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胜博发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的君臣问题,我没资格解决。橙王瞬间被大臣们围在中间,老拳一通打上去,立刻将橙王淹没了。伏象一见立刻要上前,但心神才一松弛,只觉耳后生风,一道凌厉剑气迫近颈侧,割ròu生疼。伏象心神俱震:敌袭!也是他修为高绝,头先往一侧偏斜,身子立刻拔出三尺。但对方来的实在太快,几乎要破颅而出。伏象勉力躲开,脖子上依旧留下了一道触目惊心的伤口。伏象侧头一看,惊骇莫名,偷袭的人竟然是这人!!

    33. 我本忠义,飞龙在天

    一串血珠从伏象脖子上飞驰离去,仿佛一丛雨点落在地上,又像是无数葡萄从万丈高空落地,饱涨的暗红色圆珠啪嗒啪嗒地摔破的痛快,砸的地上猩红一片。伏象在这一瞬间设想过许多人,甚至连自己手下造反,暴起发难的可能xìng也考虑过,就是没想到来人会是她!本来应该因荆棘泪无法动弹的沈伊人,她戳指如剑,指尖剑气之锋锐更胜过普通剑锋,显然内力一如往常。她披头散发状似女鬼,雪白的纤长指尖闪着一丝青芒,吞吐不定,曲若灵蛇。伏象骇然:是剑芒!这丫头如此年轻,却已经练到剑芒的境界!伏象心中骇然,足下不慢,仍是连连后退。他颈侧中剑非同小可,一不小心便是身死之劫。虽然这一剑并未致命,但现在伤口也还是血流如注,稍一运功,也有扩大伤势的危险。

    这等伤势如果不马上停止,后患无穷。伏象不及反击,下意识便想点穴封住血流。只是他的年轻对手没有给他这个机会。沈伊人剑指上招数吞吐不定,伏象全身颈侧伤口最重,她剑指取的位置偏偏就不是脖颈,或左或右,或上或下,刺的全是手脚,只是要伏象无暇封穴自疗。伏象若是企图点穴截血,在沈伊人剑芒之下不免要多中剑伤。他才稍一犹豫,只觉得左边胸膛湿濡,血液已经染红了衣衫。脖子附近更是已经接近麻木,全无知觉,显然渐至险境。再这样下去将会大大影响战力。在这飞鱼坪上,伏象明明武功最高,偏是一直被个龙在天制衡,现在却连沈伊人也能令他缚手缚脚。

    他心中如何不恼。沈伊人的那冷言冷语却在此时浮上心头:你的计划看似万无一失,但却少了一股狠劲,这代表你凡事都不敢去尽,在江湖上走动,武功如此之高却又胆小如鼠的人,你还真是少见。伏象心中怒火大炽,嗓子发出如伤兽的一吼,不顾脖子上的伤口,转动手臂,伏象神掌一掌拍向沈伊人。无俦内劲滔滔不绝,脖子上的鲜血也随之大量涌出。不料沈伊人俏美容颜上却释出一丝笑意,向前追击的娇躯在此时停步,足尖轻轻一转,窈窕身影挪移,随着掌风向后飘出数尺。一条雪藕似的手臂一拂,将桌上的一柄剑取走。再一步独踏,借着伏象强劲的掌力有若一叶扁舟落入江海。

    宛若一只春燕,好不逍遥地飘向擂台。伏象心道中计!可沈伊人已一去不回。沈伊人一落到擂台上,手持三尺青峰,直如虎入群羊。她剑芒之锐以手指使来已是威力惊人,何况以剑使之。留在擂台上看守着众武士的如何能是她的对手。她数招间就制服几个禁军,再一剑斩开束缚住几个朝廷武士的绳索。今日准备打擂台的武士们,除去黑风十三翼,都是没喝荆棘泪的勇士。只是他们被浸过水的牛皮绳捆着,难以挣脱。沈伊人剑芒一到,登时挣脱而出。伏象云指如风,封了自身穴道,忙也是纵身飞去擂台上。只见沈伊人剑锋到处,就释出一个虎狼之士。给飞鱼坪上之争又增加了无数变数。

    御台上橙王被一众老臣围着拳打脚踢,群情汹涌,群臣斗志旺盛,一边打一边骂。橙王像是只浮在水面上的水瓢,按下去又漂上来,再按下去又漂浮上来。片刻间鼻青脸肿,大声呼叫道:“龙卿家,护驾!护驾啊!!”龙在天一直关注的却是沈伊人那边的情况,见沈伊人已经落往擂台释放武士,他这边的职责也就告一段落了。朝橙王那边高呼一声:“来咧!”他身手矫捷,一个鹞子翻空在群臣头上凌空翻过,猿臂轻展往橙王后领上一勾,立时将橙王从人潮里救了出来。群臣莫不激愤,嚎叫道龙在天你这乱臣贼子助纣为虐,瞧老夫也来跟你练上一练。

    龙在天脸上一抹轻笑,却做出了没人猜想得到的举动,他在落地之前一个转身把橙王掷了出去。橙王终于脱离苦海,还没来得及说声谢谢,整个人却被龙在天扔了出去,摔在地上好不狼狈。群臣欢欣莫甚,喜气洋洋,齐声赞道龙副统领公体为国,果然是朝臣之典范。龙在天抱拳拱礼笑道愧不敢当。橙王惊异莫名,对龙在天怒道:“狗奴才!你干什么!”龙在天一声暴喝,猿臂一展,抓住了橙王的后衣领,使劲往一张椅子上面一砸。椅子登时散架,痛的橙王大呼小叫。

    “叫?叫个屁你叫!”龙在天再抓过橙王前襟,大手左右开弓,一巴掌一巴掌地呼过去,“你个脑残的澄空君,我龙在天的女神你也敢打!我叫你打!我叫你打啊!”啪啪啪啪四掌连环,疼得橙王几乎大叫‘我妈妈都没这样打过我’,两边白皙的脸颊登时高高鼓起两个肿包。这四巴掌一打完,龙在天忽觉面门一阵强风袭来,风中隐含数般不同兵刃,显然是黑风十三翼联袂来救。黑风十三翼名动武林,自然不是好惹的,龙在天可不觉得自己一个能打赢这么多个,心知不妙。当机立断地扬起大手,把橙王朝台下扔了出去。黑风十三翼果然扑出去救橙王,在橙王跟向霸天一样摔成残废之前将他救了回来。

    橙王遭到群臣一顿dú打本就鼻青脸肿,又让手劲奇大的龙在天这一顿胖揍更是不得了。面如冠玉的橙王此时被揍的估计连他亲妈皇后娘娘都认不出来了,他喘着气,指着龙在天:“龙在天!你、你以下犯上,你、你活腻味了!!”“啊呸。”龙在天不屑道:“是你橙王,太小看我们三司衙门了。沈姑娘说的好,我是兵,你是贼,我怎么以下犯上了。”“嘿!你脑子没坏吧!”橙王几乎要被这莽汉气乐了,大叫道:“你已向我投诚,如何还要反我?你要是没脑子本王就点醒了你!你收受本王贿赂,早已实查有据。今天你跟本王在御台上谈笑风生更是人人所得见,你身上已经有了我橙王的烙印。这时候你要做三姓家奴,小心落得跟向霸天一般下场!”龙在天满不在乎地摆摆手:“向霸天是左右摇摆不定,我怎么一样?我从来就只对一个人效忠,谈什么三姓家奴?”

    “你道你们麒麟卫还会接受你这样的叛徒?今天的荆棘泪是你下的,这些王公大臣莫不看见你护过我,你以为你三言两语就能消除?”“所以说你橙王真是半点道行也没有。我是下了yào,但怎么沈姑娘现在没事呢?”橙王一看擂台上英姿飒爽的沈伊人,果真是半点事也没有,心底不由得一寒。“我的人一直监视着你,你、你是什么时候跟沈伊人串连一气的!”龙在天并不答言,只是冷笑道:“枉你自夸情报管理出色。一天十二个时辰紧盯着我。你送了我一批歌姬,又有好大一批金银珠宝来我家,教我不得不受。以防以后我会反你。但你怎么没看出来。自从你送我礼物之后,我已经几个月没回过家了。”“你……你这家伙……”龙在天摇摇头,叹息道:“若非是有冥途这等强手,你实在连谈造反的资格都没有。”

    说完话也不等旁人反应,庞大的身躯一动,也学着沈伊人朝最近的一个擂台虎步窜出。他轻身功夫不如沈伊人,也没有伏象掌风来送,跳到中途便有些力竭,也不强求,只是老老实实一个翻滚落地。再从地上往擂台上跑。黑风十三翼在御台上的只有数人,见龙在天反叛却是各处隐伏着的都倾巢出动。各处的黑风十三翼全都跑了出来想要截住他,龙在天边打边逃,接连出拳,打的虎虎生风,像是一只猛虎在群鹰之间来回纵跃扑击。

    接着他窥准一个机会朝另一个擂台上的阶梯上跳去。其中一个黑风十三翼喝道:“想借着擂台找助拳?未免痴心妄想!”龙在天快将踏上这擂台,两道劲风从上扑面而来。显然是来自两个人从上而下的袭击。自来以高制低,无论气势还是体势都大占优势。龙在天闪躲不开,只能抵挡。却见龙在天看着那两个黑风十三翼,却也不怎么抵挡。真教那两个黑风十三翼分金裂石的利爪抓在肩胛骨上,痛的他额头冷汗直流。那两人也没料到得手如此容易。正要施展绝技一左一右的将龙在天撕开,却只感到一阵大力制住了他们颈后。

    龙在天仗着体型高大,两臂在这二人施袭的同时已经悄悄来在他们颈后,使劲一拢双臂那两人的脑袋撞在一起,咚的一声直冒金星。余人没料到龙在天竟然拼着受伤也要先制服这二人,也是一怔。光是这会功夫,龙在天一咬牙,撤手之后,拼命催发功力,双拳如浪潮般涌出,狠狠打在这两人身上。每一拳击打在他们身上都传回骨裂肢折的声音,显然每一拳都是全力施为。龙在天面沉似水,眼中亮起一阵怒焰。

    “老子兄弟里三人就是死在鹰爪之下,就是你们两个狗娘养的下的手!!”这两人每人中了三拳,均是在要命处,龙在天大喝一声两拳外扩,击在这两人侧背,这两个人像是pào弹似的飞了出去。落在地上时形体摆着连瑜伽高手都感困难的姿势,显然骨折过甚,已经返魂乏术。龙在天为兄弟报仇,拼着一时义愤,全力施展一轮,已是感到全身乏力。忙踏上擂台,往沈伊人处跑去。才一上到擂台,见到的景象却叫他大吃一惊。只见沈伊人与伏象战在一处,却只有他们二人,别无其他援手。龙在天记得沈伊人已经释放了几个人,怎么现在一个都不见了。再细看之下,更觉心惊胆寒。地上伏着八具尸体,一看样貌,却不是那些被释放的朝廷武士还有谁?

    34. 臣遵旨

    原来沈伊人飞身上了擂台之后,伏象紧接着便跟了来。沈伊人才有机会释放到八个人,伏象一掌呼啸而来,沈伊人才将将躲开,却见到伏象动手有若雷霆,有四个刚被释放的武士甚至来不及惨叫出声,就惨死在他汹涌掌力之下。沈伊人动手来救,伏象一晃身子避过,掌发连环,一连又杀了四个人。伏象哈哈笑道:“你嘲笑老夫不肯去尽,没有一股子狠劲,你自己又是如何?”边大笑手下连攻三招,只要一对一,以沈伊人的身体状况,就不是伏象对手。沈伊人左支右拙,没几招,伏象重占上风,笑道:“沈副总督,你本有机会释放更多人。只要你肯动手杀了阻挠你的禁军,而不是慢悠悠的制服他们。

    又或是趁着老夫杀人之际动手而不是回来救这些必死之人,机会都大的多了。偏生你fù人之仁,才有此大错啊。”“我与你本来不同。”沈伊人目光森然道:“这些禁军跟着橙王犯上作乱,已是戴罪之身。若是在江湖上见到我杀他们不用第二句话。但我沈伊人如今身在皇宫,就要守皇宫的规矩,不开堂审问,势不成规矩。而你所谓必死之人,都是我亲手释放,敢在此绝境反抗的勇直之士,我不救他们,九泉之下有何颜面再见他们的鬼魂。凡是你活到这把年纪,连一个义字都不会写,我真替你父母感到抱歉。”

    这番话正气凛然,竟然叫伏象一时语塞。就在这时候,背后一声‘我来也’!龙在天连滚带爬,一个跟斗翻了过来,堪堪就落在沈伊人和伏象之间。他落地即回,立刻又弹回到沈伊人身边,笑道:“沈小姐,一切如我们计划。”接着又苦着脸笑道:“只是敌人出乎意料的强,计划没起作用。”“计划?你们一直有联系么?”也不等沈伊人接话,伏象看着龙在天和喘息着的沈伊人,怪笑道:“原来如此啊。可怜的宋大少爷还为了你被殿下踢晕了过去,沈大小姐当真是风流人物啊。”“我爱跟谁不跟谁,你管得着么?”“当然当然,只是不知道何时在下也有此艳福,能做小姐的入幕之宾?”沈伊人却不再答话,沉默不言。

    伏象说这句话也只是为了试探沈伊人状态,听她声音起伏不定,观她面色白的极不自然,便知道她状态并未复原,这才放心道:“好你个龙在天,原来你本来就是间谍。难怪你要殿下抽调一半禁军离开了。我早告诉殿下你不可信。老夫果然没说错。”远处的橙王这会正紧赶慢赶的从阶梯跑过来,一边跑还嚷着‘我也早知道,我也早知道!我就是给他个机会反省反省!我很聪明!’很是丢人的在两个护卫保护下奔跑着。而这时候,橙王一方的实力也尽露无遗。除了伏象这个大高手,现场还有五个黑风十三翼渐渐围拢。而台下,即使抽调了一半,乌央乌央的仍是有数百禁军窥伺在旁。每个皇子手下允许掌控一千五百禁军。

    他们本来不该在宫内,只是南公公为他们打开了宫门,这却是人所不知的事了。龙在天加上沈伊人两个人,要对抗这六个高手加上数百禁军,怎么看都是死局。龙在天打量一番,包括刚才他刚才杀的两个,在飞鱼坪的黑风十三翼只有七个人,其余六个人当然是去抓皇上去了,他们必须在皇上被抓之前掌控这里,否则万事休矣。龙在天便想着这点,脸上却全无忧色,打个哈哈道:“哈哈,老伏,我就没想到,你果然是内力精深,武艺非凡啊。刚才沈小姐那一剑竟然没要了你的命?”“龙在天,你还是一样多话。

    但别以为拖延时间有用。你刚才勉强运力,如今状态剩下不到三成,非有一个时辰修养不得尽复。”伏象发出一声冷笑:“至于你的沈小姐,我好心告诉你一件事,她早就跟明非真那野小子搞在一起啦。”龙在天如遭雷亟,脸上肌ròu抽动三下,如yù呕血道:“沈小姐,这

    sbf123胜博发娱乐免费小说阅读_www.mamahiza.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