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胜博发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头冒汗,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但那中年人仍是镇静地冷哼道:“你可知道我是谁?你敢捉我?”钟凝露出一抹冷笑:“在下找了您大半天了,还能不知道您是谁么?陛下……你可让我苦找啊。”

    皇上心中郁闷,他也不知道哪里出了岔子,原本完美的计划却落得这般下场。这队禁军其实也真是路过,却被躲在御花园花丛里的皇上和南公公吓了一跳。直到皇上一说完发生了什么事,他们差点没吓晕过去。皇上赋予了他们一个神圣的使命,将他们二人送到。才走了几步,他们就发觉有人在皇宫里到处追查,皇上心生一计,反客为主的去盘查那些来路不明的私兵。令他们心虚之下忘记怀疑自己。可却没想到仍是被一眼识破。皇上干脆也不管了,喝道:“众将士,拿下这贼人!朕重重有赏!”禁军们看见这群穿夜行衣的家伙对皇上面露狞笑,哪里还不明白他们的身份。当即纷纷架出腰刀与私兵们火并。这伙私兵武功比禁军要高,可是对方人数却是双倍,一时间缠斗在了一起。皇上与南公公则先一步逃走。

    钟凝重重的哼了一声:“哪里走!”他反手取出背上大刀,银光乍现,甩出一道匹练刀光,一颗脑袋便飞到了皇上和南公公的脚下。死的时候双目圆睁,一副死不瞑目的额样子。皇上心中惊诧:怎么这样一个小头目竟然也有这般霸道的刀法!钟凝喝道:“小的们退开,看我的!”他刀化凶虎,几乎是一刀一个,那十八名禁军眼看着就被屠戮近半。皇上看的心疼,这都是保卫宫墙的大好男儿啊!“贼子敢尔!”皇上从地上捡起一把长刀,也不顾自己内里全失,一刀便劈了过去。钟凝眼睛都不看一眼,蝎尾穿心腿反向一脚踹进皇上心窝。皇上此时没有内力护体,全然避不开,被一脚踢的飞了回去。

    钟凝狰狞道:“找死不需要这么早,待老子杀光这些鸟禁军,还怕抓你们不住!”南公公赶紧扶起皇上,声音颤抖道:“皇上,大局为重,龙体为重啊!”然后携着皇上赶紧逃走。皇上心中滴血,我禁军大好男儿,竟然为这等小人所杀。不由得虎泪纵横。南公公带着皇上足下生风,也不顾什么丹田内气受阻,恨不能变成鸟飞起来才好。慌不择路地在宫里乱跑,跑到一处抬眼一眼写着浣衣司,此时浣衣司的杂役们也不知道去了哪里。皇上正要往前继续跑,南公公忽然一把拉住皇上,小声道:“陛下,躲进水缸里!”定睛一瞧,浣衣司的院子里放了十多个大水缸,里面没储水,能容两三个人藏身。话不多说,也无暇避讳,皇上立刻拉着南公公躲进一只水缸里。过不多时,袁外杀光了那一小队禁军,一路追了过来。

    钟凝一来就注意到了其中一个水缸有移动过的痕迹,却也不说破,装模作样在浣衣司里转了一会儿。躲在水缸里的皇上大气都不敢透一下,钟凝嚷嚷道:“不在这里,这里是宫里的贱役所在,那厮怎么说也是当今皇上,不至于如此下作。”皇上在水缸里听得冒火,可是又别无办法。袁外又搜寻了一阵,喊道:“走!往那边去!”带着这小队人跑的远了。良久,皇上才探出头来看看外面,果然已经没人在了。皇上松了口气,但外有追兵,出去是出不去了,只得颓然坐回缸内。想到刚才那个私兵队长所施展的武功,竟然高强若斯,怕是六扇神机榜上不少高手也要逊色于他。思量之后的处境可谓是黯淡无光,前途茫茫。

    皇上有些六神无主,喃喃道:“如今却往何处去?”南公公见皇上为难,恰到好处地道:“皇上,奴才有一计,就是不知当讲否?”皇上知道他见多识广,老于江湖,兴奋道:“俊飞兄何以惠朕?”“此计其实笨得很,是以实际出发。”南公公战战兢兢地道:“此地距离宫门太远,以奴才与陛下此刻的状态,恐怕无法应付追兵。”“你说的是。”“因此奴才斗胆,请皇上去一趟御书房。”“御书房?”皇上龙眉一轩,“去御书房是为何?”南公公垂首恭敬道:“取出传国玉玺。”“南俊飞!你这是何意?橙王正要抢传国玉玺,朕将它取出岂非是送羊入虎口。”“请皇上息怒,且听奴才一言。”

    南公公见皇上怒气甚大,等待了一会儿,看见皇帝点点头示意允许,才继续道:“橙王殿下最大的目标便是传国玉玺,一旦教他得到了玉玺,说不定他连皇上都不需要抓,便可借用玉玺来矫诏做那犯上逆乱之事。他此刻不知道玉玺何在。只是御书房虽大,找到也不过是时间问题。依奴才所见,皇上当务之急该是将传国玉玺转移地点,不能继续放在御书房里了。”“皇上,将士们死得惨啊!皇上就算不为自己,也为了刚才惨死的军士们,为了国家,冒一冒险!”皇上看南公公这忠心为主,自己才一动怒便不敢说话的模样,心中怒气登消。思衬片刻,点点头道:“你说的也是道理。若是橙儿先拿了传国玉玺,那大局危矣。就按照你说的,去御书房。”

    25. 苏晓和明大哥

    雪若飞花,铺满了天空。在橙王与皇上展开一段前所未有的撕逼大战的同时,飞鱼坪之外,一个纤细的身影正吃力的走在御道上。“明大哥……你坚持住。”苏晓,扛着比他要重的多的明非真,那猫儿似的轻薄身子仿佛随时都会被压垮。但偏偏是这样纤细的一个人,却逆着风雪一步一步的走在通往太医院的路上。苏晓一直喃喃道:“咱们去看大夫,看最好的大夫……你不会有事的。”

    苏晓并不太清楚御台上发生了什么,也不关心。他本来只是普通的参加御前比武,能赢就赢,不能赢就输呗。对输赢,苏晓本来就不太在意。可是没想到的是,明非真会输,而且输的那么惨。苏晓亲眼见到明非真被人从台上一掌打出去。那个人的气力就像是巨人一般无可估量,光是一掌,明非真这样高大的人竟然像是颗pào弹似的成一直线砸在宫墙上。明非真的身体弓的像只煮熟了的虾子,像是全身都碎成了一团。苏晓心跳差点停了。当下什么也不管,把御前比武抛诸脑后,带着明非真走出飞鱼坪。苏晓雪白俊俏的小鼻子一下一下的啜泣着。“我、我才不哭呢。没什么好哭的,他们说的全都是假的。

    我不信的。”苏晓的明大哥被那个人用极重的掌力打伤,已经没办法再站起来了。根据在场的掌法行家验证,那人的掌法除了掌力雄浑,手法也是奇奥罕见。明非真全身一十七处大穴中掌,还被人用重手法击在胸膛,命再硬也活不过今晚了。苏晓不是没有问过其他人,可他们说的都一样,十个人里十个人都说没救了。“那就是十个人都错了!”苏晓这样对自己说着,把明非真抱在怀里,吃力地扛着一路走到了太医院。好在苏晓从小练武,身子壮健,否则背着明非真这么高大的人非得把自己压垮不可。饶是如此,也还是累出了一身的细汗。太医院里除了一股yào材味明显,却也跟宫廷其他地方没什么不同。

    苏晓这些日子在皇城里当差,还是懂的些规矩的。苏晓隔着院子往里喊道:“请问有人吗?这里有人受了重伤!有人受了重伤呐!”叫了过不多会儿,只见门吱呀一声开了,从里面走出来一个年纪看上去约莫六十来岁的老人,干瘦干瘦的,小眼睛小鼻子,生的颇有些逗趣。他手里拿着一本老旧的医术,戴着一副西洋眼镜,一副老宿儒的模样。这老人不住地打量苏晓,好半天才道:“喊什么喊?有病人来老夫这里作甚?这里是yào园子和yào库的所在,治疗病人是太医院的事情。你这姑娘是哪里来的?老夫正要进yào园子里采今年新熟成的映雪白,此物遇雪方成,莫要让老夫迟了。”

    “这、这里不是太医院?”苏晓更加着急了,走了这么久了,怎么还不是太医院啊。明大哥可拖不得了。苏晓再看这个老先生手里拿着似乎是医书,又说要去yào园子里采yào,而且一听就是高级的yào材,若不懂yào,怎么能采yào材?于是苏晓抱着万一的心态问道:“请问您是……”那老先生将门带上,往yào园子里走,走的几步这才回答:“老夫姓戴,是太医院院士兼yào库大使……你也可以叫我戴太医。怎么,你着急么?”果然是个大夫!苏晓喜出望外:“是是是,戴太医,我大哥受了重伤,你给他瞧瞧。”戴太医停了步子,却不说话,看看苏晓,又看看明非真,叹息一声:“唉,年纪轻轻,说话颠三倒四的。明明生的国色天香,却坏了脑子。憾事啊憾事。”说完便又朝yào园子里走。

    苏晓急的像是热锅上的蚂蚁,跟上两步,问道:“您、您说什么?什么憾事?”“你说要我给他瞧病是不是?老夫已经瞧过了。”“可是您连把脉都……”“把脉?嘿。”戴太医一声冷笑,似乎瞧不起一般:“老夫为何需要把脉,只需要耳听目视,已经足矣。”“大夫你说什么我听不懂啦!您快点帮我……”“别急别急,你这娃儿就是如此急躁。老夫且说与你知,老夫天生耳聪,可在十步内以耳听脉。”戴太医摇头道:“以这人的体魄和脉象而言,元精旺盛,健壮过人,春秋寒邪不侵,寿元可过百岁。如果保养得宜,则百岁之后精神矍铄,体壮如壮年也未必不可。

    只是好好的一个人,好勇斗狠,跟人动手打架了吧。”苏晓听得他说的头头是道,心花怒放,忙不迭地点头:“是、是啊,明大哥是叫人打伤的。”“这就不奇怪了。伤他的那人功力已是世间少见,并且也不知道他是发什么傻,竟然叫人连打了一二三四……嘿,一十七掌?他当自己是神仙么?被伤了一十七处穴道,最终还叫人一掌打正胸口膻中穴,已经死的透了。如今不过是个还有几口呼吸的活死人罢了。你竟然带他来瞧病?你若不是烧坏了脑子,怎么会带个死人来太医院。”苏晓听得心底冰凉:“您、您好歹给他号号脉。”“丫头,别白费心机了。老夫听脉的本事,可断不错人。”

    苏晓气急败坏道:“我不是女的!”戴太医再度叹气:“还说自己脑子没坏,唉,可惜了。”“请您给他看一看,嗳!别走啊,请您给他看一看。”戴太医摆摆手:“别浪费我的时间。”走进yào园子里,将栅栏的门带上了。苏晓扛着明非真被堵在栅栏的外面,眼见戴太医越走越远。苏晓一咬牙,探手出去反手握住刀柄,古寒刀寒星拂动,弧形连划四刀,栅栏登成碎块。

    戴太医一介文士,倒是没见过敢在皇宫里面动刀子的,不禁慌了神:“你、你想干吗?”苏晓看他害怕的神气,心里更加讨厌,一脚飞了上去戴太医登时人仰马翻。“给他号脉!”稚嫩的声音中带上了一丝哭音:“否则、否则……我、我……总之你给他号脉!”“我、我说丫头,这人分明已经,好好好,我给他看看,你放我起来。”戴太医从土里站起来,拍拍身上尘土,没好气地道:“唉,好端端的在家里坐着,也能碰上个……”只是怕了苏晓的粉拳粉脚,这句话却不敢说完。苏晓把明非真放在一张长椅上,戴太医拿起明非真的手号来号去,也没发觉什么不同。脉象还是一般的死气沉沉。分明是个死人嘛。突然门外冲进来一队人马,穿着黑色夜行衣,丝毫不像是宫里人的服饰。戴太医见他们杀气腾腾的模样,登时躲在明非真背后。

    那队人为首的一人沉声喝道:“六扇门苏晓、明非真可在此间?”“不错,我是苏晓。明大哥也在这里。”“奉橙王令喻,御前比武的武士不可擅离飞鱼坪,现在就跟我回去。”“橙王令喻?又不是皇上的圣旨,还有你是什么人?”苏晓皱眉道:“我根本不认识你。”“从今而后,只有橙王的命令,再也没有皇上的圣旨了。”那人冷笑道:“还有,老子姓钟,叫做钟凝。你最好记清楚。”钟凝说完这话,人影突进,一阵风似的踏入yào园子,苏晓与他的武功相差太远,甚至没见到他是怎么出手的,只觉得颈后一阵火辣辣的疼痛,不及反应已经被他打晕了过去。钟凝看的清楚苏晓样貌,大手一拦将纤腰抱过来。

    细细端凝之下,发觉此子蜂腰长腿,姿容绝丽,简直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女人。啊不对,这是男人,男人?!钟凝抱着苏晓的手不由得作怪起来,在腰后捏了一把,被饱满的手感美的喜上眉梢。“生的倒真是绝色,不若跟殿下要过来,赏给老子做个也是极好的。哈哈哈哈。”他笑着笑着,正要伸手去摸其他地方,忽然yào园子里一阵声音传来。“你们找死也不是这样。”声音很轻很轻很轻,但钟凝的手、脚、甚至全身,竟然开始僵硬,无法动弹。那具叫做‘明非真’的尸体忽然说话了。他不但说话,还慢慢的动了。明非真,从椅子上缓缓的站起来,一字一字的说话,他的话语就像是有某种魔力,进入耳朵之后只觉得四肢酸软不听使唤。“我为了压制住自己的杀意,不得不闭上眼睛,以免误伤旁人。

    可偏偏就有该死的人走过来,你说,这是不是巧合?”那双眼睛睁开,所能见到之瞳仁,全成血红。眼白余下极少,所见之地皆成血红色。仿佛眼眶里就是两颗赤红的琉璃珠子。人该有的眼睛绝不会是如此。亘古以来,人类的眼睛就没有这么可怕过。被那双血红的魔眼一扫,私兵的队伍没有一个能动弹。没人注意到,没人注意到他是怎么移动的。但当反应过来,苏晓已经不在钟凝的怀里了。心里的恐惧跟着这个男人的身影移动,直到他的声音击穿了恐惧,在那层疮痍之上制造了更大恐怖。那双可怖眼睛的主人缓缓地道:“刚才,是谁打了这孩子?”

    26. 伏象落朝,小龙jiān狡

    飞鱼坪上,得意洋洋的龙在天与比他得意十倍以上的橙王哈哈

    sbf123胜博发娱乐免费小说阅读_www.mamahiza.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