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胜博发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大笑,推杯换盏,不亦乐乎。龙在天这边一句橙王殿下雄才大略好不豪兴。橙王那边婉谢多亏龙卿识得大体,若非如此何来美人相伴,龙卿摇起文征明宝扇:今日之后澄空当世,元圣逊位,殿下威名常传流芳。橙王竖起手上白玉扳指:哪里比得上龙卿美人相伴,逍遥自在,羡煞旁人啊。两人相对大笑,本来气氛颇为热络。但这一个jiān臣一个昏君的场景却是看的飞鱼坪上一众武士翻尽白眼,骂尽脏话。也不知道是谁开的头,就再也停不下来。

    橙王一开始还能满不在乎,可是听得久了忍不住还了一句。吵架骂人这回事就是如此,你不还嘴由的他们骂或许还要好些,但这一回嘴可就不得了。天雷勾动地火,水到渠就成了。众武士知道骂的起了作用,哈哈大笑骂的更加畅快。尤其是其中一个六扇门的小捕快,直着曲着转着弯的,骂人那些个桥段被他变着法的翻了十八个花样。不只是橙王,一众武士听得哈哈大笑。这六扇门捕快却是谁?渣痞是也!明非真升了捕头,就把渣痞升了职,做个小捕快跟着守门。他今天翘班来看比武,谁知道他们被软禁起来了不说,大哥还被人给打了。甚有江湖痞气的渣大爷这就不干了。渣痞这骂人功夫可是街头混出来的江湖直传,老地道了。

    他家老头子过去还做过官,起码也是供他读过私塾的,这一骂起人来可就跟这些粗俗的武夫有了粗细之别。一时间翻江倒海引经据典,喷薄而出,酸的辣的咸的苦的各种各样都有。龟孙王八斜飞,娘和妹子纵横。妈卖了批,熊日了狗。皇后到太后,娘娘到国舅。农夫救了dú蛇,老鼠啃了米缸。秦始皇生了二世祖,隋文帝养了白眼狼。气得橙王直唑牙花子,要不是人手不够直要下令将这些武夫一人扇一个大耳光子。“汝等贱役,敢这样跟本王说话!”橙王瞪着那些个议论纷纷的武士,王公大臣们多少还是对橙王有些敬畏,虽然也有不少耿臣丝毫不受降的,但毕竟自重身份不会破口大骂。这些武士可就不同了,他们只是看不惯儿子篡老子的位,就这么没教养,你妈生块芋头也比生你强的骂了起来。

    橙王不肯自降身份跟他们吵,可是让手底下黑风十三翼跟他们对骂又骂不过这么多张嘴,尤其那个六扇门的小捕快出口成脏,舌动如风,说的是舌战群儒的材料了。今日可是最重要的一日,堂堂澄空君,元圣帝都得叫一声橙哥啊。要是连这么些武人都收拾不下,哪里还有个君王的架势。橙王哪有不着急上火的道理。可是气也是百端无计,正愁没处发火,龙在天忽然道:“殿下,些许小人罢了。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呐。”“更为重要的事情?噢对,你看本王气得,龙卿家,你呐,果然是本王之能臣。”

    橙王又夸了龙在天一句,龙卿委婉谢过,橙王吼道:“伏象何在!”伏象从旁边的禁军侍卫里步出,拱手道:“殿下有何指示?”伏象步出之时,跟龙在天互望了一眼。两人的眼中同时亮起一点精芒,那是野心与忌惮的碰撞。自始至终,化名为焦孟的伏象就一直待在橙王的身边负起保护之责。虽然现在已经可以用伏象来称呼,待遇却没变多少。这让人有些奇怪,龙在天可以坐在橙王身旁,伏象这位大功臣,甚至可说是记得首功的功臣却只是以侍卫的身份站着。其实以武功论,他比起龙在天要高出不止一筹,以威望论,伏象贵为杀联第二冥途的其中之一,在武林中威名赫赫,比起龙在天这个不离京城的麒麟卫副统领要强出数倍不止。

    可是伏象一直穿着他那身麒麟卫士服,而且也只能一直站在橙王身旁。伏象心中明白,橙王心中更是明白,这就是他的位置。无论他武功多高,无论立下的功劳多大,他们杀手是不能搬上台面的。或许之后橙王会让他以另一个身份进入甚至进入朝堂,靠近权力中枢。而橙王确实也是这样打算的。可那只会是在多年之后,经过种种巧立名目来达成。他今日的变天之功,是无论如何不能拿出来的。伏象今年已经六十来岁了。

    但外观看起来却仿佛三四十岁。他多年来修养身心,多练气功,无论身心状态都犹如壮年。但不知是否多年来清心寡yù的结果,越是到了老年,yù望就越加的膨胀。所以他才与冥途伙同橙王参与进了这个变天的计划之中。但现在的处境却告诉他。他跟龙在天不同,他目下不是橙王所需要的人。龙在天将一众武士yào倒,为橙王创造了一个有利的条件,无疑是一场大功劳。可最关键的不同是,龙在天是以他的身份立功,将来是要封官的,而且还会是代代相传的高官厚禄。橙王要建立一个新的政权,就需要一个新的班底。这些老一代的王公大臣不服者众,能用的不是没有,但橙王敢用的却没有多少。橙王自己就是反叛出身,敢启用旧臣么?橙王需要自己的班底。龙在天会是一个很好的人选。他是麒麟卫常驻京城的副统领。麒麟卫有三个副统领,唯有龙在天留守京城。这代表除了他备受麒麟卫大统领重视之外,对于京城防卫等等事宜非常清楚。

    在武官系统里面,龙在天会是橙王将来需要依仗的左膀右臂。所以橙王对他要多加拉拢。而且最为关键的是,他在三司衙门的眼中,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背叛者。有了这个烙印,龙在天是不可能回到过去的阵营里的。橙王用他自己就放心了。说到底,三司衙门,甚至整个朝廷,都是一台机器,是君王治国之器。其中有没有忠心不要紧,橙王相信唯有利益的结合才能创造出最有效率的行动。“伏象,你的人都还在么?”伏象恭敬地道:“都还在,殿下有何吩咐?”“吩咐倒是没有,只是你的人还是原来的数字,那就太奇怪了,回来的人呢?”伏象才知道原来橙王是在问责于他。“你的人出去的也太久了些吧?这都多长时间了,还有发现没有了?不是说过让他们每半个时辰要派人回来通报一声么?”橙王yīn沉着脸:“你的人未免也太过无用了吧。

    这点小事都办不好?”橙王说的自然是皇上的下落,这已经过去了三个时辰了,皇上至今还是了无音讯。一说到这个所有的王公大臣,包括在一旁瘫软着的沈伊人,也登时竖起了耳朵细听。但橙王却不怕他们与闻。橙王与冥途定下了三重计划。在这飞鱼坪逼宫不过是计划的第一重。皇上的xìng格橙王太了解,皇上自年轻起就是个宁死不屈的硬汉。何况橙王虽然对皇上没有好感,但是事母甚孝,他知道母亲与父亲之间感情甚笃,也不忍心使用一些过于残忍的手段,例如大刑逼供。所以找到了皇上,他们不会去抓他,而是会诱骗于他,让他去御书房取出传国玉玺,再由潜伏在他身边的雨夜南公公出手夺走传国玉玺。

    可是这个任务光靠一个雨夜无法完成,还需要另一个杀手——钟凝的配合。钟凝会加入私兵,并且会以狠辣手段逼迫皇上,需要将皇上逼入六神无主的绝境。这点上需要强大的武力和震慑力才能办到,因此上没有钟凝强悍的外表与实力是无法完成的。这就是为什么南公公冒险将钟凝和一众私兵私下放入宫中,还发给他们敬事房令牌的原因。可是如今是时间也过了三个时辰了,入夜之后行动的困难程度将会加倍。这是怎么回事了?一点消息都没有?也难怪橙王会着急,看不过去了。“殿下稍安勿躁。”

    伏象拱手道:“这件事情并不容易办成。需要一些时间和耐心。”橙王皱眉道:“那本王得需要多少时间和耐心?”龙在天也在一旁听着,细细的喝了一杯酒。他并不清楚这三重行动的细节。这是最高机密,就连冥途的人也不是谁都知道的。清楚全盘事情的,也不过是有橙王、伏象、狂天这三人而已。就连雨夜南公公,卧底皇宫十来年,还负责出手抢夺。钟凝前去抓皇上的,也不清楚所有的计划。可是龙在天就是有这个浑水摸鱼的能耐,要说办正事,龙在天的能耐不会比伏象更大,但要是拖人下水,打压下级借机往上爬这一套龙在天可是行家里的行家。这可是他多年在官场摸爬滚打,又在那个号称鬼神的麒麟卫大统领手下挨过来这么些年积累的官场经验。他慢慢听着橙王和伏象的对话,找到可以chā嘴的空隙。

    “这可是二百人,这么多人就没一个知道回来报讯,别是出了什么幺蛾子。”伏象被橙王问的紧了,一转念头,笑道:“殿下,有时候没有消息,可能反而是好消息。”其实这话再也明白不过了。钟凝如果半个时辰回来禀报一次,其实反而代表没消息。但如果找到了皇上,还需要花时间去追杀于他。又需要前后费时,那么没人回来可能反而是好消息了。“啥?我没听错吧。”龙在天仿佛是渣痞上身,文征明的扇子扇啊扇的,“没消息都是好消息。那人没事就是有事。没办成事就叫做办了好事了?那没立功的就相当于立了大功了吧。殿下,这你看看这?”橙王点点头道:“对!龙卿家说得对啊。”

    伏象狠狠地瞪了一眼龙在天:“龙副统领这是什么话。你不知就里,请勿chā入我与殿下的对话中来。”“诶?这是什么话?我对殿下忠心耿耿,见你有错处还挑不得怎么?何况你叫我什么?殿下亲口封我为殿前大将军的,你叫我副统领?怎么着怎么着?我澄空君登基第一天,有人心中念念不忘旧制啊。”龙在天挤眉弄眼的,跟伏象杠上了。而且说实话,他那大鼻孔朝天扇扇子的模样也真是够瞧的。伏象在冥途之中也算是智深如海的人物,但言辞却没有这龙在天小丑一般的家伙来的便给。

    这一说话,三句话内被抓了两个错误,还一个都不好辩驳。橙王却像是脑子被驴踢了一样,还在点头道:“对,龙卿家说的对啊。伏象你该改改口,这是孤的龙将军,可不是元圣朝的龙副统领了。”“殿下也不必怪责伏老师。他是江湖中人,咱们官场里这些个学问呐,可得慢慢学。这中间的忌讳,他本来就不懂。不知者不怪嘛。”“说的有道理,不知者不怪。”伏象心里都气得快zhà锅了,橙王这是教龙在天给迷住了是怎么的,怎么说什么都有道理。其实伏象当然不懂这中间的忌讳。橙王是篡位者,他心里就一直惦记着这件事。但偏偏这个苦楚却是无人分说的。龙在天扣住新朝旧制来说事,自然打中了他心中的软肋。龙在天占得上风,得意洋洋。伏象狠狠瞪了他一眼,将这个未来的龙将军列入了他未来的竞争对手之中。又看了一眼在一旁瘫软无力,却千娇百媚的沈伊人。伏象年入花甲,对男女之事本来不太看重。

    只是这个沈伊人文武双全,生的又花容月貌,却很合他的喜好。当伏象一双老眼落在沈伊人胸前胀鼓鼓的位置之时,眼珠子直似要被勾出来了一般,体内一股兽yù登起。伏象心道:妈的!武功高强,姿容绝丽,胸也这么大,妈的要引死人么。这龙在天处处跟老夫作对,就连这个绝色佳人也是他的。不成……新君继位,老夫第一个要杀的就是他!想到狠辣处,眼中满是杀意。“伏象,你在想什么,本王问你话呢?”听到橙王的声音,伏象心中杀意消散,但又没听清楚橙王问了什么,支吾两声忽地眼前一亮,抱拳道:“老夫说的是下属立刻就到,殿下您看。”伸手往远处一指,兴奋道:“您看,这不是,人就回来了么?”橙王定睛一看,远处报告的人,果然已经回来了!

    27. 有医有学,或非或真

    什么嘛。我下意识的将这家伙放倒了才发觉,眼前的这个家伙,好像跟伏象是一伙的。而在我一招将这家伙打成傻子之后,我自己的情绪恢复了些。狂天伏象,雨夜钟凝,这家伙就是冥途的老幺钟凝了吧。看他全副武装就像是要去上场打仗似的,啧啧啧,都沦落到干这种事了。抓离开的小捕快,这一般不是看门的才要做的事情么?难道是……我最近升官了所以要抓我回去?这也太隆重了。我去检查了一下苏晓的状况,完全没事,只是被钟凝点了睡穴,并没伤害到苏晓的身体。只是,他手下留情的原因我已经听清楚了。心中杀念如潮涌起。我心中才一动念,脚已经踩到这家伙的手上,我没怎么用力但他的手掌顿成粉碎。这家伙五识已失,浑浑噩噩,连疼痛也感觉不到。就连骨头粉碎的疼痛对他来说也毫无意义。我强自压抑,好容易将杀意压下。我总是容易这样,当想要认真动手的时候,杀意就控制不住。这是修炼春风夜雨神功的弊端。当修炼到一定阶段,杀意日渐增强,就会开始嗜血暴躁,人格也会受到影响。

    我的情况是每当想要认真动手的时候杀念就会涌起,眼睛会变成血红色。在擂台上伏象打我最后一掌之后我本来打算装装睡自己离开的,可是没想到苏晓却把我带走。可能是因为看到了飘雪之中沈老大伤心的样子,那时候我的眼睛忽然变色,让我连睁开都不能。也不敢醒过来苏晓会发现。每次眼睛变成血色都需要运功发泄才行,本来以为还需要更久,可是没想到却遇到这些倒霉蛋。我摸着苏晓的小脑袋,因为有些痒,这家伙还‘喵’地一声缩了缩雪白的鹤颈。看得人心中一动。我的手似乎有点管不住……把持住!咳咳咳,这家伙睡得好香。苏晓昨天开始就一直因为御前比武在紧张,还有因为扛着我到处跑,心神不定,才会睡得这么沉。苏晓这家伙啊……我想起苏晓背着我,吃力的一步一步往外走的时候,对我说的话。

    【咱们去看大夫,看最好的大夫……你不会有事的】【我、我才不哭呢。没什么好哭的,他们说的全都是假的。我不信的】还有威胁这个大夫时候的样子,凶悍的像只小老虎。

    sbf123胜博发娱乐免费小说阅读_www.mamahiza.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