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胜博发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一件事,跟你有关系。”

    琥珀在六扇神机榜上排名第七,乃是君王侧中有数的高手,几乎跟麒麟战神易涯齐名。也可说是京城中君王侧最强的高手。

    不但如此,他还是皇帝的贴身护卫,贴身保护皇上的安全。

    皇上派他去办跟自己有关的事?这要不是知道了自己的动向为何如此?

    橙王心中一跳,心脏差点吓停了,不由脸色煞白,停步道:“父皇、父皇……您……儿臣……”言语散乱,几乎凑不出一个完整的句子。

    “紧张什么。”皇上轻松一笑,低声道:“我叫他去给你府上送点东西而已。”

    橙王几乎要下暗号召唤黑风十三翼护驾,朕这个新皇帝还没登基就快要驾崩了!可是一听之下似乎话风还有缓。

    “不知道父皇给儿臣送了什么东西,要劳动琥珀的大驾。”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点零花钱。”皇上笑眯眯地道:“朕叫他给你送了一万两白银。寻常人拿得动吗?哈哈哈哈。”

    “一、一万两?”

    “橙儿啊。你是朕的儿子,要花钱,难道不知道跟爹说吗?”皇上停步,看着儿子,眼中透着一种说不出的慈爱,“这么多皇儿之中,你跟朕是最像的。脾气急,急的不得了。想要什么就要立刻拿到,也不听旁人的劝。但贪污受贿是恶事,对百姓,对国家都是大恶。以后记住,要钱,就跟朕要,知道吗?”

    橙王心头一暖,一时无言以对,五内杂陈。好久才挤得出几个字。

    “父皇……我……”

    “别这副模样,一万两而已嘛。”皇上颇俏皮地一笑:“别忘记你爹可是天下第一大地主,这点钱还能没有?”但忽然语气紧张地道“但别跟你母后说,她肯定要问朕是不是藏私房钱了。”

    两父子对望一眼,眼中似有说不尽的话,但却一句也没说出来。

    橙王几乎不敢与父亲对视,这灼灼的视线里,包含了许多他过去没想过没期待过的,又或许是太早就放弃,就不去期待的——深厚的情感。他忽然感觉到,眼前的这个男人,确实是自己的父亲,他真的很疼爱自己。

    “父皇……我……”

    皇上温颜微笑,拍了拍橙王的肩膀:“已经到了。有事,留到御前比武之后再说吧。”先迈开大步,兴冲冲地走进了飞鱼坪。

    橙王看着那伟岸而略现苍老的背影,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站在原地深吸了一口气,心头才没那么沉重。

    犹豫片刻,迈步静静跟了上去。

    橙王,此刻的脑中,只是反复地闪现着一个念头:我擦太好啦!琥珀不在宫里,我成功的机会又大了几分!老头子,这可是你作死不怪橙哥我啊!哇哈哈哈哈哈。

    9. 一言不合嫁公主

    “皇上驾到!”

    我跟苏晓聊着忘了时间,这一会儿的功夫皇上都来了。他带着橙王入座,不多时皇亲国戚们渐渐将前座上的空席坐满。可是没看见公主,也没看到传闻中的赤王。后宫嫔妃们也都没有要来的样子。

    本来以为可以在今天一睹真正的后宫长什么样子,真是遗憾。

    “六扇门副总督沈大人到!”

    蓦地一声高宣,随即围观群众之中掀起一片声浪。

    正是我们的沈老大也到了。她今日以六扇门副总督的身份出席,一身红蓝相间的武士服衬的她英姿飒爽。修长白皙的双腿错落,尤其是一边走一边颤巍巍发出如冻脂般颤动的玉兔,吸引走了无数目光。

    沈老大远远地睨了一眼我,皱皱细眉,微微摇了摇头。似乎在用眼神给我传递一个信号: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跑,不要勉强。

    然后向我伸出了白嫩嫩的大拇指:加油。

    我深受鼓舞,立刻回以一个坚定的眼神,加之动人的手语:我一开始就这么想的!一上去我就逃,妥妥的!

    沈老大似乎是被我逗乐了,露出一个甜甜的浅笑,但随即发现哪里不对,嗔怪地白我一眼:但你不许不打就逃!

    被、被猜到了!我当下转移话题,抛了个飞吻:老大么么哒!

    沈老大巧笑倩兮地白我一眼,眼神里带有一丝宠孩子似的宠溺,同时也有几分调皮:贫嘴。

    哎呀呀,我们沈老大真是漂亮啊。但这恶作剧似的笑容是怎么回……

    “喂!!”

    站在我身边的宋总督愤怒的吼了一声,然后带着些怨念地怒瞪着我数落道:“明非真,大敌当前了,你还不知自爱。成日里与女子之家眉来眼去,成何体统?”

    我忘了鸟兄就站在我身边了!

    “我只是跟副总督报告一下近况……”

    “岂有此理!”鸟兄义愤填膺,简直快气zhà了肺,“我等男儿汉在外打仗,抛头颅洒热血在所不惜,一声应承岂有二话。当年大禹治水三过家门而不入,岳飞将军衣不解带,兵不解甲……”

    我背后的苏晓小声笑道:“副总督关心你多过总督,他吃醋了吧。”

    关心我?!

    这分明是陷害我啊!!

    我顶着鸟兄的口水,恨恨地瞪了远处的沈老大一眼。沈老大却对我做了个俏美难言的鬼脸,然后微微一笑朝前踏步。

    下一瞬间身上的女子柔媚似乎随风而去,又化身成了那个指挥若定、从容镇静、威风凛凛的六扇门副总督。

    沈老大登上皇族人员的坐席,朝王座上的主人请安道:“臣六扇门沈伊人参见陛下!”

    皇上心情正好,笑道:“伊人来啦。王土水,看座。”

    沈伊人一怔道:“这里是皇家席位,臣坐在这里恐怕……”

    “怕什么?”皇上摆摆手,“御前比武除了是公事,也是少有的赏心乐事。何况你的手下也有人出战,你不想在这里看清楚些吗?”

    沈老大还来不及拒绝,笑呵呵探出头来的王公公已经将她领到皇上身旁的座位上,与橙王一左一右的坐着。

    而我这里宋鸥还在对我喷口水,正当我想着拿只鞋堵一下他的嘴的时候,大太监南公公忽然深吸一口气。

    由于这一口气吸的时间太长,有种气吞山河的既视感,我不自觉地捂住耳朵。

    “诸君安静!”

    声音洪亮之级,顿时盖过了满场的说话声。语音柔和却能及远,声音不大却是直传入耳。光是这本事就代表南公公的内力修为还要在龙在天之上,精纯处更是远胜。皇上身边真是人才济济,南公公居然是个内家高手。

    “承皇恩浩dàng,特开比武选秀。圣上有一言相告,请诸位安静。”

    南公公顿了一顿,待声音下去。

    南公公静待少许,,才放声道:“汝等皆为国家栋梁之才,只要表现出色,朝廷自当量才取用。此其一也。胜负乃是兵家常事,切忌挟怨报复。此其二也。”

    也就是说就算是比武也该有分寸,不能借着比武发泄私愤,这怎么越听越像是……我不自禁看了一眼鸟兄,又看看龙在天。

    龙在天反应颇快,我才转脑袋就被他发觉了,瞪着牛眼道:“看什么看?”

    我打个招呼,然后笑道:“龙副统领,你待会跟我们唐掖打可要手下留情啊。”

    “若是没自信,不妨现在就滚。嘿,本人看不得你这卑躬屈膝的狗奴才模样。”龙在天冷哼一声,轻蔑地笑道:“皇上也真是多此一举。我都已经参赛了,这优胜谁属还用说吗?”

    我笑着点点头,转头对唐掖道:“待会往死里打!别跟我客气!!”再不然就放着我来!

    龙在天看着我们,先对唐掖冷笑一声,说:“你是第一个。”

    再指着鸟兄轻蔑地说:“你是第二个。”

    最后对我呸了一口说:“你是废物。”

    ……

    “你跟谁两呢!!”

    玛德!唐掖别拦我!!

    谁给我找根玉米棒子,我今天捅死他!!

    龙在天赶紧摆出一个起手架势:“哎呀!想来尝尝先是不是?好!你自找的!爷爷成全你!”

    我们在这里剑拔弩张的时候,南公公的声音如南风徐徐而来,吹过我们耳畔。

    “御前比武乃是朝廷惯例,胜者例当有赏。”

    说到有赏这两个字,便是往油锅里泼了一瓢水,声浪顿时zhà开了锅!我几乎能看到满场的观众的张嘴尖叫和竖起耳朵生怕放过任何一句话的模样。

    内皇城里面有座位的人数虽然不多,可是站着围观的人却比初选复选的时候多上数倍不止。不但是宫娥太监聚集,宫外人士也所在有多。许多本上不得朝堂的官员也托了些门路进了来,甚至是官员家属来的也是不少。尤其是许多在野武士、禁军兵士,这些人美其名曰护驾,其实也只是抢了个站着的位置看比武而已。

    因此飞鱼坪虽然占地宽阔,在这人山人海的包围下看着也不很宽。

    南公公这一提到奖赏,他们所有人都端不住了,止不住的高声叫好。声浪仿佛是无形的潮水将整个飞鱼坪包围起来。但皇上也不动气,反倒是笑呵呵的心情很好的样子。我想这根本就是惯例,皇上早就默许了的。但说的也是,这种热闹的场景才是比武的精髓,皇上要的也应该就是这样的气氛吧。

    叫这声浪一盖,连准备打架的我们也不由得停下了手。

    南公公回头看了一眼皇上,皇上微笑点头,南公公又深吸一口气,声纵飞鱼坪,再度盖过了声浪。

    “自本朝太祖开国以来,我朝英雄辈出,向来御前比武便是选拔豪杰之地。英雄豪杰,自当有美人为配。”

    说到美人二字,满场反而寂静了下来,人人的心头都不禁惴惴。直到南公公再道。

    “朕之二女红妆,温婉大方,秀外慧中,仍待字闺中,愿许与英雄为妻。朕许诺,今日胜者朕即日封为——红妆驸马。以示嘉许,并成良缘。”

    场外场内登时为之沸腾!!

    御前比武的奖赏一向都是保密的,直到比试的当天才揭露。用来炒热气氛最好不过。

    这下场外站着的,场内坐着的观众无不为之兴奋,心想今日不但是提携人才,还是给皇上选女婿啊。议论的声潮比刚才大了不止十倍,千百双眼睛在我们这三十二个人身上瞥来瞥去,仿佛千百把刷子把我们刷了个遍。要看看谁是那个将娶公主的幸运儿。

    原来这次的奖赏是二公主啊。

    听说二公主红妆公主今年也老大不小了。现在嫁女儿都挑年轻的嫁,不管南北方十三四岁就嫁人的女子比比皆是。我想皇上大概也是着急吧。想想也是合适,要是御前比武两年后再举办,公主熬成了老姑娘怕是嫁过去也不招夫婿喜欢。正好御前比武提前举行,这就是赶巧了啊。

    我不禁抱着手点点头。

    四周掌声欢声雷动,议论声此起彼落,就在满场激动兴奋的时候,但反倒是参加者的我们这边——

    宋鸥无精打采:“没劲。”

    唐掖冰块脸:“无聊。”

    苏晓可怜巴巴:“明大哥,我饿了,你有没烧饼给我吃一个吧。”

    我沉默:“……”

    学着南公公深吸一口气。

    “你们几个就算是给皇上个面子,装成感兴趣的样子好不!!”

    宋鸥无精打采:“我有未婚妻了。皇上还能把公主嫁给我?”

    唐掖冰块脸:“滚!”

    苏晓可怜巴巴:“明大哥我真的饿了嘛。”

    我二话不说把耍酷耍过头的唐掖抓过来捶……

    围观的激动半天,参加的倒是这幅德行,这御前比武也太邪乎了。

    但不只是我们,连麒麟卫的人兴趣也不大,除了龙在天嘟囔着:“切,还不如沈姑娘的脚趾头。”之外,其余的几个麒麟卫士也是全无反应,似乎并不把驸马这回事放心上。

    “圣上的许诺已说完,现在宣布,御前比武,正式开始!!”

    南公公一说完,首场的选手陆续开始登上擂台。

    这里有四座擂台,一次就要打四场。只见先上场八人同时一跃,飞上擂台。

    我正要看看这八个人是谁,忽然有人叫道。

    “那不是华山掌门贾云风吗?他的对手我听说过,似乎是寒山寺弃徒向霸天。”那人一拍额头:“这两人都是橙王府的门人啊,他们竟然会撞到一起!”

    10. 水可载舟

    我一看果然其中一座擂台上对峙着的两人其中之一果然正是华山掌门贾云风。

    我们这三十二个人里面,有十四个是麒麟卫士,四个是我们六扇门的人,四个是君王侧的人。这种情况已经大幅刷新了三年前的状况。三年前没有我、唐掖和苏晓,鸟兄刚入六扇门,连沈老大的功力应该也还不纯。可想而知当时的惨状。

    而在野武士竟然多达十人之多也是前所未见。其中就包括了贾向二人。

    贾云风一袭灰衣,无嗔无喜,冷淡淡的往台上一站。仿佛天下人都欠了他八百万似的拖长了一张俊脸。

    贾云风往台上那么一站,顿时生出一股不凡气派,岳峙渊渟,还未动手就能给对手制造出一堵气墙般的心理压力。不愧是武林中掌门级别的好手。

    华山派武功以剑法为主,少不了门派里收藏了稀世奇兵。

    贾云风腰畔挂着一柄蓝鞘长剑。剑柄造型古朴,通体笔直。剑腭极短,不是目前流行的双翼剑锷。蓝色的剑鞘上旧痕累累,透着一阵昂然古意。这应该就是华山掌门的招牌,华山派世传名剑——天外锋。

    依我自号江湖第一八卦王的渊博知识,还有黑白鉴里面名器篇介绍。天外锋乃是初代华山掌门得自华山之巅上的奇异金属铸成的。华山山势本就奇险,上到巅峰之人已经不多。以往也没人从上面掘到什么奇金,所以当年的华山掌门推断那奇金是来自天外,从天而降落到华山之巅的。

    当年的华山掌门将那块天外奇金用在铸兵上,耗时一年辰光,终于铸成一把锋锐无比的利剑,号为天外锋。据说天外锋之锋利削金断玉,破石碎岩如刀切豆腐。在名器榜上排行第五,是罕见的利器。此刻纵使我站在台下,也能明显感觉到其中险锋之锐。可见天外锋的传说并不是夸大。

    而贾云风的对面则站着一个五大三粗的莽汉。他一点也没被贾云风的镇定与天外锋的险利吓到,却是自顾自的摩拳擦掌

    sbf123胜博发娱乐免费小说阅读_www.mamahiza.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