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胜博发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众人,就连伏象等人也不得不停手,橙王是他们行动的一切根本所在。要是没有橙王,甚至就不可能有这个计划。而与伏象缠斗的南公公和沈伊人同时后退,反正大局已定,他们避免与伏象继续争一招一式之胜负。伏象与沈伊人却不禁都松了口气。显然双方打得是不分胜负。伏象功力精深,掌法奇奥。

    但是对方内力深厚有南公公,招数精妙有沈伊人。谁也没把握在短期内分出胜负。这种紧急情况下分身不暇有可能是一种极大的弊端。伏象正是如此才教橙王被向霸天挟持住的。橙王被向霸天拿住,也不见他如何惊慌,只是面无表情地摇头叹道:“向霸天,原来连你也是父皇的人。这可让我意想不到了。你一个吃喝嫖赌样样齐,还负上杀师叛逃大罪的逆徒,居然也会受到重用?”向霸天并不与橙王说话,只是对皇上道:“圣上,小人幸不辱命。”皇上点点头,笑道:“橙儿,你千算万算,抽调人手,买通麒麟卫,也没想到你身边最亲近的手下会是朕的人吧。”“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橙王面沉似水,缓缓地对向霸天道:“所以你,才急着向贾云风下手吗?亏你还装出是在本王面前贪功才如此做的小人模样,当真是好心计啊。”

    向霸天得意洋洋:“殿下不必佩服,这全是皇上的计策,小人只是配合罢了。”橙王点点头:“我也觉得奇怪,你平事办事素来无计,这次行事却颇为周密,果然是受了父皇的指点。”“向霸天是你母后后家的人,朕答应他如果能完成这个任务,寒山寺那边的仇朕去化解。”向家是皇后后家的家奴。但皇家一系的人,橙王用得,皇上更加用得。元圣天子用人唯才,向来不拘一格。即使是向霸天这样的人,只要能立功还是照样重用。皇上缓缓走出两步,南公公与沈伊人护在他身前,防止伏象或黑风十三翼突然发难。

    皇上扫视了橙王周围的黑风十三翼一圈。“橙儿,你身边的人该清一清了。贾云风就是个例子。他身为一派之长,不知好好规劝辅佐,竟然还从旁协助,朕饶了他xìng命,却不能让他走的如此容易。向霸天废了他的右手只是小惩大诫,朕没砍了他的头已经不错了。还有这些莫名其妙随着你胡来的江湖杀手,你可知道他们每个人手上都是沾满血腥。你闹够了,现在该收手了,还不投降!”皇上对向霸天使了个眼色,向霸天将橙王拖了两步,带到御座中间,却遇到了伏象拦路。“滚开,否则老子一扭脖子咔嚓了他!”“没人可以从这里走过去。”伏象笑道:“我们杀联拿钱办事,只知道杀人不知道救人。

    你要杀人不妨,我要杀人却也不耽误。就看看谁的手快吧。”“呸!你不在乎?你不在乎有种便走上来,看老子会怎么做?”向霸天说的狠,其实心都提到嗓子眼了。不管怎么说,他挟持的可是皇上的亲儿子。橙王再是犯了天大的错也好,自然有皇上会惩罚管教,就算要杀,天底下杀皇子的刀,也只有一个人有资格去磨。他向霸天算是什么东西?敢做皇上的杀子仇人。

    向霸天投身皇上麾下,无非也只是贪图富贵,还有被寒山寺逼的实在没法子了。他杀了橙王不但什么好处都没有,甚至还有xìng命之忧。他哪里敢真的下狠手。伏象虽然投鼠忌器,可是这一点却看的通透。所以丝毫不惧向霸天的威胁,挡在路上半步都不肯让。两人正僵持着,橙王忽然吟道:“攻而必取者,攻其所不守也;守而必固者,守其所不攻也。故善攻者,敌不知其所守;善守者,敌不知其所攻。孙子兵法说的当真好,不知其所攻,不知其所守,那这仗也用不着打了。”

    橙王从小酷爱兵法,皇上是知道的,却不料这时候书呆子气发作了,听的人云山雾罩的。橙王缓缓道:“父皇,我知道你在等我下手。只要我动手,你就会用最快的速度将我收拾。但从御前比武开始到刚才,我迟迟没有发难,所以你才按捺不住,让南俊飞和刘总管向我逼宫,逼我提早动手。”皇上听得古怪,橙王这几句话哪里像是被人挟持了的口气,简直是成竹在胸。可他已经陷入绝境,这周围的侍卫、朝廷武士知道御台有乱,全都已经在台下包围,即使把橙王放了他也无法翻盘,他怎么会还有自信?橙王笑道:“父皇,你在等我出手,去不知道我早就已经出手,而你却发觉的太迟了。”

    皇上觉得他这话说的奇怪,但看他神色自若的样子,莫非还有其他未使出的杀手锏?心念及此,将今日发生的一切在脑中演算一遍,还在想哪里有奇怪之处,忽地脑中闪过一个极端不妙的可能xìng。皇上急运内力,一开始仍觉得没事,忽觉体内气流涣散,提不上力。慌忙再度运功,但觉得丹田气海一阵剧痛!眼前更加是天旋地转,小腹疼痛,手脚酸软。“孽障!你!”但就连站都站不起来,就又坐了回去。一看旁边,曹建、甚至是南公公也是一样。全都落得倒地喘息,提不起丝毫力气的状态。

    不但是他们,就连台下,成百的朝廷武士,护卫在一干大臣们与皇亲国戚身边的君王侧高手们,除了在打擂台的那几个,其余竟然全都中了麻筋散一类的yào物,一个都起不来。倒的四仰八叉的,霎时间飞鱼坪倒成一片,除了一些根本就身无武功的宫娥太监,没多少人还站着。橙王嘴角冷笑,站在原地动也不动。挟持着他的向霸天一看皇上倒了下去,骂道:“你妈的!你干了什么!”但手上全无力气,竟然连拿着橙王的手也不稳了。“你敢骂本王的母后!?”橙王反手拿过向霸天的手,一把拽开,从腰间掏出一把金光粲然的小刀往向霸天宽大粗糙的手上一划,四根手指头齐落,痛的已经站立不稳的向霸天呼天抢地。“叛徒!”橙王冷笑一声:“从台上扔下去!”黑风十三翼中走出两人说一声领命,把向霸天拉到了御台边上。向霸天慌乱道:“不,不!我不要死!王爷,求您饶我一命,小人为您当牛做马都在所不惜!在所不惜!”橙王哼了一声道:“你从进我橙王府的那一天起,就开始盘算着今天要怎么抓本王立功。

    想必在你心中今天的这个画面已经出现了无数次了吧。但杀你的画面本王却从未想过。”向霸天一听话风有缓,忙陪笑道:“王爷慈悲!属下跟了王爷大半年,做事一向尽心尽力。只要王爷饶了小人xìng命,小人、小人这就将狗皇帝抓过来,为殿下立下这首一功。”“呸!三姓家奴!”沈伊人狠狠地啐了一口:“贾云风要是知道是输给了你这等小人,怕是梦中也要惊醒,死了也能气活!”“他都成了个废人了,死不死还有什么区别吗?”向霸天反唇相讥道:“只要是为了王爷,便是刀山火海又如何,我杀你们就如同屠狗!沈副总督,你也别倔强了。早点请王爷开恩,学学我多好,能为王爷效犬马之劳,才是你这辈子最大的福气。”“少自作多情。”橙王笑道:“我没想过杀你的画面,是因为你的xìng命对于本王来说连一只蝼蚁都不如。但你骂我母后,又骂我父皇,我可不能饶了你。

    扔!”两个黑风十三翼经验甚丰,一掌拍在向霸天后脊梁,将他脊梁骨震成三截。另一人则卸了他的肩胛骨令他双手无法动弹,然后一脚找准位置将他庞大的身躯踢了下去,务必要他脖子着地。御台本来就高,加上向霸天背脊已断,成了奄奄一息状,从高台上落下的他连惨叫声都没有一声,直接摔得颈骨断折,当场一命呜呼。橙王杀向霸天便真如踩死一只蚂蚁,心绪丝毫不受影响。似乎刚才向霸天之死与他根本毫无关系。皇上没有一刻比从前更深刻的认识到,六龙锁国这件事的严重xìng。即使是皇上自己,哪怕向霸天是个这样的混蛋,皇上也无法像橙王这样视人命如草。

    橙王杀向霸天时候的那种冷漠,看的他心都凉了。在他们还是孩子的时候,皇上觉得那只是孩子的顽皮。在他们成长到一定阶段,皇上劝自己是青春的逆反。而现在,皇上似乎也不得正视这个结果。六龙锁国是真的,橙王造反也是真的。橙王成功的机会并不小,起码自皇上登基以来,他还没有在皇宫里落魄如此。橙王缓缓走到皇上面前,淡漠地道:“父皇,将传国玉玺jiāo出来。”已经成长的幼龙,向着自己张开獠牙。“然后心悦诚服的……叫我橙哥!!”皇上的心中,现在只有一句妈卖枇要说……

    22. 唯有澄空君

    皇上浑身无力,恼恨地道:“你……什么时候给我们下的yào?”“这不是dú,而是云天宫秘制的麻yào荆棘泪。向霸天没告诉你们么?不过说的也是,他一定是告诉你们我让龙在天在灯油之中下yào吧?”橙王心情非常好,好的快要唱起歌来,一直以来的梦想就近在眼前了,他解释道:“我既然知道向霸天是内jiān,又岂能告诉他真相。龙在天将yào粉下在了飞鱼坪供应的水酒和茶水中,所以你们全都中了这yào。荆棘泪对于身无武功之人无效,但如果你练有内功,必受内气禁锢之苦。”

    “龙在天……龙在天!”此时的龙在天与唐掖都在远处的擂台上,已经停下了对战。显然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皇上受制他们也不敢上前。龙在天脸上满是惴惴之色,名字被叫到的时候更是心头一颤。“父皇,你今天已经一败涂地,jiāo出传国玉玺吧。”橙王笑的得意:“如果你再不按照我说的做,恐怕我也控制不住这些手下人了。”橙王话说到一半,立刻就有胆子大的黑风十三翼默默靠近,与刚才靠近向霸天的时候一般活动活动手脚。只是脸上露出奇怪的微笑,似乎极是兴奋。黑风十三翼中为首的那人是个瘦高个,掩饰不住眉间的得意之色:“做了一辈子脑袋别在腰带上的买卖,没想到有一天皇上会落在我手里。”他刚才仍是场下比武的一员,手上没有兵刃,两只手却像是两把匕首相互打磨似的来回摩擦。伏象冷淡道:“陈云,当今圣上在此,你如何这般放肆?”“说是当今圣上,再过一会,还不是……嘿嘿。”

    “父皇,你听见了。”橙王神色冷淡,说道:“这些人都是亡命之徒,若是传国玉玺不能到手,恐怕儿臣也不能放过您。”皇上虽然受制于人,但倨傲一笑,毫无惧意:“李澄之,你记不记得自己姓什么?你又记不记得我朝历代君王姓什么!”还不待橙王说话,皇上劈头盖脸的骂了过去:“我李家,有一个是贪生怕死的软蛋吗!朕的命就放在这里,你若是真的大逆不道如斯,便来取走!”这话说的斩钉截铁,再无转圜余地,橙王也是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喃喃道:“您如此嘴硬……哼,这样就别怪我……我还非要你叫声橙哥不可!来人!”“休想以下犯上!”南公公喝了一声,抓住皇上的臂弯,“皇上!随奴才走!”南公公说着话大袖一挥,一股红色烟雾从袖子里挥出,这烟雾成淡淡红色不知道是否什么厉害的dúyào。一时间无人敢冲上前去。忽然听得卡啦数声似乎是机括声响,橙王才反应过来:“御座有机关!快追!”伏象一怔,没想到南公公竟然在中dú之后还有余力。连忙双掌一聚,生出一股猛烈的吸力将淡红色烟雾聚在一起。

    可红烟之后的主仆二人已经消失不见,御座仍是空空的一张椅子,全然看不出痕迹。橙王道:“这烟雾是什么?会伤人吗?”伏象笑道:“嘿,教那没带把的算计了。这烟雾根本不是什么dú烟。而是他将某种红色的物事捏成碎粉,再以残存内力烘干一部分,形成这样的气雾。”“什么红色物事?”伏象无奈摆手道:“番茄。”“番茄?”橙王看着那空dàngdàng的王座,差点就要到手的梦想,竟然因为一颗番茄而受到阻挠,当真是可恼也。“本王就说西域番邦给不了好东西。国家大事,竟然栽在了一颗番茄上!”伏象道:“殿下,当务之急是压制宫中反对势力,找出传国玉玺。只要玉玺在手,我们多的是时间pào制出一份真的诏书,只要上面有玉玺盖印,便能昭告天下了。”“说的不错。当务之急正是要找出传国玉玺来。”

    橙王转过身去,看着一干已经吓得面无人色的皇亲国戚,王公大臣。他们之中身怀武功的因为荆棘泪无法动弹,而身无武功之人,却又难敌伏象和黑风十三翼,登时不敢惹橙王这煞星。橙王颇有威严地道:“多余的话我也不说了。你们该知道怎么做。新君即将继位,你们之中或有人不服,但这不要紧。我父皇当年继位之时同样有很多人不服,但太后助他全部杀了。我没有太后之助,也就只好自己动手。”这些王公大臣们如今都是砧板上的一块ròu,橙王的话简直就是荒谬绝lún,但无可否定他的计划是有机会成功的。而且现在看来成功的机会在变得越来越大。一个穿着文官服饰的大臣怒道:“橙王殿下,您乃是皇后所出,我朝的嫡长子,血统亲贵无比。您未到而立之年已经被封为亲王,还有什么不满足的?谋逆犯上,挟持君王,矫诏篡位,名不正言不顺。

    您今后在世人眼中不过是一大逆不道的暴君而已。”黑风十三翼首领陈云嘿嘿冷笑:“老头儿,你话也忒多,我家王爷也是你议论得的?”手弯成鹰爪,只要一伸手就能给他个痛快。“贼人!老夫不怕你!有种便杀了我!”“好你个老头,不怕死是吧!”“住手!”正要动手的陈云,被橙王喝止住。橙王走前数步,看着那说话的大臣,点点头道:“赵太傅,原来是你。”这个赵太傅在橙王小时候曾教过他读书。橙王喜爱兵法谋略,但皇上不允。往往是这个赵太傅冒着被皇上责罚的危险找些兵书来教他。“你往日对本王很好,你刚才犯上顶撞之言我就不怪你了。至于你所说的内容

    sbf123胜博发娱乐免费小说阅读_www.mamahiza.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