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胜博发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岂会毫无准备。去把这里的情况告诉狂天,不见传国玉玺,决不放人!”橙王面色倏沉,喝道:“伏象动手!”“老夫领命!”伏象双目睁开,shè出两道精芒。似乎全身功力聚集在这一跃,借助擂台的高度,竟然一跃跃出十数丈远。他功力之深,实在超乎唐掖想象。唐掖连封他六个大穴,看他萎靡困顿的样子满以为起码能困住他两个时辰。但殊不知伏象所练气功最重潜藏生机,恢复极快。这才半个时辰的工夫已经恢复了五成功力,冲破了穴道,还等待时机,蓄力良久。现在想来刚才橙王东拉西扯为的也不过是替他争取时间罢了。橙王喝道:“将这里的情况传出去。我一定要父皇叫我橙哥!”伏象所忌惮唯唐掖一人,一离擂台余人再不足道。顿时化身一头奔腾巨象呼啸而过,路上的武士根本连阻拦他稍瞬都做不到。更有甚者被他冲势一撞撞飞开来,当成就是筋断骨折之祸。唐掖与他轻功造诣不相上下。但对方蓄力已久,第一动的距离移动太远。有了这十几丈的差距,这就无论如何追不上。再一犹豫,伏象去的更加远了。“唐掖站住,你守住此地!不得擅离!”沈伊人喝止了打算上前狙击的唐掖。飞鱼坪上还有许多人元气未复,唐掖是唯一一个可以镇压全场的人,绝不能离开。否则一旦生乱后患无穷。沈伊人眼中寒光闪现,一咬牙道:“那家伙由我来杀!”

    38. 伊人折难,非真非幻

    沈伊人不管身边人劝阻,一提真气追了过去。她的轻身功夫较之唐掖与伏象更为轻灵。伏象刚才那一跃刚猛之至,她却仿佛春燕徐飞,举重若轻处高下立判。她纤腰长腿,双腿的雪白修长在此刻展露无遗。如今夜色早降,雪铺满地,沈伊人便像只在雪原上奔驰的高傲白鹿般,修长大腿相互jiāo错,美不胜收。龙在天看沈伊人追了出去,呆了半晌,才如梦初醒:哎哟!沈小姐中dú之后曾经全力运功,dúxìng只有渗入的更深。她这模样就算追上了伏象怕也要糟!沈伊人怀揣着断肠草解yào,但为了要抵消荆棘泪的效果一直没有服下,此刻刚服解yào未久,理当运功化解yào力。作为动手比武时机来说没有更差的了。龙在天一时也迷糊了,沈伊人平素冷静自若,却为什么执意要杀伏象?因为伏象曾出言侮辱吗?但也来不及细想原因了。“唐老弟,这里你看着,我麒麟卫儿郎听命,全都听唐掖的!”龙在天大声连叫不妙,咋咋呼呼地也追了出去。可他轻功造诣比之前面二人就差的远了。加上他连番恶战后也才休息了半个时辰不到,正是疲累时候,相较于那两人的飞驰直同老牛犁地,吭哧吭哧半天也没跑多远。好容易离开了飞鱼坪老远,忽然才又想起来了什么,赶紧又往回跑。只见龙在天一边跑回来一边大叫:“他nǎinǎi的!听唐掖的干什么!你们全都跟老子过来!老子又打不过他!!”龙在天跑出去这才想起来自己这状况还不如沈伊人呢,一个人追过去还不是送死,赶紧回头搬兄弟。看着自家儿郎一个个看智障似的呆在原地,更是气急败坏:“老子死了你们个个升官无望,还不过来!武功好的全都过来,起码要二十个!”还是唐掖冷静知道他要回来搬救兵,早就打点了不少人,不但是麒麟卫,君王侧,甚至六扇门也安排了几个人。龙在天一见才放心些。但等他聚齐人手,沈伊人和伏象已经走远,不知去向了。****************伏象一路狂奔,丝毫不敢逗留。他武功其实并未全复。唐掖拳脚造成的伤害还在其次,最关键的是双掌手腕处的经脉的灼伤。他毕生武功皆以这一双手掌为主,手上经脉尤为关键。一旦造成伤害武功立刻要打折扣。但反过来说其实也是幸运。以唐掖血阳真气之热,他跟唐掖还jiāo手了这么久。若非是他手掌强韧坚厚,肯定会留下不可复原的损伤。伏象每一步踏出都觉得心中的窝囊感在递增。他原本在冥途之中一直担任的是智囊角色,备受尊重。武功之高除了冥途之首狂天外,也不做他人想。就连杀联之中的大人物们也对他青睐有加。可是到这宫中之后简直就是处处碰壁。一点得意之事也没有。不但是在自以为官运亨通前程似锦的同时被个半路杀出来的龙在天排挤,甚至连精心策划的布局也被沈伊人破解。最后连武功,也败给了后起之秀的唐掖。现在竟然落得重伤之余去做个传话的角色,他伏象如何是这种人。伏象越想越气,脚步越踩越重,随着窝囊感与脚步声益重,心中的暴戾也是与之剧增。妈的!老子岂受的了这口鸟气!变天成功之后,老子要先杀了龙在天和唐掖,那沈伊人要在老子胯下哭泣承欢,方能稍解老夫心头之恨!想得正狠,忽觉自己脚步声中另外夹杂了一阵破风之音。伏象转头望去,只见远方一个纤细修长的婀娜身影高速靠近,来的极快。看的仔细,更加不禁胆寒。沈伊人好似一羽飞鸟,轻松无比的穿越了伏象艰难踏过的空间。她与她的三尺青峰黑夜中仿佛浮光掠影般翩跹而来。沈伊人一皱秀眉,杀气腾腾地喝道:“狗贼,还非真的命来!!”伏象一见她的轻功,登时放弃了继续前进。他气力悠长不假,但论及快疾绝对比不过她。这贱人欺人太甚,真道老夫不敢杀你!定睛一看沈伊人之后再无旁人。转念一想,要是抓了沈伊人,手上多个人质,行动把握反而会更大。一念及此,伏象哪里还压得住心中的怒火,转过身去,双掌飞旋备战:“要不是你从中作梗,老夫哪会沦落至此!是你找死,可怪不得老夫!”两人曾在飞鱼坪两度jiāo战,对对方的武功都有大致了解。这再一动手便抛去试探,纯是以命相搏。掌风剑气在飘雪中纵横,渐渐形成一球气团,一丈之内的雪花全然无法靠近。纯白的地面上唯独只有这一圈呈现灰色,即使在黑夜里也格外扎眼。伏象与沈伊人不多时竟然已经斗到了百招之外,其间惊险百出,差之毫厘就头断血流的场景数也数不过来。有几次若非沈伊人躲得快些,脑袋就会被伏象那巨灵神般的手掌一掌拍的稀烂。而伏象也被沈伊人不要命似的狠辣打法迫的一而再再而三错过重伤于她的机会,皆因要是执不肯退,竟然会变成沈伊人剑下厉鬼。沈伊人知道伏象状态不全,此时不杀后患无穷。窥准一个机会挥剑斩去,剑到中途忽然划了个半圆向上一挑直指伏象咽喉,速度方位掌握的妙到毫巅。这是六扇门的六象剑术中绝招,也是沈伊人妙手偶得,此后再不可复制。伏象只感到一点寒星虚渡,脖子上一凉,心道:我命休矣!眼见只要一运力就能杀了伏象,却在此时沈伊人双足站立不稳一个踉跄倒退。这一剑竟然只刺破了伏象喉头的皮肤,却没能贯穿过去。但沈伊人却无暇远顾,此刻她脑袋里天旋地转,眼前一片朦胧,连站都站不稳了。她佩剑噹一声落地,扶着额头,眼皮似有千斤重。尽管她知道此刻绝不能倒下,意识仍然无可抵抗的沉入昏迷的海洋。伏象欣喜若狂,忽然恍然大悟:断肠草dúxìng强烈,即使有解yào解dú也极是耗费气力。服食解yào之后须得休养生息。一段时间后自会觉得无比困倦,睡意如浪袭来。这小妮子定是吃了解yào却来不及休息,没命似的追了过来。哈哈哈,天助我也!伏象心下狂喜,一见沈伊人美眸迷离,前凸后翘的身段迎风摇曳的样子,心下yù火狂飙,邪笑道:“大美人只是差了休息,何须惊慌?待老夫与你大被同眠,翻云覆雨一番自然好转。不用着急!”伏象上前抱住沈伊人双臂,施展轻功跃入一旁的花丛中。沈伊人只觉得鼻腔里闻到一股像是夹杂了雄xìng动物发情时浓厚yù望般的野兽气息,伸出双臂推开。伏象哪里管的这么多,伸出粗大的手掌一把抓在沈伊人衣服后领,撕啦一声,仿佛浸水的春葱剥下一层白皮,雪白的美背上大片衣裳撕裂。月色下露出肤光胜雪,肌肤细腻如水,白壁般的玉背上半点斑痕、甚至是肌肤纹理都难以寻找,滑腻柔润的找不出半分瑕疵。沈伊人罕见地流露出了女子的柔弱,她呜地一声,两条雪藕似的纤细臂膀不由自主地抱紧前襟,破裂的衣衫难以完全遮掩住浑圆巨硕的玉梨,些许腻润的雪肤外露,仿佛衣衫下盖着的是两只盛装着美酒的雪白水膜袋子。若非雪峰之间尚有一抹诱人以深的沟壑,真教人误以为真。伏象的眼睛仿佛是他的大手,顺着沈伊人柔腴的弧线上下抚摸。看的他眼睛放光,颤抖着声道:“妈的,骚!还是处子,怎么能这么骚!”雪夜的寒风卷来,沈伊人身躯酥软,柔软的腰线更呈现出一种野狐似的媚态。她硬靠意志力堪堪抵抗着昏迷的yù望。但偏是因为如此,她更是隐约明白自己正在被人做的事。伏象早在飞鱼坪之时就对沈伊人垂涎,此时更是yù念难抑。当下手脚并用,把自己剥的方便,只余下一件外衣。沈伊人在昏迷中暗咬舌根,疼痛令她清醒稍许:我不能死,绝不能死!在给爹爹娘亲报仇之前,我绝不能死!待得伏象褪去裤子,沈伊人眼中忽然恢复一丝清明,看的那丑物在面前晃dàng,不但没有半分女子的娇羞,xìng格中的彪悍在此时发挥出来,一记疾风骤雨断子绝孙脚飞了上去!漆黑夜里一个男人发自灵魂深处的惨痛叫声回dàng在夜风之中……伏象吃痛大叫一声,捂着下半身蹲了半天,挨了这一脚竟然见了血!yù火霎时间转成了怒火!“老子先jiān你三遍!再扼死你,让你做一具美丽动人的艳尸!”伏象大手一伸,去抓衣衫前襟。沈伊人却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抱紧了就是不让撕下。伏象大怒yù狂,也不管她死活了,运劲一掌拍了出去!沈伊人听得风声劲急,知道这是致命一击,她闭上了双眼,等待自己年轻的生命随着吐出的鲜血消逝。爹爹,娘亲……大哥哥,我死了………………什么都没发生,再睁眼时,她发现一件奇怪的事。吐血的,是伏象。可是无论沈伊人怎么看,她都看不见伏象是被谁打伤了。伏象脸上浮现出惊骇的无以复加的诡异表情。而伏象的身体更是凭空出现了极度怪异扭曲的样子。他的周围什么都没有,除了花丛就是沈伊人自己。但是他的脖子下方却很明显有一个掌印。忽然更奇怪的事情发生了!伏象的小腹以惊人的深度下陷,下陷的深度与区域大小,就像是有人一掌狠狠打在他身上。紧接着伏象胸膛发出了清晰的骨碎声音,肩膀也猛地断折,再接着他的大腿胯骨像是也挨了一击,整个人竟然飞了出去。可是这个过程中根本就没人在。朦胧间的沈伊人看的莫名其妙,这副场景说不出的诡异莫名。简直就像是有某个隐形人在对他进行凄厉的殴打一般。对于伏象而言,只有更加的惊骇。因为他知道这攻击不是来自于体外,也不是来自于任何其他人。从挨了第一掌他就清晰的知道了。这、这掌力是……伏象神掌!自己毕生苦练的伏象神掌掌力忽然不知道从何处涌来,重重轰在伏象颈下,侧腹,接着是胸膛、肩膀、大腿胯……等等位置。每一掌中劲力的圆熟老辣,浑厚剧烈,他伏象门中就只有他一人能有,这就像是他个人的独特签名一般,外人仿也仿不来的。打在他身上的,是他自己的掌力。一掌又一掌,他的身躯在无人之处凭空扭曲、断折、弯裂,情状邪异之极。他怎么都无法理解这个状况,身体的疼痛状况是他做杀手多年也没有体会过的。他一直以来斗躲在安全处,只打有把握的仗。就算受伤也从未致命。而体内涌现出的掌力一击又一击,每一掌都充满了致命的杀伤力。他从未距离死亡如此之近。可是比起身体的疼痛,更要令他发疯的,是心内的恐惧感。对这件不知道该如何解释的事情产生的无比恐惧,似乎要压倒他一般,就连疼痛都显得无足轻重了。究竟是怎么回事……究竟是谁?为什么我会这样?这样的问题充斥在伏象的脑海中。直到一个听过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伏象】这声音无比的清晰,不像是回忆,也不是传音入密,而是有人真的在大脑之中说话一般。你、你是谁!你在哪里!伏象忍着巨痛左右找寻,却连个人影也瞧不见。【现在说话的,是我潜藏在你身上的一股心识】【在我两jiāo手的时候,我在你身上做了些手脚】【如果这时候你能听到我的声音,代表你果然对沈伊人下手了吧】是你!这怎么可能!沈伊人此时终于捱不住沉重的困倦,娇躯向后倒去。光滑细腻的肌肤在寒风中颤抖着,抱紧的前襟也终于拿不动了从手里缓缓滑落。忽然,沈伊人隐约但觉身躯一暖。似乎被人打横抱了起来,身上盖上了暖洋洋的毛毡。就像是在火炉旁一般的舒服。沈伊人猫儿般的蜷起娇躯,双手难以把握的雪白部分往那人身上靠着,那人似乎略觉不便,但却又无可奈何。鼻腔内填满的暖暖的,仿佛是阳光般的,年轻男子的气息。一向以女中豪杰自居的沈伊人忽地有些异样的感觉浮上心头。她觉得自己被人搂住的腰肢似乎在发酥发软,她觉得有些不对,却又觉得浑身软绵绵的,只想要一辈子都靠在他的身上。有一瞬间,这个打算一辈子只靠自己的女人,这个年不满二十就有着无上抱负的少女,觉得在这个男人的怀中,自己可以找到安身之所。这一瞬间,她睡得无比香甜。伏象近乎是痴呆了,他脑中还回放着这个人的声音,但这个人就出现了。无声无息,如同鬼魅一般。【这可是你自己图谋不轨,自己活该啊】【但无论如何也得问问你】“被自己掌力袭击的滋味,还好吗?”男子的声音慵懒而有磁xìng,与伏象在脑海中的声音重合成一个。脑海里的印象,与他挂在嘴角的笑容,完全重合成一人。“是你,果然是你……”在沈伊人陷入完全昏迷之前,她分明

    sbf123胜博发娱乐免费小说阅读_www.mamahiza.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