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胜博发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脸上一派轻松自然,丝毫不惧。

    场下就有人议论起来。

    “那向霸天是谁?居然丝毫不惧贾掌门。”

    “那当然了!贾云风贾大掌门固然有名,可你们没听说过这个向霸天的能耐啊。这个向霸天,可是白王七冠之一,寒山寺的弃徒啊。听说他在寒山寺待不下去是因为欺师灭祖,连自己师父都被他打死了。寒山寺是什么门派?白王七冠前三都排的上啊。门下的弃徒,未必就弱的过华山掌门。”

    “对对对!我听说啊,他在这半年间为橙王殿下做事,行事那叫一个狠辣。但凡是与他放对的莫不被打的尸横就地方才罢休。”

    “这人武功不比贾掌门低,手段却dú辣的多,听说在橙王府位置扶摇直上,几乎要把贾掌门的位置取而代之。”

    这话都没说完,台上的向霸天忽露出一抹残忍的笑容,令人联想到嗜血的野兽,令人为之心悸。

    可是看着那张满是狰狞笑容的脸,我却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啊咧,这家伙我是不是见过?我怎么觉得我好像在哪个晚上见过一次?唉……这人长得这么大众脸,真是替他父母担心。

    遥远处皇上身边的橙王眉间一蹙,显然这个状况也是始料未及。

    嚯嚯嚯,俗话说得好,水可载舟亦可赛艇……啊不,亦可覆舟。橙王也没想到事情会这样发展吧。

    贾云风和向霸天忽然将目光同时投向橙王,意示询问。

    橙王沉默良久,以旁人无法察觉的动作做了个斩首的手势,贾云风与向霸天同时了悟于心。

    那手势代表着——优胜劣汰,适者生存。

    贾云风淡淡道:“向兄,请。”

    向霸天道:“我等这天,足足半年有余。贾掌门,终于教俺等到了。”

    贾云风正觉奇怪,忽然浓墨般的眉锋一皱,心中恍然:“我们会对上,是你做的手脚?你想与我一战?”

    “不然你道老子要跟你吃酒耍乐不成?”向霸天狰狞一笑,“今日之后,世上再无你贾云风!”

    ***************

    向霸天的武功学自姑苏寒山寺,原本是佛门武功的路子。但他逞勇好斗,全然没有修佛之心。因此当年学艺只是拐走了一本《寒天刀法》,一本《金钟罩》而已。

    寒山寺是天下大派,位列白王七冠。在佛道门派来说,更胜于峨眉,仅仅在少林之下。

    向霸天一叛逃出师门,立刻找了个山洞躲了起来练功。

    这寒天刀法用的并非真刀,练得却是凝刀劲于手,以手刀对敌的法门。不说其他,光是里面的这门寒劲便不好练。常人若无坚韧心志,如何受的了那刺骨奇寒。何况在练功之时心不可分,要是不住瑟瑟发抖,别说练功,转过头来被寒气冻成冰棍也是正常。而且即使练成了寒劲,要以手刀与敌人的真刀真qiāng放对,需要下的苦功也非常惊人。

    再说金钟罩,金钟罩横练气功乃是寒山寺的一门绝艺,丝毫不下于铁寒衣的气硬功。练到了至高境界还犹有过之。但其中修炼的过程非常艰难。需要不断伤害自己的ròu体,忍耐疼痛才能练成。也是一门需要心志坚定不拔才能修炼的奇功。

    所以自古以来,学武绝不能没有师父。尤其是内家功夫,轻则走火,重则死亡。没有明师指点如何能成就一门武功。

    没有师父的引导教诲而自成武功者少之又少,就是这个缘故。

    当年的向霸天不过是个十多岁的毛孩子,对武学的见解不甚高明,又没师父带领练功,一个人瞎练走了不少弯路。

    向霸天花了二十年苦功,隐姓埋名。在这两门武功上另辟蹊径,异想天开,竟然教他想出同时修炼两门武功的法门。

    他用金钟罩的气劲保护ròu体来修炼寒天刀的寒劲,到寒劲进步,再用寒劲来破自己金钟罩练下的护体气劲。如此来回往复,竟然让他无师自通,在二十年间真的练成了这两门奇功。一个弃徒,居然跻身高手之列,也是异数。

    向霸天不动则已,一动则快若风雷。他才一运功,手上一股寒劲立刻随至。手到劲到,代表内功已深。在江湖上有这份修为也已算是一流好手了。

    向霸天双手本有寒天刀寒劲的锐利,加之金钟罩护体,一双手比真刀更锋利,真到了触体则伤的地步。这一上来直接抢攻,丝毫不留余地。

    贾云风到底是一派掌门自重身份,不屑于跟空手之人动剑。运指成剑,在向霸天踏入身周三尺时,一指径直戳向向霸天咽喉。指飞如剑,破空时发出嗖地一声,端的劲急。贾云风才一上手便出这般险急招数,看的观众大呼刺激。

    向霸天却仍然丝毫不退,将脖子一梗,仗着金钟罩的金刚不坏硬受这一指,也要劈贾云风一刀。成了比谁ròu厚,你打我一拳,我踢你一脚的流氓打架了。

    贾云风向来不屑跟向霸天这样的人说话。他是一派掌门,跟这种欺师灭祖的门派弃徒向来就没好脸色。除此之外,向霸天武功固然不错,但浑身透着一股子匪气,行事也过于粗疏大意,也教他完全看不惯。

    这不,才一动手,贾云风已经稳cāo胜券了。

    这戳向向霸天的一指叫做‘仙人指路’,威力不大,本就是华山剑法里为后招而设置的变式。但在瞬息之间贾云风就可以将这招变成杀伤力强大十数倍的险恶绝招。

    贾云风当然知道向霸天金钟罩的厉害,可是贾云风身法灵捷远胜于他,尺许方圆内挪移jiāo手他有自信一变招光靠着两根指头就能立刻将他杀败。

    果然贾云风这一指没使完,足下一转躲过了向霸天的刀劈,而招数陡然一变,这一指已经刺在了向霸天颈侧,紧接着运指如风,剑气贯穿下贾云风一连刺出了十九剑,正是华山剑法的太yīn连环十九剑。

    ——胜了!

    这样想着的贾云风一掌推出要把向霸天推下擂台,耳边却被巨声一震只觉得天旋地转,头疼不已。原来向霸天刚才一声大喝,但却震得贾云风差点立足不稳,耳膜疼的像是裂开了般。

    向霸天根本就没有受伤,这神完气足的一吼就是证据。可是现在不是看为什么向霸天挨了太yīn连环十九剑还没事的时候,而是为什么这一吼能把贾云风震成这样。这一吼的确是以内力喝出,但内力深厚如贾云风却不该如此。

    贾云风脚步踉跄,平静的脸上闪过一丝慌乱,打算反击的时候手却慢了下来。

    向霸天狞笑道:“怎么……终于发现了自己内力全失了吗?”

    贾云风正是如此,他一运内力发觉丹田内气完好,往日强韧的经脉却绵软无力,仿佛不是自己了的一般。想要强行运功却觉得丹田一阵剧痛,就像是有数百条荆棘将自己的内气锁在其中,一运力就疼得冷汗直冒。

    “云天宫秘制的荆棘泪,锁人内力果然不假。”向霸天jiān狡的目光盯着贾云风愤怒吃惊的眼神,笑道:“王爷让龙在天下yào的时候我偷了些出来,等的就是现在。贾大掌门,太yīn连环剑杀不了人的滋味如何啊?”

    贾云风低吼道:“你敢用这yào来对付我!”

    眼中怒火直yù喷出,锵啷一声,贾云风腰间甩出一声龙吟,天外锋出鞘!

    11. 桀骜沧桑,北风凄凉

    天外锋出鞘!

    擂台上登时寒气四溢,透明般的剑刃上面青光湛湛,足见神锋之锐。

    贾云风内力虽失,剑术修为尤在,这一拔剑直刺甩出一条冷电横空,中宫直入差点将向霸天来个开肠破腹。向霸天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只觉得胸口刺痛,慌忙拔足后退,贾云风剑尖也追了出去。

    两人一进一退之间,一滴血珠已飞溅而出。原来刚才那瞬息间的一刺,天外锋已经刺破了他胸口的肌肤。

    向霸天接连后退仍没法拉开距离,剑锋与胸膛只有毫厘之差,但向霸天若是再退就会掉出擂台。轻功转折不是他的长处,内功也无甚神奇,他可没办法像唐掖似的抓着擂台巨木一路攀回来。

    在此时向霸天表现出了他如野人般的急智,他运力于双足猛地一踏地面。如果是在之前的那个擂台说不定这一踏之下也就只是把地板踩破还平白绕上一条命。

    可这飞鱼坪的擂台大是不同,展现出了堪比竹子的坚韧,竟然吃住了力将向霸天整个笨重的身子竖直着弹飞出去。向霸天暗地下yào,让贾云风内力不灵,自然也就无法提气轻身,也就没办法追上他。但天外锋剑尖贴着他的皮ròu,仍然在他身上留下一条血痕。

    向霸天死里逃生,骂骂咧咧的举起双掌,化掌为刀冲了上去。

    贾云风临危不乱,心知天外锋的锋锐是他唯一的指望。仗着神剑锋利,使了六七招险急的剑招把向霸天迫退。之后只是一招一招的使出华山剑法,让向霸天无法近身。

    此时虽然有四场比武同时开始,皇上却看着二人看的津津有味。

    “这二人好武功啊。贾云风的华山剑法精熟老辣,果然有一派宗师的架势。这向霸天也不错,临危不惧,橙儿,这向霸天是何出身啊?”

    橙王笑道:“向家是母后后家的家奴,这向霸天是向家子弟,半年前跟了儿臣。儿臣倒也不知道他武功来历。”

    沈伊人听得心中冷笑:王八羔子,你不知道?你派这向霸天出去干得坏事还少了?居然把脏水都泼到自己亲妈身上了。

    受不了的白他一眼,提起桌上的酒喝了一口。只觉味道有点微甜,似非常酒。

    此时贾云风终于仗着天外锋之利挽回败局,窥准了一个机会使出一招百鸟朝凤!天外锋剑尖化成千百鸟喙,连上下左右都笼罩到了,再不惧向霸天逃走。

    这一招百鸟朝凤华山派弟子曾用来袭击明非真,却被明非真用太极心法反制。但此刻贾云风使出来剑招连续不断,融为一体,简直无从下手。

    这一招如潮涌至,如鸟群飞,以天外锋的透明白刃使出来,又像是浪卷雪崩,一团银光裹上身来。群众早就见识过了天外锋的锐利,向霸天这一下怕不要被剁成ròu馅,擂台上白色地板恐怕立刻会被血ròu染红。

    但这场景没有发生,那一大块雪团中却传来更让人讶异的声响,那本该只有向霸天人在其中的刃团里面,竟然接连传来金铁jiāo击之音。

    而最吃惊的人恐怕莫过于贾云风了吧。他完全清楚向霸天身上没带兵器,更清楚的是他的天外锋每一下刺到斩到的地方都准确无误,但却没有造成任何的伤害。

    向霸天的金钟罩,完全能挡住没有真气灌注的天外锋。

    “你!你难道!刚才都是装出来的!”

    金铁jiāo击声中,向霸天的声音十分低沉,却更为刺耳:“老子不让你吃点甜头,王爷和皇上可是会怀疑的。”

    贾云风错了,完全错了。向霸天并不是他心中的老粗,更不是个粗疏浅显的武夫。但现在知道已经太迟了。

    暴喝声中,向霸天的两记手刀先后砍在贾云风胸前,百鸟朝凤登时风流云散,那一团雪光登时变成孤零零的一把孤刃。

    贾云风中刀飞退,倒在地上。那两刀劲道不小寒劲透彻经脉,贾云风无法运功抵抗登时动弹不得。

    向霸天缓缓走到贾云风身旁,并未多做动作,只是有意无意地看向座台上的橙王。

    座上的橙王木无表情,他也端起自己的茶杯,默默地对向霸天打了一个手势。这手势外人完全看不懂,但落在向霸天和贾云风眼中却是了然于胸,登时是两个反应。

    向霸天嘴角弯出一抹狞笑,贾云风眼中却是说不出道不尽的震撼、羞愤和……后悔。

    向霸天哈哈一笑,倒退三步,但后退之前足下生风却朝前虚踢两脚。

    台下看着的唐掖眉头一皱,问道:“大哥,他为什么这么做?”

    唐掖不明白的是,以向霸天目下展现的武功来说并不擅长隔空制敌。他练得是外门功夫,以坚攻坚的那一套,这不是功力深浅的问题,而是武功路数的问题。他虚踢的这两脚起到的作用远远不如近身踢一脚甚至拍一掌。

    明非真摸着下巴,深感无聊地淡淡道:“他这是要斩草除根吧。”

    唐掖还未明白过来。只见擂台上躺着的贾云风身躯陡然一跳,像是一根木桩也似的立了起来,看上去仿佛是他凭着自己的意志力重又站起。惹得台下观众一阵喝彩声大起。感叹华山掌门果然功力深厚,这个时候仍有反击之力。

    但其实只有贾云风最清楚,他此刻根本是身不由己。

    向霸天的那两踢不是为了取他残命,第一踢将劲力覆盖在贾云风身上,使他在极短的时间内身躯绷直无法动弹,第二踢则是将身躯绷直的贾云风踢起来,但看上去却像是贾云风忽然暴起袭击,而向霸天不得不后退躲开一样。

    皇上早有明言,不得赶尽杀绝。所以向霸天才要做一出戏。

    向霸天被突然跳起‘吓到’,表情‘愤怒’地大喝一声:“老小子好算计,竟尔偷袭你老子。”双拳如浪,在在打在贾云风身上柔软处。贾云风就像是一只大沙袋身上发出不绝一片呯嗙声响。

    贾云风xìng子孤傲,连挨重击却一言不发,这也是向霸天想要的效果。最后向霸天左拳突出轰在胸口,贾云风经受不住呕出一口艳红鲜血。

    但血才喷出口腔却又发出一声闷哼,对比刚才的一片寂静显得无比凄厉。以贾云风的xìng格,这实在不像是他。但唐掖很快就发现了贾云风惨叫出声的原因。

    贾云风的右手,在不知不觉之中,,已经被折断成数截。

    向霸天左拳轰在他胸口的时候,右手暗地里突出擒拿,同时捏碎了他的右手。

    一个剑手最为重要的便是一双手掌,贾云风右手指骨寸寸断折,就算有名医诊治,其余武功可以尽复旧观,剑术却不可避免的要大大的打个折扣。如果诊疗延误,这剑法也就不用想了。

    华山派是以剑为主的大派,掌门人必须精通剑艺。

    华山派立身武林数百年之久,门下杰出弟子不止贾云风一个。就算掌门人剑法尽废,门中自有长老另择贤能。今日之后,华山派或许还是华山派

    sbf123胜博发娱乐免费小说阅读_www.mamahiza.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