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胜博发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说话,仰天吼了一嗓子:“老子齐飞龙今天!!”

    哟呵!你还骑飞龙。

    但话都没说完,大哥白眼一翻,直挺挺地在我面前倒下去,咚地一声躺在台上。

    ……

    万籁俱寂,我屏住呼吸,静静等待裁判的裁决……裁决个屁啊!还用问结果吗啊!

    不公平!

    黑风十三翼这破dúnǎi!!飞龙骑脸这要我怎么输?!!

    39. 我赢了就亲你,很公平

    我立刻高举双手,示意清白:“我没动他啊。他是自己倒下的。”

    但台下立刻一阵议论。

    “果然是瘟神!”

    “不信也得信了……”

    “噫!谁说跟麒麟战神齐名的。这家伙比麒麟战神邪乎多了啊!!”

    其中一个君王侧的武士过来抬走齐飞龙,边走还边嘟囔:“又妨死一个,狠!”

    尼玛啊!谁妨死他了!你们不是知道他是被黑风十三翼打的么!!

    齐飞龙被抬走嘴里还喃喃道:“我……我一定要赢这场,我要让圣上看见我的武功!”

    你再多动几下,真的就让圣上看见你的武功了,不过是阎罗王。

    唉,没办法了。这场只好算了。

    我就说沈老大似乎一点都没提我们御前比武的表现。仔细一想才发觉我们的这次的表现根本无可挑剔。唐掖是靠着实力打进复赛的,苏晓是因为绝大的人气还有对方不忍心对他下手的娇颜才幸保不失。其余参加的捕快已经全输了出去。

    但总的来说,到这一步我们六扇门居然还有三个人剩下,只要有人出线决赛,就可以证明六扇门尽管没落了一阵子,但在培育人才方面依然有不输给其他两个衙门的能力。

    我yù哭无泪!

    蓦然回首,我居然是第一个打进决赛的?!这跟说好的不一样吧!

    当裁判的太监让我先下台,等他们判断一下齐飞龙的状态。那状态不用看,腿都断了你们谁能马上治好。

    我下了台,尽量往人少的地方走。不过其实没必要,基本我走到哪里,哪里就像是猫进耗子窝一样赶走一拨人……

    “这里发生了什么,怎么吵吵闹闹的?”

    来者身上一袭香风,穿着素雅的一身白衣。楚楚可怜的巴掌脸上是一双妩媚动人的水汪汪大眼睛。粉酥酥的面颊里透着一种能渗透人心的俏媚。她身材高挑,双腿修长,昂首直背,走路仿佛双足不动似的凌风滑行一般,端庄静怡,优雅大方。

    我一见到是这个人,不由露出苦笑。

    “白总管……”

    来的正是这位跟我谈过一次快速恋爱的白公公……

    “明非真?原来这里的人如此喧哗,都是因为有你这厮在此。”白总管哼了一声,嫌弃道:“六扇门其他的人也算是尽忠职守,怎么就有你这么好吃懒做的家伙。你又惹祸了吧?来人,赏板子。”

    白公公自从跟我有些小误会之后,就一直不断的找我的茬。不过我在宫里看守的是小南门。她监察的是擂台周围,我们没什么机会碰上。但一旦遇到就总是要找机会来整我出当日的恶气。

    我大声道:“我刚才在比武,不是擅离职守。”

    “比武?那你怎么不上场啊?”

    白怜有意无意地瞥了我身上一眼,然后露骨的露出了失望的表情。似乎我没受伤很不合他老人家的心意。

    我正要说点什么,忽然背后一个太监宣到:“对手不治身亡,无法上场,此战不战而败,胜者明非真!”

    白怜漂亮的眉毛一皱,仿佛涂了蜜般红润的嘴巴微微张开,呆住了一般地道:“你真是个……瘟神。”

    关我什么事!

    杀联的人究竟怎么办事的,这一大口dúnǎi塞的我几天都是不战而胜。这口dúnǎi要是给了宋鸥多好,直接怼死龙在天大家都没烦恼了。

    别看白怜对谁都是冷冰冰的,可是嘲讽人的功力却不盖的。

    “那别人的对手怎么都没事呢?你还说不是你命衰带的?”

    是是是,都我的错。好男不跟女斗,也不跟公公斗。

    我转过身去,打开一张纸,上面详细记录了之后比赛的人名和场次顺序。

    我看看……下一场是……

    忽地鼻腔里被一阵清幽的花香充满,沁人心脾。明明香气优雅,却又觉得莫名香甜浓腻,便像是一壶竹叶青,优雅清冽却中人yù醉。她的体香,就像她的人一样。有种令人莫名着魔的特质。

    不对不对不对,不是她啊!公公不能算是她啊!

    我强自压抑住心里奇怪的感觉,往旁边一看果然是白怜靠了过来,十分不注意仪态地凑到我身旁。

    “下一场是谁跟谁……喂,给我看看啊。”

    白怜想要看我手里的对战表,我却转过了身子不让他看。

    “白总管,这可是小人亲笔写的对战表。您不是说我是瘟神么?”

    “本总管奉命监察擂台安全,有义务了解赛事进行。嗳!你给我看一眼!”

    无论白怜说什么我都不给看,我比白怜高出了一个脑袋,只要举高就别想拿到。

    “求我啊!”我冷笑一声:“你不是说我是瘟神么?说我的命衰么?”

    白怜沉静地看着我,冷静地道:“我能调你去守净房。”

    “啊?什么地方?”

    “茅房。”

    “您老人家拿好。”

    我恭恭敬敬地递给了她。就算今天是御前比武最后一天,谁知道我们还要守皇城守多久,就算一天我也不要去守茅房!

    白怜看着我的字,细细的眉毛一挑:“看不出来,你还是个颜真卿的底子。要说字如其人……这说法也真不准。”

    啊呸,要你多嘴!

    “是你们六扇门的唐掖和……君王侧铁寒衣啊。”

    白怜抬首看过去,果然看到唐掖和铁寒衣分别正在准备,都已经站在擂台附近了。她一双美眸仔细凝视了一阵,轻轻摇头道:“可惜,一个大好的苗子,今天要毁在这里了。”

    我不解道:“白总管的意思是?”

    白怜把对战表还给我,耸肩道:“三年前龙在天曾跟铁寒衣jiāo手,最后是铁寒衣胜了一招。他武功之强,实已经能入潜龙十七士之列。”

    我睁大眼睛看向铁寒衣,讶异道:“有这种事?”

    “你知道为什么铁寒衣到今天都还只是甲级武士吗?那是他自己选择的。铁寒衣此人对升官没什么兴趣,但对君王侧和朝廷却是赤胆忠心。他占着甲级武士第一的位置,就是要为潜龙十七士把关,选出最满意的人选来。”

    “这不是矛盾么?”我疑惑道:“要说铁寒衣有潜龙十七士的实力,可是不打败他的人就无法成为潜龙十七士。那么潜龙十七士应该都比铁寒衣强才对啊。如果那十七个人都比他强,他又怎么算是有相当的实力?”

    “那是因为他会在最后故意放水输给他选定的人。有时候也会推荐与他实力接近的人上位。”白怜淡淡道:“例如龙在天,只输给铁寒衣一招。实力其实相差不远,所以铁寒衣当年便推荐他上去了。你说你们那个唐掖,胜算能有多大?”

    “那又如何?”我不满道:“白总管难道是想说我们下一任的六扇门小霸王会输给那个傻大个?”

    “事实如此。”

    白总管看我不服气的表情,似乎此事早在她意料之中。她斜着修长的脖子,雪白的肌肤中透着胭脂色,挑衅般的眨眨眼。一双妩媚大眼显得调皮又可爱。

    “不然你跟我打个赌?”

    “怎么赌?”

    “此战我赌铁寒衣胜。”

    “我当然是猜唐掖。”

    “那就好。”白怜一副早知如此的自信表情,笑道:“若我赢了。我要你听我的做一件事。”她的笑容里带些狰狞和狡狯,几乎就差把那句‘你输了我就送你进刀子房做太监’直接说出口了。

    “行啊。”我答应的轻快,“但我赢了,白总管是不是也该给我做一件事呢?”

    白总管好奇道:“你要我做什么?”

    “那就……”我有意无意地盯着白总管粉嘟嘟的小嘴,蓦地想到了那一天在小南门对她强行非礼的画面,心中一阵拱热,不自觉忽而笑道:“你让我,再亲一次?”

    40. 小明明危在旦夕

    左拳!拳变爪!

    右腿!腿藏掌!

    双龙出海,孤云出岫,轮花虚点,雪后飘风。

    我调戏的话才出口,一阵风动松涛似的攻势迎面向我扑来。

    我连忙一一闪开。其实这不准确,由于我展现的武功不能太高,所以有一半我没敢躲,硬是吃了下来。不过因为不疼,所以也没差。

    白总管像只zhà毛了的波斯猫一般,朝我猛扑过来。一看我挨打没事,更加气愤,招式陡变。

    撩yīn脚!猴子偷桃!yīn风腿!大圣摘桃!

    喂喂喂,你也太专注于打同一个地方了吧!!

    这就不能硬抗了。

    要知道以我的护身罡气被白总管打中任何地方都是没关系的。可是如果白总管青葱似的手指戳上来,而我又不痛。那攻击就会变成服务了……咳咳咳,大庭广众,低调低调。阿弥陀佛,舍利子空不异色色不异空,空即是色色即是空。

    我立刻躲开以免有伤风化,怒道:“你不答应也就算了,干嘛动手打人!”

    “你一再辱我,我白怜今天不杀了你就当场自杀!”

    这点小事也要自杀,这姑娘的脾气也……呸呸呸,她是公公。

    “你还在记恨那天的事啊。那天我真不是故意的。大家都是男人。”

    “呸,谁跟你一样是臭男人!”

    “我*&%@#*@……”

    我头都大了。能不能少让我遇到些这样分不清楚怎么应对的女生……啊不,男生,啊不对……自从遇到苏晓和白总管,我感觉我分辨男女的能力在直线下滑。

    “你也算是半个男人,拿得起放得下。我给你道歉,这事就过去了吧。”

    白怜肌肤本就白腻,这一运动登时两颊酡红,一双像是能挤出水来的柔媚眸子瞪着我:“死流氓!那你把你的狗头给我,我砍了还给你!”

    我怒道:“砍了还我还有什么用?”

    白怜挺胸道:“那你道歉有什么用?”

    玛德!为什么漂亮妹子的神逻辑总是能反驳的我说不出话来。

    白总管看周围有部分人已经在看我们,不好意思动手,只得罢手。但仍是气势汹汹地道:“那天的事你给我烂在肚子里!你敢再跟我提你那天强……我的事,我决计饶不了你。”

    喂,姐姐!这句话的断句能断在这里吗!!别吞字啊!有歧义啊!!

    “我刚才开玩笑的。”我赶紧结束了混乱,打哈哈道:“我只是为了缓和气氛。”

    白怜这才脸色微霁。

    其实说是开玩笑,我刚才并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察觉过来的时候嘴巴就已经动了。白怜身上似乎有种奇异的特质,让我就是无法控制想要靠近她。仿佛有一根无形的羽毛在撩拨身体里潜藏的yù望一般。刚才就是,虽然不如那天强烈,但跟在小南门强吻她的那天感觉十分相近。

    “我要是赢了,你就要原谅那天我无礼……”

    “你还提!”

    白怜凶狠瞪起眼睛,但无奈面容太媚,只是一双迷离大眼可爱的鼓起来,半点都无法形成威吓作用。

    我像是安抚凶悍的猫咪一般,尽量温和笑道:“不提不提。反正这个赌约要是白总管赢了,我明非真任你处置。但我要是赌赢了,过去的梁子一笔揭过,永不追究,如何?”

    这本来就是白怜提出来的,她不应该有异议。

    但她却犹豫一下,俊俏的小鼻子一皱,哼了一声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在让我。你不是看不出来唐掖和铁寒衣谁强谁弱。只是想弥补我,对不对?”

    哎呀,这丫头还有点良心啊。知道我在让她。

    果然长得漂亮的姑娘……的公公,心地也很……

    白怜却忽地坏笑了一下,:“你以为我会感动?呸!赌就赌!我要是赢了,我要你进刀子房做公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

    “唐掖!!”我扯开嗓子对台上大喊:“你给我赢啊小霸王!!听见没有!!”

    刚刚一个漂亮姿势飞身上台的唐掖差点被我叫的掉下来,他皱皱眉,一副日了狗了的表情盯着我无语了好一阵子。才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然后似乎记起自己的处境,才缓缓回转过头。

    朝他的对面一个昂藏七尺的伟岸男子点头,此人不用说,正是唐掖今日的对手,被誉为六扇神机榜的无冕之王,位在甲级武士第一却不愿进入潜龙十七士的传奇男子,铁血寒衣——铁寒衣。

    铁寒衣第一次见到唐掖是在一个月之前,唐掖力挑京城中一间老字号武馆的时候。那个时候铁寒衣已经看的战意沸腾,很想跟这后进高手过过招。可唐掖那时一人连战十余人,他不愿意占人便宜。于是不了了之。没想到今日在御前比武的擂台上一偿所愿。

    铁寒衣笑道:“阁下是六扇门小霸王?”

    唐掖无语一阵子,才摇摇头:“铁兄谬赞。”

    铁寒衣道:“不必客气,倘若今日唐老弟能赢铁某一招半式,小霸王之名便不枉哉!”

    唐掖一脸‘你nǎinǎi的再提这名字老子砍死你’的凶狠表情……我不由得反省了一下下刚才乱喊出来是不是不太对。

    唐掖与铁寒衣之间的空气迅速凝重,各自进入了对战的精神状态,相互的真气对峙下气氛紧张,几乎一触即发。

    裁判太监见两人准备就绪,也不耽误功夫,飒爽一撩袍子:“这一场,由君王侧铁寒衣对战——”

    说时迟那时快,铁寒衣与唐掖各自微沉身子,双手磨拳,双足仿佛猫爪般抓紧地面,只等一喊开始两人就能以最高速奔行。

    只听得裁判太监继续道:“对上……呃,对上……六扇门小霸王!”

    唐掖已经踏出的一脚登时一滑,跟上的另一只脚也跟着错位,他全身运足了功劲,这一下没收住整个人朝台下摔飞了出去,如俊鸟惊飞在空中划出一条美好的弧线……

    白总管冰冷妩媚的语音在我耳畔响起:“哼,有人要跟我走了呢。不知道专职净身的赵公公在不在,唉呀,我该怎么叫你呢。小明子?小非子?小真子?要不叫小

    sbf123胜博发娱乐免费小说阅读_www.mamahiza.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