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胜博发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橙王不屑冷笑道:“我若不是暴君,我在世人眼中也不过是个庸庸碌碌,饱食终日的废物而已。与其如此,我不如做个让世人记得、恐惧的暴君。”

    赵太傅看着往日的学生成了今日模样,老泪纵横,不住摇头。橙王颇唏嘘地望着被雪花洒满的天空,只觉这冰冷的凉风是别具意味,仿佛象征着他今日与父亲决裂的举动。【你跟朕是最像的了。朕年轻的时候,也就是你这个xìng子】要是……你在我小时候跟我这么说就好了。而如今,你唯一的下场,就只有以失败者的身份,在我面前叫我一声橙哥。想到这里心肠又复刚硬,橙王看向坐在一旁的沈伊人。“沈伊人,我父皇疼你比疼我们这些皇子还过分。他去了哪里,你老实说出来,免受些皮ròu之苦。”“笑话,御座上的机关是皇室机密,我又不姓李,怎能知道?”皇上脱险,沈伊人心中一块大石放下,恢复了往日的从容。

    “橙王殿下,你当真以为凭着几个江湖武人的帮助,你就能攻陷紫禁城,你就能取得传国玉玺?”“为何不能成?禁军四大统领皆在此地,全都中了荆棘泪。三司衙门首脑的xìng命也cāo之我手。你们还能变出什么花样来?”沈伊人拿他当智障,几乎不屑于跟他说话。“李澄之,你不如改名叫做李弱智。禁军统领固然在此,但不代表紫禁城里是你说了算。你充其量不过是挟持人质的匪徒,禁军们发现不对劲是迟早的事。皇上目下已然脱险,皇城这么大,给你一天时间,你能找到皇上么?只要数个时辰内你找不到皇上,皇上就能用独门的传召方式,请白王七冠或是绝峰三人来勤王,到时候你这几个臭鱼烂虾保得住你么?”橙王被骂的无力回嘴之际,伏象忽然笑道。“沈副总督很喜欢纸上谈兵嘛。

    那老夫就告诉你,对于搜查皇城我们早有打算,不劳沈大小姐费心。至于您所说的白王七冠或是绝峰三人固然是可虑。只是老夫为人谨慎,早就调查清楚他们的行踪。他们要赶来紫禁城少说也是一昼夜的工夫,是赶不上这场盛事了的。何况就算他们其中之一来了……。”伏象手掌一抬一落,无俦掌力竟然隔空在地板上印出一个深深的大掌印来。沈伊人知道这御台所用材料与擂台相同,用的都是上好的楠木。她就算是以手掌全力一击也未必能有这样深的掌印。而伏象却是隔空一掌就有如此的破坏力,可见其掌力之纯。沈伊人早知道伏象武功高强,却也没想到他武功居然高到了如此匪夷所思的地步。伏象笑道:“嘿,适才与您和南俊飞jiāo手,老夫不久前才与一个劲敌力战,状态不全。此刻方才恢复七成状态。

    这路掌法本不该如此,贻笑方家,当真惭愧的紧。”沈伊人听得心惊:这……这竟然才只有七成状态?这人武功之高强,恐、恐怕真的到了不惧绝峰三人的程度。橙王见沈伊人这副模样,也是心下不住冷笑。忽然听得调查御座的人喊道:“王爷,御座下的机关密道找到了。”橙王当机立断:“去两个人传唤我们的秘密部队,务必要把他抓回来。待得传国玉玺到手,就是朕登基之时。”“今日之后,世间再无元圣帝。”橙王俊脸冷凝,一扬手,仿佛下达圣旨的君王,宣告道。“唯有我澄空君!”

    23. 雨夜随风,无孔不入

    飞鱼坪上,几乎所有武士都陷入了瘫软状态。整个飞鱼坪里没事的就只有参赛的三十二个选手。除去已经晕过去的明非真、叶洛、宋鸥等人,其余的人如今全都在待在擂台上被绳子捆起来。六扇门的几个人,因为副总督和总督落入敌手不得不降,麒麟卫是被龙在天带进沟了,君王侧也有首脑人物落入橙王手里,投鼠忌器下不敢反抗。至于那几个在野的武士,本来对朝廷忠诚就不高,而且觉得这是人家父子吵架,家务事,谁坐皇位对他们来说其实并没有什么区别。

    要他们拿命来拼,还是洗洗睡了吧。于是三十二个没有中dú的也是一个都没躲过束手遭擒的命运。所有人的责难目光都压在了龙在天头上。若不是龙在天卖主求荣,哪里会有如今的灾难。龙在天却是一脸满不在乎的神色,径直到了橙王面前邀功请赏。“殿下,卑职幸不辱命。替你完成了任务。”橙王大事快将成就,手一扬道:“坐!这次多亏了龙卿家援手,本王早就说过,有你助力何愁大事不成?哈哈哈哈。”龙在天嘿嘿直乐,但是眼睛珠子却是一直往旁边的沈伊人白嫩的小脸上、玲珑浮凸的身上、修长洁白的腿上……一阵乱看。橙王看在眼里也不说破,哈哈笑道:“来,龙卿,本王敬你一杯酒。”龙在天闻言讶道:“哦?荆棘泪的酒?”橙王差点笑喷:“哈哈哈哈,龙卿风趣。”

    两人杯到酒干。橙王多年来的郁结一次发泄出来,心中开怀,对着沈伊人道:“这女子毫不知情识趣,我四弟曾经追求她多年,至今无果。却选了个什么宋鸟人做夫婿。龙卿何以对她如此沉迷?这可叫本王大惑不解了。”龙在天挠挠胸口,一副心痒难耐的模样:“殿下乃是龙子,又将成为天子,哪里懂得我们这些凡人的俗念。这位沈姑娘,卑职在数年前就一见倾心。但如殿下所说,先是有青王殿下,后是有宋鸥从中作梗,卑职这点心思,还得由殿下您来成全。”沈伊人全然没有理会他们二人的对话,心中不住盘算如何脱身与如何反攻的计划。他们还没有一败涂地。荆棘泪的威力虽强,可是他们还是有机会的。

    可是在沈伊人默默场下的动静的时候,忽然看到一个不可思议的场景。许多的禁军兵士并没事,当然他们本身没有内功,不受荆棘泪之苦是正常的。只是他们却听从橙王的,将失去活动能力的众武士都凑到一块扔上擂台。橙王是亲王,禁军会听他的话也不奇怪。可是仔细想想却又不然。禁军一般是直接听从统领号令的,与亲王见面的机会能有多大。当然也有可能是橙王强迫这些禁军兵士在做事。

    可是橙王连御台都没下过,指挥这些人就好像如臂使指,这种可能xìng很小。如果说……这些禁军,本身就是橙王的手下又如何?不对,应该说,这些禁军的头领,是橙王的手下。沈伊人忽然发现一件事。橙王的力量绝对不止是黑风十三翼和这个叫做‘焦孟’的人。他还有更多没有展露的力量。沈伊人将今天发生的事聚集起来从前到后的想了一遍,发觉里面有很多不自然的地方。橙王知道皇上要对自己发难,甚至连向霸天是间谍的事情都知道……这也太奇怪了。橙王不居住在宫里,却又怎么……想到这里,沈伊人益发肯定了一点。有内jiān!一定有内jiān!不是龙在天,而是某个在皇宫内有莫大影响力的人。皇上身边一定有橙王派出的内jiān在。忽地,沈伊人心底浮现出了一个可怕的想法。她想到了一个很有可能是内jiān的人。

    可是她却又打从心底希望不要是他。如果那个人是内jiān,那或许她做什么都是徒劳的。***************待皇上与南公公从那狭窄的密道之中走出来,已经是晚上了。因落雪而显得yīn暗的一方天空,如今真的与黑暗融合。不见星光半点。这密道从御座下方直通地底,并且挖了不止一条通路。乃是紧急避难时所用,所以即使有追兵也要因为不知道他们会走那一条通路而头疼。飞鱼坪在内皇城,而皇上现在已经身在紫禁城内,可见走的距离着实不近。皇上身上内力全失,举步维艰,全靠着南公公一路搀扶才能走出密道。

    皇上感激道:“俊飞兄,多亏了你。否则朕还不知道要被那逆子如何羞辱!”南公公本名南俊飞,本来是江湖中人,曾与皇上有过数面之缘。后来投身宫廷,皇上认了他出来,一路提拔于他。南俊飞此人从前在武林中大大有名,一身艺业极是惊人,皇上从不肯以贱役待之。在无人之时,也遵从在武林的规矩称呼他一声‘俊飞兄’。南公公慌忙道:“陛下使不得,这可是折杀奴才了。”之后看看四周没有追踪的人,才道:“陛下,如今飞鱼坪被橙王殿下占据,不知道他还有什么手段没使出来。之后如何行止,请皇上指点。”一提到橙王,皇上胸口的闷气又上来了。这个熊孩子竟然算计于朕,而且还教他成功了。

    皇上一路都知道橙王的情报,一直以为自己算无遗策,还不停的给他机会悔过。如今想来自己实在小觑了橙王。不但是他的计划比想象中更大胆更完善,而且就连他手下的高手也是,那个假扮成麒麟卫士叫做‘焦孟’的人当真了得。皇上定神想了想,说道:“如今当务之急是取回力量,只要朕的近卫高手在侧,这逆子就玩不出别的花样来。哼!”皇上冷哼一声道:“说到底,他手里也只有十来个人,没有御前比武的名义都混不进宫里。如何能对抗朕的上万禁军。待朕驱尽体内dú素,光是凭着禁军便能拿下那逆子。”南公公道:“如此我们该先去联络禁军么?”皇上点点头:“此外还要注意联络援兵。绝峰三人各有任务,离得太远,可是琥珀尚在京城。”皇上从怀里掏出一枚漆黑弹丸。这叫做龙杏子的东西是皇室人员传唤护卫所用,这一枚是传唤琥珀与他的近卫军的,而且是最高级的紧急事态。

    皇上与南公公对望一眼:“放出这东西,我们需要立刻转移阵地。俊飞兄,朕步履蹒跚,还要靠你了。”荆棘泪锁人气脉,一运气就会酸麻无比,浑身无力。南公公知觉这点,所以浑身放松半点不用力,居然可以行走如常。皇上则试了半天依旧没办法。南公公点头称是。皇上心道:橙儿,往日种种朕或有对不住你之处,但昨日之非不抵今日之过。望你好自为之……不久后,一枚黄色烟火直冲天际,在飘雪空中形成了一道独特的风景线。“俊飞兄,走吧。”“皇上,奴才力大,不如奴才背着您走吧。”“呵呵,这荆棘泪yào力厉害的紧。不想俊飞兄还能抵抗,当年俊飞兄在江湖上人称‘南天雨夜’,轻功内力当真名不虚传。”南俊飞——雨夜呵呵笑道:“承蒙皇上夸奖,奴才愧不敢当。”

    24.  君王仁慈,jiān计消长

    在紫禁城北门,出现了一支奇怪的禁军。他们穿着夜行衣,丝毫不像是正统的军队,反倒像是一批江湖浪人。这队人的人数大约在二百人之间,看他们的队列似乎是分成了十人一队,一共分出了二十个小队。这批人正是橙王的私兵,看样子已经在内皇城里埋伏了许久。这批人马在皇城内出现实在非常突兀,且不提他们的奇异装束,就是连外皇城内皇城还有皇宫的重重宫墙,也不知道他们这样浩浩dàngdàng的一行人是如何进来的。但他们就是进来了。他们领到了命令,要追查皇帝的下落。

    原本皇帝躲在哪里确实不甚清晰,可是他们才开始搜捕行动没多久,天上便亮起了皇帝发出的求救讯号。于是这二百个人就像是嗜血的豺狼,分成二十队在皇宫内展开了铺天盖地的搜捕行动。一旦遇到禁军拦路问话,他们每一小队的身上都有一块通行令牌,可在内皇城里面通行无阻。这些私兵小心翼翼的追寻着每一条值得疑心的线索,每一条可能的路径,每一点值得怀疑的地方。尤其以其中的第一小队最为纯熟。这个第一小队的队长,也是整个私兵的首领,这男人生的高大威猛,虎背熊腰,浑身肌ròu仿佛是钢铁铸就,乍一看直是个上阵杀敌虎虎生威的铁将军外形。他的本名少有人知道,连他自己都不怎么使用,几乎快要忘记了。现在认识他的人都叫他钟凝。冥途的钟凝。这次变天的行动,他全权负责追查皇帝的下落。

    距离飞鱼坪的行动已经过了半个时辰,皇上出现在任何一个地方都有可能会影响大局。他不得不全力搜查。就在他们在皇宫内飞驰的时候,忽听得有人喝道:“站住!”钟凝与其他私兵们站住身子,回头一看是一队约莫二十人的禁军巡逻队伍。今天飞鱼坪有御前比武,这队禁军却负责巡逻无缘观看,似乎正觉得倒霉,憋了满肚子火的模样。却不想遇到了这些没规矩的家伙,正好找找茬发泄一番。“你们是谁?敢在皇城内奔跑?”禁军头领一看这些人都身背后背着武器,笑道:“哎哟,还带着武器呢。你们擅带武器入皇城,有几个脑袋!”钟凝不想节外生枝,照规矩取出令牌出示:“我们是橙王府的人,奉命追查一个重大疑犯。”

    “哦?橙王府?”那禁军头领似乎敬畏橙王之名,露出讶异神色:“就算这样也不能大摇大摆的御道中间跑啊。下次注意。”钟凝行了个江湖人的抱拳礼:“多谢军爷。”禁军头领翻白眼道:“走吧。”钟凝从禁军队伍旁边跑过,就在他们这队人马,路过了禁军队伍身边的时候,钟凝忽然皱起眉头,转头看向里面其中一个人。那个人虽然经过乔装,但绝对是他!突然,钟凝站直了身子,回头喝道:“慢着。”这一声随着惊人内力喝出,在空dàng的宫墙之间回响,登时起到了莫大的效果。禁军头领猛地站住了,额头冒出一丝冷汗,勉强道:“什么事?”钟凝根本没理会他,只是一个人一个人的看过去,迅速在这二十人左右的禁军之中,发现了两个衣不称身,年龄均在四五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

    果然是他,刚才就是那个脸上无须,他的同伴给他打的信号。最大的目标找到了!计划二开始。钟凝尽量压制住自己兴奋的情绪,冷笑道:“藏木于林,还懂得反被动为主动盘查消除我的疑虑,这样的计策当真是聪敏得紧。可惜仍是躲不过我的眼睛。”其中那个相貌英伟,脸上有须的中年人紧蹙眉头,无形中便流露出一股人上之人的威严,他本有把握此计能躲过搜捕,但却还是败露了行踪。不禁额

    sbf123胜博发娱乐免费小说阅读_www.mamahiza.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