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胜博发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听到了伏象口中近乎仓皇无助地喊出了一个人的名字。“……明非真!!”

    39. 心剑杀人,潜识入梦

    伏象近乎绝望地看着我,我的出现,不,应该说是我精神十足,状态完好的出现这件事令他受到了巨大的冲击吧。但在我看来他曲着身子更多是因为受到了自己掌力的冲击才对。伏象像是只受伤的伤兽,对我大声咆哮,惊碎了一夜白雪。他喉头也受伤了,说出话来声音嘶哑无比,因为内伤太重,一开口便呕血不止。但即使如此仍是怨念极深地道:“明非真!你、你对我做了什么!你为什么会没事!”我捂住怀中沈老大的耳朵,看着他的眼睛,默运玄功。他忽然像只定住了一般,眼中暴戾气息蓦地减轻了不少。他自己更是不明白,为什么心中的暴躁会被瞪一眼就像是被抽去一般的减少了。“你很奇怪吗?但内力练到你这个程度的,总应该知道什么是心剑杀人,潜识入梦吧。”心剑杀人和潜识入梦不是神怪传说,而是武学上的两个课题。内功高强的人往往眼神凌厉有若实质,练到这个程度几乎光靠着眼光便能伤人。这是内气外通,并且引发了对方体气自伤的原理。而心剑杀人和潜识入梦也是基于这个原理,只是两门武功都是更高一层的境界。心剑是以心念为主的内功,以攻心为要。潜识则是以脑为主的内功,以入脑为旨。这两门功夫要是练到了家,不必抬手便能杀人。不需动手就能让人心神迷醉,甚至令人成扯线傀儡。所以涉及到心剑潜识领域的武功在江湖上又被称为心魂术。心魂术的范围很广。最为强大也最为传奇的是瞳术。修行上等瞳术者,可以看破敌人的真气流转,jiāo战时大占便宜。更有甚者还能以目力伤人。有这种级别瞳术的高手,连黑白鉴上面都没记载几个。还有被称为迷魂大法等多种不同类型,也脱离不了心剑与潜识两种心魂术的范畴。但心魂术的修炼针对xìng太强,对修炼者资质的太过依赖。加上弊端又多,内力若是较对方差了,会被敌人反噬。而且心魂术极端的注重心力,即使内力胜过了对方,心力不如也还是会被敌人反噬。也就是说哪怕你修为盖世,若是遇到心志顽强,坚韧不拔的对手,就算只是个放牛的。这门武功还未必奏效,甚至反噬之祸极为剧烈。所以这种武功在流传上就不太可能,之后还因为学习这门武功的人多行不义,久而久之的就被传为妖异邪术,而不是武功了。以我所知,涉及这个领域的门派如今在江湖上还不到十个,多数是邪派还保留着。……大罗山是一个,魔教是另一个。所以嘛我就……不过关于心剑潜识的研究其实还有很多问题,所以现在大多数的心魂术其实还做不到凌空杀人,潜识改造人脑的地步。最多只是让人受内伤或者迷惑敌人一阵子而已。伏象露出一脸狰狞暴戾的表情:“胡说!!你在我下的手脚,决计不是心剑潜识那一套。”“我还没说完啊,一把年纪了你也忒着急了。”我淡淡地道:“你可能不太知道这门内功,这叫做摄心伏形。”我在伏象身上下的手脚,严格来说算是潜识入梦范畴里的武技。摄心伏形是一门通过迷惑敌人,影响到其潜意识控制身体的武功。似乎也有人把这个叫做催眠。但随便啦。这门武功是春风夜雨神功里记载的奇术之一。虽然施展的条件很多很苛刻,而且只能对一个人施展。而且无法影响他的思考或者心识,只能短暂的控制其身体。不过在今天这种状况应该是最好的手段了。伏象似乎听懂了我在说什么,惊讶道:“魔教镇教神功!春风宝鉴!”“也对也不对吧。春风宝鉴上的东西我会,只是我会的比较深。”“你究竟是谁!”伏象拼命地摇着头,像是要把头摇下来似的,“不可能,不可能!如果你没有事,当时我打你的掌力……”我噗嗤一乐。“你难道没发现,你这次恢复力气恢复的特别快?你耗尽全身功力对我打出了一十七掌,却在区区半个时辰内恢复,这有可能吗?你真当自己要成仙了?”伏象陡然变色,显然他也意识到了今天恢复力气的速度实在快的不可思议。“原因是这些掌力还在你的体内,你并没使用干净。这一十七掌的掌力,我全都还给了你。埋藏在你身上各处。本来以你内力而言,又是与你本身功力同源的掌力,你耗费些时日缓缓化解就行了。但我猜你今日肯定要多动手,并且对内力大有损耗。你能不能挡下自己的掌力,就看你在恶战之余还剩下多少内力了。又或者,我的摄心里给你身体留下的暗示是,当你危害到沈伊人xìng命之时,体内的潜劲就会自动bào发。如果你没对沈伊人下手,也自然不会引发祸乱。”伏象似乎再也承受不住这些话语,屈膝跪在地上,兀自喃喃道:“不可能的……你不可能挡得住我全力的掌力……”还在说这些啊,我深感无聊地耸耸肩。“你的掌力很不错。但这话说的也未免太狂妄了些。你知道要我‘挡’,是武林间多少人的殊荣吗?你练功很专心一志,伏象神掌也很不错,与你所修气功相配合。每出一掌必定保证自己仍然留有余地,所以你可以以之久战,即使连斗数日都不成问题。可是你发现了没?你生平所打的每一场重大战役,跟人动手最惊心动魄的时候,都是靠着长力获胜的。这是你伏象神掌的弊端,无法首尾相连,每一掌的劲力仍然分割明显。一旦你全力使动伏象神掌,内力的消耗会是平时的十倍。也就是说你一旦遇到了需要全力取胜的时候,尽是在延误战机。”“你住口!住口!”“你今天输给唐掖了吧?被那小子骗的你空耗内力而败的?”“!!!”“所以你输,并不冤枉。”似乎被我的话语击沉,伏象一瞬间像是苍老了十岁,膝盖承受不住他的重量,他忍不住弯曲着身子,蜷的仿佛是只发霉的老虾米。我知道这是因为他承受不了自己内力反噬,即将散功的前兆。“为什么……你是夜罗堡之主,是我们邪派的……为什么要阻我,还要杀我……”“为什么?似乎你老兄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玩意啊。”我忽地收敛笑容,森然道:“就凭刚才你对她抱持的龌龊念头,足够我杀你一百次。”我看着仿佛连夜晚的寒冷对他都是种折磨,缩在地上瑟瑟发抖的伏象。“但我不会杀你。江湖有江湖的规矩,你虽犯我,念在我与杀联的渊源,今天我会饶你一命。”我看着松了口气的伏象,缓缓结束这句话:“只取你的武功,你该知足了。”最后一股劲力,由我亲手加之于他体内的真气终于在此时bào发。伏象狂喷鲜血,双眼翻白昏死过去。他功力已散,全身的伤势就算治好,也只会是个垂垂老矣的老人。伏象这号人物,算是在江湖除名了。

    40. 雪下惊bào,命里有钩

    伏象瘫成烂泥,我现在该烦恼怀里的睡美人了。低头去看海棠春睡的沈伊人,这姑娘在我怀里睡得香甜极了。仿佛几天几夜都没睡过了似的,又像个生怕失去父母疼爱的小孩子,紧紧拽着我的衣领不肯放开。平时沈伊人总是大大咧咧的模样,说起脏话来比男子汉还要粗鲁,这时候安静下来却有种格外令人心疼的样子。我不由自主地伸出手摸摸她腻滑的俏脸。肌肤入手弹xìng惊人,似乎掐一把都能掐出水来。老大保养得还真是……忽然怀里的佳人闷哼了一声。吓得我赶紧把手抽回来!县官大人,不是我干的!但是沈老大却没有要醒来的样子,似乎是梦呓。我才放下心来。她口中迷糊不清地叫着什么,我要运功才能听清她说了什么。只听得沈老大平素的阳刚声线全然不见,换上了一种又嗲又糯的软软声线:“……大哥哥。”当一个平时对你颐指气使的美丽女人躺在你怀里,浑身的温热与柔软都贴在身上,她还这样软腻地说话……你会怎么样?我似乎可耻的石……了。但是我忽然回过神来,大哥哥?她在叫谁?我抱着仿佛半梦半醒的沈伊人,她眼睛微微睁开了一条缝,里面露出的美眸朦朦胧胧,显然仍是十分困倦。她睁眼似乎看到了我,也不怎么惊讶,英华内敛的眸子里闪现一丝惊喜,眉眼嘴角都弯弯的,似乎喝醉了酒一般憨态可掬:“大哥哥,你来啦……我好想你。”“我……”大哥哥?这难道是沈老大给我起的小名?不对不对,老大除了叫我非真之外只有叫我白痴、蠢货、蠢驴还有很凶的叫我全名‘明非真!你活腻啦’之类的而已。不可能有别的外号。“……大哥哥……你怎么有头发了?”我真的很想知道,她究竟在叫谁?!那个大哥哥没头发!!某个很强的光头?!“伊人这些年很努力哦……”沈伊人这一瞬间仿佛是个等待喜欢的大哥哥赞扬的小女生,星眸弯弯,笑眯眯地看着我。因为还没睡醒说话时带着鼻音闷闷腻腻的,充满了动人的娇慵。“大哥哥……伊人要嫁人了……”说到这里,她语气带着一丝伤感。或者这才是沈伊人心内的秘密。她的一切想法都被她六扇门副总督的强硬外壳武装着,如果不是到了这个地步,恐怕她也不会说出来。“但我不喜欢那个人……”鸟兄请节哀!还有容许我笑几声,噗……虽然这已经是个半公开的秘密,明显的不能再明显。可是当她亲口说出来毕竟还是不同。明显这样更好笑!噗哈哈哈哈哈!!只听得沈伊人继续说着,语气里充满了淡淡的哀伤:“他也并不爱我。他能助我报仇,我必须这样做……”沈伊人无限伤心地靠在我怀中,呵气如兰,胸口的温度让我心跳不由加快少许。“大哥哥,你为什么不跟我说话……你怪我是不是……”我怕她突然醒来杀我灭口,也不知道那个大哥哥声音是怎么样的,但反正是个光头……我勉强学着少林方丈的声音:“嗯……老衲知道了。”卧槽!一紧张说错了!!沈伊人却甜甜一笑,十分满足地道:“太好了……”啥?过关了?喂喂,沈小姐,您的大哥哥竟然是个和尚?!“你知道我不喜欢他对不对……我这么久一直都想要见到你……想告诉你……”沈伊人的眼睛又再一次闭上,显然又要睡去,但却在睡前昏昏沉沉地给我丢了个bàozhà信息:“大哥哥,伊人喜欢的只有你……”“……”说完她睡熟了。喂喂喂喂喂喂喂喂喂!!!!我来救你一次而已这究竟是撞破了多大的秘密啊!!鸟兄快来!鸟兄快来!我快要控制不住现场啦!!你脑袋上的青草我拉三十头牛都吃不完啊!怀里的沈伊人又陷入熟睡,我才放下心,我可不能一直在这里陪她。我还有点事要忙……等下要面对的敌人,是不可能不露面就解决的。他们很强,就比如伏象,以他的功力,我还做不到在远处靠着几片瓜子就收拾他。只好……费点劲,去一下后宫借点东西了。可是我立刻又注意到一个问题……她现在里面没穿啊。她本来穿着的武士服款式简练大方,可是过于简练的结果就是裁剪也很贴身,根本没有多少多余的布料。想拿些多余的布料盖住关键的地方,给她缝回去都不行。我暂时把自己的外衣罩在她身上保暖,但也不能一直这样。不注意还好,一开始注意就觉得手上接触到的玉背肌肤腻滑。沈老大上半身几乎全luǒ,只余下内衣还在。我的手抱着这样一个白羊似的娇软身子,忽然觉得有种奇怪的瘙痒感觉。不行不行!这可是上司!我一摇头,动作大了些,把外衣扯落了几分。一望之下简直是触目惊心。沈伊人的内衣是黑色的,并不能将雪呼呼的巨硕玉梨完全藏住。峰峦起伏的部分甚至都要遮掩不住了。从我这个角度,我竟然能看到玉梨神!白皙的神体上浮现着淡淡的几丝血管,宛若青丝锦络,简直是融化男人脑浆的神器!不行不行,我不能看下去,不然我也要出事!可衣服………………过不多久,龙在天带着一队人马风风火火地赶到了这里,注意到了打斗的痕迹,立刻开始搜查。我躲在不远处的宫墙上,与黑暗融为一体,摒绝生息,让他们无从发现我。其中一个麒麟卫士喊道:“副统领,有发现!”他们走进花丛的时候,先是发现了躺在雪地上呼呼大睡的沈老大。龙在天喊道:“咦?沈副总督,您没事……睡得挺香啊。”他再仔细一看,沈伊人身上穿着一套黑衣,与那些在宫里乱闯的黑衣人一样。黑衣当然是我特意去找来的。你问谁换上的?……嗯,别问……哎哟我的鼻血……“把沈副总督送回去,尼玛脏手别碰!请个几个力气大的宫女来扶。”龙在天正疑惑沈伊人怎么在这里,忽地目光一动,看见不远处的伏象,立刻三步跨作两步察看。其他人也纷纷围过去。一人问道:“这是伏象……已经死了?沈副总督果然厉害!”龙在天摇摇头,眉头一皱:“不,还没死。但像是受了严重的内伤,这状态是走火入魔啊。不像是沈小姐的做法,我猜一定是伏象因为自己的什么原因而走火入魔了吧。”龙在天十分精细地察看了伏象全身,更加确认了自己的说法。既然他们已经回收了伏象,也能照顾沈老大,我该走了。正要离去,忽然听得一个麒麟卫士问道:“副统领,以伏象这等功力,是什么情况能使他走火入魔,请恕小的愚昧,猜不出其中的道理来。”“嗯,这确实是一件奇事。待我想想……”他们竟然开始调查伏象倒下的真相了,我做的这么隐秘,应该不会被发现吧。“嗯?!对了!”龙在天似乎把握到了什么,眼中精芒一现:“是明非真!!”在旁边宫墙上的我屏住了呼吸,手里拿着一把瓜子,眼睛锁紧龙在天,心里火速盘算了一遍我身上的破绽。这个老粗可不止一次展现出了他的精细和冷静,这家伙莫非从哪里看出了端倪,竟然知道是我动的手?只听龙在天那把破锣嗓子在底下大叫道:“我勒个去!明非真这

    sbf123胜博发娱乐免费小说阅读_www.mamahiza.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