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胜博发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被我一瞪,像是中了一记狠拳般连退了三步,然后直挺挺地仰天一倒下,突然就这么倒在了台上。……碰、碰瓷?!喂!你给我起来!!“艾玛!又克死一个!”“六扇瘟神简直绝了啊!”就连皇上都摸着胡须,凝视了老半天,喃喃道:“意念伤人,何等神功啊!!”喂!能不能别胡说八道!刚才这个不关我的事啊!沈老大看的眼睛都发晕,喃喃道:“这小子的八字莫非真的有鬼……”老大你卖队友!“伊人啊,你看这是什么功夫?”“臣孤陋寡闻,还没听说过江湖上有这样的一门功夫。可是大罗山门派渊深久远,说不定有什么神奇的武功。”

    皇上笑眯眯地看着我这边,呵呵道:“为了朕的女儿,这小子也是蛮拼的嘛。哈哈哈哈。”咱能不能不这么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我赶紧跑过去,跟躺了下去的这个无端碰瓷的家伙低声道:“大哥,你能别装了吗!我碰都没碰到过你!”我着急上火的围着这家伙转了两圈,正想有什么办法可以把他拽起来,但是又不让人看出来。结果这假摔的家伙却保持着这个脸朝地面的姿势说话了。

    “明大侠……久违了。”这句‘明大侠’一入耳,忽然很多细节在我脑海里电光火石的一接,原本很多不清不楚的地方,云山雾罩的景象突然露出了缺口。“是你!!”“我们早就盯上你了,现在才知道不嫌晚么!!”那尸体一般的残躯忽地暴起,两条粗壮的铁臂狠狠地贯在我胸膛上,将我打退数步。一阵沛然猛恶的掌力紧接着涌了过来,如果不反击就要沦为挨打的处境。但当我想要反击的时候,忽然意识到我现在站的位置也是被算计好了的。我们现在位置正好让御座上的人看的清清楚楚,如果我展露武功,不出三招就会被沈老大和皇上看出端倪来。

    可话说回来,这个男子所用的武功完全走的不是正路,根本就是邪派武功,他难道就不怕被看出端倪来吗!我分神看向御座上居中的三人,皇上和沈老大都被孟江男的武功震慑面露惊诧,唯有橙王冷静自若。橙王脸上一副似笑非笑的神气,根本不在乎孟江男身份曝光之类的隐忧。我忽然意识到事情不妙,恐怕不会是像我和沈老大之前预测的一样。我这才一迟疑,男子的铁掌随即就到,猛恶的掌力似乎是见血了的饿狼,但却又带着出人意表的理智,他的每一掌都恰恰打在经脉中的脉气运行处,恰好截断了真气行走的道路。

    “了不起啊明大侠,果然与六扇神机榜、潜龙十七士这些沽名钓誉之流不同,一年前老夫曾以这一路掌法与龙在天对掌,那厮连老夫五成功力的一掌都接不下来。才两掌就大败亏输,若不是留着他有用,今日也就见不到他了。明大侠却能接下老夫全力的两掌而无恙,当真佩服!”男子冷笑一声,提气归元。说话的同时双掌全没闲着,掌若风雷,掌劲连连zhà开,一连在我身上留下一十七个掌印。

    16. 黑风化冥途

    皇上看见这出人意表的反转一幕,面露讶色,说道:“好掌法。柔中带刚,似快实缓,不动则已,一动便要人无从抵抗。这人好厉害的掌力。大内高手虽众,要找出个用这样沉雄掌力的人只怕也不容易。”

    皇上说的不错,那个麒麟卫士不知为何竟有如此深厚的功力。

    就在不远的擂台上,龙在天与唐掖同样也有一番恶斗。不但是身份之吸引眼球,场面之惊心动魄,换招之惊险刺激,在在都比这边一个普通麒麟卫士与一个六扇门捕头要来的吸引多了。

    只是皇上却无法把眼睛从这二人身上移开。更准确地说是无法从这个麒麟卫士身上移开。

    只见他每发一掌便如是风雷之动,一收手一推掌便像是潮退潮涨隐隐可听到天雷响动般的声音。皇上坐的极远,可心头却也不禁惴惴,可见其掌劲之浑雄凌厉比龙在天等人还要胜了不止一筹。

    “非真!”

    明非真身上接连中掌,可是一口鲜血也没喷,身上更是悄无声息。这定然是浑身骨节已被掌力震碎,所以不但无力还击,就连。

    沈伊人一颗心差点从腔子里跳出来,陡然从席间站起。也顾不上皇上讶异的目光和自己席间失仪,忙跪下道:“皇上,臣斗胆要求停赛!明非真已经身受重伤,决不能再战。”

    “……”皇上先是沉吟片刻,眼睛仍看着那已经停止继续掌击的麒麟卫士,没有理会沈伊人,反而像是沉浸在了这场武斗之中,背靠在御座上懒洋洋地道:“这掌法掌力可是深沉,不错不错……嗯,但这武功啊,怎么看都不像是正派武学啊。伊人,你年纪虽轻,但在武学一道上也算是见多识广了,依你的所见,这掌法是何来历啊?”

    沈伊人不知道皇上怎么突然问起了这件事,眼睛却只看在擂台上被打的瘫软,似乎四肢尽碎的明非真身上,情急下道:“请恕臣无状,那边胜负已分,请皇上判定明非真已输了。非真他……明捕头他命在顷刻,恐怕熬不过去了。”

    “胜负之事,原本是由南公公负责。他老于江湖,难道还看不出来吗?沈副总督,朕问你,你可见过这路掌法?”

    沈伊人脑子里却充满了明非真被打成ròu泥的画面,根本听不进去:“皇上,这件事就不能容后再问吗!”

    皇上却摇摇头:“伊人,这件事……可要重要的多啊。”

    沈伊人急道:“臣、臣不知道!”

    “既然沈副总督不知道,橙儿,你不妨答朕的问题。这掌法是什么来路啊?”

    橙王看着沈伊人离席,微微一笑:“儿臣不知。就像沈副总督说的,儿臣不涉江湖,武艺又粗疏,本来没什么资格谈武论剑。”

    “不知也好,不知也好,此间自有掌法的大行家在。”皇上转头对身旁的一个太监道:“王土水,去请南公公。”

    南公公本来是江湖中人,二十年前投入宫廷,顿时成为大内罕见的高手。皇上以江湖中人的礼遇待之。以皇上九五之尊,却用到了一个‘请’字,足见皇上对南公公的尊敬。

    不多时,南公公从主持比武流程的御台上走进来,脸上仍是那无悲无喜的模样。

    “参见皇上。”

    王土水连忙把皇上刚才的问题重复了一遍给南公公听,南公公听完微微颔首,说道:“启禀皇上,天下掌法门派纷流复杂,单以数论,现今天下有掌法一千四十七,归于三百零七个门派。台上那名卫士,一出手便见劲力雄浑,可知这路掌法要紧处在于掌力而非掌法。”

    橙王笑道:“不过是一门掌法,有什么了不起的。”

    “殿下此言差矣。这掌法单就掌劲而论,丝毫不逊色于少林寺的般若掌和武当的两仪掌。只是路子一味刚猛,失了王道。调气法门亦是以奇为主,正为辅,可知乃是武学中的左道。”

    “也就是说,是邪派武功?”

    “皇上圣明,确是如此。”

    “南公公,我有个问题请教。”这时候那麒麟卫士已经打了明非真一十七掌,不再出手,沈伊人心急如焚,盼着知道明非真伤势情况,忙问道:“他这掌法如斯霸道,受掌者却会如何?”

    “这路掌法xìng质特异,中人之后初时尚不察觉,但内息会渐渐纷乱,及过了一段时间,劲力bào发可在瞬息之间取人xìng命。虽是如此,但那也得看各人的武功修为如何。若是低些,内脏尽破,五内皆毁。若是高些,身受重伤却不致死,只是一身武功便就此毁了。如果修为顶尖,气脉被锁,也是正常的事。”

    “那非真他!”

    沈伊人只觉得脑袋里嗡嗡直响,明非真会死这件事全然不在她计划之内,她一咬牙,转身奔出御席,旋风般朝那擂台上跑去。

    皇上却也不拦着,慈和的目光看着沈伊人的背影,摇头苦笑道:“还是个没长大的孩子,就见不得手下吃亏,这脾气跟她爹一模一样。”

    然后再看向橙王的时候,眼神倏变:“不过这可也真是怪了。御前比武,召集的是朝廷武士,怎么连邪派高手都混进来了。橙儿,你怎么想?”

    “父皇为何一而再的问儿臣这些问题?”橙王眉头微蹙,不悦道:“那人是麒麟卫中人,即使有问题父皇该责问的也该是麒麟卫副统领龙在天而非是儿臣才对。”

    “橙王殿下此言又差矣。”南公公道:“奴才这半个月来奉圣命调查黑风十三翼做下的血案,然而无论如何调查,矛头全都直指麒麟卫。但这样一来却有新的问题,麒麟卫乃是本朝三司衙门之一,以保护本朝为己任,朝廷与三司衙门唇齿相依,断无出卖朝廷的可能xìng。”

    南公公看着橙王,一字一顿地道:“于是皇上便猜想会不会并非武林中人,而是朝中有人想要利用麒麟卫来为非作歹,在奴才日夜彻查之下,发现橙王殿下曾经数次进出麒麟卫所。每次前往均是寥寥数人,小心翼翼,奴才便就此留上了心。”

    橙王忍受不住,大声道:“南俊飞!你是什么身份!一个狗奴才,连本王也敢污蔑!”

    “奴才不敢,奴才不敢。但奴才所言句句属实,皇上也已查验过证据。”南公公颔首面地,忽而笑道:“御前比武乃是朝中大事,牵扯了多少朝廷武士在其中。若皇上没有相应的把握,岂能任由黑风十三翼屠杀朝廷武士而继续进行御前比武,殿下毕竟是轻忽了。”

    橙王正要反唇相讥。

    “橙儿,收手吧。”皇上低声道:“现在伊人不在,否则她第一个就会把你抓起来。你的部署朕已经全部调查清楚了。凭着那区区十三个黑风十三翼,能济的什么事?”

    橙王面色铁青,眼珠子转动了两下,似乎在估计自身的实力与部署。光是这御座之上,他父亲与他平手放对他都不是对手,何况父亲身边还有一个深不可测的大内高手南公公。

    “橙儿,你现在住手,朕就当什么都没发生,你要怎么做?”

    “……”

    ******************

    “当日在在下的狗窝里,明大侠曾经露了一手,教训了在下和在下的下属,当真是神功惊人。”

    突出奇掌的男子露出一抹冷笑:“记得当时老夫曾跟明堡主提过,在下刚刚练成一门气功,惯能摧破坚石,掌毙虎豹。当时便想要请明堡主试一试,可惜明堡主先发制人,至今才得圆此梦。”

    我气息紊乱,勉强道:“卑鄙小、小人……”

    男子看看自己宽大的手掌,笑道:“老夫的这门新内功,辅佐以这一路无坚不摧无强不破的伏象神掌,曾经三次打死麒麟卫中高手。每次都是一掌毙命,绝无后手。明堡主身上中了十七掌仍能开口说话,足见修为之深,世所罕见。真是让老夫甚是佩服。”

    他露出一丝狞笑:“只是您内力再是深湛,被这一十七掌封住了穴道,三个时辰内无法动弹,一直都是这副待宰的可怜模样。”

    不可能……这家伙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我挣扎着站起,恨恨地看着眼前这个改变了样貌甚至是体型的男人。他使用易容术还有易骨术之类的高超化妆方法将他变成了一个完全不同的人。

    不,我上次见到他的时候,他比现在要胖得多,也就是说……那一次,他才是易了骨相,这次反而是真正的样子。

    为什么我之前没能立刻发觉……

    “你为什么出现在皇宫里……”我没有使用传音入密,而是压低声音狠狠地道:“孟江男!!”

    “我当然是想念明……”

    “少装蒜了,孟江男是假名字吧……”我淡淡道:“杀联京城分部联络人——这身份只是个幌子,用来掩饰你的真实身份的幌子。”

    ‘孟江男’笑道:“您的智慧和老辣真是让老夫五体投地,老夫一直觉得您如此年轻就能成为夜罗堡主是因为武功,想不到见识也是如此超卓。可见夜罗堡在江南武林能够立足非是幸事。可惜的是您此时看破,未免……”

    “狂天伏象,雨夜钟凝。”

    ‘孟江男’的面上倏然变色,眼神闪过浓重的杀机。我没管他,而是继续说下去。

    “我还真有看走眼的时候……原来来的不是黑风十三翼,而是你们。”我尽量压低声音,说出这个令无数武林人士胆寒的名字,“杀联第二,冥途!”

    17. 狂天伏象,雨夜钟凝

    冥途,在武林中是一个神话。一个与武林正道背道而驰的邪恶神话。这个杀手组织严格说来,甚至都不算一个组织。因为‘冥途’仅仅只有四个人,而且是毫不相关的四个人。这四个人各自有各自的表身份,他们的生活毫无jiāo集,甚至毫无共通点,唯一一个共通的地方就是他们四个人都是万里挑一的强者。

    这四人在武林中随意杀人,无法无天,却在一次暗杀集会中被杀联的老板看上,在杀联的推动下将他们四个编入了一个组织,其名为:冥途。冥途成立才不过六年时间,但这六年内他们却盖过了杀联中无数杀手的锋芒。狂天、伏象、雨夜、钟凝这四人也因此成为江湖中闻名丧胆的顶尖杀手。因此孟江男这个身份固然是个幌子,却也不是真如明非真所说就是假身份。毕竟杀手伏象和杀联京城分部联系人孟江男,其实是真正存在的同一个人。‘孟江男’或者说是杀手伏象,见才说两句话竟然连身份都被叫破,讶异道:“明堡主果然有通天彻地之能啊。却不知道是如何看破在下的身份的。”“你是个谨慎小心的人,也是个难得的人才。别人是出任务的时候易容改装,你却是平时的时候就习惯了改装,真正出任务的时候才恢复本来面目。

    把自己弄成一个两倍重量的大胖子可不是件轻松的事。因此其实我在你身上没发现丝毫破绽。”伏象满意地听着我的褒奖。“进入到皇城来,就算你明面上的身份已经没多少人知道,可你为求小心却还是露出本来面目。这点让人尤其佩服,要说做事精细,我还没见过几个比得上你的。”没错,这个伏象虽

    sbf123胜博发娱乐免费小说阅读_www.mamahiza.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