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胜博发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这回居然是全然融为一炉。

    唐掖左右换招,掌法、指法、刀法、剑法、拳法,没有一次重复,丧心病狂地不到数息时间就爬遍铁寒衣全身。

    “找到了。”

    话音未落,右手的剑指才戳中,左手划个圈子,手刀已成了虎爪,呼啸生风,不偏不倚抓在铁寒衣露出破绽的左侧腹部。

    铁寒衣不可置信地看着这一爪,台下的白怜娇呼出声:“幽灵虎爪!”

    唐掖的内力无法一抓破去铁寒衣的气硬功,但却能将他扔出擂台。

    平地一声雷,唐掖大喝一声,把铁寒衣铁塔似的身躯整个抓起如掷巨石般扔了出去。铁寒衣全身气息阻塞无法动弹,唐掖拿捏的极准,直到铁寒衣快将掉在地上的一丈的时候他才恢复活动能力。铁寒衣一个翻身站稳,并没丢人。

    铁寒衣好气又好笑,他没想到自己竟然被研究的这么透彻,唐掖这小子果然是有备而来。

    唐掖走到擂台边,居高临下看着铁寒衣,忽然一笑。

    “所幸,这世上的怪物并不那么多。”

    铁寒衣哑然,只得苦笑。

    背后裁判太监喊道:“胜者——六扇门,唐掖!!”

    唐掖唏嘘地望望青天,低声咕哝了一句:“不是六扇门小霸王吗?”那英俊双目中蕴含的眼神,透着些许的寂寞。

    “干得好!”

    台下明非真给了个大拇指,唐掖只是回以一笑。

    但此战结果才出来,另一边的擂台忽然一片哗然,似乎是有什么顶级赛事要开始了。

    只听得那边的裁判太监声音隐隐透着激动,强自压抑着兴奋的心情,喊道:“麒麟卫尹一弦,对战——六扇门苏晓!”

    43. 公公的心思你别猜

    “白总管,我赢了。”

    我挑衅地瞥了一眼白怜。

    刚才还跟我讨论武学讨论的相当热烈的白总管轻轻一哼,那一双仿佛是将秋日山水中最美的一截剪下的眸子,怎么看怎么媚,哪怕它们的主人现在其实十分生气,也仍是流溢着几分柔媚的味道。

    白怜扭过头去,一副冰山美人的俏丽模样,唯独声音却闷闷的:“赢了便赢了,用得着这么得意么?亏你是个男的。”但白公公却抱着两只小手背对着我,就差没鼓着腮帮子跺着脚,告诉全世界她在使小xìng子了。

    刚才她兴奋地跟我一招一招讨论武学的那个热烈劲,是我见过她最开心的时候,就这么没了那个笑容让我觉得颇为可惜。

    我问了一句。

    “那要不要再赌一次?”

    “再赌一次?”语气中欢喜不禁,我仿佛能看到白怜小脑袋上有两只猫耳朵竖了起来的景象。白怜回头看我,春葱也似的手指点点我的胸口,“你不说谎?你不赖皮?”

    “专业打赌,童叟无欺。”我无奈苦笑道:“只要你高兴怎么都好。”

    这时候背后传来隔壁擂台上裁判的声音:“麒麟卫尹一弦对上——六扇门苏晓!”语音方落,登时响起一片声浪。这几天苏晓在这些皇宫女眷的心目中已经是顶级偶像了呢。

    我看着那边擂台,呆呆地道:“是苏晓要上场了。”

    “那就赌他!”白怜的眼中闪过一丝狡黠的笑意,“这苏晓是你的好朋友吧。那天你一听说他出事了没命似的跑。我赌尹一弦赢,你该不会赌自己的好兄弟输的对吧?”

    喂!你肯定是故意的吧!你这几天在这里监察肯定是见过了苏晓的身手才这样的吧!

    “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走走走!”白怜xìng急地拉着我往另一边的擂台跑去。一路上的宫女太监主动让道,似乎是见了鬼似的。

    喂喂!谁是六扇瘟神啊!你们这些家伙别听风就是雨行不行!

    但我逐渐发觉他们不是在看我,而是在看白总管拉着我的手。这位白总管似乎平素生人勿进,见了谁都冷冷淡淡的,我打听来的消息里十个人十个都说她不近人情。可她现在却挽着我的手,状似亲昵地往远处走。难怪吓跑了一群人……

    不过我却感到颇为高兴。

    白总管应该已经不生我的气了。也并不想把我送进刀子房。证据就是精细如她,居然完全没提这第二次打赌的赌注。从旁人的反应来看,大家都怕她、巴结她,我想她平时应该没什么朋友。能有个人聊聊她感兴趣的事,哪怕是武功,哪怕是只有她说,我听着,也是足以令她展颜一笑的事情了。既然这样,我也只好陪陪她了。

    谁叫是我主动亲了人家呢。男人啊,真是命苦。

    另一个擂台上,双方准备妥当。

    御前比武不准使用真兵器,苏晓手持一把木剑,站的歪歪扭扭的,像是小孩子第一次见到生人似的脸色涨红。

    苏晓这是怎么了?

    我一看对面摆好架势的尹一弦,忽然明白了过来。

    我记得苏晓当时抓了尹一弦之后似乎骂过他什么:有我苏晓一天,你别想见到外面的太阳!

    可是没想到说了这话才两天,人家不但出去了还进皇城打擂台,人生造化真是让人猝不及防啊。也难怪苏晓脸红,大概是想起自己的台词觉得羞耻吧。

    白怜饶有兴味地看着二人:“尹一弦是铁线拳的高手,这苏晓擅长什么?”

    我看着苏晓的窘迫模样,有些恍惚地道。

    “刀法。”

    “刀法?”白怜再看了苏晓一眼,诧异道:“可他拿着剑啊。”

    我没听到这句,也就没回答。

    白怜在武功上的见闻极广,不禁摇头笑道:“铁线拳是克制兵刃的好手。他们以ròu身与敌人的兵器战斗,若不细心钻研各种兵器的克制之法,岂不是拿xìng命开玩笑?如果在兵刃上没有相当造诣,遇到铁线拳反而施展不开。再说兵器,今日带有锋刃的兵器均不准使用,可是尹一弦的铁环却可以。你家苏晓想用木剑打赢铁环么?喂,你觉得……”

    我看着苏晓脸上红的似乎要烧起来似的面色,深觉有趣地露出笑容。我朝台上喊了一句:“晓!加油!尽管打,你一定会赢的!”听见这句话的尹一弦也看见了我,生生抖了个机灵。我也朝他笑了笑,他咽了口唾沫,忙不迭地点头。

    哼,算这小子识相。昨天揍他的时候就是打算叫他不准找苏晓寻仇,没想到这时候活用上了。

    白怜刚才似乎说了什么,我回头问道:“白总管刚才说什么?”

    白怜yù言又止,笑容似乎有些凝固,有些不自然地道:“我刚才说……总之他们二人的武功本就有差,兵刃也不占便宜,这次打赌我赢定了。你就准备好输给……”

    这时候苏晓也因为我的喊声在人群中发现了我,开心地朝我挥了挥手。笑容像是这皇城头顶投shè而下的阳光一般灿烂耀眼,真是小天使啊~

    我也跟苏晓挥挥手,示意我和唐掖打赢了。苏晓似乎是理解的我的迷之手语,竟然开心的像小兔子似的一蹦一跳的。最后朝我眨着眼,比了一个十分少女的帅气手势,似乎在说:我一定会赢哟!

    感觉被治愈了啊~

    刚才好像白总管又说话了,我问道:“嗯?刚才白总管说?”

    “……我说,他怎么拿着剑?”

    我回了一句:“哦,他最近学了剑术。”

    “……噢。”

    白怜便不再说话。双目只是盯着擂台看。刚才与我侃侃而谈的开心样子不翼而飞,似乎一下子回到了平时生人勿近的状态。

    尹一弦跟苏晓开始了比武,尹一弦虽然不敢造次,但也不能一味的闪躲,还是以铁线拳紧紧防御住苏晓的攻势。

    “开始了!”我也继续跟白怜聊天:“尹一弦这招是铁线拳什么路数,白总管知道吗?”

    “……”

    白怜妙目垂注,只是看着擂台,一点理我的意思也没有。

    我有些尴尬地道:“那什么……白总管,你看苏晓用剑了,这好像是六扇门的剑法吧?”

    “嗯。”

    “这、这一剑莫非是秋叶金风!没想到学的这么快呢。”

    “嗯。”

    “哎呀呀,尹一弦躲得也太不成样子。真是给麒麟卫丢人啊。”

    “哦!你看这一剑,真是惊险,差点就刺中了。”

    “白总管,这一拳又叫做什么名堂?”

    我夸张的连续做着反应搭话,白怜终于回应了一句。

    “你嚷嚷个屁,自己看!”

    白怜几乎是大叫了出来,语气中火yào味十分浓重,但却泄露了她的情绪。

    她说出口才有些后悔,俏脸煞白,咬着花瓣似的娇嫩的嘴唇,仿佛吞下一口苦茶般皱着细眉:“闭嘴!”

    “……是。”

    我赶紧回过头看擂台。

    怎么了突然间?

    刚才还好好的,一下子又乌云密布了。

    白怜眼观鼻,鼻观心,一副严正不可侵犯的凛然模样,又仿佛是一座冰塑的雕像。风姿绝美却又冰寒彻骨。拒绝与外人jiāo流。

    到底为什么会这样……

    我心下暗暗决定,我一定要给黑白鉴发信,询问一下正确与公公jiāo流的姿势,哦不,方式!

    44. 花样少女百样心思

    白总管直直地盯着擂台,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像是结冰了似的不含半丝温度。她本来就熟悉宫廷礼仪,站立的时候背挺昂颈,情绪内敛,现在更是一派清冷。

    大概是因为刚才我只顾着跟苏晓说话没理她,生气了吧。公公跟女人的心理应该是差不多的……不能得罪女人,更不能得罪公公。

    而且我也没办法忍受这样尴尬的气氛,不得不想些办法哄哄她……

    我望望天空秋阳高照,虽然并不炎热,却也dú得很。瞥见白总管的肌肤白若霜雪,隐隐透着一丝胭脂红。皮肤真是比女子更白更细腻。白总管虽然仿佛冰雕似的一句话也不说,但毕竟肌肤柔嫩,经不起久晒。时不时的就会转动细幼的脖子躲避日光。但这里无遮无掩,哪里躲得开。细嫩的皮肤上微微透着晕红,似是被晒红的。

    她平时出来进去都有人跟着服侍,但刚才一把拉着我往这里跑,随侍的小太监落在后面没跟来。

    我忽然有了主意。

    “白总管。”

    “……”

    白怜仍是不理我,但接下来看到我的举动,一言不发的冰美人却还是惊呼出声:“你、你干什么!你干嘛脱衣服!”

    我也不发一言,只是把外衣脱下来,然后在她讶异的目光下直接撑开遮在她的头上。

    白总管的身高不高,在女子里可能算是高了,与沈老大差不多。但对于男人来说就只能算是平均水平。也许是进宫的时候年龄小吧,净身影响了身体发育。她柳腰款款,身形纤细,整个人都跟女子仿佛。想到这里心里却又不禁凄然。要不是有特殊的原因,谁愿进宫做太监?

    我单手一扩,将外衣撑开,好似一顶凉棚,将较我矮了不少的白总管完全遮在其中。yīn凉一到,白总管似乎顿时舒服了不少,站姿略微有一些放松的感觉。

    白总管妙目异彩涟涟,一瞬不瞬地盯着我瞧。

    我们之间的气氛似乎终于缓和了些,我知道她应该愿意说话了。另一只手不闲着,掏出一粒炒的酥香的瓜子,放在牙边轻轻嗑去皮衣,露出里面洁白软糯的瓜子ròu来,一吸入口,嘴里满是香味。

    我露出讨好的笑容,活像个天桥茶馆的小二哥:“白大总管,来片瓜子么?”

    “……”

    白总管仍然不说话,只是盯着我看了许久,看的我都有些尴尬了。她才收回目光,继续看着擂台上‘激斗’中的二人,还是不发一言。这、这是什么玩法?

    刚才气氛缓和了难道是我的错觉?

    白总管忽然伸出白生生的纤手,从我怀里拿过了我那包瓜子。哦!白总管要吃瓜子了。

    “我替您剥瓜子皮喂您吃吧。”

    “……”

    白总管白了我一眼,但因为眼睛生的楚楚可怜,不论如何我都只看到她在朝我抛媚眼。大概是想说不要我帮忙吧。

    我们又沉默了下去。

    过了一会儿……

    “我说啊……”

    白总管突然开口了,她学着我的样子嗑瓜子,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台上,似乎有些不爽地道:“……那就是苏晓?我见过他两次,当时没来得及细看。但一直听说苏晓生的可比宋玉潘安,比大姑娘还漂亮。今日一看果然如此。”但她显然不怎么会嗑瓜子,将一瓣瓜子胡乱塞在嘴边,也不知道怎么吃。像是捧着食物的小松鼠,十分可爱。

    我不由笑道:“哦?白总管爱上我家苏晓了?”

    白怜:“我干嘛喜欢男人?狗嘴长不出象牙。”

    话是这么说,但白总管说这句话的时候雪白的脸庞闪过一丝红晕,仿佛是一抹朱红滴入清水之中,红晕散开,煞是好看。

    不会吧……白总管居然……

    我心里有些复杂地想到:我朝的太监大多数还是喜欢女人的。可是里面也有不少人如同王公公一样喜好男风。万一这个美貌的太监看上了苏晓,以她的权势恐怕不难得手。这怎么破!

    *****************

    明非真想东想西的,却不知道在刚才到现在这短暂的沉默时间内,白怜的心中却是转过了百样心思。

    白怜没有朋友。她是女儿身的秘密太大,她不能让自己露出丝毫破绽,自然也就只得端出不与任何人亲近的模样。宫廷生活枯燥,大家都是一样面孔,每日里连笑都不笑一次。

    她从未体会过拥有朋友的感觉,自然也就谈不上什么寂寞与不寂寞。

    就像是自小生长在极北苦寒之地从未体验过江南春暖花开气候的人一般,酷寒气候自然不以为苦。但是要请他到江南游览一日,恐怕就再也不想回到那个明明在那里过了一辈子都不觉得,现在却觉得冷的能杀人的地方了。

    白怜如今的心情就有些类似。她从未跟人,尤其是男人,说笑这么长的时间。宫里除了皇亲人人怕她,后宫嫔妃有些对她不假辞色,有些对她着意奉承,却没人会跟她好好的聊一次天。

    明非真的出现让她体会到了人生中原来也有这样的与人的相处方式。就像历经苦寒的人忽然找到了那片绿草如茵,花开遍地的春野。

    心中的不舍与依赖顿时以她都无法控制和想象的速度滋生。尽管白怜也知道这样的时间

    sbf123胜博发娱乐免费小说阅读_www.mamahiza.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