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胜博发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噗嗤一乐,没好气地笑道:“是你疯了,还是真的有信心。为什么我觉得你似乎并不害怕?你被吓傻了吗?”“我不是答应了你要套取情报吗?怎么可能什么都不干就认输呢。放心吧,我会在适当的时候逃走的。”我站起来,运功把脸上的青气消除,看上去好了很多。“没人比我更贪生怕死了,放心吧。”老大还想说些什么,我伸出了一根手指头贴在她柔软的嘴唇上,淡淡笑道:“男人办事,女人乖乖的在家里等着就好。”时光仿佛又一次静止。风轻轻吹过,似乎带来了与前不同的寒意。抬头看去,整个高远的天空被细细的雪粉填满。

    雪。下雪了。今天还不到立冬,但却在今天这个时候下起了今年的第一场雪,像是冥冥之中自有定数。清澈的天空映的皇宫内外万籁俱寂。雪花乘风而下,冰晶开成的花瓣一片片落在身上,分外增强了白雪的感染力。沈老大没有发飙。也没有躲开,任由我把手指放在她的嘴唇旁。更让我惊讶的是嘴唇上的传回的温度滚烫火辣,就像沈老大的外表给人的感觉,就像是她略微有些剧烈的吐息。“你受伤了……”沈老大不管我贴在她嘴唇上的手指,就那样说着话,温热的吐息仿佛是小小的猫舌舔舐,在冷风环绕中感觉很舒服。

    “如果我现在打你,肯定会打死你。所以这次就原谅你了……你还不拿开?”我将手指头慢慢抽回,望着她澄澈如青空的眸子,笑道:“老大,相信我……没有什么事是无法解决的。”沈老大默然不语,眉间皱出一丝动人的倔强。“你不许死,我不要我任何的手下死,我不要你死。听到了吗?”在那双坚强的眸子里,我似乎读到了这个被人称为本朝第一彪悍女侠的过去。一个十几岁的少女要支撑起一整个六扇门,恐怕不会是一个什么轻松的故事。“我答应你,我不会死。起码今天死不了。”“就会贫嘴。”沈老大撤剑回鞘,深深望了我一眼:“保重。”她才缓缓转身离开。我有些复杂地来回看着沈老大的背影和站在另一边的伏象,有种荒谬的感觉。沈老大觉得伏象是黑风十三翼,生怕我被打死。伏象觉得我爱上了沈老大,她是来救我的。

    而我则只是不想被皇上发现身份而已。雪花缓缓飘落,我的心似乎也因此而变得剔透起来。事情似乎复杂的超乎我的想象。究竟是谁把这一切弄成这样。我不自觉地遥望御座,耳朵也不禁竖起。橙王与皇上的对话一句一句的传进耳朵里,皇上与橙王相互之间也有不知道的事,但在我看来一切却颇为明显。而由于有他们的情报,伏象等人想做的事,现在看来也是再明显不过。我看着伏象,无声的做着口型:“你们想要变天?”伏象读懂了我的唇语,略微吃惊道:“明堡主精细。还是叫你看出来了。”

    “可我还是不懂,为什么你不杀我?”“您这张脸和身体,在下事后当要借来一用。”原来如此,这样一切都说得通了。既然我对他们的威胁有这么大,伏象大可在我中掌之后痛下杀手。可是他却没有。这背后的原因我一直没想明白,但结合他们冥途想要染指江南武林的企图就能懂了。以他们神奇的易容术和易骨术,他们可以用我的身体来夺取我的身份。再通过夜罗堡和他们出神入化的暗杀术来逐渐把魔爪伸向江南武林。“只是您武功太高,老夫不得不再以掌力将您击晕,防止您破坏我们的计划。”

    “也是,掉脑袋的事情,容易吗?”“您能体谅就最好啦。”我们各自一笑,擂台上的气氛凉若薄冰。“最后一个问题。”我体内真气运行停止,青气再度冒上脸来,又变成刚才的样子,“你们妄图变天,当今天子可不是个好相与的角色,能成功吗?”‘孟江男’,或是杀手伏象,露出了唯一一丝他发自真心的笑容。“冥途之人,何惧于天?”这是我们说的最后一句话。这个画面我自己并没看到,后来听说在别人的看来还蛮惨的。伏象猛地踏出一步,脚踩到处,就连坚硬无比的擂台也被踩出一个深深的脚印。他吞纳吐息,掌化天雷,狠狠命中在我身上,发出了巨大,我浑身如遭雷亟,震飞出了擂台。

    我就像是只断线的纸鹞直到重重的撞在墙上,都没能停下来。刚步下擂台的沈伊人,漫天雪花里,白玉似的脸上忽地溅上了一滴温热的红点。与雪晶的冰冷截然相反。她伸出手轻轻擦拭,直到看清手上的红色是血液并没花多少时间,但动作却慢的吓人。

    【我叫明非真,从今天开始要忠君爱国,报效朝廷,坚决做副总督的好下属,给老大敬礼!】【老大!吃梨不?】【老大,这些文书我替你看一半,你早点睡吧】【嗯……我现在不方便起身,麻烦老大您下次能别穿低胸嘛……】【因为你有一种傻气,你会为了公道而奋不顾身,所以我想留在你身边】【我休息干嘛上班?老大,你知道你忙起来的样子特别美吗?我不看不是浪费了?】一点一滴的回忆融入风雪中渐渐迷了沈伊人的眼睛。“非真……你这个骗子……”沈伊人转过身来,血珠飞去,眼中满是骇人的杀机。

    20. 往日辰光,尽付烟尘

    时间回到不久前,御座之上。面对皇上与南公公的咄咄相逼,橙王沉吟片刻,才道:“请恕儿臣听不懂父皇在说什么?”他坐在自己位置上丝毫未动,一点也不见局促不安。皇上愁眉不展,黯然道:“橙儿,你仍然这般嘴硬。罢了,朕便让你死心。南公公,带那人出来。”

    南公公一声领旨,转身退出,过不多时,南公公带了一个长方面孔、面黄肌瘦的高个子男人过来。橙王也毫不吃惊,只是云淡风轻地道:“刘总管。你是我橙王府的大总管啊,怎么今天到这里来管事了?”“小人受皇上召见,来宫中覆命。”橙王冷哼一声,将手旁一只斟满酒的酒杯掷出,骂道:“卖主求荣,小人之尤!”那曹建身子不动,长手一挽住酒杯往前轻轻一接将水线整个接入杯中,出手利落,反应快捷,竟然是个出色的练家子。

    曹建将酒杯恭恭敬敬放回桌上,下跪道:“小人见过王爷。今日好教王爷得知,小人并非姓刘,乃是姓曹名建,君王侧乙级武士。在王爷身边三年乃是奉皇命潜伏。得王爷赏识照顾三年,小人不敢不以实情相告,请王爷见谅。”橙王侧过身子并不受这一拜,只是冷笑地看着他。皇上淡淡道:“你每个月的行踪曹建都会汇报于朕。你什么时候去过哪里,穿着什么、吃了什么、做了什么都逃不过朕的耳目。你的想法、你的行动朕全都了然于胸。

    你贪污受贿朕并不在意,可今日之事,橙儿,你觉得你能不给朕一个jiāo代吗?”“jiāo代么?嘿,有意思。”橙王却显得并不在意,轻轻抚着拇指上的一只白玉扳指,冷笑道:“先是查源,后有刘总管,恐怕父皇在儿臣身上花的心思还不止是这些吧?”“你都知道了?”“父皇当儿臣是傻子么?嘿,从小到大我身边的太监宫女,服侍的老妈子都是父皇安chā在我身边的眼线。”橙王遥望长空,仿佛是在缅怀着什么,喃喃道:“自我六岁开始,我就知道有些人是不同的。他们看我的眼神不一样,冰冷、坚毅。对,就像是君王侧的侍卫,就像是为了完成任务而忍耐着的表情。宫里有些人不一样,我是知道的。长大后我的王府里也有些人不一样,我也看的出来。

    这些人实在太容易认出来了。他们身上的气息不同,就像是在白纸上的黑点,要认出来根本毫不费力。”皇上默默听完,叹息道:“朕的七个儿子里面,你跟朕最像……朕幼年之时,何尝不是一样。你若是肯好好利用你的天赋,好好做你的亲王,何至于到今天的局面?”“如此说来,这倒是我的错了?亏父皇也肯跟我谈什么叫做天赋?”橙王面色沉的可怕,如bào发般狠狠道:“从小开始,我爱看兵书,习韬略,愿为保境安民出一份力。八岁那年我和大哥生日。大哥说……他要做御花园的一朵小红花,你当众赏了他一块白玉。

    可我告诉你我想做大将军,想要手掌重兵保卫边疆。可你当时脸色就沉了下来,骂了一句‘年纪小小心怀鬼胎’,当众掌掴我,打的我嘴角都是鲜血。我到现在还记得。你就是这样要我们学习的,你就是要我们这样利用天赋的!”皇上神色木然:“朕……朕有不得已的苦衷。”橙王深吸一口气,仿佛这样才能把话说完。“之后我一气之下失手把一个宫女推进池塘,我立刻躲了起来。我也是奇怪,寻常人家的小孩子打闹,失手推了别的孩子落水,救起来也就没事了。我却是被你痛揍一顿关在书房里好几天。每日里馒头咸菜,还不许我看兵法,一定要读圣人训。自那之后你越是要把我养成白痴,我越是对你反感。你不让我学兵法韬略,我悄悄藏起兵书,躲在被窝里看。你不让我跟军事打jiāo道,我就跟江湖中人打jiāo道。黑风十三翼是我找来的,朝廷武士也是我杀的。事情全都是我做的,而且已经做下了,父皇打算如何?”皇上心中十分百分的挣扎,终于痛苦地道:“你现在束手,将杀害麒麟卫的凶手全部jiāo出来,朕答应……只削你爵位,保你xìng命。”“那就多谢皇上了。”

    橙王冷笑道:“但这却不是最好的结果,我有更好的选择。”还不等皇上说话,橙王忽然叫道:“霸天!焦孟!!”橙王一声咤喝,一直潜伏在御座之下的向霸天如同大鸟一般直飞上来。他轻功不佳,内力却算的不错。数丈来高的御台他一跃便到了一半高度,再踩住一块砖石直直的飞上御台。而最让人吃惊的是擂台那边的‘焦孟’——伏象,他刚一掌轰飞了他台上的对手。与他放对的那个青年像是pào弹一般被打的飞了出去,那青年高大异常,体重想必不轻,在他掌下竟若无物。而以他站的距离之远,竟然似乎轻松听到了橙王的话,一个转身飞驰往御台这边奔来。他轻功高绝,一连跨过两个擂台,在最后一个擂台上大喝一声,矫若神龙,这一步竟然跨越了十丈距离,从擂台上直扑到了皇上面前。

    皇上心中骇然:此人武功竟高到如此地步!橙王退后一大步,厉声喝道:“还等什么!动手!”皇上身周的侍卫冲上前来,被向霸天大拳横扫收拾了好几个。伏象踏上御台来,随手一拍,掌心便生出一股挡者睥睨的旋风。伏象神掌的威能再度震撼全场,这一掌光是掌风就将数个侍卫带的站不稳身子,最前方的甚至已受内伤。伏象刚击败了夜罗堡堡主,那个传说中的绝世高手,心中欣喜可想而知。此时越打越见精神,数十年深厚内力厚积薄发,才一只手掌便收拾了大部分的侍卫。

    左手上前又补上一掌,却觉一股大力袭来,与他的掌力相抗。伏象察觉对方内力惊人,不敢怠慢,凝神出掌,双掌一撞,却是拼了个不分胜负。定睛一瞧,原来是皇上身边的南公公。伏象笑道:“倒是个没把的有些本事。”南公公喝道:“好大口气!”但也知道这是生平未遇的强敌,频出快掌,与伏象的单掌打了不分上下。伏象正与南公公对掌,忽觉后背割ròu生疼,身子微侧,瞥到身后一把利剑刺来。“嘿,来的好!老夫正愁没个像样的对手!”伏象以手为刀,掌缘和风劈出,以他无俦内力运使下不亚于一把厚背鬼头大刀。与来人的剑劲一触,却是各自退了一步。伏象心中讶道:这小妮子才多大年纪,竟然有如此内力修为,江湖上盛传她是年青一代最强的女高手之一,今日一见当真是名下无虚。刺出背后这一剑的主人自然就是在场的唯一女高手,六扇门副总督沈伊人了。沈伊人沉着雪白的小脸,嘴角露出一抹冷笑,更显杀气四溢。“杀我手下,忤逆犯上,我这辈子最恨的两件事你一次xìng全赶上了。好得很,我杀你不必再找理由了。”

    伏象见她剑尖颤动,心情激动,怪笑一声道:“你跟你手下不清不楚,只怕再加一条‘为夫报仇’也未尝不可!”沈伊人哪管他说的废话,剑花一挽便是一道旋风,风吹到中途却隐带电劲,一剑还未刺完,下一剑便如绵绵细雨接续而来。一招之内使出了三种意境,甚是惊人。伏象心中微凛:六扇门的六象心王诀闻名江湖久矣,倒是不能小觑了。一念及此,伏象一掌力劈华山独取中宫,迫退了沈伊人,另一掌分心二用与南公公周旋。现在双方可说是不相上下,橙王方力强,皇上那边则是人多。

    皇上与橙王这两个正主对上,皇上武功比橙王高出太多,几乎不需要比试。只是中间有个武功甚高的伏象在,皇上万金之躯,却不能以身犯险。便在此时,御台上跳上来了十来个麒麟卫士,不必说也知道,这些人根本是黑风十三翼的乔装的。六扇门在外城门,君王侧的人在两侧的守望台,一时赶不过来。而今天的麒麟卫守卫早就被龙在天勒令止步飞鱼坪,在场的只有这十几个人。

    黑风十三翼加入战团,情况登时逆转。皇上一方危矣。向霸天此时忽然大喝一声:“王爷请小心偷袭,我来救你啦!你们都让开点!”他一个纵跃翻滚,窜到了橙王面前。黑风十三翼也是一怔,橙王本来就没什么危险,向霸天在叫唤什么?说时迟那时快,向霸天一到橙王身周,单臂来个孤云出岫,不偏不倚拿准了橙王的领口。在他怪力之下,武功不高的橙王顿时浑身无力落入他手里。橙王眉间紧皱,说什么也没想到情况变化的如此快。向霸天拿住了橙王,笑道:“王爷说的没错,皇上在您身边不止放了两个人,还有一个,就是在下!”

    21. 我知道你在等我出手

    “全都住手!否则我就扭断橙王殿下的脖子!”向霸天喝退了黑风十三翼的

    sbf123胜博发娱乐免费小说阅读_www.mamahiza.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