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胜博发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却也是个弃子。就算日后他的朝廷需要拉拢宋家,宋鸥也不是必需品。以橙王的身份,根本不用宋鸥来连线。

    那只是自降身份,宋家若是懂事,该当自己遣重要人物来贺,那才是一个君王与白王七冠建立联系的方式。靠一个人来拉拢关系这种事,在伏象这等江湖人士想来再自然不过,却忽略了橙王若是登基,便是一朝天子,哪有天子宣臣,还需要靠人拉拢关系的道理。伏象毕竟在江湖久了,无法理解橙王的想法,这一句话却是废话。宋鸥见橙王不说话,心里急了起来:伊人若被贬为官妓,我宋鸥这张脸以后还要不要了!即便是宋家,在江南武林也别想抬起头来!“橙王殿下,你放过伊人,咱们一切好谈。我别的什么都不要,只要伊人无恙。”伏象笑道:“就凭你宋鸥一句话,就想要王爷改主意?”语气虽然淡,但一股子‘就要她做jì nǚ!jì nǚ!jì nǚ!’的迫切心态却是呼之yù出。“不管是什么!我宋家开的起条件的,你尽管说。”

    “就你?”橙王也是冷笑道:“你能给本王什么?连一个未过门的媳fù都压的你死死的,本王要宰了你,我看宋家都舍不得jiāo二十两的赎金。跟你谈,谈怎么做老婆奴么?滚一边去!”说罢扬脚一踹,把宋鸥踹过一边去。宋鸥虽然没中荆棘泪,可是被伏象亲手点了穴道,全身内力无法运转,比起沈伊人等人情况还要不如。教橙王这一脚正中太阳穴,踢的几乎晕了过去,趴在一边连翻身的力气也没有。“要谈,本王自然知道找重要人物来谈。”橙王一松手,放开了沈伊人的头发,如云秀发散下,透着一股子凄艳。橙王不假辞色,说道:“沈伊人,你若识相点。

    本王登基之后,你还是六扇门的副总督。”橙王本来也是心中一怒,倒是没想过真的要把沈伊人贬做官妓。他新君登基需要助力甚多,三司衙门是铁打的武士系统,已经存在了百年之久。根深蒂固,盘根错节,轻易不能动。橙王可以替换人选,却不能一股脑的全灭了。沈家世代为官,乃是六扇门祖师爷飞鱼的后代。世代都是六扇门总督,沈伊人父亲对比雁十三才具或有不足,但在朝中广树良朋,记得这份恩义的人哪怕只有十分之一,潜力也还是不容小觑。再者说,莫看六扇衙门在京城里面人数不多,将散及五湖四海的六扇门捕快集中起来,也是一股教人头疼的力量。

    为了一时之快将六扇门逼反,对他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橙王精通兵法,仔细一想便想清了其中利弊。只是这却不好下台了,他可是才咬牙切齿的说完啊。这也只能想点法子来收回了。“你确定?”沈伊人忍着身上的剧痛,缓慢坐直了身子,目光清冽地看着橙王,一股凛然正气便上眉梢:“我若是任六扇门总督,第一件事便是将你这乱臣贼子捉拿归案,听候皇上发落。”这句话说得斩钉截铁,再无半点转圜余地,橙王听得恼怒,伏象却是大喜。

    他仇视龙在天,又觊觎沈伊人美色,本来打的就是一旦沈伊人身入妓馆,他立刻去夺了过来独自亵玩的主意。听得沈伊人这般冲撞,看来是十拿九稳了。突然龙在天发出一声咳嗽。“咳咳咳,殿下,臣也有一言。”橙王看龙在天yù言又止的样子,这才忽然想起来沈伊人似乎已经送给了他。伏象早知道他要说话,主动出击:“龙将军怕不是要劝殿下饶了这沈伊人吧?殿下说的话,哪里还能轻易更改的。”这是现学现卖,要堵住龙在天的口。龙在天却来个不理不睬,哈哈一笑,指着漆黑的夜空道:“殿下,快看,观此天象,雪下的大如鹅毛,澄净空纯,殿下可想到了什么?”橙王也被他吸引了注意力,一时忘记了沈伊人的出言不逊。“这有什么?不就是一场雪么?”到底是自己钦定的大将军,还是得给点面子,橙王勉强压着火对龙在天道:“龙卿家说这雪,有什么道理啊?”“这中间道理可就大了去了。”

    龙在天神秘一笑,“今天乃殿下成就大事的日子,偏生今日天降大雪,一片澄空,殿下还想不到么?这可是天变异象,呼应殿下您啊。”“哦?呃嘿嘿嘿,也没有那么吉祥啦哈哈哈。哎呀天象变化乃是常事,这哪有什么的,不过就是巧合罢了。”谦虚两句,但是又有些忐忑地问道:“龙卿你觉得是不是?”“当然不是巧合了。殿下您想想啊,今天什么日子?”“什么日子?”“今天是立冬之前三天啊。日子还没到立冬呢,按理说哪有这两天下雪的?老天爷故意提前在今天下雪,那可是大吉大利的吉兆啊!”“哦?啊啊哈哈哈,有道理有道理!果然吉兆!”君臣二人对视一眼,又一次哈哈大笑,把一旁的伏象看的捂着额头:哎哟这两个智障诶……

    32.  可恼也!

    橙王被龙在天东拉西扯,将事情全然忘了。伏象却没放弃染指沈伊人的计划。伏象传音入密,声音只教沈伊人一人听见:“沈大美人,听得要被送做官妓,心中惊慌不能自抑了吧。只要你对老夫求几句情,老夫将你收为姬妾也未尝不可。好过了教那许多老头子玩弄。”沈伊人像是看着什么污秽之物般看了他一眼,便自叹息:“以你武功智计,本来也是江湖上一号人物,熟料只能在杀联里做个杀手。冥途本来也是暗黑界的一段传奇,凭着你的武功,应该也是领头人物,但狂天伏象,雨夜钟凝,你只是第二。

    我原本还在想为何你这样的人,会沦落至此,现在想来却不免可笑。这实在太过清楚了。”“你说什么?”沈伊人像是能看穿他一般,美眸目光一扫,伏象便忍不住的想要退让。沈伊人淡淡地道:“你的武功当是师从名师,而且应当是青出于蓝。你常年修习气功,容貌年轻,却遮掩不了你眼角的细纹。你的这门气功若没有数十年功夫浸润,难成此境。你不是肯下苦功,而是因为你胆小。所以你不敢过于年轻就涉身江湖。你要等的万事俱备,将武功一遍一遍的练得毫无破绽才敢进江湖一步。然而即便如此你还是没能成为享誉武林的人物,只得加入杀联做个杀手。你的计划看似万无一失,但却少了一股狠劲,这代表你凡事都不敢去尽,在江湖上走动,武功如此之高却又胆小如鼠的人,你还真是少见。”

    “好个贱人!”伏象被揭破疮疤,狠道:“你兀自有这傲气!就怕你被贬入妓籍,供老子玩乐的时候,受不了那许多的花样!就在老子给你破瓜当日,我就把这宋鸥抓去亲眼看着你像个dàngfù般巴结老子……不,看你跟明非真那小白脸恋jiān情热的模样,你跟这宋鸥怕是没什么情义。老子要你的时候,便将你抓去江南!看你在你情人旧地,如何承欢老子胯下。”沈伊人的目光依旧冷淡,对他的话置若罔闻,听到明非真三字的时候却气往上冲,也不知道他说什么江南之类的,银牙紧咬道:“伏象狗贼!你杀了非真,此仇我沈伊人若不相报,枉自被他称一声老大!!”纵然全身无力,却仍然杀气腾腾,叫人不由心惊。伏象也不怕她,冷笑道:“还说不是有私情?这等反应也能骗得了人?”这段对话伏象一直以传功入密说话,没发出任何声响,却听得沈伊人叫了起来。橙王的注意力因此被抓了回来。

    这才是伏象的目的,他就是要惹得橙王回到这个问题上。橙王皱眉道:“你又吵什么吵!什么老大?你知道谁是老大,就不会落得这般下场。”“我只知道尽忠职守。”沈伊人也不再跟伏象说话,对橙王道:“皇后娘娘于我有恩,你是她心头ròu,我此生本不愿如此与你相待,但你错的太离谱了。”橙王不可相信地看着这倔强的女子:“你不怕被贬为妓籍?”“你要折磨于我尽管就试试,你看我沈伊人是不是打不还手的xìng子?李澄之,你从小跟我打架,哪次是赢了的?”沈伊人自小就入宫与众皇子公主玩耍,是他们的小玩伴。从橙王这时候泛青的面色也知道究竟是谁赢了。当年沈伊人入宫陪伴公主,橙王端着架子想要欺负妹妹,立刻招来小伊人的一顿粉拳。沈伊人家学渊源,又在雁十三手底学了一身武艺。

    还是她八九岁的时候,橙王就已经不是这个小女孩的对手了。之后沈伊人身子长大,身高也高了,武功也变得更为高强,十二三岁的沈伊人往往把十八九的橙王打的哇哇大叫哭着找母后,不叫几声‘伊人姐姐’决计不放他走。这一段黑历史被扒了出来,橙王顿时俊脸一红,似乎当日的场景又回到了眼前。沈伊人叹道:“没想到长大之后,你我渐行渐远。你从小敬爱你母亲,什么时候变成这样贱视女子的人了。我平时固然没想过要跟你修好,但却更不曾想过有一天,我们会是这番情状。”橙王面红耳赤,有些难以招架道:“说得好听,那你从前打我的时候又怎生说?”“澄之,那是玩耍罢了。”

    沈伊人忽地改口以旧称相称,橙王真有种时空错置的感觉,心头微微一暖,刚硬的心肠略有些颤动。但又听得沈伊人道:“但从今日起,我是兵,你是贼。如此再无其他。我一旦脱困,必定抓你。”“你你你!!”橙王脸色煞白,气得哇哇大叫:“不识抬举,不识抬举!好好好!给你敬酒不喝偏要喝罚酒是吧。看你闭着嘴不说话的模样倒也标致,本王将你赏了给诸位大臣做玩物也未尝不可!诸位臣公不必言谢!”说完这话,伏象心中一喜,他就要这样的效果。看着这时候的沈伊人,大美人如瀑布浓发之下纤腰隐隐,而巨硕绵软的峰谷之风情,只怕是个男人便要为之发疯。这样的诱惑,有谁能拒绝?但他看过去,王公大臣之间却只得一阵尴尬的空气飘过。伏象一阵诧异,这些老东西怎么了?老的连美人都不识得欣赏了吗?若伏象再看仔细些,除了些许尴尬,隐藏在众大臣眼底的还有一阵愤怒的怒火。要知道沈伊人入朝年纪之小可谓前所未有,她做六扇门同知的时候还不满十三岁,是延续到今天朝廷录取官员的最年轻记录了。

    那时候她的父母已殁,小小的女孩就自己向雁十三说道:我要做官,要做六扇门的大官。雁十三哈哈一笑:丫头片子,倒不输给男子,却也真的给了她一个五品官。她小不隆冬的,穿着一身衣不称身的朝服,歪歪扭扭的上朝面圣,似乎一个不小心就会摔倒。她认真咬紧牙生怕说错话的可爱模样,这些朝臣都还历历在目。仿佛就是昨天,那个坚强的小女孩,一个人只身挑起了六扇门的大梁。脸上的生涩和倔强,是那么的教人心疼,但凡是有些良知的人,都不忍心在给她细幼的肩膀上施加一分重担,在她纯真的脸色添上一丝yīn霾。进入朝堂的文臣多数上了年纪,五十岁都算年轻了。许多品轶高些的,沈伊人都做得他们孙女了。沈伊人为何多年来屹立不倒?因为不但是皇上,诸位王公大臣也都把沈伊人当做是自己的女儿孙女一般的疼。在众多王公大臣心里,橙王造自己爹的反,是皇家的内部家务。

    作为臣子,耿直的对其横眉冷目,这叫忠心。敏婉的对其不置可否,这叫明哲保身。但你要我女儿孙女做jì nǚ?只见当朝丞相兼吏部尚书无极殿不及阁大学士李斯顿足捶胸,须发俱扬,起身怒喝道:“我去你nǎinǎi个熊!”老人家两朝元老,从橙王爷爷那辈就是丞相,人称政坛摸鱼常青树,太极无敌不老松,向来最会的就是浑水摸鱼,得过且过。连他都咆哮了,这些算得他学生的学生辈分的大臣们还能不说话么?

    一直沉默的臣公集团顿时zhà了锅。“老夫礼部尚书,就要修理修理这些反贼!”“我呸!去你妈的官妓!谁敢去逛谁是三孙子!老夫工部侍郎,就瞧瞧谁敢动沈副总督一根毛!”“伊人打他!老夫就不信了,一个橙王还要反了天!”李斯老丞相颤巍巍地被学生们扶起来,露胳膊挽袖子,指着橙王殿下的鼻子骂道:“老夫忍你忍很久了!你有本事你过来,老夫跟你单练!”老丞相这一句话不亚于皇上祭天犒赏三军,只见的一众年纪老大的文官们无视旁边加身的刀剑,上蹿下跳,大呼小叫,不顾一切地冲击过去。

    这些人对橙王将来施政至关重要,橙王特意吩咐了不能真的伤到他们。他们本来就没武功,喝了掺有荆棘泪的酒水也没什么影响。所以一直以来只是被私兵们用刀剑围住,也没加束缚,反正也不怕这些文人能做出什么事情来。但没想到这居然成了最大的弊端!这队人风风火火地扑过来,至少三成的人全都是白发苍苍的老头子,怕是碰下就能给碰坏了,私兵们听了橙王号令,哪里敢拦他们。

    这些老头子一个个拉着手相互搀扶着一起冲,别说刀剑加身,拌一下摔一个就能让他们骨头全散架。结果这些左右私兵立刻退后,空出当中的一大片地方,结果让这群眼睛发红的如发情公牛的老臣们如入无人之境朝橙王殿下冲了过去。橙王登时慌了神,他的战斗力也就是比李老丞相强上一点,跟其他稍微壮一些的文官比起来未必是人家对手。何况这么多人一起上,橙王立刻被潮水一般的文官们包围起来。橙王后退数步,慌忙大叫:“护驾护驾!澄空君遇刺,快来护驾啊!!”但是其他人离得太远,没能过来。最近的龙在天倒是抡了抡腕子准备护上一护,但是定睛一看,哎哟我去!排头一个当朝的丞相,这中间三个分别是武英殿、文华殿、极泉殿大学士,其中一个还是龙在天他爹的老师。

    全他nǎinǎi的是阁老啊!就算是麒麟卫大统领在此也不敢动上一动他们的一根毛啊。何况是俺哉?登时把拳头一收,规规矩矩地站好,请各位老师通行无阻,表明态度:这是澄空君您跟大臣

    sbf123胜博发娱乐免费小说阅读_www.mamahiza.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