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胜博发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这是真的么?所以您常常跟明非真眉来眼去的,就是为了告诉我让我打消念头么?”两句话不到,没能动摇敌人,反教敌人动摇了的龙在天换来了沈大小姐的一个怒视。“什么时候了!还在没完没了说这些废话!”沈伊人一声咆哮,龙在天不由自主地站直了身子,沈伊人高声道:“现在你们的状况也该开始好转了,有余力作战的现在便上台!”伏象脸上忧色渐凝,他也不是没想到这个可能xìng。沈伊人中了荆棘泪是绝对不错的。伏象曾暗中窥伺,直到确认人人中了荆棘泪。

    伏象天xìng谨慎小心,若非十拿九稳,他绝不会开始动作。只是沈伊人显然已经功力复原,虽然状态未全复,却不再是全身酸软的样子。伏象怕的就是被荆棘泪迷倒的君王侧、麒麟卫等武士也像是沈伊人一样,他们要是恢复了战斗力,飞鱼坪立刻又是铁桶一个,谁也攻打不破。可是沈伊人说完他们却没有一个有动作,说没有动作也不对,他们全都面露痛苦神色,与沈伊人此时相仿佛。荆棘泪是魔境云天宫研制的一种麻yào,并不是dúyào,按理来说是无yào可解。

    就算有,能迷倒这么多人的荆棘泪,就连冥途也算是散尽家财,花了三年功夫才搜集来的。别说是找个高明大夫,就是上云天宫里去抓个制yào师来,一时三刻之间如何能配制出这么大量的解yào?沈伊人道:“我知道各位现在如受刀割,但现在没有时间了,请各位出来,保卫皇城!”但这句话说出来,却是面色发青,浑身发颤。龙在天瞧她这样子,不由得慌了神:“沈、沈小姐,你究竟让我下了些什么yào在里面啊?!”龙在天自己没有解yào,只是听沈伊人说的在下了荆棘泪之后,再放入解yào。可他自己也不知道这解yào是什么。

    沈伊人沉默片刻,颤声道:“断肠草……”“断肠草?!”龙在天惊得目瞪口呆,失声道:“那是dúyào啊!”“不然你能在一时三刻解开荆棘泪?你倒是给个方子!”此话说话,飞鱼坪上惨呼一片,本来还能忍受的豪士们开始感到丹田内乱作一团,好似乱刀在斩。断肠草是一副猛yào,能将荆棘泪的yào力化去,可本身dúxìng甚猛。稍有不慎直有xìng命之忧。伏象看着呼声四起,头皮发麻地看着沈伊人道:“你用断肠草来解dú?老夫还道你不够狠,原来却是看走了眼。你不止够狠,简直是个疯子。你竟然对满场这么多的武士一起下dú?”沈伊人垂着俏颜,她现在应该,却忽然猛地站直,将手中利剑如箭shè出。

    一道电光般的飞了出去,直直地指着伏象脖子。伏象万万没想到她这个时候了还能主动挑衅,躲得颇为狼狈。“不就是中了点dú,嚷你妈嚷……”沈伊人面带青色,缓缓站起来,深吸一口气,大声道:“皇上失踪了!汝等为臣子的,为何不尽力,连朝堂诸位臣公手无缚鸡之力,都知道奋起反抗,汝等还知不知道何为臣节?”

    躺在地上面露苦色的武士们早已看见朝堂诸公的表现,这些老臣们当真是手无缚鸡之力,竟然还能凭着一身书生风骨起而反抗,胸中便存下了一股子激愤……只是他们离得远了,不知道朝堂诸公其实是为了沈伊人才起而反抗而已。橙王此时终于赶到,也是高喊道:“皇上已经死了,此处本王就是正统。汝等吃朝廷俸禄,敢不遵旨?”沈伊人冷然道:“你只是乱臣贼子,有何资格颁旨?”橙王反驳:“你难道又有圣旨么!”“有!”意想不到的是,沈伊人却沉着道:“三司衙门的人,从第一天起就知道。有一道圣旨,从太祖皇帝的时候就摆在我们面前……六扇门何在!”““““替天行道!””””

    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又或许是六扇门诸人功力不深,中dú甚浅,齐声喊道,中气竟然十足。龙在天把握时机麒麟卫的人补上:“保境安民!”君王侧的人则是刷了一波存在:“君在臣在!!”伏象忽然变色:沈伊人这贱人好深的心机。她是故意激得殿下出言辱她,朝堂诸公就不会对她坐视不管。这一切的棋着,原来等的就是现在这一局翻盘!果不其然,只见那些脸色惨白的武士们一个一个强忍着丹田中百刀加身之痛,猛地站起,其中一个高喊道:“六扇门查痞,遵旨!!!”立时有人不甘示弱。“君王侧沈法腊,遵旨!”“君王侧罗力幽,遵旨!”“麒麟卫蓝茂,遵旨!”

    “麒麟卫苏同,遵旨!”这批喊着遵旨的残兵忽地化身虎狼,不管身上疼痛硬是跟禁军打了起来。这些人身上的荆棘泪已被断肠草的烈dú所化,虽然被dúxìng影响,功力却恢复旧观,至少能发挥出五成实力。关键处,却是他们的斗志。伏象咬牙道:“好个沈伊人,老夫倒是小觑你了!我们六人杀不了这成百人,杀你却全无问题。你既然不怕死,老夫就成全你!!”说罢扬起巨掌,全力推出,如同一头巨象凌空压下,悍勇绝lún。龙在天想要保护她,却被身边一个黑风十三翼缠住了,无暇上前。沈伊人耗力过巨,已经是强弩之末。她眼睛微闭,颤颤地道:“我说的……可不只是他们。”

    “那还有谁!”“还有我。”背后猛地传来两声惨叫,接着两个黑风十三翼的高手飞退摔落地上,脖子上、背上全是剑痕,已受了致命的重伤。如同一条火龙横空,灼热的真气贯穿了空间,一道紫影仿佛燃尽大地的烈焰从后方旋空而来。与伏象掌力相撞,都是一退。巨象与火焰消散,露出对战的双方。伏象看着对方,他身上透着丝丝白烟,仿佛真有烈焰熄灭。一个高大英挺的冷俊青年,身穿紫衣,手持沈伊人飞掷给他的长剑,淡淡说道。“六扇门唐掖,遵旨。”

    35. 火影横空,巨象翩连

    伏象看着眼前的青年还有他手里的长剑,知道自己刚才又中了沈伊人一记暗算。但不由得也对唐掖留上了神。这青年往这一站,气度非凡,看着年龄不大。他表情冷淡,目中英华隐隐,却微微透露出一种特级高手才有的风范。若是伏象眼光属实,眼前这个年轻人恐怕是与他同级的高手。原以为他打败铁寒衣是侥幸,却不料原来有真材实料么。“唐掖……根据老夫线报,你是北海明镜宫之后啊。”伏象颇为疑惑地看着他与他身上的丝丝热气,“北海明镜宫乃是北方武林一大门派,所擅长的武学固然精深奥妙,内功方面却以yīn寒为主。”伏象看着自己手上刚才与他一jiāo手留下的些许痕迹。“你上哪里学来这一身的炎阳内力?观你这功法造诣,恐怕是自幼修习,练了有十多年了吧。”唐掖淡淡道:“这叫做血阳真气,是昆仑功法。”“哦?你是昆仑弟子?”除了江南武林之外,正道自来以少林武当大罗山为首,其次便是昆仑峨眉崆峒点苍四大派。昆仑虽也是武学大宗派,但地在极西,弟子来到南京不易。伏象为人谨慎,能争取的情报就尽量争取,这是他老毛病又犯了。“并不是。”唐掖淡淡道:“我的事,你管不着。留神!”唐掖口中喝道‘留神’,却是看也不看反手一甩,手上长剑飞去。不偏不倚划开背后一个武士的绳索,正好又解开了一个君王侧高手。被释放的那人当机立断,提剑继续放人。看守那部分人的两个黑风十三翼已被唐掖重创,须臾无法起身。黑风十三翼目前就剩下三个人,一个跟龙在天在互殴。其余两人立刻动身去阻止。至于一众武功不错的私兵,倒还分得清事情的重要xìng,护着橙王不让唐掖接近。伏象见状也要去阻止,却见一道紫影登进,乃是唐掖糅然而上,已经与伏象jiāo上了手。挟着一阵烈风,唐掖双掌轰了上去。这还是伏象展露出真正实力之后,第一次有人敢正面与他硬撼。伏象接过唐掖的双掌,退后两步,单手还了一掌。唐掖内力不敌,也只能翻身后退。但他落地即回,奇快无比,又是一掌硬拼。修为稍差了一些的人若是遇到唐掖这种打法,恐怕会因变化不及而运错真力,自陷困境。伏象却仍是简简单单一掌推出,他的伏象神掌已经练到了相当高明的境界,也不需要特别运功,伸臂同时劲力自生。唐掖的突袭完全无法扰乱他。但平时他出掌必杀,唯独这次出掌却不敢去尽,留了三分余力。伏象算是明白六扇门小霸王的厉害了。唐掖的内力或许不如他,可是他练的内功实在奇特。第一次jiāo手感觉还不是特别强烈,但刚才接过他的双掌,伏象终于察觉内力运出极为不畅。尤其是手腕处的经脉略微涨痛,有种像是被灼伤的疼痛感。使得他内力受阻。伏象心道:这小子内力颇深,但远不及老夫,不足为惧。只是他所练的内功实在可怖,专门灼人经脉,伤人内脏。就算不跟他接触,他浑身上下的真气竟然连周围空气也带热了。更遑论他发出真气的两只手。稍一接触,手上皮肤也有种要被灼烧的感觉。这究竟是什么武功?伏象只觉得唐掖所练的不是他所熟知的任何一门内功,但真气浩然正大,却是名门正派的路子。转念又想道:这真气灼热如斯,纵然成形之前可以在人体经脉内久存,但成形到击敌之前还需要运聚于掌。老夫就不信了,你这般灼热的真气,还能一直运聚在掌心?能灼伤我,就不能灼伤你吗!于是再次jiāo手,伏象并不直接与唐掖过招,双掌旋舞躲避,暂不与唐掖手掌接触。就要看看唐掖是否能把血阳真气一直运在手里。果然此计奏效,唐掖不像刚才般以血阳真气战斗。但伏象开心不到一瞬,唐掖的展现的能耐却更加超乎伏象的想象。从伏象决定使巧招不跟唐掖手掌接触令其自封血阳真气开始,唐掖的开始使用自己的另一种战斗方式——以巧斗巧,正合他意。伏象的武功朴实无华,一门伏象神掌从年轻练到现在,名副其实的一招鲜吃遍天。与唐掖正好是两个极端。对他来说,唐掖的打法不亚于是一场武学识见上的洗礼。唐掖一声冷笑。双手幻出一连串不可思议的变化。“这、这是什么!!”唐掖左手拳发连环,然而三拳击出,刚硬、柔刁、劲急,却是三门不同的家数。脚下一足高蹬,如山岳撑天,右手捏个剑诀,使用的却是六扇门的入门剑法。短兵相接一瞬,竟然已包括了五门不同的武功。伏象被这一连串武功打的有些乱,勉强宁定心神,喝道:“你招数再奇!可能比的上老夫这一掌之威!”以不变应万变,还是一掌平实地推出。却见唐掖身法一动,使了一招昆仑派的柔托手,将自己从掌力笼罩范围内托出少许。接着忽一转身双手划个半圆,使得是武当的绵掌功夫。卸去了迫人的掌风也将他的姿势调整完全。最后唐掖凝神聚气,双手手指连弹,一招轮花指**转虚点,一只手上的劲力连弹三次。以巧妙与速度结合,仍是抵消了这一掌的浑厚掌力。伏象看的惊奇,这变化速度之快可不是什么以不变应万变就能应付的程度了。武林中自有些人不肯专心练武,以一身精通多门武功。然而练出来却是驳杂不纯,破绽分明。伏象自己也亲手毙过不少这种蠢货。可是唐掖完全是另一回事。他并不是将这十多门武功混合为一,以他的年纪他并没这般修为。他有的是惊人的战斗天赋。唐掖最让人吃惊的地方是他能够根据战局变化而使用出最合适的武功。他刚才抵消伏象神掌的法子眼力、身体、想法配合的天衣无缝。他战斗的方式更是天马行空,若非是伏象以掌力强行压制,也不知道该怎么拆解才好。唐掖每使出一门武功,自有自己的战略目标。很难想象,才这个年纪的青年,是如何对战局有这样精确的把握。就连伏象身为杀手多年,自问也不如他。这是一种骇人的天赋,也或许是他苦练的成果,总之是一种可怕的武器。跟他战斗,就像是同时在跟复数的敌人在战斗一样。伏象接了数招就知道,这小子的武功当不在沈伊人之下,但肯定超过了龙在天。要是论起对战斗领悟之透彻,恐怕还要比上述那两人更好。谁说六扇门门下人才凋零,这不是一块宝玉么!

    36. 降龙伏象,唐掖惊天

    伏象心下暗叹倒霉,在这个时候竟然遇上了个禾杆里藏着的珍珠。他今天实在是有些累了。本来伏象内力深厚,不惧久战。也曾试过与人连斗三日,最后还胜于气脉悠长。可是今天的伏象先是全力以赴与明非真恶斗,又要在皇上面前做戏真个与南公公动手,后来与沈伊人动手则是再无花假。到唐掖已经是今天的第四个人。伏象也不是铁打的,也渐渐感到吃不消了。何况他恃着掌力强横与唐掖百变千幻的手上功夫周旋,甚是费力。正不知道该怎么应付唐掖这指东打西的奇妙打法,猛然间,出乎任何人的预料,唐掖倏然后退,如雁鸟行空,身法飘忽地绕了个弯,朝与龙在天打的不可开jiāo的黑风十三翼后背来了狠狠一记肘击。那个黑风十三翼的杀手用的是双钩,龙在天赤手空拳又已经是强弩之末,正被打的疲软,眼看着下一钩子就能要了他的命。熟料背后一阵大力传来,一口老血就喷了出去。龙在天从困局中脱身,哈哈大笑,一脚将他踹了出去。伏象一个没看住,自己的手下竟然又有所失,恼恨的冲上前。却见得唐掖夹手夺过那黑风十三翼的双钩,转身使出的却是一招诡奇莫名的钩法。此招招式诡异,双钩弧度在途中藏着莫名变化,加之唐掖的血阳真气使出来,另有一种迫力。伏象一惊,他看不清招数一时不敢硬接,先退为上。龙在天喝一声彩:“好个青鲲帮的鲲鱼秀海!!”钩在奇门兵器之列,本就已经不常见。莫说精熟,没有数年功夫连基础都难以掌握。但见唐掖才拿到这双钩一瞬,使出来的便是这样精妙的招数,就像是在这对银钩上浸润了数十年一般,谁能不为之骇异?“好!”只听得龙在天又是一声

    sbf123胜博发娱乐免费小说阅读_www.mamahiza.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