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胜博发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

    司抚思量少许,摇摇头道:“办不到。”

    唐掖无奈道:“那就只好手下见真章了。”

    一个麒麟卫士跳了出来:“你们这些狗杂不识好歹,司大人是给你面子,识相的……”

    那麒麟卫士的话还没说完,苏晓上去一拳把他打翻在地。那卫士惨叫一声,鼻血长流。

    苏晓甚至看都不看,就接着往外走。

    司抚看这架势,简直就跟沈伊人如出一辙,心中叫苦道:谁说六扇门就一个疯婆子,这明明还有一个!

    “你、你这是干什么?”司抚有些慌张地道:“这可是麒麟卫所,你们这样做违反了规矩!”

    “规矩?”

    苏晓停下了步子,眼光与她一接触,如两道冷电般打的司抚心头发寒。

    “好,咱们就讲讲规矩。”

    苏晓黑白分明的眸子,向司抚、向周围渐渐包围过来的麒麟卫士瞪去:“你们每天派人的打我们同僚的时候讲规矩了吗?你们用三百卫士包围我们衙门的时候又讲规矩了吗?你们把黄大爷打死的时候,讲规矩了吗!我告诉你,你们不讲规矩,我讲规矩。我讲的规矩叫做国法!”

    司抚和其余的麒麟卫士不由得心头一颤,似乎被这句话打了重重一棒,竟然一时无言。

    苏晓说着说着,语气里还带上了些哭腔。

    “黄大爷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家,尹一弦聚众将他活活打死。他昨天跟我说……跟我说,他今天要跟孙子孙女团聚,他告诉我他要送他的孙子孙女去学武读书,以后也进六扇门,做个好捕快。捉坏人……不让恶人欺负百姓,就像……就像他这辈子服侍的各位大人们一样。”

    说到这里苏晓的眼泪仍是掉了下来,泪珠像是断了线的珍珠从脸颊下滚落,苏晓并没抬手去擦。

    “我今天来,是要做个好捕快。是要告诉他老人家在天之灵,他的孙子孙女,要做的好捕快就在六扇门。只要有我们在,他绝不会白死。只要我们在,世上的恶人就没好果子吃。”

    苏晓每说一句话,他背后的捕快们的腰背就多挺直了一分。他每掉一滴眼泪,背后的捕快们胸中的怒火就增加一分。

    “听懂了吗?这就是我讲的规矩,别跟我说什么三司衙门的内斗规矩,我不懂。国法就是我的规矩。伊一弦犯法了,我就要抓他回去归案。”

    苏晓一个个地瞪过去,居然没人敢跟他对视。

    苏晓像他所憧憬地,天下人印象里的,那个曾经的六扇门捕快般大喝一声道:“六扇门办案!闲杂人等,给我滚开!”

    28. 橙王再度搞事情

    麒麟卫所的中心,有一座特殊的建筑——麒麟角。这处居所四面不开窗,只有单独一道门,在麒麟大院里面就只有这一间屋子如此。

    麒麟角与六扇门的飞鱼轩,君王侧的应龙阁一致,都是只有站在三司衙门顶点的人物才能进入,寻常时刻不允许开启,用以商议极机密事项的地方。擅闯此地的人,莫说是外人,就是自己人也可当场斩杀,不受法令限制。

    今天麒麟角来了客人。

    龙在天这个主人坐在下首,将主人家的位置让了出去。

    那本该是麒麟卫大统领的位置,如今坐着一个英俊挺拔,神情跋扈的青年人。他的身旁又站了两个武林中人。一个做文士打扮,腰挂长剑。一个虎背熊腰,浑身肌ròu虬结。这二人站立时不动如山,一呼一吸之间间隔极长,显然内功深厚,并不在身为潜龙十七士的龙在天之下。

    这样的人在京城找一个已经难寻,不想在这青年身边却有两个。

    龙在天对这年轻人露出一个讨好的笑容,亲手端去一杯茶水:“昨日多得殿下帮忙,卑职才能当庭教训宋鸥那厮。殿下对卑职的照顾当真是体贴备至,卑职铭感五内!”

    这坐了麒麟角主位的青年正是当今圣上的次子橙王李澄之。而他身边的两人自然是他身边的随侍高手,华山掌门贾云风和寒山寺弃徒向霸天。

    橙王并不去接茶杯,点点桌子示意,龙在天就懂事地将茶杯放在桌上。

    “好啊,白天羞辱他,晚上就派人打上门去。白天晚上的折腾他们,我看他们还有什么精气神!”橙王眼中闪动着一丝仿佛猫玩弄老鼠一般恶dú的快意,“这群六扇门的孬种,仗着受父皇庇佑,敢在太岁头上动土。龙统领,这件事你办的不错。继续派人,打的他们不敢再嚣张。”

    龙在天谄媚地笑道:“王爷客气了,卑职对六扇门的人一向十分讨厌。只是找不到机会发作,殿下肯援手反而是帮了卑职一个大忙啊。您没看下朝之后宋鸥那家伙的狼狈情状,不堪得很,解气得很呐!”

    两人相视大笑。

    过了一阵,龙在天忽然犹豫道:“只是……”

    橙王见龙在天yù言又止,不耐地道:“吞吞吐吐的,干什么?”

    龙在天嘿嘿笑了两声,并不言明,只是拐着弯问道:“卑职与王爷在六扇门一事上敌忾同仇,又在大大小小的事情上合作了那么多次,如今可说的上是半个自己人了吧?”

    橙王睨了他一眼,怪笑道:“龙统领,事到如今了,还要见外吗?本王赠予你的歌姬可还受用?哈哈哈哈哈。”

    “哎呀,受用,受用得很。”龙在天笑道:“那几个姑娘都在卑职家中安置着,卑职孤家寡人的,还要多谢王爷体恤。”

    “客气什么?朝中大臣只要知情识趣的,哪个没有拿过本王的好处。日后大事若成,龙统领的好处,本王少不了你的!哈哈哈哈。”

    橙王笑的意气风发。

    龙在天也陪着笑了几声,然后笑容渐渐收敛起来:“只是……殿下寄放在卑职这里的那二十多个江湖人士,不知道是什么来路?殿下当初将他们寄放在卑职这里,只是言明让卑职保守秘密,其他什么都不让卑职知道。这已经让卑职担足了心。

    但若光是如此,凭卑职一人之力,压下了也就压下了。只不过他们成天在麒麟大院里面自出自入,早出晚归。有时候回来还携带兵刃。麒麟卫所这么多人看着,他们浑然当成没这回事。这些人一直藏身在我麒麟大院,长此以往可不是办法。卑职是想请殿下将他们带走。”

    “是这件事么?”橙王微微皱眉,不悦道道:“龙统领,本王的江湖朋友有难。要你援一援手,不是什么难题吧。你龙统领的名号放在江湖上也是响当当的一号人物,连这点小事都办不了么?未免不够朋友了吧。”

    “若只是收留几个落难的江湖朋友。莫说是橙王殿下的朋友,只要是条讲义气的汉子,龙某连魔境云天宫的人都敢收留。但是,会杀自己人的朋友,龙某一个也嫌多。”

    龙在天一边说,语气愈加严厉,已渐渐不自称卑职,而是口称龙某了。

    “言已至此,龙某人是想问殿下一句,那二十多人之中,可有人是来自黑风十三翼?何以他们一来,我们麒麟卫上下便不得宁日,何以三司衙门受袭,总是我麒麟卫遭殃?为何我麒麟卫跟六扇门jiāo换守城的那一日,黑风十三翼便那么巧能潜入皇城里?”

    龙在天一拍桌子,眼中精芒暴现。桌上的茶杯同时一跳。

    “橙王殿下,龙某人请您一句话。在下这些日子来死的弟兄们,可是死在他们手中?!”

    那茶杯一跳,直往橙王额头飞去。

    “好胆!”橙王身边的向霸天眼明手快,二指伸出夹住茶杯,对龙在天怒目瞪视,“明知我向霸天在此,焉敢伤我王爷!”

    两大高手眼中厉芒一撞,似乎在空中bào出点点火花。

    龙在天心中也是微微讶异,打量起向霸天来。向霸天在京城名声还不响亮,是以龙在天对他并不熟悉。但看他刚才那一下动手,出手前毫无征兆,实在是个不可多得的好手。

    贾云风在旁微闭着眼没有反应。但可以想象,如果真个动手,他第一剑就会拂向龙在天的脖子。华山派在江湖上赫赫有名,贾云风剑法之快在年青一代好手之中也是享负盛名。在这样狭窄的空间里动手,要空手挡住他的快剑将会是一件极为痛苦的事。

    橙王被吓了一跳,但旋即露出理解的神色,打手势阻止了跃跃yù试的向霸天。

    “龙统领,何须如此,你要本王的一句话,本王给你实话。不错,那些人就是黑风十三翼的人,其余的是些给他们方便时候替换用的弃子。这样你满意了吗?”

    “满意?”龙在天怒道:“在下的手足被杀,殿下居然问龙某是否满意?”

    “嗨,所谓手足,不过是在共同利益的大前提下一起享有资源的人罢了。”橙王故作闲适地摆摆手,“他们此刻跟你是手足,不多久就不是了。本王是怕你难做,好心替你出手剪除罢了。”

    龙在天听得云里雾里,眼睛一瞪道:“卑职不懂,请殿下直说清楚,究竟怎么回事!”

    “好好好,有话直说最好。本王就是心里藏不住事的人,要我藏着掖着我还嫌丢人呢。”

    橙王看着龙在天,缓缓道:“龙统领,人总有想要的东西。你想要的东西,无非是功名利禄,这些东西,现在你有了,你还想要更多。但你得不到,因为你头上有个大统领挡着,你永远没有出头的一天。”

    这几句话仿佛打中了龙在天的心,他激动的情绪慢慢冷却了些,慢慢肯听橙王说话了。

    “人生在世,何不做些大事?为何要做他人的影子?这种心情本王深有体会,本王何尝不是想要出头,但苦愁于上面总是有个人挡着去路呢?”

    龙在天听完这句话直如雷鸣贯耳。这句话可说是大逆不道之至的话了。

    橙王身为王爷已经是亲贵无比了,他的上面有谁挡着,那还用说吗?这是打算扯旗造反啊!

    龙在天听得冷汗直流:“黑风十三翼是殿下的人……他们杀人……是为了、是为了……”

    那句话卡在嗓子,龙在天怎么也说不出口。

    橙王像是在循循善诱一个走上迷途的学生,缓缓地道。

    “你的那些手下,死的值啊。要是现在不死,我怎么安排黑风十三翼进入麒麟卫,怎么替换进你的手下里面去。让他们混入皇城参加御前比武?御前比武当日,六扇门的人去了守护城门,君王侧在保护皇室亲族,实力分散。你们麒麟卫将会负责现场的治安。只要你我联手,父皇还不手到拿来?那时节,本王就能让他禅位于……朕!”

    疯了疯了疯了!

    橙王打算造反!

    龙在天明白过来这点时,忽然发现自己陷入了一个痛苦的绝境。

    他此刻已经听到了橙王的计划,要是他一个不赞成,立刻会被当场格杀。如果同意……天呐,造反乃是诛九族的大罪。橙王自己是皇子,又是皇后的爱儿,绝不会因此丧命。但他龙在天一家老小却要跟着赔上脑袋了。

    “龙在天,今天本王亲自来这,你认为你还有选择吗?你收下了本王的歌姬,难道不知道,已经被视为是本王的一伙了?”

    龙在天面色更加痛苦。他本就觉得橙王来的突兀,而且承认的未免太过磊落了些。原来这一切,都是为了能在此时向他逼宫。

    “你若不归顺本王,本王王府中有易容高手,照样可以易容成你的模样,保证没人能够认出来。”

    龙在天仿佛落入了魔鬼的陷阱,根本无法反抗。橙王在此时,又再加了一句。

    “你不是一直喜欢那个沈伊人吗?”

    龙在天在此刻忽然听到沈伊人的名字,不由得心中一热,忙道:“殿、殿下的意思是?”

    “我早就看宋鸥不爽了。须知道,像是沈伊人这样的人间绝色,需要配上一个真正的英雄。”橙王观察龙在天的神情,知道他已经意动,“等你做了朕的功臣,那可是从龙之功啊。满朝文武,可还有谁比得上你的功劳?朕如何不赏赐你一个火辣动人的娇妻?”

    龙在天本来已经被逼得无路可退,此刻更是心头滚烫,单膝下跪道:“卑职、卑职愿为殿下效犬马之劳!”

    “哈哈哈哈哈,我就说龙统领识时务,这一趟没白来。”

    橙王正哈哈大笑,忽然听得门外一声轻响,吓得脸色苍白,差点摔一跟斗:“是谁!”

    贾云风一个箭步冲了上去,提剑便刺。那一剑快的不可思议,顺着门打开的弧度而出,便像是从门之间变出了一点寒光,瞬间就刺到门外那麒麟卫士的咽喉上,剑锋贴着肌肤,并未刺下。

    那麒麟卫士也是被这一剑吓得脸色惨白,但还是忍住惊恐道:“报、报告副统领,六扇门的人率众闹事,将伊一弦指挥使生擒活捉,号称要带回六扇门公审。”

    “岂有此理!!是哪个王八蛋敢来砸老子的场子!”

    龙在天对橙王使个眼色,气冲冲地跑了出去。贾云风知道这麒麟卫士什么也没听见,撤剑回了进去。

    “走!带我去!”龙在天一边跟那卫士往前跑,一边气呼呼地骂道:“老子就不相信了,还能被人一天之间欺负两次!六扇门的崽子,给我等着!”

    29. 给我杀了这疯娘们

    这边厢,六扇门中人以唐掖为首开路,势如破竹一路走出了麒麟卫所大门。却又遇到了从后方赶上的司抚。

    “司姑娘,请让路。”

    “你们抓着人,就别想走得这么容易。”

    唐掖知道多说无用,一探手道。

    “晓寒,刀。”

    苏晓知机地把古寒刀递到唐掖手里。

    唐掖最厉害的是手上功夫,平素向来不用兵刃。但他不喜欢,不代表他不会。他以一身精通十多个门派武功,于武学之道学的本就驳杂。

    唐掖左手食指一弹刀刃,叮地一声脆响,如一声龙吟。他身怀血阳真气奇功,这一弹之下,浑身澎湃滚烫的真气藉由刀身流出,周身三尺之内的空气顿时燥热难耐,像是被烧的滚烫的开水填满一般,灼人皮肤。这一个月的功夫,唐掖的内力比跟明非真较量的时候又更为精深了。

    司抚光是看他这一弹刀,立刻知道这将会是一场苦战。尤其司抚跟唐掖jiāo过手,她知道唐掖并不是个会怜香惜玉的男人。

    唐掖

    sbf123胜博发娱乐免费小说阅读_www.mamahiza.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