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胜博发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我不禁笑了出来,这家伙怎么能这么可爱?突然,又想起我装睡的时候,沈老大的模样。她眼中的杀气是货真价实,那时候恐怕她的杀心比冰雪更冷。然后就找伏象单挑去了,我还是第一次见沈老大全力出手,原来她的武功真的不错。想起苏晓和沈老大因为我出事的伤心样子,我不自禁的有些反省。美人恩重啊。啊呸!苏晓明明是男的啊!!这明明叫做兄弟情深!旁边一把苍老的声音,微微透着些兴奋徐徐传来:“这丫头是忧思过度。点她睡穴的那一指,只是外力,真正的原因是心力耗损太多。本来就只是十五六岁的年纪,哪里当的起这许多事情。”我微微一怔,看向身边这个獐头鼠目,小眼睛小鼻子小嘴巴的老头,这老头一直在吗?!我一看这附近结了篱笆,圈了个园子,这哪里是太医院,这里是yào库啊。苏晓这家伙走地方都走错。要不是幸好有个大夫在,也不知道他会怎么闹。我有些张口结舌地道:“这位大夫,你……”“咦?!真的全好了,我摸摸看。

    嗯!心脉沉稳有力,缓慢而力沉,寿到百岁说早了,二百岁可期啊!啧啧啧,这真是……哦?脉象果然平缓,丝毫不像是有伤在身。我刚才就说你不像是受了伤,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却是一副濒死的样子,原因老夫说不出来,但这探脉一事,老夫可真的是十拿九稳。”这家伙像只老鼠似的左窜右窜,真担心一不小心会踩死他……但这股子对医学的狂热,而且这种老古板的说话方式却好像不是第一次见到。我仔细瞧了瞧他,一个人的影像从脑海里浮出,与他渐渐相重合。这个人是……戴太医?!“你不是首席御医戴太医么?这里是yào园子啊,你怎么到这里来了?”“一言难尽一言难尽,不可说不可说。总之是件糊涂案,但是没关系,老夫在这yào园子里一住就是半年,每日与yào草相伴,不时到后山采yào,日子也是逍遥的紧。

    嗯……好!五脏情况也是好,这副骨头真像是铁打的一样,真是不知道你是怎么养大的,怎能如此一副好身躯。将天神推一个下凡来,怕也不过如此。”“谢谢戴太医谬赞,喂,有点痒,别按来按去的……可是你不但是太医院首席啊,你还是当今天下第一神医啊。你在皇宫内备受尊崇,就连天子本人都是非你断症不可。这怎么会……诶诶诶!别拽我裤子!!”“唔嗯!如老夫所想,弯翘如茄,勃如怒蛙,杵若龙首,果然是人间宝器!”“喂喂喂喂!一言不合讲啥黄段子!!”戴太医却完全没有理会我的疑问,仍是抓着我的手看来看去,偶尔眼中精芒一现就来拽我裤子。这个医学老顽童还是跟以前一样不着调!!“这位兄台,我刚才瞧你一脸藏青,入气少而出气多,脉搏中已现死相。心脉更是断断续续,将停未停而已。

    可是在这片刻之间,你却又是龙精虎猛的站了起来,脉搏不但一如常人,简直是远胜常人,这、这又怎么能够?可否请你解我疑惑啊。”我微微一笑;“探脉一事,我相信你也是十拿九稳的。普天之下,胜过你的就算有,只怕也不到一两个。脉象你是断的准,可是这脉象是会骗人的。”“脉象哪里骗得了人?”“脉象不会,可是人会。”我淡淡一笑,仿佛在教导学生:“你可知道,人力有时可改变脉象。沉入假死之状,有人觉得这是无用之功。其实世上的武功没用的固然不少,没用的内功我可是没见过。当你能掌握自己的脉象,你的真气快慢yīn阳,也就随你控制了。这哪里会是无用之物。”“哦?这难道就是……”“对,就是江湖上传的龟息法,假死功一类的内功,我用的却又是另一种不同的。就不说给你听了。”

    戴太医惊喜万分道:“这可是太了不起啦!哎呀,小伙子,没想到能见到你这么个人物啊。老夫敢说,就你这份见识,除了老夫的恩师静安驸马,老夫可从来没见过这般了不起的人物。”我笑道:“当然了,那静安驸马自然是了不起的。”忽然对面有人声传来。“喂喂!你们、你们当我们是菜瓜吗啊!”是钟凝的同伴,也全都穿着夜行衣,我说你们弄一身禁军衣服会死啊。全穿着夜行衣在皇宫里乱走,也太嚣张了吧。但是这些人也没理我,自顾自的说话。“喂……人家又没这么说,你干嘛自己说自己是菜瓜啊?”“他说话都不看着我们,不是当我们是菜瓜是什么?”“人家也没说咱们是菜瓜,什么菜瓜,喂,你推我干什么,你推我我还推你呢!”没说到几句话,这伙没了主心骨的杂牌兵就打了起来。我说你们这些家伙……未免也太嚣张了些。在我面前也敢起内讧么。戴太医道:“兄台,这些人不知道从哪里来的,老夫看也不是什么好人。

    你不妨……”“自然。”我没等戴太医说完话,已经闪到了这些家伙的身边,“戴太医,你知道人体穴位中,哪些可以杀人,哪些可以救人吗?”“我师父说过,穴道之学,杀人救人其实存乎一心,只要用法合宜,要杀便杀,要救便救。”戴太医生的獐头鼠目,说起这番话来却是霸气十足。我点头笑道:“那么哪些穴道可以让人神志不清,你又知道吗?”戴太医果然变色,虚心道:“愿闻其详!”“医道之中穴道所学与武道不同,但是说法不同,穴道仍是穴道。以yīn力击入此处,可让人昏睡三天不醒,醒来之后毫无记忆。”“精到!”“这一指从此处击入,接连点到这三个穴道,可让他失去之前七天之内的记忆,记得功用虽如此,时间可却以力道调节。但此三处乃人身大穴,没有相当本事无法轻易碰触,切记。”

    我运指如风,将这些黑衣人点了个遍,一边跟戴太医说明功用。戴太医拼命点头,仿佛受教的好学生。“深刻!”“这里这里和这里!主管人体记忆,轻易不能触碰,否则轻则失忆,大则失智。然而此三处也是治疗失忆症的关键,若是无法贯通,那么失忆之人恐怕病情太重,也无法恢复了。”“学生受教了。”“然后!”我腿发连环,挨个的把这些黑衣人全部踢出了yào库所属的院子。待踢开最后一个人,我回身抱起了苏晓,落到戴太医面前笑道:“我饿了,带我去吃饭好吗?”“是!师父!”别闹了,谁是你师父!我才不是他!

    28. 温润如玉,唯我澄空

    飞鱼坪上面,伏象被龙在天损的面无人色,总算是手下人争气,终于来报到了。而且不是一队,这一共来了数数,一二三四五六七,七个队伍!一直没有来禀报行踪的恰恰就是这七个队伍,现在他们终于也到了,伏象深觉吐气扬眉,瞥了龙在天一眼,只见他闷闷不乐,伏象心中快慰,高声道:“你们这些人,上前跟殿下汇报,还不快些!”然后还不忘转身跟橙王邀功请赏:“老夫就说是马上就到,殿下请放心,老夫调教出的人错不了……”话都还没说完,龙在天就在一旁嘘道:“哟哟哟!有你这么跟殿下说话的吗?倚老卖老啊,一嘴一个老夫的,你是觉得你够老呢,还是觉得自己地位高啊?”这话说的过于yīn损,伏象变色道:“龙在天,你待如何!老夫说话向来便是如此,殿下面前你休要挑拨离间。”

    “过过过,太过了。你这演技还得改改。”龙在天一副恨铁不成钢的看着伏象:“我说伏象老弟,官场首重lún理,这件事你老哥哥可还是得要教教你。”伏象一时无语,他今年岁过六十,龙在天顶多不过四十,要说当龙在天爹都当得。这家伙张口就是伏象老弟?但龙在天五大三粗,生的又粗糙。伏象注重养生,容颜虽非俊俏,但精气神却是极好的。跟龙在天站在一起,还真说不上来谁的年龄大。要是反驳起来也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比较好。只得咽下这口气。龙在天又道:“演戏嘛。哪个做臣子的不演戏?你问问殿下,是不是我们做臣子的演戏是经常的?可你这戏他不能过啊!太过火了绝对不行。这是惹殿下生气。你说你挑拨离间这话我理解,不就是在殿下面前找找面子么?可是这语气太重了,伤了同僚之间的和气,这就不好了。臣说的对吧,殿下?”这龙在天实在混账,他竟然当着橙王的面直指自己做戏。

    要说臣子在主君面前做戏,自古皆然,可说是有朝廷以来就有的情况。但是在龙在天这个官场老油条手里就能玩出个花样了。他甚至橙王成长环境,自然是深通这些套路,因此与别不同,就是要抓住橙王的软肋。“咳咳,这个同僚之间啊,不适合太紧张。两位都是栋梁之才,就别吵了。”才两不相帮的劝了一句,橙王却又道:“伏象啊,将来你也是要跟本王一路的,自称老夫却也是……这么着吧。”橙王压低了声音道:“我就封你一个武都司的官,以后见了本王,要口称臣才是。”伏象知道武都司这官不小,但是比起龙在天的殿前大将军差的可就远了。而且这是橙王在采纳龙在天的意见,还是打压了一些伏象的气焰,伏象不由有些颓然:“谢殿下,不,臣谢殿下。”有了龙在天这么chā科打诨,伏象自知在橙王心中今日这功劳怕是要打个折扣了。他半生行走江湖,武功高强智计百出,却不料栽在了这些官场心计之下,不觉有些心寒。

    “好了,人都上来。一个一个的给本王汇报。”橙王一声令喝,这些报告的私兵们鱼贯而入,一个个像是萝卜蹲坑似的整整齐齐蹲在橙王面前。伏象正想借着这群训练有素的手下替自己挽回面子,但一看之下心中咯噔一声,这些训练有素的手下们全都面有菜色。一个个的气喘吁吁,就像是死里逃生跑出来一样。正想要提醒一下,却晚了一步,一个小伙子头一个报告,声音大如洪钟。“报、报告殿下!第、第五小队,人没了。”“嗯。”橙王点点头,才发觉他说的是什么,“啥?没了?!”龙在天义愤填膺,大手直接抄起一块橙子劈头盖脸摔过去,把这报告的小伙子砸的差点晕过去,龙在天骂道:“不见了!这种谎话你都扯得出口!我澄空君今天大位登基在望,你说的这是哪门子鸟语!说人话!”橙王倒是惊讶多过于生气,但一听到澄空君三字立刻又飘飘然起来,接着就注意到兹事体大,如何能怠慢,登时对这些个冥途的人心下开始心生不悦。不由得对龙在天又开看几分,到底是朝廷的人才,本王钦定的大将军啊,就是会为我着想。没骂的他先骂了。

    “龙卿稍安勿躁,江湖中人,未免粗疏。”这话把伏象都骂进去了,伏象脸色微变,心中有气。只是他老成持重,不及发作,橙王继续道:“详细说说,究竟是怎么回事?”“是、是!”那小伙子爬了回来,开始笨口拙舌地说了起来:“我们走过那个地方,然后发觉有人进去,我们也就进去看看,谁知道一没注意就被人给打了。我们小队一下子就只剩下我一个,小人赶着回来报告,就、就逃了回来。”

    “说清楚!”这话不明不白的,谁也听得糊涂,橙王皱眉道:“你可知此事事关重大,不容的丝毫马虎,你是不是故意在本王面前耍花样。”橙王眼中戾气大盛,那小伙子吓得直不起腰来,龙在天又站起来道:“这话说的比放屁还难听!要不是站在这里的是我们温润如玉的谦谦君子澄空君,早就让砍了你头了!”“是是!小人小人!”伏象知道这小伙子武功不错,但是口齿不灵,立刻挑了别的小队里比较会说话的一个人:“你来说,解释给殿下听,是怎么回事。”那人口才便给,说的倒快。将他们小队巡逻的时候看到的景象,时间地点叙述的一清二楚。他们之前到处搜捕皇上的下落,但是忽然听说一件事。“总队长不见了。”总队长,也就是钟凝,他负责这些私兵的活动,但是他突然没影了。这就有些奇怪。

    于是私兵们一边寻找总队长,一边找目标人物皇上。浪费了不少的时间。“之后我们就遇到了……那个人。他手不抬就把我们打了出去,我们甚至连他的脸都看不清楚。连、连是人是鬼都不知道。但是我们一走进那地方就被打了出来,而且出来的都是昏倒的,怎么都叫不醒。我们小队的教训是绝不能全队失去联络,小人们都是队伍里最后一个人,所以赶紧来这边汇报。”橙王这下子终于懂了。钟凝没消息了,也不知道情况怎么样,可是听这意思,宫里有个地方有人在捣乱,还打晕了不少私兵。

    简直是岂有此理!今天是本王的大日子,竟然有人来捣乱,当本王手下无人么!橙王眉间煞气凝聚:“是在什么地方?”那汇报的人一脸为难,支支吾吾地道:“在、在御膳房……”“……”反应过来他在说什么的橙哥,抄起桌上一个番茄就给他砸了过去,一下砸的汁水淋漓。“御膳房!御膳房能出个屁的高手!你们的人在干嘛!”“不、不是啊,是真的。”那人一边擦脸上的番茄汁,一边继续道:“那人就在御膳房,可厉害了,一拳就……”“一拳就干嘛!御膳房里出高手。”橙哥蹦起来就是一个兔子蹬鹰,把这倒霉的传令员踢的满地找牙。一向是温润如玉的澄空君,终于还是忍不住bào粗了。“放你妈屁!”

    29. 鬼之御膳房

    “就是这里了。”“没错,是这里。”两个彪形大汉,一人拿刀一人拿棍,却在一间厨房前面驻足不前。两人相互对视一眼。“张兄,你家传的绝学旋风大环砍,刚猛霸道,是河间一霸啊!一会上去别客气,见到那只鬼,三刀就劈成六块!给他来个狠的!”“李兄,你师门的十字追魂棍也不差啊。十字追魂,打的人是头晕脑胀无从反击,一会儿见到他,不用多说,上来就是一棍!”“打他娘的。”“打他娘的!”两人慷慨激昂,气

    sbf123胜博发娱乐免费小说阅读_www.mamahiza.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