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胜博发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淡淡道:“司姑娘,请让开。此刀锋利无比,只怕会伤了你。”

    司抚沉着道:“职责所在,不得不为。动手吧!”

    司抚一上来变使开了麒麟卫嫡传的麒麟九字诀。这麒麟九字诀是麒麟卫的创始人,开国的三大绝世高手之一麒麟所传下的武功。刚柔兼备,快慢无常,手法里包含了对抗江湖上种种兵器拳脚的法门,内功也有独到的创见,是一门练成了几乎可以应付任何武功的奇功。

    唐掖的刀法不如他那一套掌指拳爪无所不包的手上功夫,但古寒神锋加上他的血阳真气,司抚完全不敢上前接招,几乎已经立于不败之地。

    但苏晓他们就没有这么幸运了。

    “抽他们!”

    “揍丫的!!”

    “司大人说了!一个都别留,一个都别放过!”

    跟随着司抚出来的麒麟卫士们上去跟捕快们厮打在一块。这些麒麟卫士不说比六扇门捕快厉害,但也差不了多少。他们占了人数优势,几乎两个打一个,没多久就把六扇门的人围在中间了。

    苏晓也挨了不少拳脚。他知道自己不可能只靠着几句话就能在麒麟大院拿人。这是必须付出的代价。苏晓拳脚功夫不在行,被围殴下立时受了不少伤。

    其他的捕快被越来越多的麒麟卫士包围起来,让这乌央乌央的人数一压制,心中那被勇气压下的恐惧又被勾了起来。

    这以多欺少的画面让苏晓想起了昨日发生在老黄头身上的事,在他看来,他们这三十多名同僚,似乎都是被殴打致死的老黄头。

    “打就打!谁怕谁!”苏晓大喝一声,抄起古寒刀的刀鞘头一个往人墙上撞。苏晓身材虽高,但身形纤细,人更是分量不重。如同装进狮群的猫咪一般,连立足的地方都没找稳,立刻就被撞了回来。

    他这一被撞回来,白皙的额头登时血流如注。几点血滴飞溅到了其他几个捕快的脸上,伤口不小,看来触目惊心。一个捕快结巴道:“苏、苏晓,你受伤了。”

    “伤个屁!!当捕快的不受伤,也好意思叫衙门!”苏晓一抹额头,也不管鲜血还在往下流。他才被撞回来,呸地一声,将手里的刀鞘使劲甩了出去。刚才那个将苏晓撞回来的麒麟卫士刚要上前补上一拳,登时被刀鞘砸了回去。

    那被苏晓抢白的捕快惭愧不已,刚要说句什么,看见苏晓疯猫一般的继续往前冲,把话又吞回了肚子里。胸口仿佛一阵烈火在烧,又好像一口气喝下了十斤烈酒,心头砰砰直跳,喘着大气。他还没说话,身旁一个捕快已经发情兔子似的一跳三丈高,蹦进了麒麟卫士的围殴阵里面。

    “老子是捕快!我日!!!”

    这位仁兄仗着自己体胖如球,分量惊人。这一下飞入敌军排山倒海,顿时居然压倒了五六个麒麟卫士,连带着他们背后的五六个人也一起被绊倒。人海战术登时被撞出了个口子。

    那个迟了一步的捕快也终于大喊一声:“我要打十个!啊啊啊啊啊!!”他老兄骨瘦如柴,平时在六扇门里面也多不负责体力活,就连巡街都去的少。这么一个瘦弱的人,竟然抡起拳头照准那些五大三粗的麒麟卫士脸上一顿乱打。

    他拳头不重,还一阵阵的发软,但这一刻他感到,身为六扇门的人,他无比的光荣。

    “上!保护苏晓!”

    “老子就跟他们干了。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我就不明白了,他们是衙门里的,我们也是衙门里的,他们每天来打我们,这叫讲规矩,我去你妈的规矩!”

    六扇门捕快的火,被苏晓的血点燃了。一个个的男人被燃起了骨子里的血xìng。拼了命地往前冲,见人就打。麒麟卫士是在自己的主场,没想到平时任人欺负的六扇门现在一个个状若疯虎,居然被打退了回去。

    三十来个捕快,跟七十多个麒麟卫士居然打的旗鼓相当。

    唐掖跟司抚过了五十招,至今都没有直接jiāo锋。

    一直沉默着的唐掖忽然道。

    “唐掖堂堂男子,本不想对姑娘下此辣手,但无奈同僚危在旦夕,请司姑娘见谅。”

    那个谅字的话音都没落,古寒刀上猛地涌起一股奇热无比的气流。唐掖一跃而起,当空舞了一轮刀招,银光闪闪便像是当空舞出了一团大光球,但那灼热的触感却又像是火伞高张。

    司抚识得厉害,双手旋舞,身形一挪飘飘后退,已经脱出了唐掖刀招的范围。

    唐掖却完全不追击,几乎是与司抚同时旋身后退。一个倒纵翩若惊鸿地回到战阵之前,舌绽春雷:“要命的给我滚开!”古寒刀上热浪如潮,前方的麒麟卫士与滚烫的刀风一触,仿佛被一盆翻滚的开水烫在身上,忍不住惊呼后退。

    唐掖这一回援,本来平手的六扇门登时又占了上风。

    此时两方人打得实在激烈。但毕竟麒麟卫人多,六扇门可说是惨胜。

    苏晓一张俏脸通红,这场架打的浑身是伤,但却仍是战意如虹。苏晓左看右看寻找突破的机会,忽然抬头一看,见到一块匾额,心中说不出的厌恶。

    忽然间,他下了一个决心。

    趁着几个大门口的卫士没注意,苏晓一脚踩在其中一个麒麟卫士的肩膀上,一跃抱上了大门口那块‘麒麟护国’的传世牌匾。一扭腰身,将牌匾整个拆了下来。

    周围的麒麟卫士一下子zhà开了锅。那牌匾可是太祖皇帝赐下的,连平素打扫的小厮都有三个人看着。除非是疯了,不然得有多大的胆子才敢去碰它一下。现在苏晓居然直接给拆了。

    苏晓狼狈地着了地,唐掖持刀护在身边,周围的麒麟卫士愣是眼睁睁看着失去了这最后抢回匾额的机会。

    就在这时候,一个粗莽的声音喝道:“他娘的!是谁来我麒麟卫所犯疯!啊?!”

    龙在天仍是那一身粉色的文士服,不lún不类,气急败坏地冲出来。一看到门口的场面差点没气疯。

    他只见到一个生的灵气逼人,肤白貌美的年轻姑娘,她满脸鲜血、披头散发,脸上却仍见倔强神色。但那都不重要,那姑娘手里拿着的,是整个麒麟卫都视为传世珍宝的太祖匾额。

    龙在天都来不及去想发生了什么,大声喝道:“你、你是何人?”

    那姑娘不卑不亢,高声道:“我叫苏晓,是六扇门捕快。”

    “苏晓?苏晓不是个男的么……”龙在天嘀咕了两句,又道:“大胆苏晓!你可知你手里拿的是什么东西?这匾额要是有什么折损,我要你碎尸万段!”

    “哼,我知道,这是太祖皇帝陛下赐给你们麒麟卫的。这么久的时间过去了,你们把匾额留着,他老人家说的话都忘记了。”

    龙在天骂道:“你、你这疯丫头。现在给我乖乖认错投降,我饶了你们xìng命。否则别怪我赶尽杀绝!”

    “认错?我有什么错!你派人殴打我们,是我们错。你们杀了人,我们来抓人,也是我们的错。就因为皇上看重你们,就因为你们受朝廷器重,就都是我们的错?我告诉你,我不认错。我们没错。如果你凭的就是这四个大字,那这张牌匾……有不如无。”

    龙在天惊叫道:“你、你想干什么?”他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根本不敢相信苏晓说的话和要做的事。

    苏晓冷哼了一声,夜风吹的头发飞扬,弄得脖子痒痒的。苏晓索xìng便将头发随意捆成马尾往肩后一披,一张俊美异常的容颜在血污之中显得英姿飒爽。鲜红的血液,在那张俏脸上显得娇艳yù滴。看的龙在天在这种情况仍是不自禁生出一种惊艳的感觉。

    “我们六扇门的白虎堂里,挂了另一幅匾额,那上面是另外的四个字。”

    苏晓从唐掖手里把古寒刀拿了过来,高高举起,一字一顿地道。

    “国法如山!”

    亡命残暴美少女,手起刀落。

    龙在天的理智如同烧开的沸水般滚烫起来,双眼暴红。

    “你、你竟敢!!!!小的们!给我杀了这疯娘们!!”

    麒麟卫士们,陷入疯狂!!

    30. 鸟兄开门,是非真啊

    龙在天一个虎啸扑了上去。他内功深厚,掌力千钧,甫一出手掌劲便如一根千斤巨杵当空搠来。这一掌要是打在了苏晓身上,十成xìng命登时要去八成二,剩下一成八恐怕还要分成六六六分期消磨。

    我当然不能坐视不管。

    这出戏,我在边上也瞧的够久了。龙在天这一掌拍出去,我立刻从旁边闪了出来。

    要让一个高手在不知不觉间失手的方法有很多。除去下yào陷害等等的九十几种方案,其余不外乎就是两种。第一是让他打中了目标也不管用,第二就是让他的打不中目标。

    显然现在的局势来说,后者是最好的方法。

    捕快必定携带绳套,我进六扇门之后也得了一个。探手将腰间的绳套取下套在苏晓款款蜂腰上,轻轻往回一拽。苏晓整个人忽地朝左后方,也就是我所在的方向腾空而起。苏晓真的蛮轻的,不费什么劲就被我拉了过来。

    满腔怒火的龙在天骤失目标。

    龙在天那一掌没能打中苏晓,反而往赶来营救苏晓的唐掖身上击去。

    龙在天掌力之强唐掖当日早就领教过滋味了。此刻再逢岂会掉以轻心。他的血阳真气霸道强横,一旦催发常常难以收拾。正好遇到了龙在天这个好对手,唐掖求之不得。

    这是力与力的撞击。

    唐掖无花无假,居然真的用自身内力跟龙在天硬捍。龙在天心中一喜,他识得唐掖,知道这是六扇门御前比武的希望,若能在这里毁了他,比杀了苏晓更加管用。唐掖年纪比龙在天小的多,内力不如他很正常。这一jiāo手,自己赢面占了八成,如何不喜。

    但这一jiāo手却是以平手结局。唐掖和龙在天各自退了十步。唐掖依旧潇洒自如,龙在天却是满肚子的窝火,大骂道:“卑鄙的臭小子!练得这是什么功!”

    原来刚才龙在天自恃掌力刚猛,唐掖有所不及。果然两掌相jiāo,唐掖先要后退,龙在天正要一击取胜。忽觉手上一股火辣辣的疼痛,然后便察觉唐掖掌中的内力如同一道火流,自经脉往龙在天体内不住烧去。如同一颗火种,要在龙在天体内燃成燎原之火。龙在天只觉右臂整条手臂如遭火焚,忙撤回真气自保,唐掖却的内力却趁机一进,竟然把颓势扳回。

    两人的掌力相撞,犹如一头猛虎硬撞上了一块烧红的烙铁。烙铁虽轻,但火焚之痛却非猛虎所能承受。两人的内力虽有高低,特质上却是唐掖更占优势。

    唐掖没输了这一阵,还算他有好好练功。

    “明大哥!”我怀里的苏晓瞪大了眸子,喜出望外地道:“你来啦!你来帮我啦!我、我就知道你有义气的。”

    语气中有种依赖感,像是孩子对长辈、又像是恋……总之我无奈地捏了苏晓雪白俊俏的鼻子,笑道:“就你能耐,太祖匾额你也敢拆,你有几个脑袋?”

    苏晓吐了吐樱色的小舌头:“我知道错啦。这锅你背不背?”

    “我哪行。”我挥挥手,“有个人物我推荐给你,保证实力派。”

    “他娘的!他们毁了太祖遗物!儿郎们听令,给我全都杀了!”

    龙在天没能一掌击毙苏晓,盛怒之下对全员麒麟卫士下了格杀令。

    “领——”

    “慢着!”

    在麒麟卫士的领命说完之前,我大吼一声盖过了他们的声音让龙在天甚至没能听到麒麟卫士的回答。

    “全都住手!龙统领,我们哪里损坏了太祖遗物了?”

    “还敢狡辩!苏晓这疯婆娘刚才一刀劈了太祖的匾额,她那把宝刀锋利无比,我亲眼所见难道还有假的!”

    “胡说!”我振振有词,指着那方落在地上蒙尘的匾额,“我们苏晓的刀法差劲连街口卖豆花的花大妈都知道,上次我们才见到他连豆腐都砍不坏。连豆腐都砍不坏,没砍坏牌匾,怎么就奇怪了?”

    龙在天闻言也不管真伪,立刻上去检查。

    他扶起了牌匾,小心翼翼地从前到后的观察。然后松了一大口气。

    牌匾并没被苏晓劈坏。

    这不得不提又是这绳索的功劳。刚才我看苏晓眼珠子直瞪着牌匾就知道不对劲,所以那一刀手起刀落的时候,我甩出绳索将匾额撞歪了少许。

    匾额的后面是有些损坏,不过找个木匠应该还有救。

    “好像没劈坏啊。”苏晓还有些可惜皱着鼻子:“哼,他们真走运。”

    喂,是你走运啊!小祖宗!它比你打亲王都要严重。

    这玩意要是坏了你全家搭上你家隔壁一条村都要人头落地啊!

    “别闹了!”我扯过苏晓来,低声道:“老黄头死不了。”

    “啊?”苏晓瞪大一双杏眼,眨巴眨巴,大眼睛里登时有泪水涌出。

    “真的?明大哥你没骗我?真的?”

    的确是真的。

    我临走前用内力通畅了他胸口郁结的血气,加上六扇门那三位神医的伤yào,老黄头现在只是有些虚弱,过几天也就能下地,再过个把月也就能回到工作前线了。

    “太好了,黄大爷没死。”苏晓像是用尽了全身力气一般的靠在我身上:“太好了,太好了……”他声音越来越弱,像是因为闹过头而累到的小狗,一累就往我身上软趴趴的倒了下去。眼睛都闭上了,长长的睫毛上还挂着两点珠泪。这家伙……从头到尾都是个孩子。竟然还学别人打架。

    “喂!你们两口子唱完双簧了吗?”龙在天显然检查过了太祖匾额,确认还有得修。怒气消去了一大半,脑子也灵活了起来。这时候正要想办法弄我们,yīn阳怪气地道:“匾额没事,我不跟你们计较。但是你们他nǎinǎi的看看清楚,弄弄明白,这里是谁的地方?这京城,又是谁的地方?你们也敢来闹事,也敢来抓人!”

    我听说是皇帝的不是吗?

    “我告诉你!皇城之外,就归我们管。你们六扇门就是被我们压着欺负的!这辈子别想翻身。”

    龙在天的手指指着我、唐掖,扫了一圈,将我们都扫到了,才道:“老子今天给你们上司面子。一人留下一只手,否则别

    sbf123胜博发娱乐免费小说阅读_www.mamahiza.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