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胜博发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三翼?!!”

    尹一弦不得不做此想。这人半夜到来,身上带着浑厚的几乎能看到的杀气。要说是谁,也只有最近在残杀麒麟卫的黑风十三翼。

    可那人却没有要动手的征兆,只是缓缓走了过来。

    他手里拿着一颗梨,很不顾体面地啃着。而且眼神玩味地看着自己。

    尹一弦逐渐看清楚了他的五官。这是个年轻的男人。年纪约在二十五六,可能大些,也可能小些,谁都说不准。他有一双漆黑的渗人的眸子,了无生气的望着自己。跟这慑人的眸子比较起来,其余五官却显得不那么重要。他算是相貌平平,无甚优点,但也没什么缺点。客观的说,也能算是个美男子。虽然一眼看不出什么亮点,但看久了却又觉得越看越有味道。

    忽然尹一弦想起来他见过这个男人,那天在麒麟卫所,这个男人跟那个该死的疯婆娘苏晓一起来过。

    明白到不是黑风十三翼,尹一弦的惧意尽去,怒意却又升起。破口骂道:“你想怎么样?你想生安白造些罪名加在我头上对不对?我告诉你,老子……”

    话都没说完,那人抬腿一脚把尹一弦伸飞了出去。尹一弦猝不及防,身子像是一截败絮般软绵绵的飘了出去。

    “你、你敢打……”

    尹一弦这次小心得多,紧紧盯着他的双脚。但下巴上突然多出一只靴子的时候,尹一弦才注意到,原本左脚所在的地方已经是空无一物了。噗地一声,尹一弦这次被踢中下巴,整个人像是旱地拔葱般竖飞了起来,就像是一只无形巨手抓住他的头发将他直接从地上拔起,鲜血飞溅,喷的满室都是。

    尹一弦落地的时候,已觉得浑身都不能动弹了。

    “你、你到底想怎么样!想怎么样!!”

    尹一弦大口一呸,将口腔内不绝流出的鲜血吐出,否则他连话都没法说。他必须说话,不停地说话,不然他感觉自己快要被这人一言不发的暴力逼疯了。

    “妈的真烦人……”那人不耐烦地说着脏话,牙齿仿佛两片钢刀将梨ròu结构猛地砸裂撕开,再咬入仿佛与猛兽类似的嘴里。尹一弦心倏地一跳,仿佛那梨ròu是自己的血ròu般,被这一口硬生生撕开。背上忽觉真的疼痛起来。

    这人真是人吗?尹一弦从没见过有人可以啃梨子啃的那么凶暴。

    那人蹲了下来,目光看着尹一弦的头顶。尹一弦感到天灵盖上似乎被一座高山压住,连动弹半分都做不到。蓦地尹一弦意识到,自己的xìng命根本cāo纵在此人手里。顿时什么怒意、混乱、不安都抛到九霄云外,剩下的只有本能的服从。像是动物对天敌一般,刻入了身体每个角落般的恐惧,让尹一弦完全失去了反抗的勇气。

    那人用着事不关己的语气说道:“我说什么,你做什么。”而他的语气让尹一弦进一步的认识到,自己的xìng命对他而言根本无足轻重。

    尹一弦忙不迭地答应:“是、是!”

    “我要你做三件事,第一,今晚我来找你的事,我要你从此缄口不提。”

    “我……绝对不说。”

    “第二,以后我叫你六子,你必须答应。”

    “……是。”

    尹一弦忽然又觉得这人也不是那么可怕了。

    “第三……”

    那人静静地说完了要求。可是尹一弦并没直接答应,而是迟疑地道:“这、这是……为什么?”

    那个人没说话,只是默默地笑了。

    有些人需要用话语去解释。

    但有时候一个笑容,已经可以传达大部分的信息。

    尹一弦从他的笑容里已经看到了他的意思,其余的不该他问,也不该他知道。

    尹一弦感觉脖子都僵了,艰难地点点头:“我明白了……”

    “我放你走。”

    那人随意地往地上一拍,将梨核放在地上,然后伸手将去开锁。

    尹一弦看着他凑近,忽地不知从何处生出一股恶念,也许是被逼到尽头产生的反抗之力吧。竟然想要积聚全身功力,在他脑袋上狠狠击落一掌!

    可那人开锁手法很快,一下子就将手铐解开了。尹一弦只是在脑袋里转一转念头,并未来得及行动。

    正心叫可惜的时候,尹一弦无意间看向地面,忽地全身打了个冷战。

    那枚梨核,被那人随手一拍无声无息的嵌入了地面。梨核柔软,地面坚硬,能拍进地面靠的自然是那人的掌力。可他不但是嵌了进去,还在抬手的瞬间将坑抹平。

    则此人的掌力之强,已经不在麒麟卫大统领之下。说到yīn阳糅合,精纯深厚或许还要在其上。

    尹一弦从未见过有人的武功能与大统领相提并论,在他心中,麒麟卫大统领便是天下无敌的存在。

    可这个男人……

    他怎么可能只是个捕快!!

    尹一弦感觉自己快疯了!

    “对了,忘了跟你说了。”那人像是想起了什么,转过头来,“明天去皇城比武的时候,记得给我带两斤酱肘子。”

    “……”

    尹一弦这次是真的要疯了。

    38. 飞龙骑脸怎么输!

    最近我真的很倒霉。

    不但是被沈老大误会,神砚糊脸糊了好几次。就连想从御前比武中退下来这点小事,我都搞砸了好几回。

    我原定计划是在初选的时候躲懒不去,错过初选的我自然就不需要参加复赛了。

    可事与愿违,我初选的对手在我一面都没见到的情况下被黑风十三翼给宰了!

    无辜如我,竟然平白无故地进了复赛。

    再来是昨天,我有三场比试要打。

    也就是说,我起码有三个机会可以逃离这个尴尬的局面。

    然后,我复赛的对手在我一面都没见到的情况下又被黑风十三翼给宰了!

    他nǎinǎi的有没有江湖义气啊还!!!

    为什么不管我在还是不在,我的对手都被他们宰了!就连我想施展的“你!屎里有dú!”、“我已经用尽洪荒之力了……”、“秃驴,你竟然跟贫道抢……”等等打输了的时候用的台词都无用武之地了。

    再就别提了,尹一弦那家伙,亏他长得跟东坡楼六子一模一样,竟然给我送来了街口卖黑心猪ròu的老张做的酱肘子,简直是侮辱我的舌头!

    嗨呀!好气啊!!

    我鼓着腮帮子朝前走了数步。

    前方是悬空架设的一个巨大高台,正是这次御前比武的比赛场地。而今天就是御前比武的最后一天了。连我也不得不下场露一手……

    擂台选址在外皇城的大广场上,最适合举办这样群众围观的活动。

    擂台四周熙熙攘攘的俱是观众。围绕着擂台一圈一圈的摆设着座椅,这是供给有相当身份的观众用的。而身份不够的宫娥太监,又或是小官小吏之类的就只能在最外围站着看比武了。饶是如此,皇城内有这样盛大的活动还是不多见,站着看的人还是人山人海,热闹从早到晚每一刻消停。

    我走上近前,擂台周围没有阶梯,只有孤零零一个大高台。要上去就只能纵跃或是难看的爬上去了。

    意思很明显,是让参赛者展示轻功所用。

    所以御前比武所有比赛全程高能,从参赛者双方上台开始就已经是展现武艺的一环。还有的都用不着打,看对方上台时候展现的身法一下子就被震慑住,举白旗投降了。

    我才走进擂台,周围忽然传来议论纷纷。

    “来了来了!”

    “快看,那就是传闻中跟麒麟战神齐名的人物!”

    “哦!就是他!?”

    啥?麒麟战神?

    我鼓着的腮帮子不由泄气。

    那不是麒麟卫排行第二的超级高手么?听说他还在外地没回来啊。跟我有什么关系?

    只听得擂台周围大姑娘小媳fù,张家老舅李家大叔议论不断。尤其是有一个武官,他没什么武功,却对江湖轶事颇为熟悉。被几个大妈大娘,姑娘丫头一捧,当下摇头晃脑,念念有词,成了铁口直断妖言惑众的算命瞎子。

    “你们可不知道,来来来,凑近点,给你们说个明白。”

    “人家都说麒麟战神易涯是活体兵器。出手必死,碰之则伤,简直是活生生的一把绝世凶刃。哎呀,我见过易大人捉拿要犯。别看人家易大人年轻。那要犯手持宝刀,刀气纵横,这一刀砍出来力量之强,硬生生把一头牛从头至尾给一分为二了。可他那同样再是一刀砍去易大人身上,忽地宝刀断折。竟然被易大人两指折成寸断,截截飞散。那要犯本人呢,叫易大人轻轻一指戳倒,连一招都接不住。”

    把女子们唬的一愣一愣的,禁不住呀呀连声。

    立刻就有人不同意道:“你就吹吧!一般的刀手手起刀落,力速精到,宝刀锋锐,也是有可能把一头牛一分为二的。可那指的是拦腰斩截,要说从头到尾一分为二。不说别的,就是牛头骨的坚硬程度,就算是宝刀也没办法一刀斩开,何况还是从头至尾呢?吹的大啦!”

    “我骗你们干嘛?这事有目共睹,当时大街上多的是人看见。那要犯就是这么厉害。可这么厉害的人,却连易大人的零头都算不上。”

    这家伙说的有鼻子有眼的。不过要是内功修为到了,用两根指头折断宝刀是办得到的。如果是真的,那么那个易涯的武功内力真的不得了。或许还要超越江湖上的一流高手,属于顶尖高手的范畴。不过这帮人也不想想,哪个要犯这么闲,被人抓的时候还当街砍牛……砍的那头牛,一定是吹大的。

    但听到下一句我突然慌了起来。

    “但麒麟战神虽然厉害,也终于有了对手。你们往上看!他正在上台!”

    我突然停下,往回走了几步。

    别看我别看我……

    “咦?他往回走了。嗯?又往擂台走了,啊,又往回走了。他在犹豫么?”

    你丫跟我有仇啊!!!

    干嘛现场直播非把我盯死不可啊!!

    我干脆不管了,跳上擂台。

    他们不知道他们的谈论我在远处听得一清二楚,继续道:“这人有那么厉害?”

    “那是当然了。这个姓明的不简单。乃是六扇门沈伊人用来对付易涯的秘密武器。”

    啥?啥?啥?

    这啥惊bào内幕?

    为什么我都不知道他们全知道了?!我什么时候露馅了?!我这下是真的慌神了。

    难不成我的身份已经路人皆知了?!

    “六扇门沈伊人可不得了啊。她为了御前比武找回来了三大高手!其中冠绝三人的就是这个人。”

    他这话说完惹得一堆人往我这儿看。

    “你们别这么看他!”

    那个算命郎中似的武官却大喝一声阻止大家看我。不止是那些人,连我都是一头雾水,干嘛不能看我。

    “你们可知道他的厉害之处在哪里?麒麟战神易涯大人是碰之即伤,触之即死。这个姓明的一点都不逊色,他是看之即死,听之即亡啊!”

    ……慢着,我怎么越听越不对劲。

    “他至今一次武功都没展现过。可是跟他放对的对手都是还没动手就被他妨死了。这就是跟麒麟战神齐名的高手——六扇瘟神明非真!”

    我去你nǎinǎi个熊!!

    谁起的破名字!给我出来!!!

    “啧啧啧,长得人模人样的,想不到……”

    “那么能妨人?不会是假的吧?”

    这家伙根本在扯犊子啊!

    我就让你们看看!!谁是瘟神啊!

    我的对手,这时候也上了台。

    可他一上台,我生生的抖了个机灵。

    额的神啊……

    我的对手……一个来自君王侧的武士。拄着根拐杖,一瘸一拐比蜗牛不快的往前挪小步子。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的,出气多于进气。喂,这位仁兄去医馆走错路了吧?谁那么不人道让伤残人士打擂台啊!

    那武士双目空洞,眼睛都不能聚焦了。他颤巍巍地举起一支拐杖指着我,颇有豪情壮志地隔空刺了几下,嘴里还小声发出‘咻咻…’、‘咻咻……’地做着五文钱音效。

    我:“……”

    台下一群逗比捧场地道:“小心了!无形剑气!”

    “哎呀!这年轻人难道会失传多年的六脉神剑!”

    “一阳指!肯定是一阳指!这人莫非师承段X庆!!”

    这些缺心眼……他哪里是无形剑气,根本是已经病入膏肓看不清楚人在瞎比戳好不好!!

    那武士‘咻咻’个没完,我尴尬地站在一边。打他也不是,不打也不是。

    你说欺负一个残疾人……还有被残疾人欺负,这两种名声哪种能比较好?

    可这武士还在没完没了,感人的一直刺。

    台下有眼浅的人立刻就带着哭腔喊‘欺负残疾人算什么本事’、‘有种真刀真qiāng干一下啊’、‘别用邪术你个瘟神’……顿时引发了排山倒海的倒彩。

    大哥你发个六脉神剑戳死我行不行!!!

    我站在台上都要丢人丢死了啊!

    我这边还没无语完,那武士好像终于发现了我不在他面前,他的拐杖是戳不到我的。眼神迷茫地左右找了一下,双目一亮,似乎终于找准了我的所在。我心中一缓,好在还有机会。

    他神情肃穆,忽然大吸一口气,似乎要出大招了!

    我严阵以待,等待他给一个让我输从此告别擂台的机会。

    可意想不到的是这位仁兄吸气之后不是一吐发招,而是吸到一半嗓子痒突然咳了出来……

    “咳咳咳咳咳!!”

    咳嗽的越来越厉害,几乎要咳出血……喂!咳出血了啊!不止一点半点,喷的满地都是啊!!

    大哥大哥!别死啊!!你先戳死我行不行!!

    好容易他咳嗽完了,像是跟七八个高手大战了三天三夜耗尽真元的模样。脸色苍白,全身都挂在拐上。似乎再动一下就能要了他的命。

    我要怎么输给他?我拿根面条戳一下都怕给他戳死了。

    别觉得我在夸大,这家伙刚才上擂台根本是六个人抬着上来的啊!!

    我忽然想起来了。这家伙好像是那天黑风十三翼偷袭君王侧失败,没杀成的那个人。听说当日虽然没杀成他,可是也打的他重伤。本来受伤静养一段时间也该好了。可是这几天他还要参加初选和复赛一路打到这里……所以才成了这样啊。

    大哥还不等

    sbf123胜博发娱乐免费小说阅读_www.mamahiza.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