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胜博发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然看着粗莽,可心里着实精细。例如上次我跟踪他们,那个三组人轮流巡逻的主意应该就是他想出来的。他不但做事精细,整人也应该很有一手。“多谢明堡主谬赞。”

    我说到这里话锋一转:“只是,你的那句‘伏象神掌’却露馅了。”这门武功劲道霸烈,我曾经在黑白鉴上面读到过。三年前峨眉有七名女弟子被杀,就怀疑中的是失传了的伏象神掌,上面还表达了一种推断。怀疑是杀联中的杀手下的手。综合种种,我才猜到孟江男其实是杀手,而不是联络人。“……而且你名字就是伏象,这要我猜不到也太难了吧。”“我倒是真没想过会被你从武功上发现端倪,从而识破我的身份。不过我并不在意,因为死人,是做不出推论也无法告诉别人的。”

    “自称冥途的四个杀手……在出现的这六年间不断犯案,地点从北而南,自西而东,至今已经杀了一百二十一个成名人物。其中甚至还包括了点苍掌门和庐山剑观的长老。你们杀的都是成名侠客,从没有不敢推的单子。这次竟然打主意打到皇宫里来了。”伏象哈哈一笑:“明堡主对这些武林典轶倒是清楚得很,就可惜没能看清我们。”“也对,要不是你们我也奇怪。黑风十三翼哪来这么大的胆子。从一开始就不是黑风十三翼,从一开始杀人的就是你们,唯有你们有这个气魄和能力,一个接一个的杀死朝廷武士,甚至还杀入皇宫里面来犯案。”我思考片刻,不解道:“我想知道,你为什么会设这个局给我。为什么要对付我?”“我们的确不想这么做,但这都是你自找的啊,明堡主。”伏象深吸一口气,然后让气流在体内自动调节,恢复内力。刚才那一十七掌对于他来说也是个不小的消耗,现在需要回气。

    “黑风十三翼只是我们探路的棋子。用来摸清三司衙门实力所用的。他们偶尔也能杀一些有把握的朝廷武士,权当让他们练练手。”黑风十三翼在江湖上也是令许多人闻之丧胆的冷血杀手,可在他口中却像是还没长大的小孩子似的。伏象盯着我,仿佛是看着一个噩梦般,紧锁着眉头。“并非我们主动要对付您,只是您实在太碍事,也太让人始料未及了。从一开始,根本没有人知道行凶的人中有黑风十三翼。您却像是天上掉下来似的。到麒麟大院的第一天,您光凭着几具尸体就推测出了凶手,还报给了君王侧的人。我们黑风十三翼的同仁因此丧生了两人,紧急的连老夫也补了进来。

    您说,我们对您要不要放上一万个小心?”“原来还是我的错么……”去你大爷的!你们去杀人家被反杀竟然怪到我头上来!“这还没完。您看破了黑风十三翼的事情,导致整个皇宫的戒备上升了一整级。到此为止,您虽然成为了一个隐忧,但我们也只是把你当成是一个不定时会bàozhà的zhà弹,却还不到会影响到大局的程度。及后您奉命调查杀联,我摆下鸿门宴,本来要诱杀你。”

    伏象说到这里语气里的杀气渐重。“只是没想到你居然还是个大有来头之人。枉我伏象一生算无遗漏,我却完全没想到,堂堂的夜罗堡之主,江南武林邪派里的唯一支柱,哪怕是只有一天一个时辰,居然会屈尊于六扇门下做个小小的捕头。我说一声始料未及,确实不是虚言。”啊不,准确的说是这个后半辈子也有可能住在……好吧,这才让人始料未及,我就不提了。“看上去好像您想从御前比武里面脱离,所以老夫就极力的给你制造困难。让您无法逃脱,并且把你捆在这里。

    这也是没有办法,老夫武功远不及阁下,也只有动动脑筋,把阁下束缚在此。”“这就是为什么我一路参赛全都是不战而胜?你们这些人也真是……”“不用客气。”客气你妹!玛德王八蛋!老子无缘无故被人骂成瘟神都是你们害的么!!“明大侠别着急啊。事实上你一直出乎老夫预料。包括刚才您一展神功,就把那姓叶的小丫头给打发了。老夫自问每日苦修,内力也算得不浅。但要如此光凭一片瓜子壳击破铁真神shè,老夫恐怕练上一辈子也不够。也比如现在,老夫发了一十七掌的伏象神掌便停手,不是老夫手下留情,而是这掌法极耗内力。老夫竭尽全力也只能发出这十七掌来。

    但如今这全力的掌力却没能伤到您分毫,只是把您的气脉禁锢住而已啊。”伏象摇头苦叹道:“老夫今年六十二岁,这伏象神掌是从七岁上就开始练习了的,至今五十五年的功夫。到得老来原以为能凭借此功打遍天下,殊不知不但打遍天下是未必能够,就连打伤个人也做不到。明堡主你可知道老夫现在心情可有多复杂?”“谁管你他娘的鸟蛋心情!你们没事闲的!跑来皇宫干什么?”我沉下脸道:“你们所有人都到了?”伏象避而不答,笑道:“那明堡主又为什么要潜入六扇门,不明不白的做个捕头,而且还是从最低级的捕快做起?”谁说的!一个月六十两也叫从低做起?你们家扫地的有六十两!但仔细一想,我心中咕噜一声,这家伙知道的情报委实不少。他在这段时间里肯定调查过我。

    我平时出来进去,进茶馆出酒馆,上东坡楼吃肘子,到‘岁月如刀’买酒喝去了那么多地方,难说什么时候会露陷。不对不对不对,我的目的就连小师姨也不知道,他们再是神通广大还能查出来么?“其实您不说也没关系,因为根据老夫所掌握的情报,您……是为了一个人,对吧?”啥!还真知道啊!“那个人对您很重要,所以您不惜一切,也要留在六扇门里。”

    喂喂喂,这大庭广众的不能说啊!“喂!你别胡说八道了!”伏象哼了一声:“老夫岂有胡说,这等心情老夫也是能明白。为了那个人,您不惜以这等业艺屈尊,当真是可悲可叹。那个人就是……”我咆哮道:“就告诉你别乱说啊!”伏象铁口直断:“你……爱上了六扇门副总督,沈伊人,对吧?”“你究竟怎么知道这件事的!!”……啊?等会儿?沈老大?这家伙弄错了什么吧。

    在我这么想的时候,一道纤细的身影从擂台外如雨燕穿梭般轻轻落在擂台上。那人身法灵动,一跃便落到了擂台上,过来之前似乎还焦急地喊了一句什么。但这一落地的轻盈寂静,却又跟刚才的焦虑形成了强烈的对比。玉面雪肌,浓纤合度,刀削般的香肩下却是一抹触目惊心的浑圆巨硕,随着她的落地颤巍巍的一弹,展露了傲人的弹xìng。纵使穿的一身武士服,却仍是曲线毕露,除了沈老大之外更有谁?可沈老大来的时候似乎怒气冲冲,但一落到擂台上却是寂静无声,仔细一瞧,俏脸上闪过一抹娇艳yù滴的红晕。好半天,沈老大才说话。“非真……你们刚才在说什么……”“……”时间,仿佛静止了。

    18. 斯人在兹,伊人有往

    “你……爱上了六扇门副总督,沈伊人,对吧?”“你究竟怎么知道这件事的!!”这就是刚才发生的事。严格的来说,这不算是个正统的告白。里面缺少了我的主动xìng,话里面的信息都是别人提供的,我只负责承认而已。承认毛线!我没承认啊!等了半天,仍然是没人说话。沈老大踏上台来,应该算是违反规则吧。可是也没人阻止她。我装作忘记了刚才的事,避免尴尬地道:“老大,你……来这里做什么?”“非真,你们刚才在说什么?”正面直击么!老大果然不是一般的女人,没有普通女子的扭捏,居然可以在那么尴尬的场面之后把话说的这么自然。“但是……”沈老大脸红红的,有些难开口地道:“不应该说的,你就别说了。”这完全是被影响了啊!!耳边忽然有声音进来,是伏象在使用传音入密。“放心,她什么都没听见。”

    沈老大没听见刚才的对话?可是……原来伏象从刚才跟我说话一直在使用传音入密,但是我光顾着推断冥途的动向一时给忘记了。我仔细再看一看,沈老大的脸红红的似乎不是因为害羞,而是因为跑过来有些气喘。接着我耳中又来了别的声音,这次是沈老大在使用传音入密。“我们之前推断的没错。麒麟卫的人已经全都替换成了黑风十三翼,这家伙很强吧?”哦哦,原来这才是老大嘱咐的‘不应该说的’事情。我朝老大点点头,意示:没错,这家伙就是杀联来的。事情是这样的。我跟老大关于御前比武确实有其他的考量。

    我查到了黑风十三翼在麒麟大院落脚,沈老大跟我来回商量,都同意麒麟卫里面有内鬼。又通过了一些特殊手段调查,终于查到御前比武的这一天,黑风十三翼意图对皇上不利这件事。因此我们两人曾经拟定了一些应对之策。只是我们不知道他们发动的时间和地点,也不知道发动的形式,所以也没办法只好等御前比武继续召开,静待出手干预的时机。不过御前比武却是意外连连,鸟兄输了不说,我还遇到了这个强的不像话的家伙。“抱歉……是我的错,我不该让你跟他jiāo手的。”沈老大当时对我说过如果遇到了麒麟卫中人,尽量不要闪避,多跟他们动手套一套情报。哪怕只有一招一式,或者一句话一个表情都对事情有帮助。这是个SHI一样的任务没错,而事实上如果我真的是个普通的捕快,遇到伏象这家伙,恐怕连喊一声“SHI里有dú!”的机会都没有。“她关心你呢,明堡主。”伏象似乎从沈老大说话的神情推测出了她的话,使用传音入密对我道:“就算被老夫制住了,被自己心上人关心的感觉还是不错的吧?”沈老大面沉似水,目光厉然道:“你们的比试已经结束了,我要带他走。”伏象矗立不动,气势沉稳如山,却又让人感到他随时都能出手。“这恐怕不行。

    沈副总督不是裁判,在南公公宣布胜负之前,恐怕在下必须跟明兄继续同处在擂台之上。”“你敢跟我说不行?”“久闻沈副总督了得,是六扇门的太上总督。六扇门内都是沈副总督说了算,如今一看果然不虚。但此处是皇宫大内,御前比武的擂台上,沈副总督这样做不嫌太过火了吗?”沈老大几乎气得zhà毛,一步不让地跟伏象杠上了。“我要带人走,几时轮到你管。废话少说!”沈老大柳眉一皱,伸手来抓我肩膀。伏象丝毫不让。他站在原地没动分毫,可他凝神聚气,自然而然有一股气势锁紧。只要沈老大的手碰到我,他立刻就要出手。我自然知道伏象的意思,只要我跟着沈老大走开,他就没把握再制得住我,今天的计划也就会告吹了。所以不惜拼着要跟沈老大翻脸也要将我留在这里。沈伊人刚一伸手便觉得一阵沛然气流涌来,当下不敢再进一步,心中大讶道:此人内力之深当真匪夷所思。

    今日到场者,此人武功当属冠绝。就凭着伏象这一站,沈伊人已经知道自己非是其对手。“你究竟想怎样?”“这话该在下来问。听说沈副总督早已许了人家,对方是白王七冠宋家的大少爷,也就是现在的六扇门总督。当真是门当户对,郎才女貌,羡煞旁人啊。”伏象一边不紧不慢地说着,一边瞥向刚才鸟兄打过的擂台,一副不胜唏嘘的模样:“只不想沈副总督却为了个不相干的男人,将自己 的未婚夫抛在一边,真让人为宋总督叹息。”在伏象的心中,似乎是觉得我跟沈老大应该是有什么不可告人关系。所以用这点来羞臊于她,想让她知难而退。谁知道沈老大丝毫没有动摇,只是寒着脸道:“我再问一次,你想怎么样?”“在下手痒的紧,还要跟明兄多切磋切磋呢。”

    “……你已经将明非真打的无力招架,明眼人都知道胜负如何。你一心想继续动手,是要杀了他么?”沈老大话说到一半,手摸剑柄提剑便刺,一点寒光直进中宫,“既然你觉得手痒,我来奉陪!”这一剑去的极快,伏象功力虽然远胜于沈老大但目下状态不全。伏象神掌威力太强他又不能贸然施展,只是这家伙果然是个武功高绝的奇人。面对直刺中宫的利剑丝毫不躲,面露微笑。我看得出他在玩什么把戏,他在等剑停下。毕竟这是御前比武,沈老大再怎么也不敢伤人xìng命。伏象看破虚实,直接停手待沈老大一停,他就能趁机反击。直到剑至胸前,刺入肌肤,伏象大喝一声身子向后飘出丈余,声音里充满焦急,情状颇见狼狈。沈老大根本不停剑,她这一剑直透胸膛充满了一剑两断的决心。

    而且说实话伏象躲开了是他运气好,再慢上一步就算是他也得被钉死台上。沈老大是真的在关心我。外人看来的沈伊人是个疯婆子,什么都敢说,什么都敢做。但在我看来没有人比她更懂得尊重律法和规矩。她会违反规定上台来救我,这份心意真的让我很感动。沈老大还想追击,我伸出手去,拉住了沈老大娇嫩细软的小手。“老大……这里我解决。”

    19. 冥途灭灯,雪落无声

    沈老大怒道:“解决,你解决什么!命都快丢了。”她转过头来看到脸色发青的我,似乎心也软了。“别嘴硬了,跟我走。”但话还没说完,伏象又如冤鬼缠身似的追了回来。他面露嘲讽似的微笑:“沈副总督好胆魄啊。这一剑差点要了在下的命。”说话的样子神完气足,显然刚才那一剑对他完全没造成伤害。沈老大自知刚才失去了一个能重创他的机会,心下懊丧不已,脸上的表情却是丝毫无改。只是恼恨地白了我一眼。我迎着她有些责难的目光,摊手道:“都说了我会解决嘛。干嘛这样瞪着我?”“好,就算是你对。那你告诉我,凭你这样,你想怎么解决?”我想来想去,也只憋出来一句:“大人的事,小孩子别管。”

    “就你也敢在我面前自称大人?”沈老大瞪着我,眼神更为严厉,但没能坚持多久就

    sbf123胜博发娱乐免费小说阅读_www.mamahiza.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