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胜博发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势如虹。可是过了好半晌。“……那你怎么不进去?”“废话,里面有鬼,谁要先进去啊!”“你要不要脸,你不是说三刀六截吗?”“你还说上去就是一棍呢!你要不要脸!”两个人吵得正是不可开jiāo,门里面传来幽幽一声。“你们说哪里有鬼?”这大概是我第一句也是最后一句跟他们说的话了。

    接着就是一段愉快的扇耳光时段。这些人究竟哪里冒出来的?我不解地看着地上这个……以及之前被我随手拍倒的几十个黑衣人。这些人穿着夜行衣,真的是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人。就这样还敢大摇大摆的在皇宫里走出走入的,胆子也真是大的没谁了。忽然香气扑鼻,戴太医捧着一碟点心,也不知道是什么,但热气腾腾,看着令人垂涎不已。戴太医毕恭毕敬,笑道:“这里有刚蒸好的点心,您看看这……您得着?”自从我教了他几个关于心识的穴道之后,他似乎就认定了我是他的第二个师父,然后就一直这样子。不过他基本上除了是个医学狂以外就人畜无害了,所以放着不管也没什么。“行了,谢谢你。”

    我接过点心,咬了一口,齿颊留香,果然是御膳房出品!是的。我带着昏倒的苏晓,在戴太医的带领下,现在来到了御膳房——偷吃!咳咳咳,别用鄙视的眼神看我!我其实是来这里思考一下整件事的来龙去脉的……怎么没找到肘子呢?差评!我勉为其难地将能找到的现成食物放到一起,加起来也还够我吃,于是所坐在边上慢慢嚼了起来。苏晓美滋滋的睡在锅炉旁边,似乎在做着什么美美的梦。“咕嘿嘿……明大哥,吓了你一跳吧……”苏晓似乎是梦到了我了,也不知道是在干嘛,笑的甜甜的。“下这么大的雪,你干嘛在外面喝酒啊?”苏晓抱着柴火,脸蛋轻轻转动,“你胆子可真小,这样就吓哭了。”……什么?!区区苏晓,竟然在梦里这么嚣张?我用手指抹了一把锅炉灰,悄悄在苏晓的俏脸的划了几笔……咳咳,也该做点正事了。我净了手,拿过一张做的精细的小饼,卷着香葱、芫荽、酱,卷巴卷巴塞进嘴里……冥途受橙王邀请造反一事应该是十拿九稳。虽然橙王看上去不太靠谱,可这次的行动却让人眼前一亮。

    其行动步骤的咬合密切,安排的精细程度简直是令人拍案叫绝。我想目前飞鱼坪的人都还处于橙王的控制之下,这大概就是冥途的实力和他们的行事风格了。身为杀联第二的绝世杀手,冥途不但只是武力过人而已。他们布局的方式,可谓是匪夷所思。从御前比武之前黑风十三翼就开始接连杀害麒麟卫士转移视线,不但是转移视线,还是在试探朝廷的实力。而我无意间识破了黑风十三翼的身份,立刻被视为要除去的目标之一。再至被我找上门去,他就将计就计,以杀联联络人的身份要我安心,一步一步将我套进局中,组成一个杀局。

    这种布局的方式应该在整个行动的每个地方都有体现。就拿这间膳房来说,今天再怎么热闹,里面的御厨帮杂也不会一个都不见了。这里还是外膳,可能时刻要为飞鱼坪供应饮食,可是这里不但是一个人都没有,甚至还是留着许多做好的吃的,就像是做事做到一半,就被人叫了出去。而且……吃的似乎也不正常。“戴太医,你看这张烙饼,有什么问题吗?”戴太医还在回味刚才学到的新知识,愣了好半天才过来,他拿着烙饼闻了闻,皱紧眉头道:“这味道淡淡的似有若无,但老夫可以肯定里面下了强烈的麻yào。而且配方奇特,不易化解……这不是荆棘泪,就是追魂散。”“是荆棘泪。”

    我拿着一个包子,多咀嚼两口,嗯,没错,就是荆棘泪。荆棘泪是魔境云天宫的特产,武林中人一旦喝了下去,过一段时间yào力发作,丹田真气受阻,如遭荆棘捆缚,稍一动弹就痛不yù生。我咽了下去,再伸手拿一杯酒。杯子似白玉制成,美观不可方物。宫廷玉液酒,一百八一杯!这酒怎么样啊,听我给你吹……我喝了一口,噢!这个好好喝!看来这荆棘泪就是橙王控制飞鱼坪的手段了。伏象钟凝来了,雨夜和狂天应该也不远。相比起在江湖上走动的比较多的狂天、伏象和钟凝三人,雨夜一直比较神秘。关于这个雨夜的事迹,黑白鉴上都只有很过去的几期提到过,说他有可能投身宫廷,成为大内侍卫。

    也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冥途不会打没把握的仗,既然橙王想要篡位,传国玉玺和皇上的诏书是必不可少的。这些黑衣人在皇宫里面跑来跑去,总不会是在晨跑,他们应该是为了之后的局面在做准备。看来要如何取得这两样东西,会是冥途设下的另一个让人佩服的局。我脑海里顿时出现了伏象那张蠢脸。那家伙看起来笨拙,其实只要心思细腻,只要给他时间,就能想出复杂精细的计划来,倒是个不容小觑的家伙。我闭目想着之后会发生的可能xìng。但始终参考不透。最教人担心的,是飞鱼坪的情况,以老大的xìng格,肯定对橙王不假辞色,要是一不小心吵起来,橙王可不是个会怜香惜玉的人。

    我再端起酒喝了一口,忽然满口甜香,只觉得酒中香气馥郁,酒带微甜。这酒刚喝的时候不觉得,怎么第二口这么甜?我仔细再尝尝,这不是酒香,是yào酒混合的味道。等等!荆棘泪近乎无色无味,不会有这种效果。这酒似乎不只是下了荆棘泪,还有别的yào!我多喝了几口,知道了这是什么yào。我忽然对整件事的看法有了新的体会。原来是这样么……我沉吟了一会,对戴太医道:“戴太医,这里看来人会越来越多,你先回yào园子,在下有些事情要做。”“哦?”戴太医眼中精芒一闪,扫视周围一圈,“这东西不是都吃完了吗?”“我是说办正事!”

    30. 沈家有女,直言不讳

    这边厢回到飞鱼坪。御台之下,骂声排山倒海,就连御台上面的传令兵也是给了个乌龙答案。澄空君大发雷霆,正要上去用自己习练多年的精熟武艺与这小兵比划比划。龙在天赶紧把橙王拉过来:“殿下殿下,息怒。且听臣一言。”“不是,这小子他欠揍他就!”温润如玉的澄空君不顾手下大将军的劝阻,指着那传令兵直嚷嚷:“你过来!给本王过来!本王让你一只手!我就不信我这暴脾气嘿!”那传令兵本来就不是正规军制里的,只是拿钱的私兵,向来归冥途统属,当下低着脑袋数手指头,装作全然没听到。“哎呀你跟本王装蒜是不!我不打你我砸死你!别给我番茄,不就手!我橙子呢?”“殿下殿下殿下!冷静,一定要冷静!”橙王被小兵刺激的更为光火,却是龙在天在旁拍着殿下的龙背给他顺气。

    “一个奴才,殿下跟他计较的有什么用啊。臣有一言相告。”橙王气呼呼的,被龙在天劝慰下好了一些,但还是斜眼睨着那小兵。“我这暴脾气,要不是龙卿给你说情我告诉你……哼,龙卿请说。”“殿下,关键处不是这些虾兵蟹将。当然了,这些江湖上的杂兵,到底是比不过咱们的精兵勇将。”橙王听得‘哦哦哦,说的有道理’地频频点头。伏象一听竖起了眉毛,他可跟这些私兵不同,将来是想要依赖朝廷和橙王的,这龙在天也太损人了每句话暗含着也要损一次冥途的精英。

    在心中暗暗谋算要在某处争取表现。这么想的同时又隐隐有股不平之气暗增。以冥途在江湖上的地位,以他伏象的本事,当初争取橙王好感的时候可说是无往不利,及后想出这全盘计划帮助橙王上位大半也是出自于他的头脑。这小小一个龙在天岂能是他的对手。但偏是被这小人用些手段扯后腿,几句话的功夫自己在橙王面前的军师地位dàng然无存。教他用搞小帮派的手法,清晰的分出了江湖派与朝廷派两种派别。而伏象在彻底进入朝堂之前,恐怕光是身上江湖人的烙印就够他受的了。

    不由得也是暗暗忧心。“殿下,关键之处,在于那个藏在御膳房里的高手啊。”龙在天说到这里放慢了语调:“以咱们行事的机密,皇宫内有能力的都在这里了。而且经过微臣亲手处理,这个您当然是知道的对吧?这是微臣的小小一个功劳是吧?”橙王点点头:“是啊,是啊,这当然是了。”“对对对,就也别提了,咱们不好这功劳,这全是微臣功劳这件事就不提了不提了。”“唉,龙卿谦虚!”伏象在一边听得下巴都快掉下来了: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微臣想说的就是,咱们已经把皇宫里的高手控制住了,要是漏了一个怕是会生出什么变化。这些江湖中人,还真不知道他们会做些什么?好歹要把那里也控制住。”“藏在御膳房的还是什么神秘高手?”橙王嗤之以鼻,“皇宫是本王长大的地方,这御膳房的东西我还不知道?锅碗瓢盆他们会洗点,刀qiāng剑戟他们连拿都拿不动。”

    “所谓大隐隐于市,殿下不可不防啊。”“这……说的也是道理。依龙卿所见,该当如何?”“微臣武人一个,自然……”伏象忽然步出一步拱手道:“启禀殿下,老……臣愿前往出手生擒此獠。以他人头为我澄空君新朝奠基!”橙王喜道:“哦?伏象你……”“伏老师有心啦。”龙在天却截住了话,肃容道:“我也知道,这本来是你的锅。你手下人无能,对付不了人家,那可不是伤了你伏老师的面子么?可是此乃国家大事啊,怎么能因为私人恩怨而介入呢。”“……”伏象心里气zhà:龙在天!老夫迟早把你千刀万剐!还不等橙王说话,龙在天犯难道:“就是要派出一些可靠有效率又勇猛过人的精兵,可惜就是找不着人啊。”橙王一听‘勇猛过人的精兵’几个字,忽然灵光一现:“怎么没有?本王手下这些禁军可不是一支精兵么?”龙在天拍掌道:“着啊!皇宫有外敌,殿下遣禁军驱逐,果然是王者之风!”橙王一听果然好计,立刻召集人马,将看守众武士的禁军派出去了大半,去御膳房找那个神秘高手。

    龙在天大受橙王宠信,得意洋洋地瞥了一眼伏象。伏象与他互瞪了一眼,心中愁闷无比,抑郁难宣。他立的可不只是这一场大功劳,今天这个局面不但是他呕心沥血设计的。甚至还有一个强的无以复加的夜罗堡主在,伏象费了多少心血才把他驱除。偏偏橙王却不知道。橙王根本就没听说过什么夜罗堡,当然也就更加不知道这中间的难处。“王者之风?嘿,可笑。”就在橙王喜气洋洋的时候,听得一声如风动铃,似玉敲冰的清冷女声道。“你做儿子的,为了皇位连自己老子也抓。”

    只看见坐在地上萎靡不振的沈伊人冷冷地瞪着橙王,嘴角逸出一丝冷笑:“你连人都不配当,还王者之风?”这句话听得不远处的王公大臣们悚然心惊,直直戳中了橙王心中的痛处。橙王一咬牙,大步走上前一巴掌扇过去,啪地一声沈伊人雪白的俊脸上已浮起一方红肿。“贱人!收回你的话,否则哪管你是什么身份,本王今天就断了你的舌头!”橙王抓住她的头发,“说!说你错了!说你沈伊人今后会臣服于我。”沈伊人浑身无力被橙王一巴掌打的匍匐地上。她本来较寻常女子来的高,胸背挺拔,双腿修长。

    这一伏倒在地,不只是一对喷香玉梨压在地上,一圈圈绵软如豆腐的软腴rǔ白向外扩散,连腰臀之处的曲线也是说不出的动人。她痛苦地一皱眉,透着一股子野狐般的冶艳狐媚。伏象看到这般动人风情,小腹猛地一阵烘热,邪火登起:这般迷死人不赔命的妖精,如何能让龙在天得手了。橙王抓住她的头发,厉声喝道:“说话!”沈伊人披头散发,声音从如雨幕般的黑发里传出来,带着一种叫人心寒的镇静。“……把手拿开。”声音被长发所阻,有些闷闷的,却有着一种赤luǒ的杀意:“……你不想你娘少一个儿子,就把手放开。”

    橙王没想到这女人在这种情况却是傲气不减,心里怒意大盛,只听得身边伏象忽然献计道:“殿下,这女儿不识抬举,在今日冲撞于殿下,实在罪该万死。”“不行,她乃是功臣之后,又身居高位。”橙王还是有几分清明,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本朝还没有过杀这等官员的刀。”但伏象本来就是以退为进,龙在天一见到伏象那副似笑非笑的神气,顿时知道不妙,想阻止却来不及了。“原来如此。可是此女惹得殿下如此不快却也不能放过。”伏象笑道:“这女人没别的长处,却是不可多得的美人儿。于是臣建议……不如将她——贬入妓籍,去做官妓,学一下该如何服侍男人,也好收敛一下她这野xìng子!”橙王听得有理,冷笑点头:“那便如此!”

    31. 雪兆隐忧,伏象苦愁

    “jiān贼!你敢!”说话者却是醒转过来之后,被扔进了王公大臣队列里面的宋鸥。鸟兄已经醒来许久,见未婚妻有难,如何不急:“橙王殿下,你好歹也是血统高贵的皇子,怎么听这些江湖野人的谗言。”自龙在天泾渭分明地分出了江湖人与朝廷武士的界限,伏象最忌讳便是这点,心中暗自恼怒脸上却不动声色,冷笑道:“我说是谁呢?原来是宋家大少爷。殿下,这位宋少爷所出世家乃是白王七冠之一,深受元圣帝宠信。未必能成为我们的助力。”这番话连消带打,是想破除了宋鸥在橙王心中的地位。

    其实也不需要伏象多嘴,橙王向来就瞧不起宋鸥。宋鸥与橙王其实也有些相像。他们两人都有一个高贵的出身,同样也因为他们的出身影响了他们一生的命运。不同之处在于橙王认为自己拥有与出身相配的野心与才具,可宋鸥只是个大脓包。同样的,橙王因为自己的经历,也理解到宋鸥在宋家虽然是长子

    sbf123胜博发娱乐免费小说阅读_www.mamahiza.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