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胜博发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愤怒。

    “哈哈,哈哈哈……那个……白总管?”

    白总管全无动静地回了一声。

    “嗯?”

    本来白总管的面相生的娇媚,无论竖起柳眉还是怒目瞪视,都不会有多大的效果。但她这一声反问我觉得听到了zhàyào点起了引杏的声音。吓得我闭上了嘴。

    白怜瞪着我,眼中闪过一层带着神秘色彩的涟漪。我完全无法读懂那种情绪是什么。

    白怜静静地道:“你想说什么?”

    “我是说那个……刚才不是打赌么……小人……就是一个不小心赢了来着,没什么没什么,完全没什么大不了的。”

    “对,你赢了。”白怜的眼睛盯着我,里面闪过复杂的情绪,她仿佛在忍耐怒火的bào发。白怜伸出一根手指头,贴在我的胸口上,轻声问道:“你想干什么?”

    “我……”

    我不想干什么啊。只是跟她开个玩笑而已。怎么她这么生气?

    她的手指从我的胸口慢慢滑下去,一丝冰凉的触感顺着胸口往下移动。不知道为何我的脑袋里和胸膛上都传来十分舒服的感觉。周围的空气仿佛都热了起来。

    白怜的手指活动着,她的眼睛却直视着我:“你想我干什么?”

    我的脑袋好像有点不灵光,嘴巴也笨了起来。就是说不出‘什么也不用’这五个字,只是来回说着:“呃、呃……这个……”

    “我知道,你要亲我是不是?我让你亲!”

    “啊?”

    这回换我蒙圈了。

    白怜抬起雪白细巧的手臂,露出一截藕节般的肌肤,牵着我给她遮蔽阳光的外衣。她微微一用力,把外衣从我手里拉落了下去。

    轻风和着她轻巧的身姿,在我的眼前仿佛是丽人曼舞,她脚尖轻点,柔嫩的腰肢随之旋转了半圈,成了正面对着我。我手里的外衣在这时飘落,把眼前这个祸国殃民的绝世妖娆彻底遮盖起来。

    “刚才唐掖那笔你赢了,以后你不欠我什么。”白怜瞪着我,双目似含霜冰:“现在和以后,我白怜,也不欠你什么!”

    白怜双手环过我的脖子。她的手指柔若无骨,就像是连指纹的摩擦都没有一般的滑腻。巴掌大小的娇美容颜忽然近在眼前,她一把将我拽了过去。

    46. 姑娘,吃梨吗?

    雪梅般的幽香沁入鼻腔,白怜微微抬首,将一对火热腻润的唇瓣送到了我的眼前。

    送上门的美食,吃?还是不吃?还是吃完了跑?

    咳咳咳。

    我甚至没去想这个问题,已经低头轻就。

    白怜鲜花似的双唇被温热但略带粗糙的东西堵上了,她皱眉嗔怒道:“你干什么?!”

    我伸出一根指头,拦在了我们的嘴唇之间。

    我当然不能真的亲她啊。第一次还能解释为我因为刚睡醒看错了人,第二次这算什么?根本是变态啊!

    我从怀里拿出一个雪白漂亮的梨子:“姑娘,吃梨么?”

    “留着自己吃吧!”

    白怜一把拍掉我的梨子。

    她也不知怎么,似乎跟我较上劲了,恼怒的双手用力,把我的脑袋掰过去:“你给我过来!”

    不知道她练过什么武功,手上的劲道甚至比唐掖不小,将我逐渐掰了过去。鲜花似的嘴唇吐着甘甜的热息,几乎形成一条无形的丝线将我的嘴巴吸引过去。

    但我绝不能这样屈服!

    白总管在武学上见闻广博,我不能在她的面前展露武功。所以千钧一发的时候,我只好——

    我扶着她的滑润细嫩的腰肢,用力将白总管按入怀中,双臂随即紧紧包围住她,几乎是熊抱在怀里。她本就比我娇小得多。我一将她使劲的抱住,她的小脑袋就只好贴在我的胸口,本来还在作乱的双手也因为害怕摔倒贴在我的胸膛上。

    一整个滚烫的身子拥入怀里,就像是冰遇到了火,骨头也化去了般的瘫软着。这个不知道为何暴走起来的美丽太监,终于安分了些。不再乱动。

    这一刻,仿佛世界都静止了。

    我们两个在这一层外衣的遮掩下,谁也不说话。不知道为什么她会在这时候沉默,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在这时候闭嘴。这小小的一方密闭空间内充斥着冬夜般的宁静。

    过了一小会儿,胸前的小脑袋忽然扭动了几下。我不敢放开她。还是没放开。

    但她似乎不舒服左右的摇晃了几下,我只好将手放开些。

    白怜仿佛从水中露出头来,‘噗哈’一声贪婪地呼吸着空气。

    她微喘细细,有些无力地白了我一眼:“你、你憋死我了……你干什么呀……”不知道是不是被我抱得太紧,还是这个密闭空间的关系,白总管说话的语气跟平时冷淡的感觉,又或是刚才观武的时候都不同。

    简直就像是个十七八岁的大姑娘。她自己似乎也没察觉到自己的语气变了,仍是有些愤恨地瞪着我。

    “我问你话呢!”

    “噢、噢,刚才我一时情急……”

    不对吧这个!她倒是先发脾气了,这都是谁的锅!

    “是我问你干什么吧?”我没有把外衣形成的遮掩掀开,我们彼此的距离近到连呼吸都清晰可闻。“你为什么突然要我吻你?”

    白怜迷乱的目光在我的问题下,恢复了些明亮。她似乎终于冷静了下来。

    然后不由得羞红上脸。

    “什么怎么样?刚才那、那是我打赌输了的惩罚。”白怜深吸一口气,镇定了些。再次像是开屏孔雀般骄傲地道:“明非真,你知不知道我白怜在宫中是什么身份。我说了的话能不算吗?我说话算数,输了就履行诺言。你可别误会什么。咱家、咱家喜欢的可不是男人。”

    我几乎能听到她的砰砰直跳的心跳声。可见她嘴巴上逞强,其实紧张的不得了。

    “这就算了……可你刚才在气什么?”

    这才是问题的中心所在。我们会陷入这种奇怪的气氛完全就是因为白总管突然暴走的缘故。

    白总管像是被抓住尾巴的猫似的,凶狠地瞪了我一眼:“关你什么事!咱家就突然觉得不舒服不行吗!是人就每个月都有的,你这都不知道?”

    喂,那是女人吧。

    难道太监也是一样的……

    “那就算了,不过白总管既然说要履行诺言。”我笑道:“那你真要我再亲一次?”

    我仔细打量着她。

    白怜几乎整个人靠在我身上,不知道因为紧张还是气愤,她胸前上下起伏。奇怪的是胸肌柔软至极却又有着相当分量,几乎比一般女子还要饱满。修长的双腿微微曲着,我手扶着的腰肢传来紧致弹滑的手感,竟然让她整个人透着一股子纤柔的曲线美。

    雪白的脸颊因为气闷而流了几颗细汗,顺着白腻的脖子滑出一条水光。让人的目光忍不住要跟随那滴汗珠钻进她的衣领中寻幽探秘一番。

    我不由得吞了下唾沫。

    她、她真是个太监?

    白怜赶紧摇摇头:“你刚才既然拒绝了,自然就没机会了。”

    我为什么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

    “这样就算了吗!”

    “不然你还想怎么样?”白怜说着咯咯直笑,“咱家都给你机会了,是你没胆子,怪的谁来?”

    这、这、这个祸国殃民的小妖精!看我怎么整治你!

    大不了豁出去我的名声不要了!

    我像是逼迫丫鬟的员外老爷般露出一抹坏笑:“刚才我不是没胆子,而是没准备。白总管现在可准备好了?”

    “你、你想怎么样!”

    我们之间的气氛又烘热起来,脖子和耳朵都不由有些发红。我盯着她似乎能勾人魂魄的大眼睛,有种像是要着魔的感觉。嗓子和嘴唇有些干燥。

    我的目光忽然注意到她仿佛涂了一层蜜糖似的滑润的唇瓣,似乎被我的目光灼到了似的,白总管不自禁咬了一下唇珠。像是想要躲藏,却不知道这个举动有多撩拨人的心弦。

    不管啦!

    我要化身为狼!

    “明大哥?”

    ……

    啊咧,这声音……

    “明大哥?你在吗?”

    我跟白总管脑袋上的外衣被人一下子揭了开去。

    秋日的阳光重新洒在我们身上,蓝天白云重现眼前,我两人同时感到呼吸通畅了许多。

    周围空dàngdàng的,刚才观看比武挤得人山人海的群众们全都消失了。我就说怎么这么久没人说话,原来是真的没人,难怪不说话。我记得苏晓这是复赛最后一场。

    也就是说现在所有的观众都应该移动去到内皇城的大广场,跟皇上一起看决赛了吧。

    可是,刚才说话的……

    我再看过去,看到的是一张宜嗔宜喜的俊俏脸庞,上面带着金色阳光般的耀眼笑容。脸上红扑扑的两朵红云,似乎刚做完运动血气畅旺精神正好,流露着一种健康的少女美感。

    但仔细一看,这个少女根本就是苏晓啊!

    苏晓为什么会这个时候杀过来,我刚才光顾着跟白总管说话,忘记听周围的脚步声音了!

    这真是有些尴尬。我跟白总管躲在衣服里面说话虽然不至于会引人遐想,可是也有可能会有损白总管铁面无私的名声。

    但白总管也不愧是在皇宫大内混了那么久,在察觉外衣被拿走的瞬间已经推开了我,恢复到她那个端庄凛然的站姿了。就算近距离看,我们两人也保持着一定的安全距离。

    要是别人或许我还担心些,但这是苏晓嘛。以苏晓的智商,就算我们的动作再暧昧十倍我也能瞎掰过去。我赶紧想了个我们藏在外衣里的理由。

    苏晓瞪大一双美美的眸子:“明大哥。”

    我报以一笑,掏出一只梨:“姑娘,吃梨么?”

    “去你的!”苏晓恼怒地拍掉我的梨子,“人家是男的!”

    喂喂!你们两越好的啊!别随地乱扔梨子啊!

    “你真的在这里呢我就说嘛,你会在这里等我的!不过明大哥,你躲在衣服里在干什么啊?”苏晓看看有些慌张的我,又看看我身边脸颊酡红的白总管,“这位姑娘是……啊,白总管?”

    “对、对啊,你这熊孩子,连白总管都不认识了吗?”

    我们两个在这里研究国家大事,你来打扰干什么!让我给你讲解讲解我们在聊什么。

    “……”

    苏晓却没说话。看我一眼,又看白总管一眼,接着就是来回地看着我们两个。看的我跟白怜都有些不自在了。

    我只好打破沉默:“呃,晓啊,我呢,跟白总管……”

    苏晓阻止我说下去,不知怎么地,像是一瞬间理解了什么。一把扑过来抱住我的左手臂,瞪着白总管石破天惊地道:“明大哥可是有意中人的喔!”

    我还什么都没说呢!!你这智商要上天啊!

    “喂,我说你突然跟人说什么呢……”

    但我身旁却传来一道清冷的直渗人的声音,白怜微闭着眼睨着我。

    “哟,你还有意中人?看不出来啊。”

    白大人?白公公?白大总管?你为什么这时候又变成刚才那样了!

    苏晓不服输地补刀:“那当然。还是他姑姑呢!”

    喂!你还让不让我活了!

    “就算没有姑姑……”苏晓红着脸,像是护食的猫似的将我挡在背后,似乎把白总管当了祸国殃民的狐狸精警惕地道:“也还有我呢!不许你染指明大哥!”

    喂!人家是太监啊!原本也是一个雄赳赳的男子汉啊!你瞎说什么呢!

    “明大哥太笨了,你别说话!”

    我再笨还能比你笨么!

    “有你在,便不容咱家染指么?”白怜一开始一怔,接着露出一抹不服输的挑衅笑容:“这倒是有意思了。从小我白怜要做的事,还没有做不到的呢。”

    “白总管,你别跟小孩一般见……”

    “闭嘴,明非真!这不干你的事!”

    我又被骂的闭上嘴……

    苏晓和白怜,两个漂亮的更胜世间美人的少年(?)对视着,我几乎能看到她们两目光相接的时候空中bào出的点点火花。

    “那什么……”我一脸懵逼的站在中间,战战兢兢地掏出一个梨来:“两位姑娘,吃梨么?”

    Pia地一声响起,我的梨!!

    47. 少女们与修罗场与梨子

    外皇城的擂台下面,苏晓与白怜一眼又一眼地相互扫着对方,不停打量着。

    苏晓看白怜身形秀美,柳腰款款,娇躯裹在宽大的太监衣束中,紧贴着衣料勾勒出一截旖旎的风流。生的一张雪白小脸,五官精致,尤其是一双天生妩媚的大眼睛,简直能黏住人的眼珠子,叫人看了一眼便连眼睛都转不动了。苏晓哼了一声,心道:眼睛长这么大干什么?像是会勾人一样,讨厌死了!一看就知道是狐狸精!狐狸精!

    白怜看苏晓只觉眼前的这人给人一种迷雾似的感觉。这人香肩细窄,雪背单薄,微露雪肤的鹤颈纤长,似乎轻轻一用力就能扭断了。双腿修长,腰肢细幼,身材绝妙,可说增一分嫌多,减一分嫌少。一张标致精巧的瓜子脸蛋上。若不是穿着男装,真要以为是个国色天香的美人儿了。

    白怜心道:这还是男人嘛!你比宫里的太监都要像女人,简直是个妖精!

    两人打量了几下,越看越不顺眼,气氛紧绷,大战一触即发。

    白怜看苏晓仍然搂着明非真,明非真恍若不觉,心头不知为何来了一阵窝火:“明非真,过来,咱家有话跟你说。”

    “别过来别过来!你每天都凶巴巴的骂人。”苏晓紧紧抱住明非真的左手臂,像是赶鬼般对白怜挥着手:“你看明大哥,都被你吓坏了!”

    明非真一直没说话,沉默以对。

    白怜心中更气,俏脸上却露出一抹触目惊心的笑容:“就凭你也敢对咱家这样说话?你姓甚名谁,报上名来!”白怜自然早就知道苏晓的xìng命,但是白大姑娘脸皮子薄,不肯让人看出来知道自己记得苏晓这个人。这一番做作还是需要的。

    苏晓做个鬼脸:“哼,我是苏晓。”

    “好个苏晓啊,不知你是何等身份,敢说咱家凶?”白怜杏目圆睁,冷笑道:“你当这里是你六扇门衙门么!沈伊人就是在得宠,在这宫墙之内,本总管要打个看门的小捕快,难道真就打不得!”

    白怜举目四望,正要唤人过来。

    “打我?你最好看看

    sbf123胜博发娱乐免费小说阅读_www.mamahiza.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