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胜博发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楚。”

    却见苏晓忽然从怀里掏出一个铜牌。白怜看着那铜牌,诧异道:“百户?你被封了百户?”

    苏晓得意洋洋,笑的阳光灿烂:“我也是官!你打不了我啦!”

    若苏晓仍然只是小小一个捕快,就算统属不同,白怜想打他,随便找个理由打也就打了。沈伊人再有权威再受皇上宠爱,也不可能为了一个捕快找进宫来跟司礼监总管抬杠。这不是想不想做的问题,而是做不做得到的问题。为了一个捕快而与宫中结仇,沈伊人断不会做这种莽撞事情。因此苏晓挨这顿打本来是跑不了的。

    可是苏晓有官身就不同了。朝廷命官就算犯罪被拘,如果未经证实,连一筷子都不能戳他的。何况只是跟她这个总管吵架。司礼监总管是五品官算来比苏晓高了好几级。

    可是例来官员争吵,下级官员不敢与上级争吵,多是怕了对方的权势,以及对自己仕途的影响。却没有明文规定品轶有差距就不能顶嘴。其中最明显的就是御史言官,御史主监察百官,风闻奏事。朝中常常可见一个七品御史指着二品大员的鼻子像骂三孙子似的喷口水,就是一个例子。

    此时的苏晓完全不怕白怜,又是突然被提拔,根本就不在意仕途前程。因此苏晓虽然只是个从七品,但要是就是想跟白怜吵,白怜还真的拿他没办法。

    白怜莫名其妙地看着那令牌,心道:六扇门怎么回事,连个小孩子都能提拔。

    看着拿着令牌的那只手,皮肤白皙赛雪欺霜,只想道:皮肤好白……这男的好恶心!

    “大男人的皮肤比女人还白,你真的是男人吗?”

    “谁比女人白了!”殊不知这是苏晓的大忌。苏晓睁大眼睛,指着白怜的小鼻子道:“你才是,鼻子那么矮,能呼吸吗!”

    “我鼻子怎么了!”白怜的鼻子滑若凝脂,好比新荔,但她本来没听过别人对她容貌的评价,也不知道自己姿容绝丽色。她看苏晓的鼻子又高又挺,十分漂亮。想来这样的鼻子才是好看。被这句话打击的浑身都颤了起来。

    白怜从小在宫里长大,宫里规矩多,她又不多跟它人来往。升官之后宫里的太监宫女见到她只有害怕的份,她什么时候吵过架?但是她毕竟聪明颖慧,立刻从苏晓的话中找出了攻击的方法。

    白怜咬牙切齿:“你耳朵长得像是、像是一只摔死的毛毛虫!难看死了。”说的也不知道对是不对,但看到苏晓脸上难看的表情她也知道是做对了,不禁满心得意。脸颊红彤彤的,比跟明非真打赌赢了还高兴。

    苏晓的耳朵晶莹如玉,耳垂像是一只ròu呼呼的玉坠子。可是苏晓一直觉得不好看,谁知道白怜这个死太监一上来就挑这里说。苏晓可是从小在民间长大,虽然心思单纯,吵架的本事却比白怜高明得多。也不用想,下一句就准备好了。

    苏晓抿一抿薄冰似的唇线,炫耀道:“我的嘴巴比你好看。”

    一说到嘴巴,这可是打中白大姑娘的罩门了。刚才和明非真纠缠不清说来说去没说清楚的就是这张嘴。此时当着明非真的面提起来,白怜又觉得她两片樱唇仿佛麻酥酥的,开始充血发红了。

    白怜不自觉地双颊酡红,似饮酒微醺。

    “你、你……”白怜一阵心虚,她从来就没把自己当做是女人,骤然要她跟人比什么姿容样貌,她也是有些迷糊。但天生的直觉让她觉得这里如果输了,她身为一个货真价实的女人就会被全盘否定。不禁用袖子微微掩着牡丹似的双唇和小瑶鼻,巴掌大的小脸只露出上半部分,显得更加精巧迷人。

    “可是,咱、咱家眼睛比你大!哼……”白怜袖子掩着嘴,发出一声嗤笑:“你眼睛就这么一点点,能看见吗?”

    苏晓完全不能接受这句话。其实苏晓的眼睛不但不小,其实跟白怜也差不多。只是白怜的眼睛生的往下微垂,略带哭眼,显得妩媚又楚楚可怜,看来迷离动人。

    苏晓一直就觉得白怜眼睛娇媚动人,自己怎么可能比得上。

    这句话可把苏晓惹毛了。

    “矮子!!”苏晓,“你是矮子!我才十六岁,都比你高呢!”

    白怜不敢相信,这个男人竟然跟自己比身高!老娘可是货真价实的女人啊!

    “咱家不如你高……你、你还平胸呢!”

    苏晓像是被雷劈了般呆住不动,啊啊啊地张开嘴又再闭上,“我、我是男的!要胸部来干什么!我是平胸难道你就有吗!”

    白怜却露出一抹十分自傲的嘲讽笑容:“说得对,咱家是公公,也是平胸。所以这其实并没什么值得说的。”可说完这话却又得意的挺了挺脖子下的微微耸起,衣料自然地向两边扩开。从那衣服的轮廓看过去似乎能想象出一片堆积肥嫩的沃雪,又白又软,将那个小小的空间挤的满满的。

    苏晓如看着杀父仇人一般愤恨地瞪了一眼得意洋洋的白怜,白怜也白了苏晓一眼。

    “明大哥,你怎么不帮帮我。你看看这个死太监啊!”

    “你骂我什么!”白怜怒道:“明非真,你再不管管这个死孩子,我就要你去守刀子房,让你每天看着人家净身!”

    “明大哥!”

    “明非真!”

    “你说!你帮谁!”

    “你说!你敢不帮我?”

    两人的火力一起转向沉默的明非真,但回应的只有静静一句。

    “道歉。”

    明非真眼神空洞地看着地上的三个梨,还有这两个家伙。

    “你们两个……最好在我发飙之前,给我道歉!!”

    48. 论演员的自我修养

    两人都是一怔,明非真这是发什么疯?

    “道歉。”

    但明非真只是重复这一句话。

    “你们两个,都给我道歉!”

    明非真目光凝重,语气严肃,像是维护法纪的正义公仆历经多年抓住了无恶不作的江洋大盗,满是替天行道的正义表情。

    “明大哥你怎么了……明大哥,你生气了?”苏晓心脏砰砰直跳,本来可没想惹的明非真不高兴的。但是明非真一向大度,今天却不知道踩到他哪的雷了。

    明非真目光一沉。

    “道歉!”

    “好啦好啦!”苏晓瞥了一眼白怜,不情愿地道:“我道歉就是了吧。”

    白怜从没见过明非真这么认真,略显慌张地道:“好吧,明非真,看在你的份上,咱家也道个歉吧。”

    苏晓一看见白怜狡黠的目光,立刻抢先说道:“我先说,刚才说你是个鼻子塌,嘴巴丑,长得矮的死太监是我不对。抱歉抱歉,行了吧。”

    “我才不对呢。”白怜压着火,咬牙道:“你这个小眼睛、小耳朵、小胸部的娘娘腔!咱家对不起了呢!”

    “你、你你!”苏晓指着白怜,正要反唇相讥。

    明非真喝道:“闭嘴!”

    苏晓被骂的小嘴一扁,差点哭出来。

    明非真又道:“谁说让你们互相道歉了。”

    两人互相看了一眼,又看了一眼严肃正经的明非真,云里雾里地道:“那你说的什么?”

    “不是向你们!”明非真指着地面,“也不是向我。是向地下的三个梨子!”

    “梨子?”

    “啊?”

    算起来,白总管一开始打掉了一个,苏晓弄掉了一个,刚才两人吵架不知道是谁一推手又拍掉了一个。三个梨轱辘轱辘滚了出去,现在还懒洋洋的躺在地上呢。

    可是,梨子?

    搞半天这家伙这么生气,为的居然是三个梨?

    苏晓没好气地道:“这又不是酱肘子,你这么认真干什么?再说,我连你的酱肘子都打翻过,你也没怪我啊。”

    明非真抚着心口,仿佛无法回忆那段过去:“你、你不提还好!我又想起来了!我们还有酱肘子的事没算账!!我气了三个月呢!”

    苏晓无辜地道:“可我们都没认识到三个月,那是半个月之前的事啊。”

    “那代表我还要气两个半月!”明非真跳脚道:“这很难理解吗?”

    “就很难理解啊。你干嘛要生气?不就是几个梨子和一碟酱肘子?”

    “不过就几个梨子?不过就一碟酱肘子?”明非真如遭雷击,连退三步,脸色煞白地道“这还有天理吗?这是人说的话吗!苏晓,我看错你了!”

    苏晓被说的莫名其妙,小脑袋上全是疑问。

    “你们什么呀,说的这是……你们还捕快呢。”白怜轻皱细眉,娇媚的小脸满是迷茫:“什么酱肘子东坡ròu的?你们在说做菜么?”

    “够了!连东坡ròu你也敢轻视?”明非真大手一挥,悲壮地道:“你对得起六子王二叔张大挂李小妹赵老四荷花彩屏他们吗!”

    “那些都是谁啊!”

    “东坡楼的厨子伙计啦!你们这些暴殄天物的家伙。”

    “你也太夸张了吧。不就几个梨子么!”

    白怜退后一步,跟苏晓道:“他、他这是怎么了?平时就这样吗?”

    苏晓道:“平时不这样,偶尔会抽疯。”

    这还是两人生平首次亲眼目睹食物偏执狂是什么样子。

    “都闭嘴!”

    明非真黑着脸,搓了搓手。一步一步的走过去。

    “明大哥,你、你干什么?”

    “你要干嘛!”

    明非真一手一个,老鹰抓小鸡似的一只手捏住一个人晶莹的小耳朵,把两个少女(?)抓了过来。

    苏晓的耳朵耳垂如玉,饱满弹滑,绵软滑润,手感极佳。白怜的耳朵较为秀雅,可是精巧玲珑,外形甚美,入手就像是拿了一只巧夺天工的小元宝,分量刚好。明非真没有抓疼她们,只是用yīn柔内力将二人抓了过来,真气摩擦下,两人就像是有人在她们耳边不停吹着热气。酥酥麻麻的整个身体都有些发痒。

    “不要不要!我错了,不要拉我的耳朵。”

    “好麻!哎呀别这么扯,不舒服!”

    但本来麻麻的感觉,在下一瞬间,两人却同时感到耳朵仿佛要被扯掉的恐惧感。

    明非真的两手忽地像是两把闸刀,将两只雪白的小耳朵放在了上面,仿佛随时都能一刀砍掉。这是因为明非真这时候转换真气形态,真气磨的锐利如刀,隐而不发。可是两人却同时感到了像是有尖锐利器放在耳朵旁边似的寒意。

    苏晓和白怜心中同时一跳。

    “不、不要!我怕疼!”

    “你把什么放在我耳朵上,明非真!你放开我!”

    可是下一刻,真气复而柔软。就像是两条暖暖的水流,顺着耳朵往体内流进去。两人同时身躯一软,浑身发颤,到后来连说话声都弱如蚊蚋,从颈根开始泛起一片腻润柔红。全身都酥麻娇软,像是有无数只手在身上抚摸按揉似的。

    “啊……不要,耳朵、耳朵好软……”

    “你这、你这野蛮的……死鬼……”

    两人微喘细细,感到耳朵上的暖流忽地变强。不禁嘤地一声咬紧贝齿,浑身发颤,额头一滴细汗顺着雪白的柔颊滑落,滑过娇红的脖子,渐带粉红的锁骨,冲过更深处柔软高地上一层细密汗珠。至深处才知道原来二人衣服已被细汗打湿不少,雪白的后背几乎透明可见。

    直到二人的耳朵,被那只可恶的大手抚摸揉动的不成样子。

    明非真才又道:“接下来,我就要扯掉耳朵了哦。”真气再度变化,成尖锐的形态。在二人的感觉则是明非真拿了什么小刀之类的抵在耳边。

    她们两个同时露出恐惧的表情。

    刚要说话,却发觉自己身体柔弱难以说出只言片语。

    明非真义正辞严地道:“给我向梨子道歉!!”

    两人拼命挤出力气来喊道。

    “对、对不起!!梨子们我错啦!明大哥!别捏我。”

    “哎哟哎哟,咱家错了啦!别捏咱家的耳朵了!梨子对不起!”

    “这还差不多。”

    明非真放了手,两个人像是浑身力气和腰骨都被抽走了似的,直不起腰来,一下子软倒在地上。要不是两人的背还可以相互靠着,这一下直接就睡下去了。

    “你们两个,给我好好反省反省!”

    明非真丢下这句话,把刚才还吵得不可开jiāo的两人扔下,迈开大步就走。

    只留下两个没了言语,没了力气的小美人。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苏晓恢复了些气力,忽然道:“……都、都怪你拍了明大哥的梨子。”

    白怜一听就来气:“是你拍的!”

    “我只拍了一个。”

    “我也只拍了一个。”

    “诶!你这人怎么敢做不敢认!”白怜鼓着脸,“第三个梨子是你拍掉的吧。”

    “怎么会是我!”苏晓叫起撞天屈,“那个梨子我手连碰都没碰到。我可是从来不说谎的呢。”

    “你真没碰?那还会是……”

    苏晓和白怜呆呆地对望一眼,忽地惊觉不对,同时开口。

    “明非真呢?”

    “明大哥呢?”

    啊,不对,明非真(明大哥)这是要开溜啊!

    两个娇娇少女同时喊道。

    “那个混蛋!!”

    ****************

    我一走过城门立刻开跑。由于我平时看守小南门,腰牌可以直通内皇城,都不需要像唐掖他们一般再去向敬事房请示。

    我如风一般跑去内皇城大广场,与唐掖汇合。这一场大戏就快要开始了。怎么能没有我呢?

    内皇城的大广场上,筑就高台四座,远处却立着比这四座擂台还要高的高台。上面设立了二十多个座位,最中间的位置一龙一凤两个座椅,显然是留给皇上皇后的。周围的座位不必说也知道是给皇族人员的了。

    在京的皇室成员不多,无非就是两位王爷,几位皇妃,再来自然就是公主们了。

    这时候还早,人还没来多少。参加决赛的选手,却是除了苏晓和我都已经到齐了。

    决赛参赛人数多达三十二人。

    可让我六扇门自豪的是,除了我、唐掖、苏晓,还有一个鸟兄也在!

    他到底是名家子弟,武功根基深厚,经过沈老大的安排他挑到个比尹一弦还弱的武士做对手,也打进了决赛。我不由感叹……为什么没遇到我的对手,那位仁兄要是跟鸟兄打可是更没风险啊。

    不过相对应的,鸟兄晋级了,他的对手,龙在天也同时晋级

    sbf123胜博发娱乐免费小说阅读_www.mamahiza.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