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胜博发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唐掖沉默一阵,转身疾奔数步,一个纵跃潇洒地落在擂台上,对龙在天对面而立,却微闭着眼睛没说话。

    “……”

    龙在天笑道:“自那日我们两对掌又过了好几天,唐兄弟武功似乎又有长进啊,连铁寒衣都不是你的对手了。”

    “……”

    “小子,本官怎么说也是你的前辈,你就是这样跟前辈说话的么?”

    唐掖闭了一会儿眼,缓缓睁开,虎目精芒暴shè:“……我说的下一句话,将会是——你屁股太脏我不想踢,把脑袋伸过来。”

    唐掖朝他比了比手,示意,滚过来。

    大战一触即发!

    14. 在忙,借过

    叶洛与苏晓刚才展开了一轮近战,显然叶洛虽然生气,可是并没有一上来就下死手。她以银弓代替武器,与苏晓做近身战。叶洛的武功应该是师承名门,她不但擅长弓箭,连掌法也用的不错。

    可惜的是遇到了苏晓。

    苏晓与古寒刀的搭配简直是一对近战奇葩。苏晓的刀法不太行,可是xìng格上却非常适合用刀。苏晓xìng子里有种几乎要到了粗疏迷糊地步的大胆无畏。例如苏晓曾经劫持过橙王,跑进麒麟卫所抓尹一弦,还想劈了太祖匾额。如果用苏晓的武功程度来计算,这些行为的xìng质之恶劣几乎到了狂暴的地步。

    刀乃是兵中霸者,往往需要使用者的豪气。

    所以苏晓虽然刀法不怎么高明,运刀的法门更是不精通。可是不怕死啊!苏晓不闪也不躲,每出一刀都全力以赴。他没管叶洛的掌法,或者是根本就没看出来叶洛掌法的杀伤力。在对方饱含真力的一掌快要及身时,苏晓也还刀来硬拼。几乎是用命换命的打法。

    但这样却大大延缓了苏晓落败的时间。

    两人的实力差距其实一眼可知。叶洛在一流高手里面没什么名次,二流高手中算是头前几名——如果不算上她的铁真神shè绝技的话。本来叶洛的武功门路注定她无法成为君王侧最顶尖的头号高手。在此之外,她却是出任务求之不得辅助高手。有她的箭术在,不但可一预防敌人逃走,即使是两人对战的情况,她也可以形成极为强大的助力。

    但事情在她练成铁真神shè之后完全改变了,她在近战间也拥有了强大的独自战斗能力。这让她在短短两年间从丙级武士一跃成为甲级第二的位置。

    反观苏晓这边,苏晓家传的刀法与古寒刀是与古寒刀最匹配的刀法,但苏晓年龄太小,内力修为不足,要发挥出家传刀法的威力怕是需要再等个三四年。目下的武功可能连一半的强盗劫匪也不见得能多打几个。她们二人之间能动手的空间不会超过十招,如果叶洛认真起来,恐怕不会超过两招。

    然而苏晓这种天然呆不要命的打法却将叶洛僵住了。

    御前比武不能使用真箭支,叶洛又没想到苏晓居然还挺难缠。那把古寒刀锋锐无比,叶洛曾经试过用手中这把秘制的银弓来挡架,但却差点被一刀削成两半,还让苏晓小小的占了个上风。这样一来叶洛就只能闪躲不能招架。叶洛猝不及防遇到这等无赖招数也是气得没辙。于是两人居然还真的拆了十多招。

    “无赖!”

    叶洛沉不住气一声娇咤,双足轻摆往后一跃,与苏晓拉开了距离。

    “无赖小子,来试试看这招!”

    叶洛纤手斜提银弓,左手五指有若抚琴,浑身的气质都为之一变。就仿佛浑身被一层淡淡银色的无形气罩笼在其中。就连许多不通武功的观众都能理解这是要运使一门奇功的前奏。

    御座上皇上叹道:“叶家这门神shè绝艺传到这一代已经是第六代了,这武功不易练,极度依靠弟子本身的资质。这一代叶家的弟子大多资质平庸,不想在这里……嗯,心法是这个心法,手法也是这个手法,叶洛这娃儿可不错啊。”

    叶洛单手持弓,精气神已把苏晓锁死,以拇指和中指两根指头拉开银弓,顿成满月。拇指与中指在伸出的同时把两道真气螺旋jiāo缠,随着弓弦拉开,已经缠成一团气团。苏晓看她忽然后退本想追击,可是看到她运功的时候全身似乎焕然一新似的,感到似乎有些不对劲,一时没来得及追上去。

    只见叶洛运功已经完毕,娇颜上挽起一丝冷笑。

    “再见!”

    气团随着弓弦弹出,两道jiāo缠在一起的真气顺着螺旋的道路,离开弓体的瞬间,劲力威力已经增强了数倍不止!

    贯出的气箭速度不比铁箭稍逊。气箭无形,苏晓没见过这种能远距离伤人的无形真气,但也知道危险。

    “这是什么!”

    苏晓猝不及防下想也没想就是一刀挥出,甩出一道银光。刀光与神shè箭气一撞,苏晓但觉手腕一疼,古寒刀几乎要脱手。接着体内忽地迸发出一阵绵绵然、若有实质、沁心冰凉的真气。苏晓才拿稳了手中刀,再一用力,神shè箭气从古寒刀上沿着原路激shè而回。

    叶洛是气箭主人,哪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她的气箭竟然被苏晓用更强的内力击了回来。

    这个苏晓……竟然是个深藏不露的内家高手!

    叶洛临危不乱,三根手指一起搭在弓弦上,这次却是连shè两发。两道气箭径直shè在被苏晓击回的那一箭上,但就像是被吸收了一般,新发出的两道气箭完全没起到任何作用就风流云散消失不见。

    与其说是吸收,其实更像是崩溃。就像是两道小旋风遇到更大的龙卷时,会被更强的气流吸走,叶洛全力发出的两发神shè丝毫没有起到作用。

    (这家伙……竟然一刀之间连破了我三箭……他的内力竟然能比得上父亲大人)

    那一箭回来的很快,叶洛已经没有时间再发出新的一箭。那劲力雄浑的一发气箭,最前端似乎有什么东西。

    如同蚊蝇大小,但却毫无疑问是带着气箭前进的东西。

    (是暗器!)

    等到这一箭到了近处,叶洛终于看清,那一个黑点的真身,是一片十分细小的,小小的瓜子皮……

    (这究竟什么鬼!!)

    来不及咆哮出内心感受,气箭已到。本该集中成箭的真气到了叶落身边的时候仿佛用光了一般猛地涣散。只剩下那一片瓜子壳却没有停下,撞在了叶洛的穴道上,将她直接撞昏过去。

    “胜者——六扇门苏晓!”

    围观群众们bào出一阵又一阵巨大的声援音浪,他们完全没有怀疑过苏晓会获胜的可能xìng。叶洛的短暂领先不过是英雄成名路上的小小阻碍,这些闲的没事的大姑娘小媳fù们依旧是苏晓最忠实的后盾。

    苏晓摸不着头脑的接收着铺天盖地的褒奖,频频致谢。

    台下的我,这时候才刚刚把弹出瓜子壳的手收回来……

    叶姑娘,不是我要针对你,而是我有点忙,麻烦你让道。

    15. 看我怎么输给……靠!起来!

    很快,其他几场比试也依序有了结果。御前比武不等人,下轮的比赛马上开始。所以现场的气氛陷入了一种怪异的紧张当中。观众开始窃窃私语,似乎有什么大人物即将登上擂台。“来了来了!”“终于到了啊。我压重注买他赢的。”“这人就是今天我在这里的原因啊!”“就是他,快看。他走出来了。

    看看他那成竹在胸的样子!”除了欣悦与振奋,他们的声音之中甚至还透着一阵折服与心悸。足见他们对下一个要上场的人是心怀畏惧的。听上去他们说的那个人果然是个不世之才,玉树临风,聪明伶俐……刚下台来的苏晓对我叮嘱道:“明大哥,到你了。”……好啦,反正就是我。“我知道,不就是跟个麒麟卫的小混混抖两抖拳头么。”我才说完,台上跟唐掖战了个不亦乐乎的龙在天仿佛被人掘了祖坟似的立刻瞪过来,我没理会他,反正光是一个唐掖就够他消化的了。“明大哥,你要小心点。

    刚才那个贾云风的武功那么高也被打成那样,”苏晓像是面对丈夫要出征的小妻子般担心地道:“你可不是我,你打不过的时候要知道逃走哦。”“……”我夹在无语和感动的中间,只好说道:“那给我占占便宜,亲一个?”“噫!”苏晓退后一步,小手摸在古寒刀上,一跺脚杀气四溢,“你别过来,碰过那个白怜还要碰我!”“这次不说自己是男人了吗?”“还有,我是男人!”好吧,什么都没改变。“总之放心吧。”我拍拍苏晓的小脑袋,转身看向台上的对手,说道:“我去去就回。”“快看,他已经准备要把人克死了!”谁要克死人啊!“六扇门明非真对战麒麟卫焦孟!”我刻意绕了一圈擂台,费了点劲才登上去。尽管这样做可以降低我被怀疑的可能xìng,但却把很多观众吓得四散奔逃,到底是把自己弄得更受瞩目还是没有我自己都有些糊涂了。我的对手,是一个年约四十左右的精瘦中年男子。

    他瘦瘦高高的,全身不见一丝多余赘ròu。手大脚大,尤其是一双脚掌巨大,堪比野猿。这人上台的时候仅仅是简单的一个飞身,双足沾地不动,动作洗练无华。足见武功练得十分扎实。哦哦哦!这可太好了!这家伙看起来不但有实力,而且完全没受伤的样子啊!苍天啊大地啊,终于我的对手有一个是没有嗝屁的了!再多瞧他一眼,我忽然觉得哪里怪怪的。这人确实……这人很强。即使只是粗略地看了一眼,我也能判断出来这个人的武功简直不在龙在天之下。他双目神光湛然,显然内功修为已经有了相当的火候。而且我竟然分不出来是哪个门派的内力。就看这么一眼,我心里就有谱了:麒麟卫肯定请了外援了!麒麟卫要是随便派个人出来就有这个水平,他们早就造反了。

    皇上!我怀疑这里面怕是有什么肮脏的jiāo易!不远处的御座上。“这人是谁?卖相不错啊。在朕的印象里,六扇门中还没人及的上此人的气度。伊人?”“他叫明非真,皇上上个月在六扇门因为某个案件……”因为苏晓打赢,唐掖状态正佳,沈伊人现在的心情不错。她介绍着明非真,提到上个月的案件的时候有意无意地瞥了一眼橙王,“因为某个案件见过他。当时他受伤了,脸上裹着伤口,所以皇上可能不记得了。”“明非真……朕是不太记得……哦,是那个说话没大没小的小子罢?”“不错。”

    沈伊人苦笑道:“他师出名门,办事亦颇见机灵,现在是臣在六扇门唯一的捕头。”“沈副总督真是会损人啊。”橙王冷笑道:“夸了这么半天,结果只是个捕头么?”沈伊人丝毫不让地笑道:“殿下真会说笑,六扇门历任总督,哪个没做过捕头?但殿下不清楚也属正常,毕竟殿下从不涉及江湖中事,更不明白我等三司衙门的运作。”橙王一时语塞,他又不能当着皇上的面说自己何止是涉及,都跟邪派勾搭上了。

    但也不能输了面子,承认自己孤陋寡闻,只好来个一笑带过。皇上却上下打量了明非真几次:“上次我见到他的时候他躺在病床上,却不知道原来站起来的时候如此气度不凡。他出身何门何派?”“启禀皇上,明非真出身大罗山。”“嗯,我好像记得也是如此。他该有二十七八岁了吧?从掌门明化语身上数下来,他该是现在的第三代弟子吧?”“皇上看得很准,他今年刚好二十八岁……虽然为人一点都不稳重。可是他不是第三代,而是第二代弟子。”沈伊人笑道:“他师父是明掌门的师弟无山道人。皇上别看他年龄不大,辈分倒是不小。算下来连追月剑侠连追月都要叫他一声师兄。”“哦?第二代弟子?”皇上陷入了沉默。

    而我只想知道,第二代弟子怎么了?把话说完啊!!擂台上的我忽然感觉皇上以前所未有的认真盯紧了我,不久后终于颇紧张地重复了一句:“他是第二代弟子,而且还姓明?他会不会是明家本家的子侄?”皇上跟沈老大的对话让我听了个干净,当然橙王的话我也听见了,但是为什么皇上会这么紧张我是不是明家本家的人?我呆呆地出神,一瞬间想起了一堆事情……师父!您把皇上怎么了!!!别是连后宫您也敢下手吧!!!然后皇上惊叹道:“朕寻访大罗山嫡系传人多年,就连那个连追月也找上了,但无一可以解朕疑惑。却不想在这里遇到一个。”

    啥?疑惑?别是有哪个公主的生父弄不清楚吧。师父,您到底做什么了!!!您以后泡妞的时候能不能想想万一有一天皇上怀疑自己的女儿不是亲生的,会去找你徒弟的麻烦啊!“皇上有疑惑要问大罗山明家的人?”沈老大有些为难地道:“臣记得明非真似乎说过他是明家的旁支,恐怕会辜负圣望。”可是皇上却道:“莫要担心,朕这个问题由来已久,长达二十余年。实际上可能就连明化语本人也是无法,这个明非真……朕也只是抱着万一想问问而已。”二十余年的问题?公主们似乎都没满二十岁,所以应该不是我想象的那个……妈呀,不会是皇子吧。我呆呆地看着御座那边,坐在座位上一脸不屑的橙王。

    啧……要不是这家伙长得这么像皇上,我还真怀疑他就是那个长达二十余年的遗留问题。“咳咳。”我面前的麒麟卫士突然咳嗽了一声,问道:“你能开始了吗?”我牙疼似的回了一句:“……来了。”靠!为什么你不偷袭我?你当我刚才在干什么,我故意看着别的地方,就是要给你机会啊!这个麒麟卫士长得像个土匪似的,却行的是君子之事。我再看了看他那张土匪脸,还有拿刀的架势,你省省吧!打死我也不信你认识超过五个字!远处座位上的皇上颇为雀跃地道:“许久没见过大罗山的武功了。

    就让朕瞧瞧这姓明的二代弟子,武功如何。”沈老大则有些为难地道:“皇上,非真他……武功其实……”没错,看啥武功?看啥武功?我这正要认输呢。我转过头,瞪向那个麒麟卫士:“好,开始吧。”我发誓,我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那麒麟卫士

    sbf123胜博发娱乐免费小说阅读_www.mamahiza.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