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胜博发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最气的其实是来镜真诬蔑历代先皇,但他又是举足轻重的人物。为了要证明来镜真的清白才请来这些当世的高人。

    而六龙锁国四字,在皇上心中本来就是无稽之谈,却从未想过这卦语是真的该当如何。

    “大师,道长,明大侠,三位都是当世高人。朕知道三位来此都是为了来zhēn rén的事。朕自会释放他,所以这些话……”

    皇上隐去了最后一句不说,

    神法道长却道:“贫道来此是为来师侄不错。但比较于这件事,来师侄的xìng命,却又不足道了。”

    “这……道长这是什么意思?”皇上实在不懂他们在坚持些什么,似乎这些无稽之谈真的很重要。“方丈大师却如何说?”

    “此四字的确关乎江山气数,而此中所指六龙,也正是皇上的皇子。”

    皇上兀自不信,语气严肃,一字一顿地道:“方丈大师,神法道长,这话不嫌太过无礼么!”

    空虚方丈却不慌不忙,平目直视皇上道:“出家人不打诳语,老衲何敢?”

    空虚方丈祥眉善目,一派慈和,比起神法道长和神州大侠更易取信于年轻人。

    皇上不由有些犯嘀咕:莫非那六龙指的真的是……不,怎么会,赤儿他们这才出生多久,不可能。

    方丈凝视眼前这位年轻的皇上道:“不知皇上可还记得,老衲曾说过老衲这几天在做什么?”

    “方丈大师说这几日在忙于观察体相。”皇上忽地心中恍然,忙道:“大师看的……莫非是我四位皇儿……”

    “阿弥陀佛,请皇上恕罪。”空虚方丈双掌合十道:“老衲说的便是四位皇子。四位皇子均是可堪造就之才,注定是人中龙凤。但可惜……四位皇子均是年幼,眉间却已有一股无法忽视的戾气。若一起成长,无法避免的会激增戾气,相互厌憎……”

    “相互厌憎又如何?”

    “寻常人家的兄弟手足再如何生厌,最差不过老死不相往来。但君王无家事,皇子们若是相互不喜,则是一场关乎天下运数的龙争虎斗。”

    “龙争虎斗……”皇上毕竟仍是将信将疑,忽地想起一事:“但卦象说的是六龙锁国。朕只有四个皇儿,何来的六龙?”

    “启禀皇上。”神法道长忽然道:“您命中注定有七个儿子。此卦间锁国的六龙,正是其中六位。来师侄限于年岁,修为不到,只能测算出六龙锁国四字,无法得知卦象含义。”

    元圣帝心道:你说过你跟来疯子的修为不相上下,何以你却能解的开这四字之谜?

    神法道长似乎能看穿他的想法,笑道:“贫道修为浅薄,也如来师侄一般无法得知卦语之谜。能解开此卦多亏二位援手。”

    空虚方丈一笑道:“神法道长客气了。老衲只识体相,却无法直通此等天机。皇上明鉴,此谜能解,全托赖明前辈。”

    “明大侠?”

    皇上再看这个老的不知道有一百多少岁的老头子。他须眉全白,两缕雪白长眉长的快掉到地上了。他身材魁伟,手大脚大,那副宽大的骨架便似乎是能顶天立地一般,心中不禁微凛。

    神州大侠的名头在江湖上已经响了近百年了。只是他名声虽响,但近数十年来足迹已不履武林。他武功究竟如何高强,所做下的事迹又有多轰动,见过的人在三四十年前就已经不存于世了。他的事迹多被神化,他的存在便像是一段传说,而非是个活生生的人。因此皇上对他总有些不信任。

    神法掌门看穿了皇上的心思,呵呵笑道:“皇上尚年轻,或许没听过明前辈的传说,但大罗山如今仍有一位人物,乃是明前辈的关门弟子,皇上却是一定听过的。”

    皇上脱口道:“难道是如今大罗山门户执掌,那号称语化江山的明化语?”

    神法:“不错不错,皇上听过他?”

    “当然听过。”

    这次邀请三派掌门,皇上原本想请的就是这明化语,谁知道来的却是他的师父。皇上如数家珍道:“去年朕曾与他在苏州巧遇,同在一家茶楼听曲。”

    “哦?”神法呵呵笑道:“皇上可对他印象还不错么?”

    “没注意。”皇上摇摇头:“他当时身边带了八个美女,朕看的直晃眼。要不是事后十三跟朕说,朕还不知道呢。”

    “呃……咳咳。”神法掌门尴尬地咳嗽两声,“明掌门是明大侠年过八旬才收下的弟子,现今也是威震北方的一方豪侠。徒弟都如此,师父之能可想而知。”

    皇上看看神州大侠,将信将疑道:“明大侠对此六龙锁国一说有何高见?”

    话音未落,神州大侠忽地睁眼,双目精光透亮,晶莹如玉,细看之下仿佛能见流光回转,便是一旁站着的雁十三也大是惊讶,神州大侠名头在江湖上响了百年之久,便如武林神话一般,内力修为果然出神入化!

    也不见他提气轻身,便如是鹰翱展翅,大手一卷,神法掌门腰间的桃木剑便被抓去。

    神州大侠转身对着一面白壁出剑,剑出如风,一把桃木剑竟在墙上留下寸许深印。

    不片刻已书下:

    汝知否?

    龙吟承老神云坠,

    凤鸣子夫月动摇。

    愚个多累禁九邦,

    痴鬼了了继五朝。

    汝知否!

    最后一个否字书毕,神州大侠魁梧的身子便像是被一阵大风卷起,直上钦天监屋顶那小小一扇天窗。这天窗细小,大约只能容一人通过。平时望上眺望便也只能从中窥见一轮明月,看不见其余。此时也不见神州大侠如何用力,便像是穿了过去一般透窗而出,好似神仙中人,踏月而去。

    皇上慌忙喊道:“明大侠留步!是朕错怪您啦!请回来!”

    但终究没能留住来去如风的神州大侠。

    皇上的目光注在那一方白壁上刚刚刻下的那一首‘汝知否’,如坠迷雾时,却听得僧道二人的声音遥遥传来:“明大侠已留解法。困局之解便在此中寻。皇上若能参透,便是江山社稷的大福气。”再回过头去,连僧道二人也如凭空消失一般不见。

    皇上怅然若失,问雁十三道:“他、他们都走了?”

    “两位高人刚才从大门离开了。”

    “大、大门?”

    武林相传,少林武当大罗山,三派在正道中鼎足而三。以三派之力便可与江南白王七冠相抗衡。白王七冠已经是年轻的皇上见过最为强大的江湖势力,却没想到这三派的顶尖人物武功却是如此的不可思议。世上还能在哪里找到这样的高人?

    若非雁十三仍是恭谨地站在近旁,恐怕皇上会以为这只是一场幻梦。

    “六龙锁国……汝知否,汝知否……”

    这四个字与这‘汝知否’的三字就在皇上的心上留下了一道深刻的印记。

    3. 字中有谜,明家有妻

    神州大侠走了,少林武当两大掌门也走了。

    皇上呆呆地站在原地,端详着白壁上那三十四字。

    汝知否?

    龙吟承老神云坠,

    凤鸣子夫月动摇。

    愚个多累禁九邦,

    痴鬼了了继五朝。

    汝知否!

    皇上看了一会儿,忽地发现这些字竖着看竟然也成立!

    ‘龙凤愚痴’、‘鸣吟个鬼’?

    ……

    皇上忽然清醒了几分:朕被骂了?!

    再看下去,‘承子多了’,当是指继承人太多,造成争夺皇位。

    接着皇上就看到‘老夫累了’?

    老夫累了?!

    这算什么?!

    合着你急着走是因为你累了?!岂有此理啊!!朕请你来参透国家大事,有因为这种理由走掉的吗!这老不着调的!

    而之后的三句‘神月禁继’、‘云动九五’、‘坠摇邦朝’。

    看似不通,但皇上默默冥想了一会儿,却又觉得莫名地击中了他心中一直忧虑的事情。

    除了坠摇邦朝这四字意思浅显,不需再说。另外两句都透出了清晰的弦外之音。

    神月,莫非是指神月教?这个号称神月的魔教,自太祖皇帝的时代就存在,教中首脑一向居于西域。依附于西域各国和本朝作对,不得不说是一大隐患。神月禁继,难道指的是神月教会祸害朕几个孩儿?

    想到这里心底一阵怒火,若是魔教敢动朕皇儿一根寒毛,朕豁出一切也势灭魔教!

    再看那云动九五四字,也是不禁默然。

    云,指的该是邪道四大势力之一的魔境云天宫。他们是在江湖上最为神秘的一股势力,向来诡异莫名。说是云动九五……莫非朕……

    皇上盯着那白壁不言不语,默默出神。

    但过了一会儿,皇上的样子却显得颇为奇怪。

    这三十四字诗不像诗,词不成词。平仄不通,更欠对偶。无甚文采,意思更是模糊。可偏偏皇上的眼睛看得久了,不知不觉心神转移。仿佛那字与字之间透着一股子魅惑人心的魔力,像是着了魔,眼珠子竟然转不开了。

    皇上本想思考其中含义,但一视之下却只觉得这字里行间透着一股子叫人心折的气魄,飞采英华跃然白壁之上,竟然没有继续关注含义,反倒是看着字体呆呆出神。

    那三十四字笔走龙蛇,势道恢弘,气象万千。这第一句的‘龙吟承老神云坠’,与其说是一句诗,不如说是七个分开的字。细细的看每个字有每个字的笔意,每一剑有每一剑的气象。就如那龙字写得张牙舞爪极逞凶猛,偏是下一个吟字写得却如云雀翻飞轻巧快意。往后看每个字竟然都别树一帜,皇上尤其爱那云字,写得俊逸端飞,若回风飘雪。

    皇上胸口一阵欣赏之意油然而生,差的叫出好来!

    三十四字中虽然字有所重复,却不见书写的手法有丝毫相同。

    痴鬼了了之中含了两个‘了’字,然而第一个清逸斜飞,好不潇洒。第二个了字却是刚峭挺拔,孤高不凡。

    再说那两句‘汝知否’。

    第一句的三字写得也是各尽其妙,汝字厚重,知字清雅,否字真率自然。

    第二句的汝知否却又完全不同,简直像是完全不同的人写出来的似的,汝字轻捷,知字孤高,否字若即若离。

    皇上越看越讶,几乎不能自已。心中涌现起一个想法:这、这难道会是一套剑术?

    元圣帝本来会武。他李家太祖开朝以来弓马娴熟,太祖皇帝更是当时冠绝一时的绝世高手。传下的武功拿到江湖上也能跟顶峰的绝学一争长短。

    只是一来元圣帝此时年纪尚轻,限于年岁,传承再好功力也有限。加上他生于皇室,没有机会跟人jiāo手。太后溺爱于他,连重物也不舍得儿子去拿,这种环境下武功能磨炼的多强。

    二来是太祖武功心诀虽然传了下来,可是练武这种事,要是没有师父教,就只有一本秘籍谁能将他人的高深武学全然学会?帝皇武学,只有皇家人能练,这就增加了传承的难度还限制了发扬光大的可能xìng。如果遇到传人天资不高,失传的可能xìng更是高的可怕。

    太祖皇帝虽然武功高强,可是他传给他儿子二祖的时候,便遗失小半没能学会。二祖内力更是差劲,总体也只有其父的五成水平。能教给后代的心得就更少。之后更是一代不如一代。本朝的历代君王再没有一人有太祖皇帝那样的绝世才情,就连能将这份武功的威力发挥出一半的皇帝也不曾有过。

    元圣帝天资原本不坏,但限于层层条件,二十岁的他在江湖上也就是个二流高手。只是他练得是太祖绝学,眼界究竟是比普通人高得多。

    字中藏里剑法这想法一浮现,元圣帝对这三十四字的体会又深了一层。映照自己生平所学,更觉得这是一套惊世剑术。

    皇上将六龙锁国的事尽数忘却,深思其中剑法。但无论从哪个字开始看都似乎不对,这三十四个字是越看变化越多,越瞧招数越妙。眼睛越看越花,好比有三十四个剑手同时在他眼前舞剑,招数来路全然不同无法连接,只看的皇上心烦yù呕,头上冷汗直冒。

    皇上却忍不住继续要看下去。多看几次,已经不是在一行一行的看,而是打乱顺序胡乱的看。横着也行,竖着也行,斜着也没什么不可以。

    虽觉得胸口烦闷yù呕,头疼不已,可是却仍是难忍好奇心想把这套剑术的头绪理清楚。但再多看几次,忽觉得这些字已不再是刻在白壁之上,只觉得气势愈发雄浑凌厉,直yù破壁而出!

    仿佛一把利剑凌空从白壁上飞出直指皇上眉心泥丸宫,要贯传眉心,破脑而出。才有这个想象的皇上只觉得眼前一闪飞剑已经近在咫尺,眉心一阵刺痛。

    这时候忽觉一阵热力从手臂上不绝涌入,如一阵大风吹散了部分眼前云山雾罩的幻象,露出天上一截明月。

    然后听得耳边一声:“臣僭越!”便觉得让人一拉一拽,一股浑然大力透入体内,皇上被拉开无法再直视白壁上的字。

    眼睛一旦离开,皇上立刻回过神来,‘啊’地惨叫一声,若非心口有人以深厚内力护住,这一叫恐怕会呕血成升,身受重伤。

    皇上喘气不止,额头冷汗涔涔。好半天才长吐一口气道:“朕、朕刚才怎么了?难道朕走火入魔?”深怕又入魔障,不敢再看白壁上的字。

    将皇上从心魔幻海里拯救出来的,自然是六扇门中第一高手雁十三。

    雁十三斜瞥了一眼白壁,便不再看。恭敬道:“禀皇上,这三十四字之中藏得有一套剑法。皇上跟着剑法指引走,渐渐入了魔障。”

    “果真如此?”皇上头还晕着,闭眼说道:“可是何以朕、朕会如此?”

    “全因为神州大侠的武功之高,实在是世所难见。此三十四字乃是神州大侠剑意所在,精妙绝lún,凌厉无双。皇上修为不到,看得久了便会受伤。”

    “你、你说神州大侠是故意留下的剑法?难道这剑法就是解开六龙锁国的关键?”

    “臣不知。”雁十三缓缓道:“臣只知尽管以臣的武功,也是不适合学这套剑法的。这剑法路子与微臣生平所学完全不同,微臣虽然直视白壁不至受伤,却知道无法学会这剑术。”

    “连你都不行?”

    皇上一阵失望。凭他刚才所见,这套剑术实在是精彩绝

    sbf123胜博发娱乐免费小说阅读_www.mamahiza.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