虑已经无以复加,忽地灵机一动。南公公赶紧推门而入,轻手轻脚的在地上打了个滚,鬼在地上颤声道:“皇、皇上,外面来了敌人啦!老奴害怕他们发现皇上行踪。迫于无奈,犯了死禁,请皇上恕罪!”但回应他精湛演技的就只有一阵尴尬的沉默。御书房里面安静的可怕,加上没点灯烛黑漆漆的一片,气氛更增诡异。南公公又跪了一小会儿,才缓缓抬头道:“皇、皇上?您在吗?”左右看去,只有一排排的书架,还有最前方的御台。丝毫不见皇上的影踪。南公公心道:果然是有密道。但是举目四望,却也没发现什么地方有密道。若说有机关一类物事,刚才自己就站在门外,如何能听不见机括声响?正在疑惑处,忽地眼前一亮,差点吓得他魂飞魄散!却是在一个偏僻的黑漆漆的角落,那里有扇小窗户。窗户?!南公公心中想到的第一件事便是:皇上跑了!!想到这个可能xìng真是让他手脚冰凉。他虽然耳音极灵,却也不能完全保证会不会听漏。如果皇上蹑手蹑脚地从窗户慢慢爬出,也有一定的可能逃过他的耳朵。可要是如此,皇上是什么时候察觉自己是内jiān的!一想起皇上平素的威严,内心中的积压的畏惧又浮上心头。刚才还想着要击杀皇上来个一刀两断的想法一下子烟消云散。如果真的教皇上逃出生天,以皇上平时对待邪魔外道的严厉,自己必然无幸!南公公压抑着心中的恐惧,连忙跑了过去查看那扇窗户。他也不管会不会发出动静了,身法一展便到了窗前。还没来得及细看,黑暗之中不知道是什么忽然嗖地一声飞来,南公公想也不想举手一掌拍去。但功劲仅仅是阻了一阻,便觉手心剧痛穿来。一个锐利无比的东西透掌而过,直chā入南公公的胸口。南公公大叫一声,仰天便倒。书架之间的漆黑中,一个人影慢慢踱步而出。倒在地上的南公公眼睛蓦地睁大,仿佛不敢相信自己是中了他的暗算。南公公忍着胸前和手掌的剧痛,不敢置信地道:“为、为什么……为什么要对奴才出手……皇上!!”皇上面带怒容,手中拿着一架机弩,缓缓从黑暗中现身。“你很惊讶么?私自进入御书房,本是死罪,你岂能幸免。”南公公心念电转,解释道:“皇上冤枉,冤枉啊!老奴是看见外面有可疑人物行动,害怕自己一旦暴露就会泄露皇上行踪,这、这才……不料却惹得皇上怀疑,老奴罪该万死。”“你的确罪该万死。”皇上却是面带悲悯地看着他,缓缓摇摇头。“你马脚露的太快了,南俊飞。”皇上瞪着南俊飞,语气森然地道:“或者,朕该称呼你为,杀手雨夜!”

    44. 父遇到难,子遇到我

    南俊飞横倒在地,喘气道:“皇上……竟然早就看出来了……”“这不难猜。”皇上抛开那架机弩,双手背负在后。黑暗中皇上的双手仍在颤抖,他服下荆棘泪后是真的丹田内气被封,其中数次想要运力反而越陷越深。手脚酸软无力,丹田不时剧痛,能按下机弩已经是竭尽全力了。沈伊人固然有心给众人解dú。可唯独给皇上的酒水中依旧贸然不敢加入断肠草。在她而言,皇上不止是她敬爱的伯父,也是臣子效忠的根本。岂可轻言下dú。哪怕是权宜之计也不可行。所以皇上状态也是极差,此时只是尽力不让南俊飞看出来。“从橙儿一开始造反,朕就对自己说不要相信任何人。任何人都有可能是橙儿的人。所以朕用一种方法来界定这个人是否可以相信——只要是提到了传国玉玺四字的,定是内jiān无疑。而你不但反复提到,甚至还面有焦虑。这时候朕便留心上了。朕刻意提到橙儿今天的行动,你与朕一般的身中奇dú,危在旦夕,偏是你十分冷静,对橙儿的计划竟然剖析精到,与你平时话不多说的样子截然相反。”“想不到竟然是如此露出了破绽……”“杀联生了狗胆,敢来犯我皇宫,却只派出黑风十三翼这等小角色。若说橙儿光靠着黑风十三翼便想攻陷皇宫那决计不可能。朕早就觉得有些蹊跷,却一直苦思不解。直到见得那个武功高强的麒麟卫士焦孟,他掌力无俦,势若惊涛。尤其是只身一人力战朕身旁的高手时,像是在浪涛中立定一般的气度,让朕想起了一门武功。这门武功以不变应万变,最是以气息悠长,雄浑无匹为其精要,名唤伏象神掌。”说到这里皇上看着南俊飞眼角微微一跳,知道自己的推测对了,才说下去道:“这路功夫无论是气象与路数都与焦孟所使用的极为相像。如是如此那便奇怪了,据朕所知,伏象神掌是传自南疆的武艺。若说这门武功能在中原得见,便只在一人手中。那人名唤伏象,乃是名震北方的一个杀手。”皇上说到此处,怒气益加勃发:“狂天伏象,雨夜钟凝!好个雨夜钟凝,南俊飞,朕倒是小瞧你了。冥途这个组织声名鹊起是在最近六七年间,而你入宫已久远在冥途出现之前。你平素在宫中行事谨小慎微,生怕行差踏错的样子。朕还道你是自重于过去江湖人的身份而更加严于律己。没想到啊,那全是你为自己做杀手而设下的掩护!”“我过去的外号叫做南天雨夜,雨夜二字正是后来做杀手时从我过去的外号里截取出来的。”南俊飞躺在地上像只发霉的老虾米,苦笑道:“可这依然不是理由,我能确定你在进入御书房之前还没对我起疑,起码是不能完全确定。”“不错,朕进去之后一直无法确定你的动向,便在此藏身观察你的动向。你打着看见敌人的旗号闯进来,语气是骗得了人,眼睛却不行。你双贼眼在室内巡逻,像只寻找猎物的狗!心中所想如何,还能瞒人么?”“原来如此……皇上果然英明。些微的蛛丝马迹都逃不过您的眼睛。老实说,老奴平时谨小慎微倒也不是故意做伪,而是在您面前,实在是不得不小心行动。”南俊飞惨笑着缓缓从地上起来,喘息着道:“竟然是眼神泄露之故,那老夫捱这一箭,倒也不算是冤枉。”说完这句话,南俊飞一咬牙,忍着剧痛将胸口上的短箭一把拔出。泼啦一声鲜血淋漓而下。所幸箭头光滑并未装有倒钩,这一拔开并未过度加大伤口。但也是剧痛无比,南俊飞咬牙自封穴道,运了三遍气,总算是令血不再过度喷出。他随身携带了金疮yào,随手上了yào,便即看向皇上。他失血不少,目光却仍然清明,显然内力无损。皇上未料到他如此刚勇,而且中了一箭竟然这么快就又再站起,顿时有些慌神:“你、你竟然还能站起来。”南俊飞笑道:“刚说完皇上英明,皇上便犯起糊涂来啦。皇上可还记得,老奴所擅长的武功是什么。”南俊飞所擅长的武功虽然有名,但却跟受伤没什么关系。他外号南天雨夜,不过是恭维他擅长轻功,暗器功夫高明罢了。这却跟他拔箭有什么关系。皇上略一思量,想到了什么忽地脱口而出:“是通元吐气篇!狗jiān贼!当年朕传你这功法,是要你来对付朕的!”原来有一年皇上微服私访民间,有草寇对皇上不利南俊飞曾以身挡刀,身受重伤,久久不愈。皇上便将皇家武学中的一篇疗伤秘法,通元吐气篇教了他练习。年时日久,南俊飞对这篇功法早已娴熟。刚才他一中箭便暗地运起此功,果然疗效如神,止血极快,而且内外武功皆无大损。皇上怒道:“狗贼!”一掌便劈了过去,但是皇上内力全失,还不到恢复的时刻。南俊飞接过皇上手臂,反手一巴掌扇了上去,将皇上扇倒在地。“哼!太祖皇帝神功绝学,却遇到你这废人。到你一死,老子便将你全部神功起出,练成一身天下无敌的武功,再看你李家江山如何!”皇上匍匐在地,也不起身,似乎全身无力。“本来老奴也不想如此,但皇上偏不给我机会。皇上,我本来是想给你一个痛快的,只是您非要老奴多费些功夫。”南俊飞冷笑一声,语气渐渐凶狠起来:“皇上,我下手还算平常,拷问什么的是

    sbf123胜博发娱乐免费小说阅读_www.mamahiza.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