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胜博发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会长久,但起码、最起码今天,在这场御前比武结束之前,白怜也可以继续享受这种自由的时间。

    但白怜却没有想到会结束的这么快,也没想到会是以这样的方式。

    明非真一见到苏晓就把她忘记了,抛诸脑后,丝毫不记得她的存在。

    这是为什么?他怎么了?为什么不跟我说话了?

    即使自己放下面子找他搭话,他仍然不理不睬。他为什么会这样?

    这么想的时候,忽地胸口刺痛。

    无法理解的感情再度滋生,白怜在一天之内体验了太多她从来没感受过的感觉,已经超出了负荷。她甚至想不到该说什么,该做什么。就只好那么静静地站在那里,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做。像是第一次受伤的小孩子,不敢反抗,只好蹲着不动,悄悄地等待痛处过去。

    可她这么做的时候,明非真这个大傻瓜却在她的耳边不停聒噪。

    什么苏晓学剑法真快啦,苏晓天分真高啦,很有正义感啦。

    苏晓这一剑用的真好啦,苏晓把尹一弦打的落花流水啦。

    “你嚷嚷个屁!自己看!”

    这句话出口的时候,她觉得自己今天实在是不像自己。

    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会这么烦躁?为什么情绪会失控?

    忽然白怜更加地害怕。

    她从小都过着隐藏自己的生活。她身上有着天大的秘密,必须要把自己隐藏住,要在众人的视线里把自己藏得好好的。宫廷是个残酷的地方,她若不能守住秘密,就无法守护她重要的人。

    她一直都是这么过来的,时间已经长到了她自认为不论任何时候她都不会透露出内心的想法了。

    可为什么只是这样单纯的一件事,却让她接连失守?

    白怜有些害怕说话了,她闭口不言,免得自己的内心情绪再度泄露。

    在明非真想办法哄她的时候,白怜为了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只好看看擂台上的比武。

    但渐渐地她发觉自己不是在看比武,她只是在盯着苏晓那张俊脸瞧着,越瞧似乎心中越不舒服。

    她也说不上来是为什么。似乎是因为明非真的那句‘我家苏晓’又或是那头在小南门明非真一听说苏晓有事就飞奔而去的景象在她心中来回闪过,又或许是因为明非真一见了苏晓就把自己抛在脑后,连存在都不记得。

    这些都让她心里闷闷的。

    如果今天明非真不是跟苏晓,而是跟另外一个女子眉来眼去,或许白怜只会轻蔑地说一句:“男人,都是一个德行!”说不定还要当众嘲讽几句,让明非真下不来台。

    可苏晓不一样,他是男的。某种程度上,这比自己这个太监跟明非真之间的距离还要远。可为什么他们还能相处的那么好,那么让人羡慕?

    想到这里白怜不禁想看一眼明非真,想知道他在想什么。

    这个乱七八糟的家伙,却突然贴心起来。他注意到了自己脖子上的晒伤。

    白怜肌肤幼嫩,最受不得日光猛晒。这个举动显示他确实是在关心着自己。

    她盯着明非真看,看着看着,忽然觉得这家伙真是讨厌。

    这个人就不能正常一点吗?皇宫里谁敢对总管大太监这个样子?偏偏是他什么都敢做。第一天见面,她就把自己揽入怀中,用嘴唇强行抢走了她的初吻。

    白怜并不是个普通的女孩子。她从小就没憧憬过什么恋情,什么嫁人之类的。也从未有过少女心事。而且为人极是果决,不会被情绪牵着鼻子走。当天她被明非真亲吻之后,虽然心底仍有一阵怒火,可是已经不太在意了初吻之类的事了。她只当是被野狗咬了一口。难道人被狗咬,还非得去咬狗不可?

    她就是这样的人。

    可现在白怜感觉自己好像整个人都不太对劲。是身体上有种奇怪的悸动。

    她忽地感觉自己红润饱满的樱唇没由来的一阵火热,那天明非真与她jiāo缠深吻的记忆一下子从心底深处翻了上来。那个吻是她生平第一次与男子那么亲密的接触,虽然事后不在意,可到底印象深刻至极。她觉得樱唇上麻酥酥的,仿佛已经不属于自己似的,感觉非常的古怪。

    ‘那就,你让我再亲一次?’明非真提过的赌注忽然又再浮现心头。白怜思绪翻飞,不由面红耳赤。

    自己刚才输了打赌。

    她不敢想象要是当时明非真坚持要这样赌,她该怎么办?

    愿赌服输吗?真的要再像那天一样再吻一次吗?

    白怜找不到答案,却觉得嘴唇上的感觉越来越奇怪,似乎像是要烧起来了。她甚至不得不抢过明非真的瓜子来遮掩她很在意自己嘴唇这件事。

    白怜本来是不吃这些东西的。她甚至没吃过瓜子,只是看见了明非真吃的开心,心里有气,就要抢他的东西吃。

    可是明非真却在这时候说什么要喂她,这怎么行!

    嘴唇发红的事要被发现了!

    白怜为了不让他注意到自己的嘴唇在发红,只好强行道:“那就是苏晓?我见过他两次,当时没来得及细看。但一直听说苏晓生的可比宋玉潘安,比大姑娘还漂亮。今日一看果然如此。”

    *******************

    我还在患得患失,白总管忽然哼了一声道:“哼,这哪里是宋玉潘安,分明是苏妲己!”

    你也不照照镜子,你自己才生的像是只祸国殃民的狐狸精吧……这句会被记恨的话我没敢说出口。

    台上苏晓已经是胜多败少,尹一弦不敢还手,被刺的铁线圈都扔没了。我看现在就算是让尹一弦还手,他要挽回败势也不容易了。

    忽然我看到白怜软嫩温润的小嘴上粘着一片小小的瓜子皮,看上去十分滑稽。

    我哭笑不得,这家伙根本就不会嗑瓜子。

    是想让我没东西吃才抢我的吃的吧?怎么白总管也有这种小孩子气的一面。

    我正想替她把瓜子皮取下来,忽然想到她刚才气急败坏的一吼。谁知道她心情有没有好一些,要是没由来的再得罪她一回,我就真的要被禁军拉下去打板子了吧。

    我只得婉转一些,咳嗽了一声,吸引她的注意。

    “咳咳咳。”

    好几声之后,白怜才狐疑地看着我,柳眉紧皱:“你有病的话,别传染我。”

    “谁有病啊!!”我差点没气得跳起来,这家伙就这么不识好歹么!

    我不敢碰她,只好嘟着嘴,指着我自己的嘴巴边上:“喏,诺,这里。”

    白怜俏脸一红,忽地咬紧樱唇,想也没想,抬手就是一巴掌!啪地甩在我脸上。

    45. 这明明是段武打戏啊

    我几乎被打的蒙圈,气得浑身发抖:“你!你!打我干嘛!”

    白怜脸红道:“你、你指着嘴巴干什么?你刚才不是说过我打赌输了只需要原谅你就行了吗?怎么又、又提这个?”

    我哑然失笑:“谁说我要提这个了。我巴不得你原谅我然后以后咱们尽忘旧事呢。”

    “那你瞎指什么指?”

    “我指自己的嘴,意思不是这个啊。”我一只手还在给她撑着遮yīn的凉棚,另一只手比手画脚费力的解释道:“我比划的意思是你的嘴唇,我是说你的嘴啊。”

    “啊!”

    白怜像是只中了箭的兔子尖叫一声,雪白的小脸变得比刚才红了十倍。刚才只是如婴儿般的淡淡一层粉红,此刻却是嫣红如蔻丹,娇艳动人。她慌忙遮住了自己的嘴唇。

    “你怎么、你怎么!”

    她仿佛是犯了错被抓住的小孩一样局促不安,左右扭动了好几下细幼的腰肢,几乎要原地转起圈来。

    最后仍是像是示威般好强地道:“你、你想怎么样?我告诉你,你别多想,我的嘴这样只是因为、因为……”

    “是是是,我知道。”我摆摆手,轻松地道:“我全都明白。别害羞嘛。这种事很有可能发生的啊。”

    “啊?”白怜强硬的态度顿时软化了,像是只受惊了的小动物般后退了一步,蜷着身子,低着小脑袋眼睛几乎不敢看我:“你知道!你、你知道什么?你、你别自以为是好不好!这种事很平常的,我都见多了。我们宫里每天都在发生的。”

    当然啊,这有什么好炫耀的?

    我不解道:“当然每天都会发生啊,我都见过好几次了?”

    “你都见过?”白怜仿佛不敢置信:“在哪里?什么时候?谁跟谁?”

    眼见白总管似乎正义降临,仿佛要杀出去主持公道的表情,我也没法不回答,讷讷道:“时间嘛,就是这几天呗。地点是皇城内,小南门几次,路上路过外道也有几次。至于人……这还需要谁跟谁?一个人就行啊。”

    “你说一个人?”白怜极端的疑惑,几乎要脱口而出‘你在讲国语?’。但还是忍不住好奇心,憋红了脸问道:“一个人怎么可能?我听说女子晚上寂寞的时候倒是有可能那个……一个人……可是我们在说的这个怎么说都,一个人不可能……吧?”

    白怜好奇宝宝似的睁大眼睛看着我,仿佛在期待我会带给她一个新世界般的希翼表情。

    但是……

    一个人不可能?这在说什么鬼?

    “一个人当然可以啊,我见得多啦。”在白怜惊讶的小嘴微张,不敢置信的时候,我又补了令她更加震惊的一句:“我在你们宫里见到的都是一个人做的。”

    白怜激动地道:“不可能!我在宫里这么久,也就是偶尔看见过两三次!”

    这有什么不可能?

    “不就吃点瓜子吗?一个人还不让吃怎么的?”

    光是在皇宫里面,看见jiāo班休息的侍卫也在嗑瓜子,太监也有啊。这怎么了。

    “啊?瓜子?”白怜露出一脸蒙圈的表情,几乎丧失了理解语言的能力重复了一遍:“瓜子?”

    “是啊。”我不耐烦了,挨骂就挨骂,还能差得过挨巴掌吗?一伸手把她小嘴上面的瓜子皮取了下来,在她面前晃了晃,“是瓜子皮啊。我告诉你你嘴边有瓜子皮。还有,嗑瓜子还不能一个人嗑?你真逗。”

    想想也是,白总管的确不怎么会嗑瓜子,而且平时有人服侍她。所以应该是觉得要有人帮她嗑,才算是吃瓜子吧。唉,这些宫里的大官认知就是跟我们小老百姓不一样啊。

    我在这里大发感叹的时候,却没留意身旁的白总管娇躯一抖,脸颊红的像是能滴出血来似的,益发的娇艳。不过就算留意我也看不到,她举着袖子把脸遮了起来。我再看她的时候,只能从她雪白的脖颈也被染上一层枫色这点来判断她肯定是在脸红。

    但是脸红啥?

    不就是不会嗑瓜子么,真逗。

    “放心白总管,就算不会嗑瓜子也没关系啦。你管的是司礼监,又不是御膳房。再说你官位这么高,一辈子也用不着你去帮人剥瓜子皮的。”

    白怜却遮住脸,好半天放了下来,脸色已经恢复正常。她狠狠地瞪了我一眼,然后朝我勾勾手指。

    “……”我无言了一会儿,“你肯定是想打我吧。”

    白总管不说话,更加用力的挥手要把脸凑过去。

    看她脸上的表情,似乎我要是不过去就要哭出来似的。

    她、她、她……也太狡猾了吧。

    我只得慢慢把脸凑过去……接着果然就是一巴掌!

    喂喂!你够了啊!虽然不痛但是我也会翻脸的啊!!

    白怜却先用愤恨的眼神瞪我一眼。

    “这是应该的!”

    为什么还是应该的!

    “干嘛又打我!讲点道理好不好!我家苏晓都比你强多了!”我揉着脸嘟囔着:“年龄差不多,怎么脾气差的这么远。”

    气死我了!这家伙应该跟苏晓好好学一学什么叫做温柔!我们家小天使可是每天都会笑着跟我打招呼的啊!

    “苏晓……就那么好?”

    “那当然,比你不知道温柔多少倍。早知道不跟你来了,无缘无故挨两回打。”

    忽然间,我看到了某种东西的转变。

    我不知道是什么。好像是某种情绪又或者某种ròu眼应该无法看见的情感,但就是这么活生生的发生着以至于我的耳朵甚至都听到了那如同火焰熄灭的声音。

    还有刚才在害羞的白总管,周围的声音仿佛是被抽走了一般的寂静无声。谈论武学时候的神采飞扬和刚才娇羞可人都像是假的一样全部烟消云散。

    白总管的脸色煞白,血色全失,刚才她的眼神像是个孩子一般的无辜纯净,楚楚动人。现在的眼神却像是燃尽了的白灰,空洞的吓人。

    “那个……白总……”

    回瞪过来的是能杀死人的目光!

    “闭嘴。”

    声音不大,却透着让人呼吸都绷紧的认真。我吓的闭上嘴。

    在我的眼前,jiāo流之门又一次的关闭了。

    究竟是为什么!!我哪里又得罪她了?这明明是段武打戏啊,为什么我又闻到了恋爱的酸臭味!而且故事的主人公竟然是三个男(?)的!

    白怜不说话了,这次是彻底的不说话了。无论我怎么旁敲侧击也不肯说话了。这次却不是冰山一般,而是在眼底藏着一袋子火种。我说句什么就要被她用烈火般的仇恨目光瞪回来。

    我们还是默默地看着擂台,但我们之间的气氛比刚才要紧绷了十倍。我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此时,擂台上。

    苏晓提着木剑一剑刺在尹一弦腋下三寸,尹一弦居然没躲开直接教苏晓刺中要穴。尹一弦的铁线拳专练右手,右臂的穴道被封也就没戏唱了。不得不大叫投降。

    登时台下掌声雷动。比刚才欢迎唐掖和我打赢的时候掌声多了十倍不止。一来嘛,唐掖的那里,看他比武的都是些中年人,老头子,朝里的官员,还有一些武人。他们的态度不会这么激动。二来嘛,我的情况……不被叫滚下台就不错了。

    不过苏晓打赢,我还是很开心。

    我哈哈大笑道:“哈哈哈白总管,我又赌赢了。”

    你想不到吧!!尹一弦早就被我收拾的服服帖帖的了!

    “……”

    “哈哈哈,你输了呢。要怎么补偿我啊?哈哈哈哈。”

    白怜不说话,就那么静静地站在我给她搭的凉棚下盯着我。眼神里面似乎有如冰一般寒冷的凛冽冷漠,但也有如火一样的激烈

    sbf123胜博发娱乐免费小说阅读_www.mamahiza.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