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胜博发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着我?”

    “没工夫跟你解释了。现在我们面临着会不会被人在三刀内做成包子馅的难题,你可先别下来。”

    苏晓刚睡醒还晕乎乎的,听完我的话赶紧把小脑袋埋进我脖子间,娇嫩的声音闷闷的:“那、那打完了告诉我。”

    “你们这对狗男女,有完没完!”

    龙在天哇哇大叫,正要继续砍过来。

    “够了!龙副统领,我管教属下不力,请勿见怪。”沈二公子慌忙赶来,喝道:“可你堂堂当朝的一品武士,怎么能跟一个捕快一般见识。遑论用刀欺负人家空手了?”

    但话才说完,狂公子却脸色一变。

    不但是他,连正打算继续砍我三刀的龙在天仿佛自己被chā了三刀似脸色剧变。

    二公子跟沈老大是双胞胎,面目相仿是不错。可毕竟两姐弟再像,声音总不能一模一样。尤其是他又不像苏晓般是个十五六岁的少年,声线早就变了。他之前一直尖着嗓子模仿他姐姐说话,倒也有七八分相似。可刚才一时情急却用了本来声音。虽然狂公子本身的声音恬静优雅,只是比一般女子略微低沉些。可跟沈老大的声音却完全是两个人。

    龙在天和宋鸥都认识沈狂,到了这时候就算他们再傻,也知道眼前这个穿着女装的俏佳人不是他们两整个你死我活的沈伊人了。宋鸥一下子放下心来,心情似乎豁然开朗。

    龙在天却不是这样了。

    龙在天先是呆住了,然后一张树皮似的老脸像是燃上了火星,着火似的发红。就算他肤色原本黝黑,旁人也看的出来他窘迫不安的样子。渐渐周围的声音停了,便是他待在众人的视线中心,把他衬托的更加尴尬。

    这倒是,他跟宋鸥争了半天,他还当众吟诗表达爱意。结果对方不但不是意中人,还他娘的是个男的……

    龙在天的面孔仿佛抽了羊癫疯一般的扭曲着,像足了戏台上的戏子仰天就倒痛不yù生地喊道:“我的心、我的心呐!为什么上天对我如此无情。为什么要用这种方式蹂躏一个男人的爱。”

    我终于在心中默默肯定,这家伙绝对是三司衙门首屈一指的大逗逼!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龙在天扶起他的老腰和那颗碎了一地千疮百孔的爱心,摇摇头悲戚戚地道:“我为沈小姐愿意上刀山下火海,没想到我们的爱情却是这个结局。”

    喂,你这结局里女主角都不愿意来啊。

    龙在天整理整理他那身扎眼的粉衣服,将文征明宝扇拿回手里。一双牛眼在我们身上扫了一圈。就算是再笨的蠢人也能看到他眼中燃起的复仇的火焰。

    喂,恼羞成怒,要杀人灭口么!

    “那就没办法了。”龙在天山贼咆哮似的喝了一声道:“既然沈小姐不在,老子给你们这帮货就留不着脸了。”

    龙在天扇子一指:“给我把这群货围起来,痛打一顿!”他话音刚落,身后的三百麒麟卫士蠢蠢yù动。

    这梁子其实刚才在麒麟大院已经结的深的不能再深了。不,在那之前的数年间,也已经是个死结。

    六扇门的捕快们刚休息了一会儿,体力未复,可是心志却比从前要坚定的多。面对越靠越近的麒麟卫士,没有一个人面露胆怯。看来六扇门长久积累下来的病已经痊愈了。这是苏晓一个人的功劳。

    问题是,论实力,六扇门跟麒麟卫仍然是差天共地。光是眼前的三百麒麟卫士,就是个无解之局。

    苏晓从我背上跳下来,喊道:“大家小心,别被他们包围了!”

    说罢正要冲上去助拳,我将苏晓像是拎小猫似的一抓领子勾了回来。

    苏晓一看是我,气呼呼地道:“明大哥,你干嘛又拦着我?这次我们的人可不窝囊啦。”

    “是啊,我没说他们在怕。可是这回依然用不着你们。”

    我看向远方街道,那如天公泼下的月光浸染下,渐渐传来越来越清晰可闻的马蹄声。

    那匹马蹄声如雷,前足方落后足跟上,片刻不停,如同一段激昂振奋的战鼓擂声。听得人心头砰砰直跳,胸口壮怀激烈。如同人到山巅,非要大声呼啸不得快意。

    这匹马名唤战云。乃是六扇门副总督沈伊人的坐骑。

    “六扇门的顶梁柱,已经到了。”

    33. 所谓伊人

    远处一声马嘶,昏黄灯火下一点白影仿佛从夜晚的薄雾间破风而出。眨眼不及的瞬间,那一人一马已踏到近前。那马匹通体幽亮,从鬃毛到尾巴皆如雪白。正是京城第一神驹战云。

    马上一个穿着紫色武士服的女子五官极美,难描难画。与穿着湖水绿衫子的沈狂五官依稀仿佛,却又多了三分英气,三分精致。正是六扇门副总督沈伊人。

    “哎哟!正主终于教我等到了!”

    龙在天看着那绝美的容颜,武士服下颤颤巍巍的双峰,不由得露出色授魂与的模样。

    但沈伊人要回来却不容易。

    六扇门衙门外此时被那三百卫士里三层外三层团团围住,就算有意让路恐怕一时间也腾不出地方来。众多麒麟卫士心中冷笑:管你是什么潜龙十七士,我们三百弟兄在此,你六扇门区区数十人能耐得我们何?眼见战云越来越近,麒麟卫士们却纹丝不动,显然是要给沈伊人一个下马威。

    沈伊人双目直视前方,却策马狂奔丝毫不顾。只见战云宝驹快若疾风越来越近,越来越近,近的最前方的卫士们心都快要跳出腔子来。

    她怎么敢,她怎么敢?

    只差一个马身就能跟最外围的麒麟卫士撞上。

    沈伊人目光如冰,提气喝道:“沈伊人要回家,谁敢拦路!”她一声呼啸,战云通灵,马速不减反增。根本不等麒麟卫士有所反应,直接往人头上跨去。

    战云极通人xìng,眼前既然过不去,它一个纵跃跳在麒麟卫士们身上。一个接一个的踩踏过去。登时十多人就在战云如雪飞蹄下受了不轻的伤。战云像是一个生了四足的轻功好手,竟然如同看得准足下的踏足点,每一踏必中一个麒麟卫士的肩膀。在人墙上从容飞驰而过。看的众人为之侧目,不由惊叹战云之神奇。

    只有明非真注意到了沈伊人双手的微妙动作。战云虽然通灵,毕竟不是人。更不懂轻功。它只是跟随沈伊人的指示和引导踏出步子。但这却也要佩服战云的高度服从xìng和沈伊人马术之精。不愧是这匹京城第一神驹的主人。

    龙在天在后方看的心头怦怦直跳。他知道沈伊人彪悍的行事风格,却没想到这彪悍的也太过分了些。纵马踩踏朝廷武士,皇亲国戚也没这等派头啊。

    沈伊人策马从人墙上跃下,立定喝道:“给我滚!”

    她一声喝下,后面几排的麒麟卫士为之胆寒,不由得全部让开,中间变让出一条康庄大道。

    沈伊人却不下马,轻轻驱马前进,缓缓来到衙门前。轻轻扫视了一圈,从苏晓、唐掖、明非真、宋鸥、沈狂……一一看过去,脸上无嗔无喜,谁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最后沈伊人的目光落在了龙在天的身上。龙在天得佳人垂注,似乎三生有幸一般挺起胸膛。

    “沈小姐,在下……”

    沈伊人冷着脸,扬起纤纤素手打断了龙在天的话。

    “我没什么要听的。龙在天,你好大的威风啊。敢叫人围了我六扇门,你是欺负我手底无人是吧?”

    龙在天并不答言,只是微笑着撇撇嘴。然后看了一圈他那三百壮士,把小扇子扇的得意极了。

    “事实如此,不是我龙某搬弄是非。不知道沈大小姐还能请来什么人啊?”

    “嗤。”沈伊人似乎是从鼻子里笑出来一般,容色极冷地道:“人说麒麟卫这几年财大气粗,只知道拼命扩张,招来的都是些不入流的人物。我看这也算是抬举你们。”

    龙在天挨了沈伊人一句骂,不觉受辱,反觉能与佳人斗口其乐无穷。说着还卖弄地白了宋鸥一眼。

    “沈小姐,您是说您有法子抵御我们这三百弟兄么?您武功是好,但能对付我们这三百人么?实话实说吧。我们二人同为潜龙十七士,武功方面是大哥别笑二哥,谁也差不了谁去。今天是您的人来我麒麟大院捣乱,还抓走我的人,这一架龙某人是为了兄弟讨公道,非打不可!”

    三百卫士同时叫道:“非打不可!!非打不可!!”

    声音雄壮整齐,丝毫不见刚才被沈伊人踩踏的慌乱。这三百人依旧是可怕的战力,刚才他们是震慑于沈伊人的威势。但真要打起来,沈伊人能打赢三四十人也就不错了。何况对方还有个武功不输于她的龙在天。这一架是注定要输的。

    宋鸥被叫的心慌,不由喊道:“龙在天,你欺人太甚!”

    “闭嘴吧鸟兄,这话我耳朵都听出老茧来了。你还有新点的没有了。要是不想打这一架也是简单。”

    龙在天忽地猥琐地一笑,对马上的沈伊人道:“沈小姐,只要您答应来舍下做客一晚,龙某立刻叫他们撤走。”说完话便是一阵难听的笑声。

    沈伊人看着龙在天笑,一句话也不说,便是冷冷地盯着他。

    直到他笑声渐渐停下,还打趣似的扇着风。

    沈伊人便才说了一句话。

    “你作死?”

    “沈小姐这可就……”

    “我问你,你是作死吗?”

    龙在天还没能答话,沈伊人又道。

    “你有三百麒麟卫是把你乐昏头了吧。”沈伊人俏脸含霜,冷冷地道:“紫禁城禁军三万,皇子每人一千五百人,公主每人一千人,我跟三位公主都情同手足,我要来一千禁军难么?”

    “啊?禁军?”

    龙在天眨眨眼,似乎完全没考虑过这个可能xìng。三司衙门内斗……调动禁军?!

    这虽然没有前例可循,但眼前这女人可是号称朝廷第一疯婆子的沈伊人啊!她要是真发起飙来,调动禁军她可干得出来。

    龙在天还没说话,沈伊人突然又道。

    “顺天府统管京师防务,包胖子是我爹的门生,是我爹引荐他入朝为官的。我去跟他要一千人,又成问题吗?”

    禁军未完,沈伊人瞬间又加码了顺天府官兵。

    沈伊人忽然扬手一指宋鸥。

    “他,宋鸥,是宋家长子。宋家堡里精兵强将不下万人,另有高手数百在侧。为了保住这位长子,我能不能管宋家堡要来三千人?龙在天,扬州离南京城多远,你知道么?”

    龙在天听得冷汗直流,沉着脸道:“沈小姐莫要虚言恫吓,皇上岂会……”

    话说到一半龙在天自己都有些心虚起来。

    “皇上?”沈伊人笑道:“你说皇上会不会听我的?”

    废话啊,皇上向来把沈伊人视若掌上明珠,怎么可能不听她的。

    沈伊人目光隐隐带着寒光,又问了一句:“你作死,是么?”

    龙在天脸色数变,背后冷汗一起,无风自寒。不由得一拱手,勉强笑道:“请沈小姐听在下……”

    “住口。”沈伊人再度打断他,缓缓问道:“你,叫我什么?”

    龙在天吞了下吐沫,不敢再以玩笑态度应对,肃容道:“……沈副总督。”

    *****************

    在沈老大严厉的目光逼视下,龙在天不敢再笑,肃容道:“请沈副总督明鉴!在下带这些兄弟来只是为了训练新兵,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找鸟……宋总督说些事情,过一会儿自然就走了。我……”

    嚯!这理由找的,你不说我们家里着火了你带人来救火。

    沈老大干脆地截断他,指着前方的六扇门衙门道:“不必,你和你的人现在不走,老娘这就放一把火烧了这破衙门。然后在圣上面前痛陈是你龙在天带人来我六扇门放火的。大街上千百人都亲眼看见你带人追打我六扇门人,他们全是见证。我六扇门上下更会众口一词指证此事。我话就说到这,火把来!”

    我勒个去我勒个去我勒个去!!!

    沈老大你这招高杆啊。强行耍流氓,还得要人强行认账。这一手功夫简直跟雁十三有得比。不,比雁十三还吊啊!

    龙在天面色又变,显然觉得这件事要是这样下去肯定要出问题,忙道:“副总督别多心啊。我带人来其实只是……”

    “我六扇门的男人死光了是不是!!”

    沈老大完全不理会龙在天,霸气地吼了一嗓子。

    “老娘说火把来!”

    “来了!”

    苏晓在沈老大一说火把的时候,就转身取了门口的火把高高举起。其余六扇门诸君,此时全都义愤填膺,被龙在天欺压上门的恶气挤压到这个地方终于bào发。纷纷去取出火把,找不到火把的就把门栓砍了,或者找一些木条,笤帚之类的东西点上了火充作火把。

    火光瞬间照亮了大门前的空间,晃得亮如白昼。这三十来支火把的光亮,却压倒了这三百个麒麟卫。

    “走走走!!”龙在天对身边的一个小统领恶狠狠地道:“还不走!等着背锅么!”

    “是、是!大伙撤!”

    龙在天和三百个麒麟卫如潮水一般退去。在各自的小统领的带领下迅速撤离现场。

    沈伊人,就是这个年不过二十的女人,把已经落魄了的六扇门整合到了一起。至今还未消散。

    我望着沈老大端丽妩媚的侧脸,沈伊人这三个字,今天又一次在我心里似乎烙下了深深的印记。我觉得在场的所有人应该都是如此吧。只要见过她一面,就很难会忘记她,沈伊人就是这样一个女人。

    今天的六扇门和今天的沈伊人,都再度出乎我的意料。

    “老大,辛苦了。”

    我头一个走上前去,为沈伊人牵住战云。

    沈老大意外地看着我,冰冷的眼神一软,没好气地道:“你们惹的祸可真不小。”语气中却有着满满的宠溺。

    我笑道:“可不是我惹的,是苏晓。”

    我微笑地看着沈老大,而此时的沈老大却还未能理解我看着她的眼神中包含的意义。她戳了一下我的额头,笑道:“就你鬼灵精,知道飞鸽传书通知我。”

    是的,我知道沈老大在皇宫值班,而我这个不值班的人又没有令牌在身。直接去找她需要突破门防很困难。所以我想到了紧急联络的

    sbf123胜博发娱乐免费小说阅读_www.mamahiza.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