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胜博发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喝彩,比刚才又更大声:“三才钩法!唐老弟,我就是没看错你!”唐掖银钩出手,左手一般招数右手是另一般招数。钩法之中也分单钩双钩,武器不同招数也自不同。唐掖这是拿双钩使动了两招单钩里的招数。也无怪龙在天惊讶。唐掖钩法使动开来,擂台上银光一片如水银泻地。他一个起落翻到了橙王两丈之外。伏象本来还不敢相信,此时是总算明白了唐掖的打算。他这是想要以一人之力挑了橙王一伙在飞鱼坪的所有人啊。“好狂妄的小子,想动殿下先过老夫这一关!”唐掖却不接伏象的无俦掌劲,他打他的,我逃我的。伏象投鼠忌器,不敢使用全力以免伤到橙王,却教唐掖数下闪身绕过了一众橙王护卫,双钩齐齐飞出恰好甩在两个私兵的脖子上,听得二人惨叫一声,橙王登时孤立无援。橙王大叫道:“你、你敢!”唐掖只是淡淡地道:“橙王殿下,你谋逆造反,在下六扇门唐掖,奉命捉拿于你,请你配合。”“我偏不!有本事你亲手拿我!”橙王拔出腰间的一把装饰华丽的古剑,剑锋隐隐透着金光,的是良品。橙王用功不专,武功平平。但教他武功的人几乎都是高手,所以这几下子还是有的。橙王哇哇大叫一剑平刺过去,声势也是不小。唐掖不闪不避伸出左手。也不知道他如何运力,轻轻巧巧地将长剑一把抓来。眼睛看也不看,随手挽个剑花,朝自己背后斜斜一剑刺出。与从后方而来的伏象对个正着,伏象大手正好抓在剑尖。只需要一吐劲力,就成了内力对峙之局。“滚开!!”唐掖舌绽春雷,古剑上金光大盛,光彩飞驰,登时连闪九次,矫若游龙。以伏象指力之强也没能把握住,只得放开手。连橙王都看得呆了起来:这柄‘惊天’剑在我身边数年,从不见有此光芒,怎么一到这贼小子的手里能有这等威势!一旁的沈伊人稍微压下了dúxìng,看到唐掖这一剑,秀目中异彩涟涟,喜道:“好!昆仑派剑法果然名不虚传,凌厉快疾,这是云龙九闪!不,十八闪!”云龙九闪变得九般变化,唐掖却是在其中又加入了明镜宫的奇特步法,他足下yīn阳两分,剑上的变化也是一yīn一阳同时具有两种不同的威力,从九闪变成了十八闪。伏象却自始至终要的不是重创唐掖,而是以退为进。他借着唐掖以剑法欺身上前的空,与唐掖互换位置,也根本不接唐掖的剑招,径直奔向橙王。“伏象,快保护本王!”“殿下放心,有老夫在,这里没人能伤的了您一根寒毛!”话一说完,却又愣住了。唐掖剑招未停,所取得却不是伏象和橙王,他仿佛是一团带有破坏xìng的旋风,在这顷刻之间,步踏入飞,古剑直指最后一个黑风十三翼。此人正与几个释放出来的朝廷武士缠斗。这个黑风十三翼用的是链子qiāng。链子qiāng在十八般武艺之中最为难练,直如铁棍,曲若灵蛇。刚柔不一,练得好了乃是一门难挡难防的奇门兵刃。只是今日的黑风十三翼仿佛是遇到了克星。无论他们手中的兵器有多古怪稀奇,唐掖不但丝毫不奇,还能在瞬间使出更高明的招数反克。那黑风杀手见到唐掖跟伏象动手多时仍是平手,如何不知自己并非其敌。但是链子qiāng非同一般兵刃,要在一时三刻间攻破他的防线并不容易。登时把链子qiāng舞的优势发挥的淋漓尽致。若在平时就算是唐掖一时半会也无法攻入,但这一次却有些不同。唐掖并不针对对方的链子qiāng而使出相对应的招数。他使用的就是剑术,而且就是刚才那招云龙九闪。黑风杀手心道:你既然大意了,就莫怪我!正要以链子qiāng缠绕住他的剑,再图后手,熟料链子qiāng在这把‘惊天’古剑的锋锐下,还不到九闪就被削成了几截。原来唐掖看穿了他的武功弱点,就只是强在兵刃上,所以直接以锋锐斩之,破的畅快淋漓。然后唐掖直接将‘惊天’古剑扔给龙在天。自己足下生风,再度移回伏象那边。他剑断链子qiāng用的时间极短,伏象甚至没来得及挪动步子,就见到唐掖又回来了。心中抱着一个想法:老夫跟他斗巧是不用斗的了,斗速或者不相上下,为今之计我只有靠内力硬打,才有获胜希望。伏象心下打定了这个主意,手上的掌力将发未发,老老实实一掌一掌的跟唐掖拆解。唐掖双掌犹若千手观音般,一连使动数门掌法,都被伏象这般似拙实巧的打法化解了。唐掖气息一沉,周围空气登时燥热,再度催动了血阳真气。伏象对此早有破解之法,只需要不与他手掌相接触,唐掖自己的手掌无法容纳这邪门的灼热真气就行。伏象强行运功,双掌飞旋,将掌力比刚才扩大的一倍有余,令唐掖无法近身。这虽然耗力甚巨,但唐掖玩火自焚,下场只有更惨。只是这么打了一会儿,唐掖在周围游斗无法接近于伏象。但周围的空气只有更加燥热,热量丝毫不减,可是唐掖也没有露出丝毫在忍痛的神色。伏象看着唐掖行动如常,双手虎虎生风。那双手掌附近空气的温度恐怕堪比滚烫的开水,而手掌本身的热度,凭着伏象过人的感觉,竟然觉得几乎已经是一对烧红的烙铁。人手怎么能容纳如此热量,定然是故弄玄虚!伏象不信这个邪,而且他如此打法太耗内力,喝了一声:“手底下见真章!”双掌推出,与唐掖的双掌一碰。只见唐掖果然不敌被震的飞退,可是一股灼流却还是顺着经脉流入,手上经脉仍然还是被灼伤了。伏象不敢置信地瞪着像是冤魂不散般又缠上来的唐掖,他的双手也是ròu身,为什么竟然能到这个地步!忽然,灵光一现,唐掖双手的颜色被血阳真气染成赤色,可是与他四掌相jiāo的时候伏象却分明看到了手上血色倏忽一退,露出了原本的玄色。玄色乃是铁色,手掌会呈现这种颜色唯有一种理由。就是像铁寒衣一般在运行高明的铁掌。伏象恍然大悟,失声道:“铁手功夫!混小子戏弄你爷爷!”伏象此时惊觉却有些晚了,他内息不畅,损耗又重。唐掖掌影忽若长江大河一般涌上,没有一招使重的。不一瞬,将伏象淹没在拳脚之中。龙在天在一旁舌挢不下:“铁手功夫啊。那可是需要莫大的忍耐和坚持才练的来。铁寒衣够厉害的了,三十岁之前铁掌恐怕还不如他。”龙在天看着唐掖脸上那无忧无喜的表情,叹道:“很难想象,这样一个年轻人,是怎么做到有这样的理xìng同时又这样的坚毅不拔。”“练成像铁手功夫这种武功,需要两点,规律与坚持。这其实不难。”沈伊人看着唐掖,目光中带着些悲悯,也带着些不为人知的感情,也是淡淡道:“当你每天都在想着复仇,你就会活的很有规律,并且坚持不懈。这……对任何人都是一样的。”

    37. 六扇麒麟,杀敌者众

    大广场上,还余下战斗力的橙王禁军仍是不少,但首领已经落败,他们也无法坚持下去。纷纷弃械投降。用断肠草的猛dú解开荆棘泪的武士们渐渐不支,刚才因为心中一阵刚勇而硬是奋勇作战,此刻渐渐压不住dúxìng。沈伊人早就备有断肠草解yào,传令分发了下去。中dú深的此刻仍在打坐调息,中dú浅的则担任起保护现场的责任,并且看守住这些降兵。清点人数,此场逆乱参与者共计八百七十三人。多数为禁军,少数人是江湖人士。首脑橙王连反抗都来不及,就被唐掖老鹰抓小鸡似的一把拎了起来,随手就封了他穴道。橙王连个像样的反抗都没有就被收拾了,唐掖将他与伏象这对首恶扔在了一块,再从容去缴其他人的械。橙王一被抓起来,这下子朝堂诸公们可来劲了。纷纷围着橙王包了个里外三层,各表忠心地喷口水。大数特数其行止不端,以下犯上,悖逆人lún,恶形恶状简直数三日三夜也数不完。也就是李斯丞相两朝元老,相当把持的住仪容,相当镇得住场子。老人家整束衣冠,仿佛上朝时候般神色淡定,捻须悠悠道:“当年再大的风浪老夫也见惯了。些许小风波小打闹罢了。不就是个不成器的孩子,找几个江湖草寇闹一闹么,济的甚事?”他老人家好比姜太公稳坐钓鱼台,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其他大臣一看老丞相何等从容,这才是贤臣典范啊。纷纷效仿,一个个的目不斜视,似乎刚才什么也没发生一般,只留下了橙王满脸的口水。沈伊人一看橙王面上犹自面色倨傲……好吧,其实他鼻青脸肿,五官都要皱成一团了,什么也看不出来。沈伊人也只是猜出个大概,问道:“怎么?你还不认输?”“输?本王何时输了?嘿,这才刚开始呢。”橙王脸上露出泫然yù泣的神色,似乎过不多会就会哭出来,语气却颇硬朗:“浅水岂能困蛟龙,本王早晚有脱出生天的时候!”但他的表情和话语实在难联想到一块。“你大爷的!”沈伊人一皱眉,恶狠狠地道:“说话说清楚点,男子汉大丈夫哭个什么?”“谁哭了!”橙王怒道:“谁在哭?!本王这是在笑!”沈伊人一怔,仔细端详片刻,才发觉要是把脸上的浮肿去掉,再把脸熨平。这要说是个笑脸,倒是也说得通。那眼角上吊着的应该不是眼泪,估计是不知道哪位老臣公的唾沫星子。“我不过是输在识人不明,没看透龙在天这个人。”橙王仰面瞪向龙在天,露出一抹邪魅狂狷的冷笑,如同迎风盛开的一朵大黄菊花……差点把人恶心吐了。“我就是没想到,龙在天,你竟然敢反我!”“你们小看人也得有个限度啊。”已经结束了战斗龙在天赖洋洋地,仿佛是只刚晒好阳光的粉红色大猫,贱兮兮地笑道:“我龙在天是什么人你打听清楚没有?我可是几年之内就上升到副统领位置的奇才啊,你居然以为我是你能策反的对象?”说到这里却正色道:“六扇门就算了,你们小看麒麟卫是不是有点太猖狂了。我麒麟卫近十年来纵横江湖从无抗手,魔教驰名江湖百年,下场如何?还不是被我麒麟卫灭了。我麒麟卫大统领之名威镇寰宇,。”伏象忽然道:“你跟了王爷,荣华富贵享之不尽,醇酒美人唾手可得。你不反,为的就是这大统领?”“我龙在天认定了麒麟卫大统领,这条命就jiāo出去了,一生不悔。”龙在天不屑地看着伏象:“男儿意气岂有二话。伏象,原来这个道理,你们杀联不懂。”伏象沉默不言,片刻才又道:“我还有一事不明。”伏象垂着头,缓缓地道:“从刚才开始我就一直很疑惑,你龙在天跟沈伊人,你们二人怎么会联手?我的人十二个时辰都盯紧了你,你的一举一动莫不在我掌握。你是什么时候又是怎么可能跟六扇门互通消息的?”“看来不告诉你,你也是死不瞑目。”龙在天戏谑道:“这倒是要多亏了六扇门的苏晓,那丫头横冲直撞跑到我麒麟卫所拿人,带走了我一个手下。”“尹一弦!”伏象眼睛忽然睁大,恍然大悟:“是那个被抓去了六扇门的尹一弦!!”“不错,就是他。”龙在天嘿嘿笑道:“尹一弦被放回,自然要向我报告。但他向我报告的,却是由六扇门提出的合作建议。沈小姐蕙质兰心,已经识破了黑风十三翼藏身麒麟卫所的状况。我们麒麟卫与六扇门自有一套隐秘的联络手段,虽然多年不用,但只要沈小姐有意与我们合作,自然就能接到我发去的线报。”沈伊人缓缓道:“这是非真的意见。他说麒麟卫动向不对,黑风十三翼藏身麒麟卫所,所谋者必大。要我用尹一弦做中间人去传话。结果果然是有人要图谋造反。”“本王一直听说六扇门跟你麒麟卫不和啊。这总是不错吧。”橙王狠狠地瞪着龙在天:“你们两个衙门相斗多年,怎么可能联成一气?”沈伊人淡淡道:“李澄之,你脑子真是被驴踢了。”橙王咬牙切齿:“你敢骂我?”“我打你也打了,骂你怎么了?”沈伊人斜眼睨着他:“亏你在京城这么多年,六扇门和麒麟卫斗了将近百年,斗的是什么你居然不知道?”说到这些往日的轶事,橙王自然糊里糊涂的。橙王殿下可是连武功都不热衷的,何况百年前的武林往事。“当年飞鱼祖师与麒麟卫的第一代大统领麒麟时常恶斗,他们一次被数百贼匪包围,情况危殆。两个大宗师曾说过一句话:杀敌者众,为胜!”沈伊人目若寒星:“六扇门与麒麟卫比的,向来就是谁杀的敌人多,你现在懂了吗?我们为何会合作。三司衙门在敌人之前,永远是刀锋向外的。”橙王沉默半晌,待理清思绪,终于吁出一口长气。“原来如此,本王此刻被困倒也不是不明不白。是我看错了人。”但不待沈伊人等说话,橙王脸上又浮现一抹‘哭容’——他是在笑。“可是,你们又懂吗?本王还没输。父皇现在可还没消息呢。一日你们找不到他,本王的计划就没有失败。”龙在天不解道:“皇城这么大,你怎能确认皇上现在落入你手?”“父皇一直都在我手中。”橙王哈哈笑道:“狂天伏象,雨夜钟凝。你道那神秘的雨夜是谁?”沈伊人秀眉深蹙,将御台上皇上差点被擒,走密道逃脱的事迅速整理了一遍。想到中途,忽地脱口而出:“南俊飞!”这声一出口,果然其余各人无不动容。南公公是跟着皇上一起走的,皇上身边没别的护卫又中了荆棘泪,那跟落入橙王手里有什么分别。龙在天等人顿时没了主意。老丞相李斯一开始不明就里,听了片刻,忽然chā口道:“既是如此,他们那边定然不知橙王已落入我方手中。双方各有筹码,比的便是军情信息。”到底是两朝元老,指点江山的人物,才听了几句竟然便有此见解。其余人还云里雾里呢,沈伊人点头道:“丞相说得对。我们可以利用他们还不知道飞鱼坪情况这点制定反击计划,顺利的话可以把皇上抢回来。”李丞相捻须微笑,点头道:“女娃娃好聪明。”但橙王却突然仰天大笑道:“就说你们大意,本王

    sbf123胜博发娱乐免费小说阅读_www.mamahiza.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